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茲拉茲拉的聲音正是來自九龍紫金鞭!

聞太師趕緊將手中的金鞭拋到地面之上,屏息運功,開始進行自行療傷,顯然是受了很重的內傷!

見狀,對面的奪命天狼陰森森地咧嘴獰笑一聲,也不說話,直接猛地撲向雙目緊閉的聞太師,機會難得,他怎麼可能會錯過?

呼!

奪命天狼快如閃電,雙掌呼呼帶風,朝著聞太師的心臟部位全力拍擊!

轟!

嘭!

震耳欲聾的拍擊聲刺破虛空,將地面上的將士們嚇得就是一哆嗦,感覺心都要飛出嗓子眼了!

膽小的,緊閉雙眼,膽大的,沒有閉眼的,也是眉頭緊鎖,低頭望向地面,不敢抬頭面對現實。

完了,完了,太師這次算是栽到這陰毒的奪命天狼手上了!

將士們心裡想著,渾身開始冒冷汗,如此神通廣大的聞太師都被對方擊敗了,等待他們的又會是什麼呢?

不愧被江湖人稱奪命天狼!

這傢伙夠陰毒狠辣,夠厲害!

可是他到底是如何反敗為勝的呢?

……

「啊……」

拍擊聲過後,尖利刺耳的慘叫聲響起,將士們的心頭又是猛地抽緊,但隨即便感覺不對勁!

這空中傳來的慘叫聲怪怪的,聽起來根本不像聞太師的聲音!

不是太師的聲音,那又會是誰的?

那無疑必然是奪命天狼的慘叫聲!

「好,好啊,奪命天狼被太師一掌擊中,這頭惡狼終於遭到報應了……」率先回過神來的將士們歡呼道。

原來如此!

緊閉雙眼的將士們瞬間鬆了一口氣,剛才的陰霾一掃而盡!

眾將士們趕緊睜眼抬頭觀望,只見空中的聞太師依然雙目緊閉,自行療傷,如此這般淡定從容,真讓人懷疑剛才什麼都沒有發生!

再看太師對面的奪命天狼,正用雙手緊緊捂著胸口,面目猙獰,齜牙咧嘴,嘴角滲出兩道血跡,看情形,定是受傷嚴重!

「你……聞太師……老不死的……,如果不是你這該死的第三隻眼,我一定可以將你拍成肉醬……」奪命天狼兩眼冒火,恨恨地暴怒道。

「呵呵,想把我拍成肉醬是嗎?只可惜我天生三隻眼,你的願望怕是不能實現了!」聞太師慢慢睜開雙眼,似笑非笑地回應道。

緊接著,聞太師臉色一變,冷冷地說道:「你竟然私下修鍊這種陰毒之術——噬骨毒針!

你竟然將這些細密的毒針打入我的金鞭之內,而且暗施魔咒,意圖暗中加害於我。

我終於明白,當我悄悄向鞭內注入靈力,以助金鞭儘快恢復靈性之時,你為何不急於向我發起攻擊,原來這正是你所希望的。

所以,當我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之下,向金鞭內注入靈力之時,也將是這些被你施咒的毒針猛烈攻擊我之時。

你真是陰險狡詐至極,什麼陰損的法術都敢學敢用,你將永遠被江湖人所不齒!

幸好今天與你交戰的是我,如果換做旁人,恐怕早已是屍骨無存!

並且在我施展渾身法術清除毒針之時,你竟然直擊我的要害,企圖將我置於死地。

而我的第三隻眼,在關鍵時刻助我一臂之力,迅速將我的毒針清除掉,讓我的靈力瞬間大增,在與你雙掌相對的那一刻,爆發力異常兇猛,你的內臟定然受傷嚴重!

更有趣的是,那些毒針借著我的手掌全部逼近你的體內,這就是所謂的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哼哼,奪命天狼,我倒要看看你還能有什麼本事!」

太師言罷,地面上的將士們方才恍然大悟,原來是這麼這麼一回事!

…… 撲通!撲通!

撲通!撲通……

突然間,地面的將士們一個個相繼暈倒!

沒有任何異常的舉動,沒有任何痛苦的喊叫,哪怕輕微的哼哼聲都沒有,也就是說,沒有任何先兆地摔倒在地。

包括比干丞相,薛毅總管,白軒,黒銘,乾昊,**壯士等地面上的所有人,無一例外,全部暈倒。

面對突如其來的變故,空中的聞太師雙眉緊鎖,顯然是吃驚不小。

「哈哈哈,聞太師,怎麼樣?你不是想看看我還有什麼本事嗎? 千金之囚 ,也可以讓你見識一二吧?」奪命天狼捂著胸口,陰森森地笑道。

但是,此刻奪命天狼的笑聲明顯收斂了很多,不再像之前那麼狂傲。

也許是因為傷口疼痛難忍,也許是由於懼怕神目,因而開始對聞太師有所顧忌!

就在聞太師吃驚皺眉的瞬間,奪命天狼迅速從懷中掏出一個小藥瓶,用尖利的牙齒咬掉瓶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服下。

不用想,這肯定是破除噬骨毒針的解藥!

果然服下解藥不久,奪命天狼便慢慢放下了捂住胸口的雙手,氣色也越來越好!

蹭蹭蹭!蹭蹭蹭!

由遠及近,兩個高大魁梧的身影飛也似的來到奪命天狼的近前。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奪命天狼的兩個愛徒,奪命一狼和奪命二狼。

「師父,你沒事吧?」

「師父,徒兒來遲了,是誰將您傷成這樣?」

奪命一狼和奪命二狼神色慌張,焦急地向師父問道。

「嗯,不要緊,一點小傷而已,你們站在一邊即可,沒有我的吩咐,不要輕舉妄動,免得給我憑添麻煩!對面的聞太師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聽見沒有?」奪命天狼面無表情地提醒道。

「是,徒兒遵命!」

「是,徒兒遵命!」

眼看師父面色陰冷,奪命一狼和奪命二狼哪裡敢有絲毫造次,聞聽師父發話,趕緊規規矩矩地回應道。

「奪命天狼,你這陰險狡詐之人,你這又是用了什麼妖術?這些將士們剛才還好端端的,為何頃刻間便全都暈倒在地?」聞太師一臉怒容,恨恨地問道。

「好,聞太師,你終於動怒了!我用的什麼妖術?為什麼那些將士們頃刻間全都暈倒外地?哈哈哈,我為什麼要告訴你?你聞太師有問的權利,我奪命天狼也有不回答的權利!哈哈哈……」奪命天狼的猖狂勁又上來了。

「啊……」聞太師猛然間低哼了一聲。

地府鬼王在都市 ,似乎有些不穩。

緊接著,聞太師身下的墨麒麟如同喝醉了似的,來回地原地轉圈,頭部也有氣無力地左右晃動,四蹄時不時地打彎,愈來愈站立不穩的樣子,而且時不時發出低沉地嘶吼聲。

呼呼呼!呼呼呼!

終於,神獸墨麒麟好像突然間失去了原有的騰飛本領,再也無法自如地站立在空中,身子沉沉地朝著地面摔去。

此時此刻,墨麒麟背上的聞太師,早已經趴在了墨麒麟的脖頸處,眼睛半睜半閉,有種昏昏欲睡的感覺。

撲通!

伴隨著沉悶的砸擊地面的聲音,墨麒麟重重地摔倒在地面上,翻了個身便一動不動了。

墨麒麟這一摔倒不要緊,聞太師也從墨麒麟背上滾到了地面上。

「啊……」聞太師的雙目雖然處於緊閉狀態,口中還是發出了低低的哼叫聲。

「師父,聞太師已經摔倒了,這老不死的正在垂死掙扎,眼看就要暈倒了!讓我去把這老傢伙綁起來,拽到您身邊,任您將他千刀萬剮,也好泄泄憤!師父,您老意下如何?」奪命二狼言語間甚是興奮,一副蠢蠢欲動的樣子。

「混賬東西,耐性不足!你瞅瞅你師兄,事到如今,依然不動聲色!我再說一遍,老老實實在一邊待著,沒有我的命令不得擅作主張,聽見沒有?」奪命天狼看也不看奪命二狼一眼,冷冷地訓斥道,眼睛緊盯著地面上的聞太師。

「是,師父!」 仙界緋聞報告 ,奪命二狼雖心有不甘,卻也只能乖乖應聲,老老實實站在一旁。

再看奪命天狼身後的奪命一狼,始終靜靜站在原地,較之師弟奪命二狼,看上去要沉穩得多。

之後,虛空中便是一陣寂靜無聲,剛剛還徐徐吹過的微風,此刻也好像畏懼奪命天狼的威壓,知趣地躲藏了起來……

約莫過了五分鐘,奪命天狼挑了挑眉毛,眼睛稍微眯了眯,一直陰沉的臉漸漸舒展開來!

刷刷刷!刷刷刷!

咕嚕咕嚕!咕嚕嚕!


之後,虛空中便是一陣寂靜無聲,剛剛還徐徐吹過的微風,此刻也好像畏懼奪命天狼的威壓,知趣地躲藏了起來……

約莫過了五分鐘,奪命天狼挑了挑眉毛,眼睛稍微眯了眯,一直陰沉的臉漸漸舒展開來!

儘管聞太師已經紋絲不動,奪命天狼還是不放心!

於是揮動雙手,朝著聞太師進行攻擊。

刷刷刷!刷刷刷!

咕嚕咕嚕!咕嚕咕嚕!

咕嚕嚕……

眨眼間,幾道紅光便噴射到太師身上,在紅光的推力下,聞太師在地面上滾出去幾米遠!

此時此刻,聞太師顯然已經失去知覺,任由對方擺布!

紅光噴射停止后,聞太師恰好停在了**壯士身旁。

**壯士依然是處於昏迷狀態,對於眼前的一切自然是渾然不知,所以對突然滾到自己身邊的聞太師無動於衷!

「哈哈哈,傲雷,我的好徒兒,你偽裝得非常好,為師特別滿意!從現在開始,你可以恢復真實身份了!這老不死的聞太師就在你眼前,立刻拿出我之前交給你的奪命繩索,將這老傢伙終於結結實實捆綁起來!」奪命天狼終於不再有顧慮,狂傲地笑著說道。

很明顯,他是在跟他的大徒弟傲雷說話,可是他的眼睛始終沒有瞅身後的傲雷一眼!

出人意料的,這奪命天狼的眼睛一直盯著**壯士,而且眼神中充滿了讚許!

呼!

剛剛還處於昏迷狀態的**壯士,霍得一下子便從地面上跳了起來!

咻咻咻!

緊接著,**壯士便閃電般來到聞太師眼前,迅速從懷裡掏出奪命繩索,手腳利索地將聞太師綁成了個長粽子!

「嘿嘿,老傢伙,老不死的,看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膽,竟然敢傷害我師父!哼哼哼,這回讓你嘗受嘗受我師父的厲害!」**壯士惡狠狠地朝著聞太師痛罵道。

之前,對聞太師一直畢恭畢敬的**壯士,剎那間完全變了一副模樣!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