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轉魂力?”卡爾-萊特聽到了這個新鮮詞。

“是的,這種魂力的特性,就是讓治癒型的魂力變成逆轉,從而變成劇毒。逆轉魂力的載體可以放置在普通的水中,喝了這種水,本來正在治癒的傷口就會因爲魂力逆轉而不斷產生毒性並潰爛,越是強大的治療魂力反映的毒素和威力也就越大。”

芮恩這樣一解釋,所有的人馬上都恍然大悟。人類對於煉獄惡魔的魂力研究確實還處於很懵懂的階段,若不是芮恩在場,也許獵人們怎麼也想不明白爲什麼越是用魂力治療就越是起到反效果。

“下令,所有的治療全部都啓用人類的抗生素,能不能捱過去,就看他們自己了。”文瑞無奈地下令道。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登錄一起看文學網,支持正版文學 在臨海第一醫院的調查最終並沒有找到任何的線索,若是惡魔有心潛伏在人類世界,那人類確實難以找出他們來。

趙衛國雖然頭疼,但是他還是保留了他應有的風度,他知道很多事情可能並不能夠一下子就處理完畢,於是,他只是竭力去操辦能做的事情。

“現在沒有辦法找出煉獄的惡魔,我看我們還是按照原來的計劃,將徐飛和羅盈送到臨海羣島去吧。”趙衛國在例行的會議上說。

芮恩看了看徐飛,她似乎在問,做這樣的決定究竟好嘛?對於這個問題的答案,徐飛也沒有辦法做出準確的回答。

現在的徐飛等人生活在文家的別墅裏,其實就等於在接受變相的監視。這間屋子裏,除了文森兄妹以外,沒有一個人對他們抱有善意。希臘人肖茨安妮西斯一直都是一副神神道道的表情,而阿卜杜拉也總是不苟言笑,至於每每看到卡爾-萊特憤世嫉俗的表情,徐飛更是感覺不爽。既然如此,那去到臨海羣島也不失爲一個選擇。

既然徐飛點頭同意了,芮恩也不想多說什麼,第二天,他們兩個就在文森文婷的陪同下,啓程前往臨海港,駕船準備出海。

船隻是趙衛國安排的軍用運輸艦,雖說算不上舒適,但是也算是安全穩妥,徐飛,芮恩以及文家兄妹和一干人等安全的搭上了船,乘風破浪地向臨海羣島開去。

徐飛倒是沒有出過海,這也算是第一次有海上航行的經驗,臨海羣島其實距離臨海市也不算遙遠,海上航行快艇4個多小時,碼頭的渡輪也就6-7個小時就能到了。

徐飛等人去的,是臨海羣島中一個叫乘風島的小島,小島面積不算大,有一個幾百戶的小漁村,幾個簡單的碼頭,因爲和大陸間隔着一段距離,所以民風也算淳樸,島的另一側都是軍用設施,常年有駐紮海軍,也算是一個配置齊全的小島。

在文森和特殊事件調查委員會人員的陪同下,徐飛等人在軍用碼頭上了岸,安置徐飛等人的地方,是軍營旁邊軍人家屬探親時居住的軍用招待所,駐紮在這類的海軍專門開闢了一個區域交給特殊事件調查委員會支配。

徐飛看着這個架勢,怕是海軍還不清楚徐飛等人的身份,看特殊事件調查委員會的行事作風來看,他們也不會老老實實地把徐飛等人的來龍去脈彙報出來。

給徐飛和芮恩居住的房間還算寬敞,雖然免不了有人盯着,但是總算比在臨海的時候好了很多。放下行禮,看了看外面蔚藍的海,徐飛和芮恩多少的心情多少放鬆了下來。

“徐飛,盈盈姐,我們一起去吃海鮮吧。”文森推開了徐飛等人的房門對徐飛說。

推開門的時候,文森對着徐飛擠眉弄眼了一番,徐飛頓時明白了文森的意思,現在他們幾個想好好說上幾句,確實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шωш▪тt kΛn▪¢ O

“對不起,上頭吩咐了,你們不能到處亂跑。”分配來盯梢徐飛和芮恩的,竟然又是和他們十分有緣的劉成和張天生。

“劉警官,張警官,我們也不是生人了。其實也沒什麼別的事情,就是去招待所外面的小餐館弄些海味,放心吧,都是熟人,不會爲難你們的。”文森嬉皮笑臉地對劉成說。

“是啊,劉警官,不放心,那我們就一塊去吧。”徐飛也做起了好人。

劉成看了看張天生,他們都知道,這樣一個彈丸小島,就算想跑,也沒處可跑,再說了,就憑他們想看住徐飛和芮恩,也根本不可能。上頭的命令就是讓他們一直跟着徐飛,也沒說不讓吃海鮮,想到這裏,劉成就決定做個順水人情,跟着徐飛以及文森一起去到了招待所外面臨近海邊的海鮮館,弄頓新鮮的海鮮嚐嚐。

乘風島本就是一個漁民們生活的小島,這裏的海鮮自然非常的地道。飯桌上,劉成和張天生明顯感覺對徐飛和芮恩有了一絲的戒備和隔閡,他們的動作僵硬而又小心翼翼。

“劉警官,你是不是覺得我們兩個現在特別像妖怪?”徐飛倒是嬉笑地對兩個警官說。

劉成是個坦誠漢字,有什麼說什麼,他把一個扇貝送進了嘴裏,然後說:“徐飛,我現在回想起第一天看到你時的樣子,還真是後怕啊。”

劉成第一次和徐飛見面,就是徐飛在臨海小區對付索肖的那次了,說道這裏,徐飛和芮恩都笑了,他們對劉成和張天生說:“那次若不是我們兩個,想必你們就有麻煩了。”

張天生聽完徐飛的話,抓了抓下巴說:“老劉,還真是,若不是這兩個傢伙解決了那個案件,那豈不是我們要直面惡魔?”

劉成一聽倒也是,他馬上倒了一杯酒,送到了徐飛的面前說:“不管你們現在的身份有多麼怪異,總之,你們兩個沒對不起我們過,還屢次三番幫我們化解了難題,這杯酒,還是要和我乾的。”

徐飛偷偷一笑,他還記得芮恩用魂力車洗刷過一次劉成和張天生,但是他還是甩開了杯子暢飲了一杯,在他擦嘴的瞬間,而芮恩趁着對方不注意,悄悄打開了魂力耳機,調節到了達克的頻率。

www★ttкan★C○

芮恩和徐飛打了一個眼色,徐飛馬上就收到了信號,他放下了酒杯後問文森:“現在把我們安排在乘風島,距離臨海怎麼說也有一段距離,若是惡魔們有什麼舉動,你們怎麼應對?”

徐飛的這句話其實是說給耳機那邊的達克聽的,達克一聽,就已經猜到了徐飛正在告訴自己一些現在的信息,他也不動聲色,繼續聽着。

“臨海那邊,有四大獵人家族,應該不會有什麼大的問題。”文森也巧妙地回答了臨海的情況。

“哎,對了,老闆,能不能給我們介紹一下這個島啊?”徐飛突然轉頭對向了正在帳臺算賬的老闆問道。

現在也不算是旅遊的旺季,再說乘風島也不是什麼很出名的旅行地點,飯館的生意也並沒有忙到不可開交的地步,看到有客人來了,老闆也很高興,於是走進了徐飛他們那桌邊上,站着說:“小弟你可要問些什麼啊?”

“來,老闆你坐,我看這客人也不多,我看不如坐下一起喝點小酒聊聊天。”文森豪爽地拉着老闆坐下,老闆也是樸素人,盛情難卻之下也就坐下了。

“我們這島啊,也不是什麼大地方,你讓我介紹我也介紹不來,這兒乘風島,就是臨海羣島最南邊的一個小島,居民可能也就2-3千人,大部分都是漁民,早上起來打漁,中午專門有臨海市的批發海鮮的過來批貨,他們就把撈到的東西給賣了,以此爲生。最近海鮮價格不錯,大家的生活倒也沒什麼大問題,我呢就開個小酒館,做做旅人生意,偶爾有個收海鮮上岸,也能有個吃飯的地方,還有就是島那頭的那些海軍士兵們,出來逛逛也有個歇腳的地方。”酒店老闆這一說,倒是把乘風島的大體位置都給達克彙報了,徐飛對於老闆這樣的回答也頗爲滿意。

老闆話才說完,櫃檯上的電話也響了,老闆也正好藉故起身告辭,去接電話。

看着老闆遠去,徐飛跟着說:“這邊好是好啊,但是若是惡魔突然從天而降,那我們倒也麻煩啊。”

乘風島四面環水,又是彈丸之地,若是對方人一多,打了起來,想跑就沒處跑。

“若是能有一些水性好的獵人駐守這裏,想必會好很多。”芮恩馬上接上徐飛的話。

他們兩個一唱一和,就是爲了告訴耳機那邊的達克,這邊的守備力量已經人員分佈。達克聽了徐飛等人的話,馬上在耳機那邊輕聲地說:“你們不方便通知鯊魚他們,就讓我來通知吧。”

達克巧妙的發現了徐飛等人現在無法做的事情,現在徐飛可以說是二十四小時被監視着,竊聽設備更是不在少數,想要和獸人傳遞情報,怕是馬上就被特殊事件調查委會給發現了。徐飛現在還不想失去他手中最後沒有打出來的牌,所以才格外的保守。

但是看起來,似乎這個地區的地理環境,交給擅長水戰的亞獸人,應該是最好的選擇了。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登錄一起看文學網,支持正版文學 酒足飯飽,一夜無事,第二天,文森和芮恩就啓程返回臨海了。臨海還需要有一些事情交給他們處理,和他們換班的是女祭司肖茨安妮西斯和美國人卡爾-萊特。

對於海島的生活,肖茨安妮西斯倒是很容易接受,但是卡爾-萊特就不那麼習慣了。生活在生活豐富的美國的他,對於平靜的海島是怎麼也習慣不來。

“謝特,簡直無聊透頂,誰他媽的建議來到這個地方,每天對着那些打魚的,實在是憋出鳥來了。”哪兒萊特用他的美式英語叫囂着。

肖茨安妮西斯連任何一個表情都沒有做,她依然是盤坐在海邊對着太陽升起來的地方發呆。芮恩對於卡爾-萊特也完全沒有好感,聽到了他那段英語後,也早早地藏進了屋子,默不作聲的靜思了起來。

徐飛本來以爲芮恩也會耐不住性子,但是她卻猜錯了,芮恩比她想得要耐心地多,這和芮恩多少融合了一部分羅盈的意志是有關的。

日子過得算是平靜,因爲暫時隔斷了外界的消息,就算臨海天翻地覆了徐飛都未必知道,這讓他多少有一些逃避的意味在裏面。

此時此刻,達克尚在南美,煉獄的對手又一個接一個的到來,此時能暫避確實是一個不錯的決定,只是徐飛一旦想起這樣的日子不知道要呆到何時就心中不安。

文森或者文婷會每天按時打一個電話過來和徐飛交流臨海的情況,這讓徐飛至少能對那邊的消息有些瞭解。陳夢晶也會和徐飛電話保持聯絡,當然,這些電話都是在被監聽的情況下發生的。附近有軍隊駐地,想監聽電信信號是再容易不過的事情了。

平靜地過了三天,徐飛突然接不通陳夢晶的電話了。徐飛的心中馬上升騰起了不詳的預感,他恍惚着等待着文森的電話。

文森的電話按時響起,只是這次文森的語氣不如以往那麼平靜。

“文森,是不是出事了?”徐飛開門見山地問。

“這……”文森不知道說什麼好,也許他知道在被監聽的情況下說那麼多根本不好。

“是不是陳夢晶出事了?她究竟怎麼了?”徐飛的聲音幾近吼叫,他的叫聲把芮恩和劉成,張天生都吸引了過來。

“徐飛,幾個小時前接到了惡魔的訊號,說他們已經控制了陳夢晶還有林倩,他們不知道怎麼查到這兩個人和你有聯繫的。”文森話才說完,電話信號就被掐斷了。

徐飛知道,肯定是負責監聽的人人爲阻斷了徐飛和文森的聯繫。

但是他們怎麼也不會想到,徐飛和文森還有第二個備用的聯絡工具,那就是徐飛給文森準備的魂力耳機。

“文森,這個東西不怕被人竊聽了,你就說吧!”徐飛堅持讓文森說出來。

“徐飛,惡魔的意思是說,他們知道你不會因爲幾個人質而出現,所以,人質其實是用來威脅我們的。”文森說。

“不虧是煉獄最冷酷的科爾德,連這點他都想到了。”芮恩也在魂力耳機裏插嘴。

“文森,我要回臨海!”徐飛堅持道。

“不行,徐飛,這個時候他們就是要你回到這裏,這樣對你很不利,我覺得惡魔就是想把我們一網打盡。”文森在耳機那邊回答。

“哪怕是刀山火海,我也不能不管陳夢晶。”徐飛堅定地說。

耳機那頭,文森沉默了,他知道若是他遇到這種事情,處理的方法也會和徐飛一樣的。他停頓了一會,回答:“我幫你爭取一下,等着我的消息。”

魂力耳機被掛斷了,徐飛的心卻依然不能平靜,卡爾-萊特和肖茨安妮西斯已經來到徐飛的房間門口,他們用警戒的眼神看着徐飛說:“惡魔少年,請注意,你不可以離開這個小島。”

徐飛知道,這兩個獵人家族的首領不僅僅是來保護自己的,更多的,是來監視自己的。但是這個時候,徐飛卻不能妥協,他看着兩個人,堅定地回答道:“他們是要找我,若是我不回去,我的朋友會死的。”

“是的,那個人不會手下留情。”芮恩插着雙手在一邊補充道。

“惡魔現在是全人類的敵人,臨海的事情雞交給我們處理了,我想你也應該知道,你現在是我們對抗煉獄惡魔的重要砝碼,也是唯一熟悉煉獄惡魔情況的人,所以,我們不能讓你們出事。”女祭司依舊平靜如水地說。

“就是,惡魔小子,你應該知道我們的苦心。”卡爾-萊特的氣焰比起肖茨安妮西斯就囂張多了。

“文森已經去聯絡了,我想很快就會有答案來了。”徐飛坐了下來,現在他身處彈丸小島,若是沒有船隻,他是怎麼也不可能離開乘風島的,所以他不得不耐下性子來等待文森的迴音。

一直等到半夜,徐飛都沒有接到文森的回話,哪怕是用魂力耳機,徐飛也聯絡不上文森,徐飛料想到文森肯定是沒有辦法從特殊事件調查委員會那爭取到他的離島許可的,而且因爲自己和文森使用魂力耳機,所以說不定這個聯絡方式都已經被特殊事件調查會的人給盯上了。


無可奈何的徐飛只能開着窗戶,看着窗外,他感覺自己同意來到這個小島真是某種程度上的失策,他以爲自己可以躲避惡魔,卻沒有想到把自己的朋友和愛人推倒了危險的境地。

就在徐飛惆悵的時候,徐飛的魂力耳機突然響了起來,那是絕密頻率的訊號,徐飛豎起耳朵,知道肯定是有訊息傳來,於是他走進了浴室,把水龍頭開到了最大,然後纔打開耳機。

“是我,徐飛。”耳機訊號裏面傳來的聲音是文婷的。

“文婷,現在那邊怎麼了?”徐飛趕忙詢問。

“彆着急,過一個小時,我的快艇會到達乘風碼頭,你悄悄下來,我帶你會臨海。”文婷用簡短的話告訴了徐飛自己的行動。

徐飛知道肯定是上面沒有辦法同意徐飛回到臨海,所以文婷纔出此下策,快艇來回臨海和小島的時間比較短,若是一個小時後上船,明天上午也肯定可以到了,徐飛輕輕“恩”了一聲,然後說了句不見不散,就匆匆掛斷了電話。

從徐飛的房間到碼頭步行也就幾十分鐘,徐飛覺得不必那麼快就離開這裏,他回到了房間,沒有準備衣服,只是微微推開了窗戶,看了看外面的佈置。

巡邏的人依然在巡邏,雖然徐飛知道這些人根本擋不住自己,但是若是被發現了,對方事先控制碼頭,那徐飛回到臨海的計劃就沒有辦法實現了。

徐飛用窗戶縫觀察了一會巡邏隊伍的走向,就在這個時候,芮恩悄悄走進了徐飛的房間。徐飛想說話,但是芮恩做了一個不要開口的手勢,她拿出了一張字條,示意用字條來聯繫。

“菲利,是不是有辦法回到臨海?”字條上的內容是這些。

“是的,一個小時左右,文婷會用快艇來接我們。”徐飛趕忙拿筆寫出了回答。

“好的,我也一起回去。”

看到芮恩寫完,徐飛衝着芮恩看了一眼,芮恩露出了堅定的目光,示意自己已經決定了。徐飛也只能點了點頭,他知道,若是要對付煉獄的將軍,只依靠自己一個人的力量是完全不夠的。

兩隊用紙條簡單交流了一下作戰方案後,徐飛瞅準了機會,就從窗戶翻了下去。

徐飛和芮恩的身手都不用懷疑,有魂力的他們逃過尋常獵人的眼睛都不是什麼特別大的問題。但是徐飛有一點卻沒有料到,因爲獵人們只需要看住徐飛兩人而已,所以對方所有的眼睛都盯着徐飛等人可以離開的通道,這通道當然包括窗戶。

徐飛不得不承認自己急躁了,對方是覺得不能不用全部的兵力二十四小時緊盯自己的,因爲怕惹徐飛不爽,所以沒有派人和徐飛同住已經算是降低了一個警戒級別了,但是徐飛房間的外圍,絕對不能輕易地讓徐飛突破。

“他們要逃跑!”如此的叫聲一下子響徹整個招待所,一瞬間,外圍所有的燈都亮了起來,大堆大堆的獵人涌向這裏,看到這種景象,徐飛不得不改偷跑爲強行突破,他堅定地必須回到臨海,他不可以失去陳夢晶。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登錄一起看文學網,支持正版文學 外公病故,最近更新可能不大穩定,請見諒…………

==========分割線==========

“那小子爲了個女人還真是拼命。”卡爾-萊特根本和衣而睡,似乎早就知道徐飛今夜可能逃脫。

“錯了,美國少爺,是兩個女人。”肖茨安妮西斯訂正地修正着卡爾-萊特的錯誤。

對於肖茨安妮西斯的冷笑話,卡爾-萊特完全笑不出來,他只是冷漠地回看了一眼肖茨安妮西斯說:“看起來,你並不準備捉拿他?”

“我只是覺得沒有這個必要。”肖茨安妮西斯回答,“就算我們竭盡全力強行把他留在島上又能怎麼樣?事情就會解決嘛?不如就把他放回臨海,看看他究竟能做什麼,至少也要讓臨海不在受到惡魔的威脅纔好。”

“你可真狡猾。”卡爾-萊特冷笑着說,“你就不怕他回到臨海惹出更大的麻煩?”

“最壞最壞,也是讓煉獄方面抓住他,或者對臨海展開大破壞。一旦這樣,獵人和達克一族之間的聯盟平衡可能被擊破,亞獸人和達克一族很可能不受控制和煉獄方面在臨海展開激戰。這樣對我們有什麼損失嘛?說實在的,以臨海爲賭注,換取整個地球的安寧,我覺得值得。”肖茨安妮西斯用一種冷眼旁觀的角度來回答卡爾-萊特的問題。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