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琰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靜靜等待趙飛雲的攻擊。

這一戰,雲琰幾乎全程在捱打,不是他不想還手,而是他覺得自己好像越來越控制不住自己的四肢了,但是有那麼多傳承之力在渾身上下翻騰,他的淬體在這一刻短暫的被鍛造到了下一個級別,鑄銀級!

這也使得趙飛雲的攻擊更加沒有效果了,打在雲琰身上砰砰作響,真的像在打鐵一樣。

“混蛋!皮糙肉厚!”趙飛雲大惱,雲琰幾乎沒有攻擊幾次,還都被他躲過去了,自己雖然打了很多拳也踢了很多腳,招式也扔了好幾個,但是打在雲琰身上效果微弱。

雲琰那上身的運動裝已經被打的稀巴爛,露出上身紅彤彤的肌肉。

趙飛雲一腳用力踢飛了雲琰,雲琰倒地不起,動了幾下,看上去像是要爬起來,但是動作十分僵硬,像是被束手束腳了。

“我就不信打破不了你的防禦!”趙飛雲取來一把長刀,刀指雲琰,他不信雲琰的皮肉連刀劍也能抗下。

“噗通!”雲琰手臂撐地想要爬起來,卻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他只知道最後一刻有一股傳承之力一不小心衝進了他大腦內部,不知道碰到了什麼亂七八糟的神經元,令他失去了意識。

“耍什麼花招!”趙飛雲見雲琰趴在地上一動不動,但是身上還是一片紅彤彤,熱氣繚繞的模樣,心道你想裝死倒是把玄能收起來啊,這不是明顯的還在戰鬥狀態嗎。

趙飛雲玄能催動,灌注在長刀之上,特殊材料打造的長刀熒光輝輝,反射着懾人的寒光,鋒利無比,如果砍在雲琰身上,絕對會突破雲琰此刻的肉體防禦。

“慢着!”一聲大喝從門口傳來。

大廳的大門本應該自動鎖上了,從內部無法打開,但是衆人太關注趙飛雲與雲琰的戰鬥,居然沒有注意到大門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打開了。

一名趾高氣揚的少年大踏步而來,目光睥睨衆人,十分傲慢,他的身後一名老者伏腰而來,老者雙臂低垂,隨着走動搖擺着,顯然是已經摺斷。

“你是什麼人?”明朗見來人如此不可一世,身爲資深大少爺,不禁一陣不爽,喝問道。

“本少乃是東方四大出世家族,華族大少爺,同時也是特殊體質武者,華宇辰!”華宇辰報出自己的名號,擺出一副等待掌聲的模樣。

明族七叔嘲諷的大笑起來,“哈哈哈,我道是誰,原來是華家的廢物!”明族也是東方四大家族之一,根本沒把華族放在眼裏,此刻自然是敞開了嘲笑。

“大膽!我家少爺可是流風體,成長起來也將會是一方霸主!”華宇辰的老奴爲主子申辯。

七叔笑的更大聲了,“流風體?風流體吧,自己家裏功法太垃圾,去天下武學院學習一年,還是一個一階武者的廢物,把時間都浪費在風流之事上,還不是廢物嗎?”

明朗附和着大笑,就連明玄也被逗樂了,像個女孩子一樣捂嘴偷笑。

華宇辰氣憤,但是這口苦水暫時先嚥下去,四大家族互相都是爭鬥關係,此刻他們人單勢薄,明族不僅有一個五階強者坐鎮,還有六名實力不弱的護衛,自己這邊只有一個殘廢的五階老奴,不能製造衝突。

華宇辰不再搭理明族,轉向趙雲飛,“這個現在火燒似的小子,他的命我要親自拿走,需要什麼條件儘管開吧。”

——————

如有不足,歡迎點評指出啊~小凡是17K作者,在外站看到的話請花半分鐘來17K支持一下,謝謝啦! 趙飛雲的眉頭皺起來,華族在華夏城家大勢大,又是四大家族,自己雖然是無上武學院白虎學院的高級學員,但是說到底出身一般,對於這種背景大的人物沒有什麼必要的情況下,能賣個人情也好。

“我對這個雲什麼的命沒什麼興趣,但是他空間戒指裏的東西是屬於我們無上武學院的,且待我取下來。”趙飛雲把長刀扔在一旁,就要去取雲琰手上的戒指。

“等一下!誰說東西是你們的了!”七叔強勢奔來,一把抓住趙雲飛的手,盛氣凌人。

段彩見七叔出手了,不敢怠慢,一躍而至趙雲飛身邊,畢竟是五階的高手,趙飛雲一人不好對付。

段彩出手反擒七叔的手,將他撥開,與趙雲飛並肩而立,兩人玄能相互呼應,像是會什麼聯合技似的。

“方纔已經說好,輪到我們無上出手,現在當然是我們的了!”趙雲飛不平,此刻七叔居然反悔了。

“但是現在東西已經在第三個人手中,應該輪到我們爭奪了。”七叔顯然有些強詞奪理,和雲琰的戰鬥分明一直是無上的人在出手。

“搶什麼搶什麼!不就是一兩個遺蹟的寶貝嗎,跟沒見過的土包子似的!”華宇辰一口唾沫把雙方都給嗆了一通。

明朗不屑道:“土包子是你吧,遺蹟中的遺物,而且還是寶物,你們華族也沒有幾件吧。”

華宇辰像是不服氣似的率先走到雲琰身邊,一把摘下了雲琰的空間戒指。

這個動作刺激了無上和明族,以爲他這是要參與搶奪寶物,雙方氣勢大漲,就要過來奪走空間戒指,華族老奴及時上前,五階的強橫氣場釋放開來,短暫的阻止了雙方前進的攻勢。

“你這老東西,閃開!”七叔揮手就要掀開老奴。

“休要攔我!”趙飛雲與段彩也一起出手。

華族老奴卻是一聲大喝:“我華族根本不屑這個小遺蹟裏的東西,我家少爺只是想看一下,之後你們儘可拿去。”

以五階的氣勢喊出的話語自然鏗鏘有力,清晰的傳到雙方耳中,雙方暫時決定住手,華族就兩個人,要是真的爭奪寶物,也不是他們的對手。

華宇辰打開了雲琰的空間戒指,找了一通後,把那塊發出耀眼紅光的石頭給取出來了。

紅石一拿出空間戒指,刺目的紅光充斥全場,令人睜不開眼。華宇辰沒有防備,離得又最近,眼睛被強光瞬間刺出了眼淚。

“什麼玩意!這也是寶貝?”華宇辰氣憤的隨手把紅石扔向一邊,不偏不倚,扔到了雲琰身上。

大廳中的紅光在漸漸變弱,趙飛雲第一個發現了不對勁,“不好,那塊石頭要被那個小子的身體吞進去了!”


紅石一接觸到雲琰紅彤彤的皮膚,就像石頭碰到了熔漿,慢慢的融化進了雲琰體內。

趙飛雲着急,三下五除二的先是一掌打開攔路的老奴,接着隨手一拍,華宇辰便已經翻飛出去。但是還是晚了一步,在他趕到雲琰身邊,右手已經快抓到那塊紅石還在雲琰體外的最後一截時,紅石已經被雲琰的身體徹底吸收。

“可惡!華族的,你到底是這小子仇人,還是來幫他的?!”趙飛雲眉毛倒立,殺機畢露。

辛辛苦苦追了一路,破了大半個遺蹟的機關纔來到這裏,好不容易打倒了半路殺出的雲琰,眼看就要拿到神石和神劍,神石卻被這個華族的少爺扔到雲琰身上,然後就莫名其妙的被雲琰吸收了。

華宇辰也是一臉懵逼,完全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爲什麼一塊石頭會熔入一個人的體內呢?

但是華宇辰畢竟是華族的少爺,此刻也不能吊架子,取出一把長劍,嚴肅的說道:“我和這姓雲的當然是不死不休的仇恨,我現在就殺他取石,你們看着吧!”

趙飛雲沒有說什麼,讓開一條路,看看華宇辰到底會不會殺他,明族也是一臉饒有趣味的在一旁看戲。

華宇辰提劍走來,一腳踹在雲琰肚子上,但是卻像踢在鋼板,疼的他齜牙咧嘴,“這傢伙的肉身怎麼變得這麼強硬!”

但是華宇辰一腳踢完後,雲琰身體上的紅光開始慢慢蛻去,身體周圍的熱氣也消散了,體溫都開始下降了,看着和要死去了似的。

華宇辰見狀又踢了一腳,這一腳感覺好多了,雲琰身體沒有那麼結實了,他一腳把雲琰踢翻了個身,看雲琰灰頭土臉,還有斑斑血跡,心裏覺得十分解氣。

“你個廢物再狂啊,我能殺你一次,就能殺你第二次!”華宇辰想想這兩天和他的老奴在山谷的河流裏漂流受苦,又在遺蹟裏沒頭沒腦的迷路,全是拜雲琰朋友所賜,此刻把這些賬都算在雲琰頭上。

“啪!”華宇辰一腳踩在雲琰臉上,猖狂的大笑,“雲琰!你就是螻蟻,我纔是高高在上的少爺!今天我就要送你歸西!”

華宇辰舉起了手上的長劍,劍鋒直指雲琰的脖頸,他要一劍砍下雲琰的頭顱。

忽然,他覺得踩着雲琰的感覺好像有點不太一樣,像是變得比剛纔第一腳還硬了,而且腳底板有兩點十分滾燙,像是被兩個菸頭燙了。

“你,找死!”雲琰忽然動了,一手抓住了華宇辰踩在自己臉上的腳,猛一發力,華宇辰像斷線的風箏,被雲琰扔到了最邊上的牆壁,嵌在了牆壁之上。

雲琰站了起來,雙目赤紅,不時有火焰一閃而過,渾身上下再次開始沸騰,滾燙的熱浪在他身體周圍波動,熱氣繚繞,雲琰像是被人煮過似的。

“剃!”華宇辰還沒從牆壁上掙扎下來,雲琰已經使出一招剃來到了他面前,這次剃前進了足有二十米,並且這二十米的路程上留下了一道紅色的筆直軌跡,在空氣中久久不能散去。

“華宇辰,今天你必死!”雲琰直視華宇辰,目光兇厲,像是一頭鎖定了獵物的猛獸。

“你······”華宇辰想說點什麼,但是打斷他的是雲琰毫不留情的拳頭,一拳打在華宇辰的肚子上,他的整個腹部都凹進去足有半個小臂之深。

華宇辰舉得五臟六腑已經在這一拳之下被粉碎,喉嚨一甜,一堆不知道是什麼臟腑的殘渣被吐了出來。

“住手!”老奴拼命趕來救命,五階的玄能毫不保留向雲琰碾壓過去,但是可惜他現在雙臂之前被郭東昇打斷,幾乎沒有其他功法招式可以使用了,只能憑着修爲碾壓。

但是可惜他遇到的是雲琰,一個傳承者!

傳承之力也許限制於雲琰的修爲,還不能壓制比他修爲高的老奴的玄能,但是也絕對不會被老奴的修爲壓制。

況且此刻的雲琰在煉化了一顆神石之後,又向前進步了一大步。


“剃腳!”雲琰面朝華宇辰,背對老奴, 獨佔契約:惡魔BOSS無下限

這一腳肯定會踢中老奴,並且在剃的超高速之下,兩人一定會發生爆炸級的對撞,但是雲琰不怕,因爲他堅信,現在的自己身體如果是在剃中撞擊另一個人,粉碎的一定是被他撞到的人!

“噗!”場面有些血腥,雲琰的身影在原地消失,出現的時候已經在十米開外,而這十米的路徑之中,正是老奴衝過來的位置,在雲琰一腳開路之下,他的身體爆碎,血霧像煙花一樣炸開,五臟六腑都爆碎開來,碎片飛散,各種腸子、**也灑落一地,看的場中的幾個女生一陣噁心,嘔吐不已。

就連趙飛雲這般心形堅強之人,都覺得一陣不適。

“鑄銀級,哈哈!”雲琰沒有去管自己的手段是否太殘忍了些,對敵人仁慈就是自殺!這是母親從小教育自己最多的一句話,所以雲琰的字典里仁慈是模糊的,善良是有選擇的,溫柔是相對的,他更加喜歡殺伐果斷的處世。

剛纔他身體煉化的石頭,確實是七色神石,但是爲什麼只有一個顏色雲琰就不得而解了。

他只知道剛剛迷迷糊糊的時候,感應到一個能讓傳承之力穩定下來的東西,他趕緊瘋狂的去吸收,結果就是把那塊石頭也煉化到體內了。

但是紅色的石頭並沒有完全沒煉化,剛纔在全身充斥傳承之力的情況下,被瞬間煉去外層的五分之一,但是再要煉化內部的五分之四,傳承之力也有些派不上用場了。

雲琰以爲是不是傳承之力不夠用,於是十分作死的又弄出來一堆傳承之力,這就是爲什麼剛剛他身體上的紅光退了下去,又恢復過來還更盛的原因。

但是煉化五分之一的神石還是給雲琰帶來了巨大的好處,在煉化的瞬間有本源傳承之力涌現出來,因爲雲琰現在的體質附有炎神體質的淬體性質,本源傳承之力當然被用來淬體了,一舉將雲琰的肉身強度淬鍊到了鑄銀級。

煉體的同時,身上的傷也一起被治好了,不論是骨折還是內傷,均隨着肉身的進步一起恢復過來。

最讓雲琰興奮的是多餘的本源傳承之力,還衝擊了一些一階武體的桎梏,並且有了一些效果。

同時雲琰注意到本源傳承之力也是可以控制的,這兩次本源傳承之力出現後都主動去淬鍊肉身,但是這一次雲琰有意識的讓本源傳承之力衝擊體質桎梏,雖然數量不多,但還是引導了一些。

本源傳承之力也是可引導的,就是比傳承之力還困難,想要隨心所欲的控制傳承石中的力量雲琰還要一步步來。 “雲,雲,雲琰,饒命,饒命啊!”華宇辰從牆壁上艱難的掙扎下來,跪在地上,滿嘴污物,口齒不清,但是他清楚一件事,再不求饒自己必死無疑。

雲琰連五階的奴僕都一腳踢爆了,殺他還不是隻要一根手指?

明族七叔也有些膽怯了,那名老奴雖然手臂骨折了,但是五階的玄能是真材實料的,但是面對雲琰的高速衝擊,完全沒有懸念的爆碎,這還怎麼打?

趙飛雲和段彩兩個四階巔峯的無上學院高級學員,也警惕的倒退起來,將三個學弟學妹護在身後,這個少年太殘暴。

但是隻有云琰自己知道,此刻他身體已經處在失控的邊緣,方纔煉化神石雖然幫他短暫的穩定了傳承之力,但是現在煉化的過程停止了,傳承之力又開始狂暴起來。

雲琰竭盡全力的想去制止傳承之力對身體的無意識控制,但是徒勞無功,想去煉化剩下的五分之四的紅色神石,也是毫無反應。

長嘆一聲,雲琰決定在再次失去意識前把仇人解決掉。

“饒命?”雲琰轉過身,一步步走向跪在那裏不停咳血的華宇辰。

“我錯了,我有眼無珠,以後,以後我華族所有資源任你驅使,只求你繞我一命!”華宇辰不停的扣頭,開出各種條件。

雲琰恍若未聞,步步逼近,雙目依然赤紅,有火焰的影子在當中燃燒,渾身上下滾/燙無比,冒着一縷縷熱氣。

“森林裏,圍殺我時你可曾饒我的命?”

“懸崖邊你可曾饒我命?”

“在沐習背上劃了兩刀,你打算饒過他嗎?”

雲琰激盪的聲音在大廳中清晰可聞,每一句都狠狠敲打在華宇辰心頭,他知道自己已經被宣判了死刑。

華宇辰仰天悲呼,“我不甘心,不甘心!我是華族的少爺,我萬人之上,我是特殊體質,我前途不可限量,爲什麼?爲什麼?!”

兩邊明族和無上學院的人冷眼旁觀,明族是不可能去幫助自己的競爭對手的,無上學院的幾名學員更是明哲保身,他們與雲琰還算不上死仇,這個時候如果出手相助,等於是在往自己身上招殺劫。

“我告訴你,爲什麼?!”雲琰撿起地上的空間戒指,套在自己手上,從其中取出了火紅色的長劍,此時的雲琰渾身上下充斥傳承之力,長劍一接觸,立刻變得神采奕奕,黯淡的劍身散發出火熱的紅光,像是剛從鍊鋼爐取出一樣。

這一次舉劍的換成了雲琰,而等待被奪走生命的則是華宇辰,“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我說過,你要爲你的行爲付出百倍千倍的代價!”

“噗嗤!”大好的頭顱飛起,華宇辰哼都沒得及哼一聲,脖頸的斷口處一片焦黑,紅劍是滾/燙的,但是雲琰握在手上卻沒有什麼感覺,因爲他渾身比劍的溫度更高。

一劍屠殺,雲琰連眼皮都沒動一下,今天華宇辰不出現,他也早晚會找上門,況且今天華宇辰還叫囂着要殺他,在雲琰心裏,華宇辰已經進了必死的名單。

長劍上的血跡瞬間被滾/燙的劍身蒸發,長劍依舊寒芒畢露,看不出剛剛斬殺一個人的樣子。

雲琰轉身,面對全場,雙目被紅光霸佔,衆人皆看不清他的眼神,只覺得他這個模樣像是一個殺神一般。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