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孤羽無奈的嘆着氣。

“龍兄,此事也不能全怪龍翔,誰都知道他們楊家早就對我們流雲學院不滿,只是一直未能找到合適的理由來與我們挑起爭端罷了,楊楓之死,只是一根導火線!”

流雲真人擺了擺手,他所言是事實,流雲學院在太明赤霄所佔據的地位比楊家優越,所以兩方勢力有摩擦也在情理之中,畢竟,誰不想奪得一個第一的名頭呢?

…………. 流雲學院的祕密議事廳當中,兩位副院長以及學院的高層們,無不是緊鎖着眉頭,顯然對楊家下一步的動作,還沒能想出應對的辦法。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學院外面,突然響起了震天的喊殺聲,動靜巨大,十分嘈雜,流雲真人等人第一時間聞訊走了出去,其餘人緊隨其後。

山門前,十多種飛行神獸凝行在虛空之上,放眼望去,偌大的虛空竟是被這些飛行獸佔據滿了,在它們背上,佇立着數以百計的強者,就算是氣息最弱的,也都達到了聖皇之列。

數百位聖皇境的強者,這等陣容在七曜金霄或許算不上什麼,但對於太明赤霄的一個家族來說,絕對是頂尖力量,畢竟九重比不上八重天,所以整體實力自然不能相比較。

途中,流雲真人還未到場,就已經在百里之外感覺到了這數百道強橫的氣息,當下他那蒼老的面容上也是浮現出了一抹愁容。

流雲學院雖在太明赤霄佔據着第一勢力的頭銜,門下強者也不少,但畢竟那些強者都是已經從學院畢業學員,一時半會兒哪能全部聚集?

“沐天,太明星君那邊有什麼動靜?”

流雲真人皺着眉頭,沉聲問道。

他知道,楊家今天這陣容,單靠學院一己之力,肯定是沒辦法應付過去,所以他只能將希望寄託在那些外援的身上,太明君主就是其一。

“此前我已經給天明君主通過信了,但我並沒有收到他的回訊!”

古沐天緩緩回答道。

“這是怎麼回事兒?是不是星君那邊出什麼事兒了?”

流雲真人面露疑惑,他並沒有認爲是太明星君會對他們不管不顧,畢竟兩人之間的關係非常要好,不會在這關鍵時刻掉鏈子。

“前不久我曾聽聞星君他正面臨突破,想必是在閉關吧,一旦他成功了之後,應該就會趕過來了!”

古沐天繼續道。

流雲真人聞言,眉頭皺得更緊了。

“看這樣子,今天是指望不上他了,劍門和血刀宗那邊的動靜又如何?他們該不會也出現點兒什麼意外吧?”

“那倒沒有,劍神和刀魔已經帶領他們門下的強者正往我們這邊支援,不過這兩方勢力離我們學院距離較遠,所以在途中可能要花費不少時間,我們目前也只能與劉家周旋!”

古沐天說完,還用深邃的目光眺望着天際盡頭,希望能夠早點兒看到援兵的蹤跡。

“哼,這劉家現在倒是耍漲了不少,在讓他們發展下去,恐怕就能隻手遮天了。”

流雲真人冷哼了一聲,便不再多言,徑直朝着山門前掠去。

“流雲老兒,給我滾出來,你還我兒性命,今天你若是還不能給我一個交代,我便踏平你這千年根基,讓你們學院從太明赤霄除名。”

一頭紫金雕的背上,佇立着一位身披紫袍的中年男子,此人便是楊楓的父親,楊靖,同時也是楊家的家主,修爲乃聖皇境巔峯,跟流雲真人差不多是一個等級的人物,只不過他今天底氣比較足,所以言語很是猖獗。

“楊靖,你還真是狗仗人勢啊,以前可不見你敢這麼跟我說話!”

流雲真人冷笑一聲,看向楊靖的目光中,有着些許不屑與輕蔑。

楊靖聞言,不怒反笑,囂張道:“流雲老兒, 撿我回家吧 ,哪怕是太明君主來了,他說話也不好使!”

“真是好大的口氣,老朽今天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能耐,敢這麼蔑視於我!”

別看流雲真人平時一副溫和,慈祥的樣子,橫起來,脾氣也同樣是極爲暴躁,屬於那種一言不合就要動手的主。

楊靖一聽到這話,當下就不由自主的縮了縮脖子,瞧他那樣子,想必他自己也清楚的知道,真要是動起手來,他肯定討不到什麼好處。

不過當他一想到自己身後還有一位大聖強者庇護的時候,囂張的氣焰立馬又升騰了起來。

“既然你想玩兒,那我就陪你玩玩,看看你這把老骨頭到底是不是銀槍蠟頭!”

強者之戰,一觸即發…..

流雲真人凝身在虛空中,狂風呼嘯,颳得他的道袍獵獵作響,看起來,倒是有幾分世外高人的感覺。

只見他右手託着一杆拂塵,凹陷的眼眶中射出兩道犀利的目光,直擊楊靖。

楊靖同樣不甘示弱,至少在氣勢上,他沒有露出半點兒弱勢,他右手抓着一杆紫金龍紋的方天畫戟,囂張的指着流雲真人的鼻頭,他隨手一揮,就輕易將虛空劃開了一道裂縫。

他動作不大,可是造成的威勢卻異常猛烈,虛空大裂縫開合間,爆發出陣陣狂暴無匹的力量,徑直就對着流雲真人急射而去。

面對如此凌厲的攻殺術,流雲真人不驚不慌,只見他悠然自得的抓起拂塵,風輕雲淡的掃了一下,瞬時間,拂塵上的麈尾就炸立了起來,猶如尖利的鋼針一般,旋即,那些鋼針如雨點般,密密麻麻的對着楊靖射去。

可別小看了這些鋼針,它們都是流雲真人手上的拂塵麈尾所化,並非普通之物,每根鋼針上面都有符文交織,大道氣息十分濃烈,儼然是一件道器。

那些銳利的鋼針劃破了虛空,發出一陣陣刺耳的尖嘯聲,銳不可當。

楊靖見狀,臉色猛然驚變,很顯然,他知道流雲真人手中的拂塵不簡單,當那些鋼針密密麻麻的對着他射來的時候,他連忙調動起渾厚的神元,在自己的面前撐起了一個類似於結界的屏障。

“叮叮噹噹!”

無數的鋼針猛烈的撞擊在他的屏障之上,發出金屬碰撞的錚鳴聲。

流雲真人淡淡一笑,旋即,他又動了。

這一次,他將拂塵收了起來,揮動着枯瘦如柴的雙手,在胸前連連結出晦澀難懂的印決。

那些印決在虛空中上下翻飛,震得天穹搖擺不定,就像是一座座巨峯在猛烈撞擊一般。

“葬天印?”

楊靖似乎對流雲真人的這個手段也熟悉得很,當下就驚駭的叫出了這樣一個名字。

葬天印,並非戰技,而是一種攻殺道術,據傳,施展之後,撼天動地,正因如此,纔有了這個威風凜凜的名字。

連天都能夠葬掉,其威力可想而知,絕對十分強大,不然楊靖見了之後,也不會露出那驚恐之色。

“轟隆隆!”

數不清的印決懸浮在流雲真人的頭上,甚至擠壓滿了整片虛空,此時此刻,空氣似乎都凝固了下來似的,許多圍觀的羣衆,感受到那可怖的威勢之後,紛紛退到了數十里之外。

楊靖也想躲開,但是他知道,這葬天印可以鎖定目標,一旦被盯上,就絕對沒有避開的可能,除非能夠用絕對的力量將葬天印摧毀,否則任何舉動都是徒勞的。

但很明顯的是,楊靖根本就沒有毀滅葬天印的實力,所以他在緊張中,不由得回過頭,將目光投向了天際盡頭,似乎在那邊,有值得他依仗的存在。

這時,流雲真人已經將葬天印凝結完畢,當他瞧得楊靖的舉動之後,他已經想到了什麼,所以他也是連忙在第一時間將葬天印甩了出去,直奔敵人而去。

鋪天蓋地的葬天印猶如蜂擁般對着楊靖掠去,一路呼嘯而過,那霸道的力量直接將虛空扯碎,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就如同滾滾驚雷在耳畔炸響似的。

“殺聖,救我!”

眼看着葬天印就要將自己吞沒,楊靖驚恐的睜大了眼睛,同時又對着虛空的某個方向大吼了一聲。

就在那千鈞一髮之際,一道流光突然從天際射來,割破虛空。

這並不是一個人影,而是一道刀氣。

能夠將千百里之外的力量打到這裏來,可想而知,對方絕對是一個超級強者。

“殺聖?就是楊靖老兒仰仗的那位大聖嗎?”

流雲真人臉色有些陰沉。

“太明赤霄什麼時候有了這麼一個人物?怎麼從來沒有聽人提起過?”

古沐天這時也露出了疑惑之色。

面對那霸道凌厲的刀氣,流雲真人不敢硬碰,身形一閃,便是狼狽的躲了過去。

等他穩住身形時,在他的面前就已經多了一個人影。

來人十分年輕,觀其外貌,恐怕也就二十多歲的樣子,不過他渾身所散發的氣息卻異常強橫,確實是一位貨真價實的大聖。

“二十多歲的大聖?”

流雲學院這一方的人見到此人之後,無不是露出了驚駭的目光。

別說是他們,就連流雲真人也都是一副難以置信之色。

來人身上沒有一點兒老成的氣息,也就是說他的相貌絕對與實際年齡相當,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

就算是打孃胎裏就開始修煉,也沒有這般成就吧,要知道別的大聖,最年輕的至少也是數百上千歲了。

瞧得自己的對手一臉的震驚之色,楊靖頓時就開懷大笑了起來。

“哈哈,流雲老兒,剛纔你不還挺橫的嗎?現在怎麼傻了?在一位大聖的面前,你就是條龍也得給我盤着不是?”

對於他的這番話,流雲真人並沒有聽在耳中,他只對面前這個年輕的大聖充滿了強烈的好奇。

“敢問閣下從何而來?”

“下界!”

………… 下界?

這位年輕大聖的回答,雖然只有簡單的兩個字,卻是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感到無比的震驚。

如果說在神域出現這樣一位年輕的強者,他們勉強還能接受,畢竟這個世道的天才無數,況且神域仙氣較爲濃郁,若是天賦達到極致的話,在短短數十年內修到大聖也並非是不可能,然而,對於下界來說的話,這無疑就是天方夜譚了。

畢竟下界根本就不具備這樣的條件,在如此苛刻的環境中,別說大聖,就算是聖王級別的強者,恐怕千百年都難出現一位,又何況是堪比帝君境的大聖呢?

“下界居然還能出現這樣一位天才,恐怕這世間,也只有你家孫兒可以媲美了吧!”

流雲真人神色複雜的看着龍孤羽淡淡說道。

“這下怎麼辦?這小傢伙雖然年輕,但修爲擺在那兒,楊靖老兒有他助陣,咱們的處境可不怎麼好!”

古沐天有些焦慮。

他並非是怕死,只是不忍心看着流雲學院這千百年來的基業就這樣毀於一旦。

對於他的這個問題,流雲真人心中也沒有計較,畢竟,在絕對實力的面前,他們幾乎沒有反抗的餘地。

“小兄弟,我觀你一身正氣,爲何要幫楊靖這種奸詐小人作惡?今日你可否不插手此事?”

在大聖的面前,流雲真人也不得不把自己的姿態放低。

“不!”

年輕的大聖沒有廢話,簡簡單單的一個字就將流雲真人的最後一絲希望堵死。

聽到他的回答,楊靖送了一口氣,他剛纔還真怕自己這一強大的助力臨時改變主意,那這樣一來,他今日說什麼也走不出流雲學院了。

“哈哈,流雲老兒,你就死心吧,今天,要麼拿你整個流雲學院給我兒子陪葬,要麼,就把那個姓龍的小傢伙交出來,兩條路,你自己看着辦吧!”

楊靖的態度堅定,語氣囂張,根本沒有一點兒緩和的餘地。

見他如此爲難流雲學院,龍孤羽這時不得不站了出來,畢竟這件事,說到底還是因爲自己的孫子引起的,這個過,無論如何,他也不能讓流雲學院來背。

“楊家主,你兒子是我孫兒殺的,我來替我孫兒償命如何?還請你不要爲難無辜之人。”

龍孤羽站出來沉聲說道,他希望可以用自己的性命息事寧人。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