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陽光接了過來,回了一個禮。

“請天朝軍人馮陽光發表獲獎感言。”

馮陽光站在原地,目空一切,緩緩開口道“首先得謝謝我的兩個人,武隊還有龍隊,是他們慧眼識珠,發現了我,正所謂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


“其次就是悉心栽培我的兩位師傅,柳小山和鄧久光,可以說沒有他們兩個,就沒有現在的我。”

“我是一名海軍陸戰隊的軍人,從入伍第一天我們就聽這樣一句話,把每一滴熱血都流進祖國的大海,這件事我做到了,爲國爭光。”

“雖然我現在攥着這馬爾斯勇士獎,但這個獎不只是屬於我一個人,它還屬於天朝千千萬萬個無名軍人……”

……

一天之後,天朝隊伍啓程回國。

飛機上。

向羽坐在後排,看着正在互相打鬧的隊友、戰友,臉上掛着淡淡的笑容,他很享受這一刻。

馮陽光來到了他身旁,看到向羽的樣子,說道“感覺你變化挺大的。”

“?”向羽面露疑惑的看了一眼馮陽光,不清楚他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他並沒有感覺到自己什麼自己。

馮陽光在向羽身邊坐下,拍着向羽肩膀道“你還記得我們剛遇到你的時候嗎?那時候你就是獸營的戰神。”

“戰神?我看你纔是吧,之前你大發神威我可還記得呢。”向羽半開玩笑道,不過他話到是真的,馮陽光那天簡直跟天神下凡一樣。

馮陽光瞪了一眼向羽,回擊道“我知道我很牛批,不用你說。”

“還有你能不能聽我說完在回答,你這樣很不禮貌誒。”

“好好好,你說,你說。”向羽閉上了嘴巴。

“……”馮陽光愣了幾秒鐘纔想起自己剛剛要說的話。

“對了,你以前是戰神,高高在上,我們只能仰視你,而現在卻很平易近人。”

“你沒有發現你變了,從神迴歸到了人,收穫朋友的感覺怎麼樣?”


向羽一五一十道“還不錯!挺開心的。”

“那你就得好好保持了。”

馮陽光說完用手在向羽肩膀上拍了拍,隨後起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向羽則是陷入了沉思,好像是在考慮馮陽光這段話的意思。

回國的路又是枯燥乏味的,除了睡覺看電影吃東西,就沒有其它娛樂活動了。

不過發生了一件有趣的事,蔣小魚居然在睡夢中抓了沈鴿的手,還叫人家媳婦,這還不是最誇張的,最誇張的是沈鴿出奇沒有反駁,反而一臉嬌羞。

馮陽光他們戲稱這是臭魚梅開二度了。

這就是傳說中的東邊不亮,西邊亮啊。

一天以後。

一輛小巴車駛進獸營大門口,前行沒多久,出現一大堆人,唐玉、阿甘、崔潔他們赫然在立,後面還有個橫幅,“歡迎參加馬爾斯國際大比武的英雄們凱旋”,人聲鼎沸。

“嚯!這場面真壯觀,不知道的還以爲什麼大人物來了呢。”蔣小魚笑道,這種場面讓他的虛榮心爆棚,以後有吹牛的資本了。

接下來就是一場粉絲見面會。

馮陽光笑嘻嘻的來到唐玉面前,看着那香肌玉膚、明目皓齒的唐玉,如獻寶一樣把兩個獎盃從揹包裏拿了出來,遞給了唐玉,“喏!看我說到做到了吧。”

周圍的人沸騰了。

“哇!吃視屏狗糧還不行,現在又吃現場版的?哦,不!”

“現在都流行把狗騙過來虐殺嗎?”

“龍隊,武隊,我要舉報他們,什麼,你們也同意,那沒事了。”

這還都是比較安分的,湊熱鬧不閒事大的人,張着嘴大喊。

“親一個,親一個……”

這樣的起先只有一小部分,後來喊的人越來越多。

唐玉聽到聲音輕咬紅脣,最後把馮陽光手裏的獎盃接了過去,然後趁馮陽光不注意,直接親了上去。

“嗚呼~”

周圍人更加沸騰了,比當事人還激動,這就是傳說中的吃瓜羣衆。

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多了,晚上獸營集體嗨皮,全都匯聚在食堂裏,想吃什麼隨便拿,只要別浪費,啤酒管夠,簡直比過年還熱鬧。

這可是屬於獸營的大盛事,畢竟八個人全都歸屬於獸營,還拿了一二名的好成績,必須得慶祝一下。

不過可惜肖旅長並沒有出現,聽龍百川他們說肖旅長出任務去了,沒有辦法趕過來,馮陽光他們只能感到可惜,然後多幹了幾碗米飯,不然你還能怎麼辦?

這場盛世一直到後半夜逐漸散去。

……

“龍隊你叫我來有事啊?”馮陽光自來熟的坐在椅子上,開口道。


“嘿,你小子越來越沒大沒小了,咋滴,從馬爾斯回來就膨脹了?”龍百川板着臉道。

馮陽光滿不在乎的擺了擺手,道“切,龍隊你就別嚇唬我了,咱倆這關係誰跟誰,這可是私下裏,沒事的。”

龍百川笑罵道“你小子。”

“叫你來有兩件事,一,那就是上面下來文件,準備在獸營多增加一箇中隊,繼雷鯊、虎鯊之後第三個中隊,名字叫龍鯊…”

“龍鯊?”

聽到這個名字,馮陽光好奇道“難道龍隊你是當中隊長。”

原來愛情那麼傷 ?武鋼雖然他們叫武隊,但是他其實是獸營的總教官,同理,龍百川雖然叫龍隊,但他是偵查大隊的隊長,所以馮陽光纔會那麼說。

“不是我!”

“那爲什麼叫龍鯊?”

龍百川沒好氣道“你問我,我怎麼知道,這是上面決定的。”

“哦~”這時另一個問題隨即產生了,馮陽光問道“這跟我有什麼關係嗎?”

“當然有關係,上面說,鑑於你這次在表現突出,打出了天朝軍人的風氣,所以想讓你帶兵,直接擔任龍鯊中隊的中隊長。”

“你小子可是一步登天了。”龍百川戲譏道。

“。。。。”馮陽光可一點高興的表情都沒有,反倒哭喪着臉。

“你小子這是什麼表情?給你升官你也不願意?”龍百川問道。

馮陽光是他一路看着走過來的,不管是人品還是本事都沒有問題。

而且屢建奇功,這一兩年獲得的勳章比他都多,所以讓馮陽光當中隊長他是一百個願意,舉雙手贊成。

“龍隊,我不想當中隊長。”馮陽光開口道。

“嗯?”龍百川突然想起來馮陽光跟他說過,他對這些不感興趣。 “陽光,這我就得說你一句了,你再淡泊名利也不能這樣,男人就得建功立業,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

“而且你不爲你自己考慮,你也得爲唐玉那小妮子考慮考慮啊。”

“聽說現在女孩子彩禮錢很高的,你當個普通的兵到時候怕是連彩禮都付不起…”

龍百川把不升職的壞處說了一大堆,把升職的好處又說了一大堆,苦口婆心,嘴都說幹了。

“你好好考慮一下,”說着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補充點水分。

馮陽光想都沒想直接回答道“龍隊我知道你的好意,不過我還是不想當,我真的不喜歡帶兵,而且我不知道教什麼啊。”

“你知道我的訓練方式,換其他人沒人能撐得下來,不管是向羽還是巴郎,甚至於臭魚都比我強。”

“你叫我去執行任務可以,帶兵我真不行,你叫向羽或者臭魚當吧,他們一個有勇一個有謀,我就掛個閒職就好。”

“再說了,我隨時得出任務,哪有那麼多時間,一個任務我就得去個把月,隊伍總不能羣龍無首吧。”

說完往那一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

“你…”龍百川用手指着馮陽光,

半天憋不出一句來,他也覺得馮陽光說的很有道理。

只能嘆了口氣,“算了,算了,隨便你吧,到時候我會向旅長反應的。”

馮陽光瞬間生龍活虎,喜笑顏開簡直就是個變臉怪,道“那多謝龍隊了。”

“你小子!我真不知道你怎麼想的。”

說實話,他從軍那麼多年就沒見過馮陽光這樣的人,這麼淡泊名利,不像有些人,爲了追名逐利什麼事都可能幹得出來。

“可能這就是他那麼強的原因吧。”龍百川如是想到。

“我想的很簡單啊,能夠爲國效力就好,還能有錢何樂而不爲呢。”馮陽光笑嘻嘻道,在心裏不充了一句,還能變得更強。

這是最重要的一點,窩在獸營里根本接不到任務,那就不能變強了,跟混吃等死有何分別。

“現在說第二件事…”

叮鈴鈴~

龍百川話還沒說完,桌子上的座機響了起來。

龍百川做了個稍等的手勢,接起了電話。

“嗯!他剛好在我旁邊,好!我馬上叫他去,好,嗯。”

龍百川說這話瞄了幾眼馮陽光,他瞬間就猜到恐怕電話裏是在說他。

等龍百川掛斷電話,馮陽光好奇道“是誰打來的?”

“是旅長,你又有任務了。”

“哦~”馮陽光很高興,追問道“什麼任務?”

沒想到運氣那麼好,說來任務就來任務了,看來上天是眷顧他的。

“旅長說是聯合行動,要你的是狼牙特戰旅旅長何旅長…”

“狼牙?何旅長?”那不就是何晨光他們所在的部隊嗎?“也不知道他們現在怎麼樣了!”能跟老朋友一起出任務,他還是挺開心的,但龍百川下一句話他就開心不起來了。

“你要去的隊伍是雷電突擊隊。”

“雷神?”這個名字他聽都沒有聽過,“不是紅細胞啊?”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