……

比賽結束後,衆人歡騰後,天炎會的成員便由炎天的帶領下,馬不停蹄的來到了天炎會的聚集處,黑豹酒吧。

此時的黑豹酒吧大廳之中,舞臺之上滿滿的都是人,穿着白色衣服的華夏大學天炎會成員,與之以前的飛車黨成員,上萬人的成員,全都擁擠的站在底樓,而炎天和巨人,司徒刃幾人全都站在二樓。

這時巨人大聲的開口了,對着上萬人大聲的說道:“從現在起,站在自己身邊的人,以後就是兄弟,是天炎會的家人,飛車黨已經成了過去,而天炎會便是我們新的標籤,大家齊心協力,讓地下世界成爲我們的世界。”

巨人高亢的話語一落,上萬的人便齊聲的吼道:“天炎,天炎,踏上地下之巔。”

每個人都是激昂的,激動的,每個人都明白站在上方的白髮男人必定會帶領着他們踏上未知的高端,瞭望世界的美麗。

白骨,坦克,塊頭,狼傑,孤獨月夜等等所有實力強悍的人,全都站在最前面的一排,注視着此時站在二樓手扶護欄的炎天。

這時炎天向着大吼的人,壓了壓手,酒吧立刻安靜下來,等待着炎天的講話。

“兄弟們,從今天起,我炎天便是你們的大哥,對於所謂的地下世界,我定會帶領着大家站上最高的存在,我自當會用行動證明,你們拋頭顱,我必將灑熱血,這時今天我許下的誓言,如果不能做到,必將萬劫不復,永世不得超生。”

炎天看着所有人認真的說道,話語中滿滿的自信,滿滿的堅定不移。

炎天話語一落,本來安靜的全場,便頓是瘋狂起來,男人,女人全都一樣,全都大喊着。

“天哥,天哥。”

喊了幾聲後,炎天便再次壓了壓手掌,繼續大聲的說道:“今夜,就是天炎會戰爭的開始,華夏大學的天炎會成員參加戰鬥,其他人全都留守各自的場所,以免猛虎幫突然偷襲,白骨,坦克,大牛,三人來調配各個場所的人手,如果猛虎幫突然發動進攻,必定守住自己所鎮守的地方。”

“是。”

所有人齊聲說道。

有了白骨和坦克的加入,天炎會的實力更是上升到了一個層面,坦克更是將一些退伍的兵王全都拉到了天炎會的陣營中,白骨也是一樣,新鮮血液的加入,必定是一支隱祕的隊伍。

炎天已經給南宮城峯下了戰書,要在晚上的學校附近決鬥,南宮城峯也已經應戰,必定南宮城峯戰隊這一戰已經是不可避免,但是卻沒有想到來的這麼快。

太陽落下了山崖,夜幕終於降臨,今天的夜格外的冰冷,有種極其的壓迫感,秋風也是起鬨的颳了起來,此時漆黑無比的馬路上,走着大約幾千號穿着白色衣服的男生,胳膊上全都繫着藍色的布條,上面寫着天炎倆個大字,而反過來一念,便是炎天。

此時的炎天走在最前方,神色極其的平靜,寂寥的秋風吹動着俊逸的臉龐,與之沉重黑夜特別不符的白髮隨着秋風飄起,異樣無常。

再往後便是穿着藍白相間衣服的各個扛把子,神色全都是激昂的,再往後便是清一色的白色衣服,不管男生還是女生全都一樣,女生格外的英姿颯爽,男生非常的熱風沸騰,已經全都準備好了即將的大戰,男生手中清一色的板凳腿,這是學校戰鬥的規定,而女生則是全都拿着冰冷無比的鐵鏈。

而在另一個方向的路面之上,同樣走着幾千人,全都清一色穿着青色的衣裝,每個人的臉色都是一樣,一樣的嚴峻,一樣的激昂。

走在最前面穿着淺青色衣服的南宮城峯滿臉的淡淡笑意,看着遙遠而蒼茫的天際,淡淡的說道:“期待好久了,今天終於來臨,炎天就讓我先打敗你,再將北冥輝打敗,由你們二人將我送上華夏的巔峯吧。”

走南宮城峯後面的一排人,有幾個熟悉的面孔,天涯,玉飛等人,每個人都是激昂無比的神色。

幾千號拿着板凳腿的清一色男生,全都走進無盡的黑夜,與之向他們走來的幾千人,向着同一個地方走去。 月色籠罩着大地,柔和的月光在這個時候卻是顯得不那麼柔和,無盡的夜晚帶着一股肅殺之氣。

炎天帶領着幾千人,來到了相約的地點,炎天停住步伐,後面的幾千人便瞬間就停住,整齊的腳步踏地之聲,在寂靜風吹的夜晚響起,刺破了天際的飄渺。

炎天望着遠方漸漸浮現的身影,英俊的臉龐浮現出了淡淡的邪異笑容。

“他們來了,準備調動身上的熱血吧。”

激昂之聲在深夜響起。

聽到炎天的話,衆人便是快速的看向了前方,可是發現並沒有什麼人,每個人的臉上全都浮現出了疑惑的神色。

“大哥,沒人啊,難道我眼花了。”

站在後面的巨人疑惑的說道,巨人的疑惑同樣說出了衆人的心聲。

確實對於炎天來說,就算是在千米之外,都能看到身影的存在,可對於其他人來說就有些艱難了,現在的南宮會已經出現在了千米之外,正在緩慢而快速的向着天炎會走來。

“等等吧,再過一分鐘就能看到了。”

炎天淡淡的說道,炎天依然赤手空拳,沒有拿任何的武器。

衆人聽到後,便認真的看向了前方,等待着南宮會人們的到來,而巨人也沒有在說話,雖然還很疑惑,但也迴歸了沉默,幾千人沒有一個說話的,全都保持着沉默。

而此時的東方寒雨竟然也要來此戰鬥,就站在炎天的身後,看着面前堅挺而偉岸的背影,漂亮的大眼睛滿是愉悅的眼神。

東方寒雨穿着藍白相間的衣裝,披肩的長髮已經紮了起來,顯得特別的英姿颯爽。

一分鐘過去,正當人們疑惑萬分的時候,南宮城峯便首先出現在了幾百米之外,然後便是聽到了整齊的腳步聲,緊接着幾千人便出現在了天炎會衆人的眼中。

所有疑惑的神色全都轉變成了震撼的神情,全都看向了站在眼前的炎天,眼睛中滿是流露着敬仰的眼神,就這小小的預言,炎天在衆人的心中更加的神化。

同時衆人拿着板凳腿的手掌也是握緊了板凳腿,凌厲的望着百米外的南宮軍團。

南宮軍團在百米左右的距離停了下來,南宮城峯看着炎天,大聲的說道:“炎天,來的真早,等了好久了嗎?”

“確實等了好久了,等打敗你的這一天等了好久了。”

炎天看着南宮城峯邪笑而認真的說道。

“滾你媽的,就你還打敗我們南宮會,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麼模樣,還大言不慚的說這樣的話。”

沒有等南宮城峯開口,站在南宮城峯後面的一個粗獷男人便憤怒的大聲說道。


這個男人是南宮會的強人,叫飛雲虎,實力非常的強悍。

飛雲虎話語一出,便招來了天炎軍團的反駁與之謾罵。

尤其是巨人,帶着咆哮的聲音對着飛雲虎憤怒的吼道:“尼瑪的,你是個什麼東西?老子一會兒就弄死你,媽的。”

南宮軍團也不敢示弱,瞬間便開始暴怒的怒罵起來,雙方沒等開戰,便是展開了口水戰,漆黑的夜晚響徹起來。

“好了。”

南宮城峯高亢憤怒的聲音在這無盡的夜晚響起,瞬間便將身後嘈雜的人羣變得安靜起來,炎天也是揚起了手,示意安靜,天炎軍團也隨即變得安靜了起來。

“南宮城峯廢話不必多說,我們定一個約定,怎麼樣?”

炎天淡淡的說道,臉龐之上依然是滿滿的笑容。

“什麼約定?”

南宮城峯滿是笑容的說道,彷彿對於馬上發生的大戰毫不緊張。

此時處於雙方中間的區域,寂寥的夜風不斷的肆虐着,每個人的頭髮也全都被席捲了起來,肅殺之氣也油然而生。

“我被降你,你被降我。”

炎天邪異的說道。

短短八個字,卻是體現出炎天對於實力的自信,炎天話語一出,上萬人皆是一震,站在身後的巨人連忙說道:“大哥,這個。”

“怎麼你不相信我,或者是不相信天炎嗎?”

炎天沒有轉身背對着巨人淡淡的說道。

“不是。”

巨人堅定的說道,邊說邊挺起了胸膛。

南宮軍團也是一片嘈雜之聲,連之南宮城峯也是流露出了震撼的神色,但還是對着炎天微笑的說道:“炎天,你這賭約有點大啊?”

“不然呢?”

炎天淡然的回答。

“好,既然你有這麼大的信心,那我南宮城峯也不能懼怕,這個賭約我接了。”

南宮城峯大聲而激昂的說道。

話語一出,引得後面的人羣連連呼喊。

天涯立刻急切的說道:“大哥,千萬不要意氣用事啊,萬一,萬一我們。”

“天涯,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懦弱,這麼膽小,怕什麼怕,我一定會贏。”

飛雲虎頓時憤憤的說道。

“好了,準備戰鬥吧,贏下這次的戰鬥,我們就能踏上華夏大學的巔峯。”

南宮城峯堅定而嚮往的說道。

身爲古家族四大家族的南宮家族二子,必定是努力做好所有的一切,而來到華夏大學的目的就是踏上華夏大學之巔,這樣纔能有機會與之南宮家族長子,也就是他的大哥,爭奪南宮家族家主之位。

“好,有魄力,我喜歡,那便戰吧,只要你信守承諾。”

炎天邪笑的說道。

說完便一擺手,示意進攻。

“希望你也一樣。”

南宮城峯同樣大笑的說道,同樣也是快速的擺手。

二人的擺手,瞬間便引爆了上萬人的小火苗,早已經憋了好久的怒氣,全都瘋狂的向着對方衝去,邊跑邊奮力的大喊着,上萬人的驚天動地之聲瞬間刺破了雲霄。

所有的人全都掄起了手中的板凳腿向着對方衝去,很快便激烈的碰撞在了一起,第一個攻擊,便是龐大的巨人和速度奇快的飛雲虎相遇,首先便是瘋狂的對了一拳,然後二人便迅速的分開,飛雲虎竟然能和巨人拼力量,可見實力是多麼的強悍。

二人狂吼一聲便再次衝向了對方,瘋狂無比,喊聲震天,彷彿上輩子有多麼大的仇似的。

其他人也全都各自找到了各自的對手,全都瘋狂的戰鬥在了一起,天炎軍團的女子軍團由東方寒雨和血衣的帶領下, 絲毫不讓的與之男生戰鬥在了一起,竟然絲毫不落下風。

而此時的炎天和南宮城峯默契的站在原地,並沒有動,而是默默的注視着眼前的浩瀚場面。

終於過了幾分鐘後,一陣大風吹來的瞬間,炎天和南宮城峯幾乎是同時動了,好像二人是一直等待着這陣大風,開始前衝的二人,瞬間便衝進了人羣。

炎天一個飛腳,直接踢飛了一個將天炎軍團成員打倒的一個男生,男生直接口吐一口鮮血暴飛了出去,砸倒了一片人,然後便是衝進人羣,開始瘋狂的解決着每一個穿着清色衣服的南宮軍團成員。

南宮城峯也是一樣,速度奇快無比,特別是那雙手掌,連續的拍出,看似簡單的拍出,卻是直接能把天炎軍團的成員拍倒在地。

二人全都解決着前面的人,全都向着面前衝去,彷彿是想要更快的遇到。

全場的戰鬥已經到了白熱化,每一個瞬間就有一個人倒在血泊之中,被衆人用板凳腿狂掄。

而此時的一個區域,全都是穿着白色衣服的女生,每一個女生的手中全都拿着冰冷的鐵鏈,與之南宮軍團的男生纏繞戰鬥着。

但是很快女子軍團就被南宮軍團給打的有些抵抗不住,幸虧有着東方寒雨和血衣七姐妹引導着,不然就已經是潰不成軍了。

東方寒雨和血衣當真是巾幗不讓鬚眉,東方寒雨赤手空拳快速的在人羣中游動着,幾乎是倆招就能解決掉一個男生,到目前爲止已經有幾十人倒在了東方寒雨的修長手掌下。

而血衣是哪着一天鐵鏈,就如是蜘蛛網一般不斷的纏繞着面前的敵人,纏繞到一個,就迅速的一腳踢飛,踢飛的瞬間,鐵鏈也快速的鬆開,也已經是有很多的男人倒在了血衣的鐵鏈下。

司徒刃,孤獨月夜也都找到了各自的對手,瘋狂的戰鬥着。

一時間有些荒涼而寂靜的路面,變得極其的瘋狂,連之月亮都已經是爲之折服。

而此時的炎天還在瘋狂的解決着面前的人,炎天已經被幾十號人團團圍住,準備合力解決炎天這個所謂的老大,而炎天低着頭看着衆人,英俊的臉龐上浮現出了淡淡的邪笑。

然後冷哼一聲便是突然動了起來,用腳用一蹬地面,直接就是跳躍了起來,然後在快速的提出了腳掌,對着其他藝人踢去,男生尖叫一聲便瞬間便踢飛,踢飛男生之後炎天並沒有停留,直接在空中轉動起來,轉眼之間便踢飛了所有拿着板凳腿圍住自己的男生,全都砸到了人羣之中,慘叫之聲立刻響徹在雲霄之上。

踢飛人羣之後,炎天便是瘋狂的踏在了地面,但是並沒有停留,而是繼續向着穿着青色衣服的男生衝去,一拳一個一腳一個全都倒在了炎天的身前,腳下。

倒在炎天腳下的男生已經接近上百人,全都失去了戰鬥力,而人數還在上升着,以超快的速度。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