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哥,我要走了。從昨天的事情,我越發的相信我是愛你的,等到我處理完所有的事情。我會回來的,等我。”

王越看到對方的信息,後笑了笑,沒說什麼。

他忽然想到了什麼,急忙轉過頭,看到牀單上有一處殷紅。

這讓王越臉色變了,他狠狠的朝着自己打了一巴掌。

沒想到自己竟然這麼混蛋,沒有忍住。

隨後他急忙給蘇海棠打過去電話,只不過電話那頭已經直接成了空號。

看來蘇海棠給自己發這個短信,是爲了不讓自己擔心。

不過王越能夠知道,蘇海棠的家世根本不是自己能夠想象得到的。

如果要是讓蘇海棠的父親知道這件事情,估計他會殺了自己的。

所以蘇海棠或許回去要做的事情就是這些事情吧,讓蘇家的人接受自己。

此刻的王越也能夠知道,蘇海棠是爲了保護自己,他沒想到事情來的這麼突然。

王越能夠知道只有自己不斷的努力,才能夠配得上蘇海濤。

整理了一下情緒後,王越收拾了一下就離開了酒店。

辦公室裏,胡海勝看着王越,開始彙報近期的情況。

“王總,根據您的指示,我們已經聯繫了多家直播軟件背後的公司,和他們開始簽訂了合同。”

胡海勝聽王越說,未來是直播產業天下,很多主播將會直播帶貨。

其實胡海勝覺得這個理念還是有點超前,不過既然王越這麼說了,他還是選擇相信自己的老大。

所以他就開始着手和好幾個直播軟件背後的公司開始談判,很快他們就簽約了。

王越聽到後點點頭說道。

“做的不錯,至於直播帶貨的主播,你先去發佈招聘信息,等到招到人,我會親自和你去面試的。”

“好的,老大,我知道了。”

“對了,濱海市最近還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嗎?”

“有一個不知道算不算,九爺昨天好像被人給暗殺了,現在還在醫院,也不知道什麼情況。不過這件事情鬧得沸沸揚揚,聽說警察都過去了。”

王越聽到後,想了想,搖搖頭說道。

“這種事情和我們沒關係,我們現在要做的是投資產業,至於這些事情,我們還是離遠一點。他們江湖上的恩怨,和我們沒什麼關係。” 胡海勝聽到後點點頭,沒說什麼轉身離開了。

接下來的幾天,王越沒什麼事就陪着自己母親,還有王小雪好好在醫院待了幾天。

自己妹妹的病情越來越好了,這讓王越鬆了一口氣,心情也變得好了不少。

等到王小雪睡着後, 萌妻入懷:譚總,須節制

“媽,等小雪病好了,我帶你們出去好好玩幾天。這段時間真的辛苦你了,小雪的事情我也沒怎麼幫上忙。”

“你忙你的就好,這裏有我和你爸呢,放心吧。現在眼看日子越過越好了,我是打心眼裏高興。”

王越的母親說到這裏後,想到了什麼,苦笑一聲繼續說道。

“對了之前聽說你給你爸那麼多錢,他已經把事情和我說了,他說他不會要你的錢的。他讓你好好留着以後娶老婆用,所以他把錢都直接給我了,讓我給你,要不你拿回去吧。”

王越聽到自己母親的話後,皺着眉頭能夠知道,看來劉大海有難言之隱,一直沒和自己說。

現在竟然讓自己的母親把錢還回來看來他是有什麼難事,並不想用自己的錢,也不想讓自己爲難。


所以他想了想,還是對着自己母親問道。

“媽,你老實和我說,劉建輝是不是去找我爸要錢了。”

劉大海在和自己母親結婚之前曾經有一段婚姻,所以生下了一個兒子,和自己年齡差不多,叫劉建輝。

不過劉建輝初中就不念輟學了,所以一直都在工地上打工,這麼多年來也沒什麼起色。

聽說前段時間,想要和劉大海要錢娶媳婦,這讓劉大海十分的爲難。

果然自己母親聽到自己的話後,想了想說道。

“是啊,劉建輝一直和你爸要錢,你爸實在是沒辦法了,所以去當保安了。最近晚上都在值夜班,他身體本來就不好,你要多體諒一下他。”

王越聽到後點點頭,心裏面有了打算。

他能夠知道,如果要是不把這件事情解決的話,劉建輝恐怕還會和劉大海不停的要錢的。

所以離開醫院後,王越做的第一件事就去找劉建輝,這個比自己大一兩歲的哥哥。

等到王越去工地的時候,沒想到事情這麼巧。

劉建輝所在的工地,竟然是李舒雅和自己在融創區拍下的那塊商業用地。

當初李舒雅拍下這塊商業用地後,王越決定和李舒雅合作,所以他直接給李舒雅轉了兩千多萬。

現在自己也是這裏的小股東了,如今半個月已經過去了,這塊商業用地已經開工。

所以有一批工人已經趕來了工地,當王越來到工地的時候,看到劉建輝正穿着工地上的服裝,正在不停的開始在一旁搬磚。

劉建輝很顯然認識王越,見到他來了後並沒有什麼好的態度,只是冷笑了一聲說道。

“王越,你來做什麼,是不是劉大海讓你來的?”

“大哥,你好,我知道你在這裏的工地上上班,所以我特意來看看你。”

王越能夠知道劉建輝對自己有意見,不過他並沒有說什麼,而是繼續笑着解釋了起來。


劉建輝顯然沒有什麼好的態度,他冷笑了一聲,繼續說道。

“王越,我知道你現在有錢了,你少在這裏貓哭耗子假慈悲。你來看我做什麼,要是沒事的話,趕緊走吧,我可和你這種有錢人沒法比。”

劉建輝自從知道王越住上豪華別墅後,就不停的去找劉大海,想讓劉大海給自己錢娶媳婦。

不過劉大海是軟硬不吃,一分錢都拿不出來,這讓自己十分的生氣。

要知道,王越現在這麼有錢了,竟然不給劉大海幾百萬花花,這讓他覺得王越是個冷漠無情的小人。

所以他懶得和這樣的人打交道。

只不過他的話說完,忽然一聲怒吼傳來,嚇得他渾身一陣顫抖。

“劉建輝,我給你發工資是讓你在這裏聊天的嗎?不能幹就趕緊給我滾!”

這時,一箇中年男子走了過來,憤怒的看向了劉建輝直接怒罵道。

眼前的中年男子就是這裏的工頭,他的話一說完,那邊的劉建輝立馬着急的說道。

“老大,我錯了,我馬上就工作。”

劉建輝聽到後,儘管十分的生氣,但是他也不敢說什麼。

因爲他現在着急結婚自己,女朋友已經懷孕了,家裏面一直在催他結婚。

所以劉建輝纔會去想和劉大海要錢買房子結婚的,而且女朋友說彩禮至少得20萬,所以他現在也不敢說什麼。

如果要是沒有這份工作的話,那麼他就慘了。

工頭冷笑了一聲,看向了王越,並沒有理會他,轉身就要離開。

王越皺皺眉頭說道。

“我讓你走了嗎?”

工頭聽到後,冷笑了一聲,看着王越冷冰冰的說道。

“小子,你算什麼東西,這裏可不是你能來的地方。如果你要是識相的話,就趕緊滾。”

工頭說完後,罵罵咧咧的喊道。

“看你和劉建輝說話,你是不是和他一起的工地最近一直在丟東西,是不是你們做的?”

工頭的話說完,王越還沒說話,劉建輝有點不樂意了,隨後他憤怒地說道。

“老大,你說他幹嘛帶上我?我可不是那樣的人,你少誣陷我。”

“臭小子,我說你怎麼了,還長脾氣了。能幹就幹,不能幹趕緊給我滾!”

工頭仗着自己老叔是工地上的負責人,所以平日裏在工地上耀武揚威的。

自從劉耀輝來他這裏上班,他就挺看不上這小子的,這小子看起來挺窮的,怎麼找的媳婦那麼漂亮。

這讓他十分的嫉妒,而且他那媳婦成天挺着大肚子來工地上給他送飯,大家看到這漂亮媳婦兒一看就是城裏人。

這讓所有人都十分的羨慕,工頭也不例外。

現在總算是找到藉口了,所以他準備好好的教訓一下劉耀輝,讓他知道一下自己的厲害。


“我現在給你個機會,如果你現在道歉的話,我還可以考慮一下放過你。”

王越皺着眉頭看向了眼前的工頭,隨後淡淡的說道。

工頭聽到王越的話後,忍不住罵道。

“小子,你算什麼東西,我需要你給我機會嗎?”

王越聽到對方的話後,沒有理會工頭。

他能夠知道這片商業用地是萬邦娛樂旗下的旗下的工地,前段時間自己剛剛入股了李舒雅的這片商業用地,決定和李國良他們一起合作一把。

今天他剛來看看自己做爲大哥劉建輝在這裏過的怎麼樣,還準備給他找個合適的職位去幹,沒想到劉建輝在這裏被人如此的欺辱,這讓他有點生氣。

“你被開除了,和財務去結賬,趕緊給我滾。”

王越平靜的看着眼前的工頭,淡淡的說道。

工頭聽到後,愣了一下,忍不住冷笑着說道。

“臭小子,你知道我是什麼人嗎?就敢開除我,我老叔可是這裏工地的負責人,你算什麼東西?”

“是嗎?你把他叫過來,我倒想看看他有什麼能耐能保得住你。”

王越聲音冷冰冰的說道。

他原本想直接開除了工頭就算了,沒想到這工頭背後竟然還有人。

他倒是想看看平日裏誰替他做主,背後到底站着什麼人。

總之,他今天要把這些人全部解決掉,省得以後這些人平日裏背後給劉建輝使絆子。

其實,王越做這麼多事情並不是衝劉建輝,而是衝劉大海。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