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戰獅雖被激怒,但卻並未喪失理智,顧不凡那一劍,着實讓他心驚,速度之快,威力之大,不但破開了他附着在身體表面的靈氣屏障,更是破開了靈獸最爲自傲的肉身,那速度與威力,根本就不是一個洞府境修士該有的。

“如今世界,天才如此不值錢了嗎?”

黃金戰獅暗歎一聲,又是向江慎殺去,雖然顧不凡讓他負傷,但他認爲,還是江慎威脅大些,畢竟江慎乃是反璞境。

“臥槽!”

江慎一句咒罵,這黃金戰獅是不是有毛病?顧不凡傷了他,還要往自己這裏衝?

於是一人一獸,皆是打出十分火氣,一陣陣靈氣波爆從兩者之間穿出。

“萬劍決,歸一!”

顧不凡找準時機,一劍祭出,使出了萬劍決第三式,也是單點能力最強一式。

萬劍決共三式,御,攻,歸一,御式以劍化萬千劍光,劍光之間相互聯繫,組成一個劍光大陣,防禦及強,而攻式,乃是以無數劍光對敵,主動出擊,而這歸一式,便是單挑最強一式。

顧不凡進入沉心劍式所用的化一,就與歸一式有些相似。

“萬劍決,這小子是青光宗的人!”

感受到那一劍的威力,黃金戰獅心頭一顫,那一劍,絕對能夠威脅到自己的生命。

“這都他媽的什麼世道!”

黃金戰獅怒喝一聲,今天簡直是獸生恥辱,居然被兩個人類小子逼的使出一張底牌。

“戰吼!”

黃金戰獅口中傳出一道奇怪獸吼,只見其身軀在那聲獸吼之後縮小不少,但光是肉身散發出的威勢,就讓顧不凡與林慎感到一陣壓力。

其頸間,顧不凡嘖嘖稱奇的那幾根黃金毛髮,此刻竟是化爲一道流光,附着於黃金戰獅周圍,散發出耀眼金光。

“臥槽,本命獸技!”

江慎抗着巨龍戟來到顧不凡身邊,神色凝重,他此刻知道,自己有些太過瞧不起這黃金戰獅了。

“現在知道麻煩大了?”

顧不凡也是揉揉眉心,這下麻煩了,自己畢竟才洞府境,越兩境戰這等靈獸,難度還是有點大,但其眼中,卻是閃過一絲火熱之色。

“這小子是青光宗之人,那賊小子也是怪物,兩人還認識,說明賊小子背後也不差,他孃的,兩個都打殺不得?”

黃金戰獅威勢莫測,卻並未着急進攻,江慎與顧不凡確實太過妖孽,玉林山脈又離青光宗這麼近,今日若是打殺了顧不凡,日後便有**煩。

“拿回寶庫,打個半死!”

黃金戰獅打定主意,不能就這樣輕易放過兩人,雖然事後可能有些麻煩,但玉林山脈也不是吃素的。

“嗯?”

黃金戰獅心頭一動,定睛望去,只見顧不凡與江慎竟是同時主動向自己襲來,兩人眼中,皆是火熱。

“狂妄小子!”

黃金戰獅怒氣又盛,這兩人也太不把自己放在眼裏了。

顧不凡與江慎此時戰意昂然,特別是顧不凡,他已經很久沒有和這樣的高手來一場生死搏殺了。

“吼!”

一聲怒吼,戰幕再次拉開,只是這次,卻是一獸戰兩人。

江慎龍戟在手,一套高階戟法大開大合,聲勢浩大,顧不凡神色冷漠,顯然已經進入沉心劍式,每劍刺出,皆是有着異樣靈動。

“狗日的妖孽!”

江慎感覺到顧不凡的異樣,又是在心中大罵一句,雖然他自己也是一個修行妖孽,但與顧不凡相比,始終像是差了一些。

黃金戰獅身形雖大,但卻異常靈活,在兩人圍攻之下,竟是躲過多次殺招,其間還找準機會,給了顧不凡一爪,經過本命獸技的加持,黃金戰獅一爪威力不知強了多少倍。

顧不凡受了一爪,在虛空瞬間倒飛而出,五臟六腑皆是受到不小震盪,最終一口鮮血吐出,只是精神卻未因此萎靡,眼中反而爆出一陣精光。

“這他媽還是人嗎?”

黃金戰獅與江慎脫口而出,這時候,一人一獸竟是有些默契感。

不過這並不影響黃金戰獅又是虛空借力,一爪拍出,江慎大驚,長戟刺出。

“裂天戟!”

一道不遜色於萬劍決的戟招從江慎戟中使出,勉強抵住了那一爪的威勢,江慎滑退幾步,黃金戰獅身形微動,退後半步。

未等穩住身形,顧不凡又是一劍已至,劍意翻涌,正是化一式。

“空間封鎖?!”

黃金戰獅大驚,這他媽到底是個什麼東西,洞府境能有窺道境的東西?

顧不凡化一劍式中的空間封鎖之勢雖不強烈,但也讓黃金戰獅破口大罵,更是凝聚全身金光於一掌,一爪拍出,渾身毛髮竟是有些黯淡下去。

“嘭!”

爪光與劍光相接,一聲驚天巨響整徹大半玉林山脈,靈氣波爆向各方散去,身下樹木瞬毀無數,山中多數靈獸,此時皆是趴在地上瑟瑟發抖。

“這他媽是沉寂了五年的顧不凡?誰他媽造的謠?”

江慎見一劍之後瞬間萎靡的顧不凡,心中才好受許多,趕緊趕至他身前,替他擋下一些靈氣爆炸的餘波。

波動過後,現場陷入了一陣短暫的安靜,黃金戰獅眼神怪異,他正懷疑顧不凡是不是哪個仙人境老怪奪舍。

而江慎,也是眼神閃爍,準備找出那個散步謠言的人狠揍一頓。

шшш★ t tkan★ ℃o

“咳咳!”

而此時,身爲主角的顧不凡虛弱的咳嗽了兩聲,也是有些心驚,自己全力一擊的化一式,居然就這樣輕易被擋住了?

果然,不能小瞧任何一人或一獸。

若是被黃金戰獅知曉顧不凡心中所想。必定破口大罵,誰他媽輕易擋下了,沒看到老子這渾身毛髮都黯淡了嗎,不知道老子憋着一口血沒吐出來嗎?沒有十天半個月老子能恢復嗎?老子還他媽比你高兩境啊,這他媽可是中五境的高兩境啊!

……

“再來!”

顧不凡掏出幾顆凝氣丹,囫圇吞下,就要再戰,今日一戰,確實讓他有些酣暢淋漓了,宗門大比上,他留力太多了。

“臥槽!”

黃金戰獅和兩慎又是默契相視,一人一獸心頭同時一跳,再打下去今日就真要分生死了。


黃金戰獅現在是心中打鼓,顧不凡實在太變態了,這樣的變態,在他的想象中,必然是青光宗幾個老不死之一的弟子,自己要是真把他打個半死或則打死了,那自己也就完了。

換一面說,黃金戰獅心中也有些忐忑,再戰下去,最後到底誰死還真不一定了!

“夠了!速速離去吧!”

顧不凡就要再動時,一道聲音傳來,黃金戰獅眼睛一亮,那位發話了。

顧不凡與江慎心頭一跳,那聲音中夾雜的威勢,太過恐怖,兩人對視一眼,都有了答案,至少窺道境。

那個境界極其以上,不管如何,都不是他們能夠抗衡的了。

“小子們這就離去!”

顧不凡與江慎向着虛空一拜,大佬發話了,該走了,兩人化作流光,快速離去。

“臥槽,我的寶庫!白老大,我的寶庫啊!”

黃金戰獅突然大吼,他的寶庫還在那賊小子身上呢。

但虛空中,卻是再無聲音傳出,黃金戰獅神色一頓,面色一萎。

“唉,獸生不順啊!”


自此以後,玉林山脈中,多出了一頭再不打盹的黃金戰獅。

……

“那位終於走了!他的徒弟,一個比一個恐怖啊!”

玉林山脈最深處,一座巨石宮殿中,被黃金戰獅稱爲白老大的一位仙風道骨的白衣老者望着顧不凡離去的方向,蒼老的面容上有着一絲回憶之色。


想當年,他也在那位麾下與他一同征戰,大殺四方。 玉林山脈邊緣,兩道人影匆匆而出,正是臉色蒼白的顧不凡與江慎。

“呼!他奶奶的,那道氣息真嚇人!”

江慎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那出聲之人聲音中即便沒有惡意,江慎也是被那股氣勢驚到了。

斜眼一看有些虛弱的顧不凡,江慎心中明瞭,那大能能這麼容易放兩人離開,萬劍宗的名號應該起了不小的作用。

若只是自己,即便爆出自己師尊名諱,怕是也要受點苦,那氣息,不比自己師尊弱。

“東西呢?”

休息片刻後,顧不凡一手伸出,示意江慎該幹正事了。

“你這大宗弟子還差這點?扣扣搜搜的!”

江慎細聲嘮叨幾句,不過還是從空間物中取出一個戒指。

“就是這些了,那黃金戰獅也窮啊!就這點家底!”

顧不凡接過戒指,神識一掃,其中靈石不少,還有幾株高階靈藥,幾柄品秩不同的靈寶。

顧不凡沉吟一番,直接把戒指丟入自己的空間物中。

“誒,顧兄你這……”

江慎話未說完,便被顧不凡一個眼神頂回,只得訕笑一聲。

“算來最後還是我出了大力,拿的如此之少,但東西始終是你拿到的,且看在那幾株靈藥的份上,我也不與你計較如此之多了。”

顧不凡開口,一頭半步入虛境的高等血脈靈獸的收藏若是隻有這些東西,鬼才會信。

“呵呵,顧兄大氣!”

江慎呵呵一笑,心裏還是有些虛,正如顧不凡猜想,那黃金戰獅的收藏,比那戒指中多的多了,只是江慎並未搬完,不然可能沒等遇到顧不凡他就嗝兒屁了。

只是顧不凡那戒指中的東西,也差不多是他此次所得的一半了。

“顧兄,不知此次外出,可是爲何?”

兩人分贓完畢後,江慎問道。他心中也是好奇,顧不凡沉寂幾年,如今突然外出,且實力之強,甚至有更甚以往的意味,除了境界未曾增長以外,顧不凡似乎更恐怖了。

“宗門任務,外出探查魔宗蹤跡而已!”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