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度雋一邊安撫着周圍的飛禽,一邊迴應道。

他隱約覺得哪裏不對,這個情形好像和之前林雕兩人的遭遇有些相似啊!

不過,他並沒有看到墨鏡真人施展法術。既沒有結印,也沒有吟誦,這法術還能直接激發不成?

通常意義上講,人族的修仙者普遍認知就是,只有到了仙人境界,凡俗的法術才能瞬發。

但這也需要其對法術很是嫺熟和理解,而凡俗修仙者基本上不存在瞬發法術的情況。

就算是再怎樣,都不可能跳過施法的過程。而仙人利用對法術的理解,對相關道則的瞭解,可以瞬間激發自己已經研究透徹的法術!

而墨鏡真人顯然還不是仙人啊!藍度雋對於風洲的煉器門派還是很瞭解的,畢竟就算是馭獸爲主的門派,也不能不用靈兵靈器,去戰鬥啊!

罡風堡隱隱有風洲第一大派的趨勢,所說戰鬥力排不上,但其的財力和資源都是頂尖的!

利用煉製器物得來的利潤,罡風堡一直在努力地擴張。也是一個競爭晉升仙門的強有力的對手!

晉升仙門也是有名額的,不然也不會競爭如此激烈。有仙人是晉升仙門的必須條件,然後還要有一套門派傳承的昇仙功法。

不然大家都僱上一位仙人來充當個名譽長老什麼的,不是分分鐘就晉升仙門了麼?!

爲了杜絕這種現象,仙盟特意加了這一條。昇仙功法必須屬於門派,如果你要僱個仙人,那你就再花錢讓他把自己的功法也貢獻出來吧!

只有經過仙盟檢驗,確實是不同於其他仙門的昇仙功法後,就會正式將這個門派加入仙門晉升名單中。

而每年每個洲都是有名額的,這也是仙盟爲了促進門派的競爭。先成爲仙門的門派無疑是佔有優勢的,等到他的競爭對手後續晉升,他已經在仙門中站穩腳跟了。

“這是荒鬃雨鳥,是一種可以在沙漠中生存的靈禽。但他們一般喜歡將巢穴築在綠洲邊緣,狩獵那些來補充水源的妖獸們。”

藍度雋衣衫襤褸地走了出來,給蘇恩揚介紹這處養殖的靈禽。

“他們有什麼特殊的能力麼?”

蘇恩揚頗感興趣地問道。千鳥谷肯定不會養殖一些沒用的靈禽,佔地方不說,還要餵養。

“他們是少有的三棲靈禽!”

藍度雋一臉驕傲地說道。

“什麼玩意?三棲?那還是鳥麼?”

蘇恩揚有些懵了,兩棲聽過,還真沒聽過三棲的。

“你可以近些來看,這種荒鬃雨鳥,體型巨大,在陸地上就像是奔騰的馬。而遇到雨天的時候又可以在水中遨遊!”

“當然,平時其還是飛禽的形態!也有一些凡人們不知道其名字,口口相傳出一些天馬、獨角獸的傳說!”

藍度雋爲蘇恩揚講解。他巴不得蘇恩揚趕快選擇幾隻靈禽,這種荒鬃雨鳥屬於普通的靈禽,不會讓千鳥谷有什麼損失。

一般而言,都是看賣相來定價格。畢竟荒鬃雨鳥其他方面沒什麼特殊的,只能靠蠻力衝撞。利用速度和頭上的那枚獨角,直接刺穿敵人!

其實賣相再好,也不會多出什麼成本。所以藍度雋倒是很希望孫勇趕緊從中選擇,畢竟市場上荒鬃雨鳥的價格不菲。

那是因爲市場上一般將其當作賣相上佳的坐騎出售了。那些年輕修仙者就喜歡這口,顏值即正義!

蘇恩揚推了推墨鏡,丫的這墨鏡讓他看不出顏色啊!但現在摘下,隨時有被人認出來的危險。

就算是再不拋頭露面,氣湘子也是享譽風洲的人物,說不定就有哪個認出他來!

那就不太好了!畢竟自己是抱着一個友善的心來的!要是仙人身份暴露出來,好像自己來這裏明搶一樣!

自己要的是他們心甘情願地和自己交換啊!自己仙人的身份泄露了,那他們不想給也會給了!

“這個也行吧!麻煩藍道友給我選個顏值極好的吧!我對鳥沒什麼研究!”

蘇恩揚將這個麻煩直接甩給藍度雋,反正藍度雋一定不會給自己差的。


“好勒,那我可厚着臉皮和道友提前說好哦,一隻鳥換一件靈兵,一枚蛋換一件靈器!”

藍度雋老臉不變色地說道。

“好,可以的!對應的控制馭獸法術可得一起給我!”

蘇恩揚也很警覺。

要是換來不能控制,那是不是一放出來,人家又自己跑回千鳥谷了。那豈不是空手套白狼麼?!

藍度雋馬上選了一隻賣相極佳的荒鬃雨鳥,利用千鳥谷獨有的馭鳥術,將其催眠,收入特製的馭獸牌中。

對於藍度雋來說,自己幾乎沒有什麼成本,養殖養殖嘛,只要這隻荒鬃雨鳥的羣落在,就會不斷哺育出新的出來。但靈兵卻是實打實的物件,放在那裏不會再生的。所以自己和空手套白狼沒什麼兩樣!哈哈,我真是越老越精明瞭!

“那是自然!接着!”

蘇恩揚看了一眼上面惟妙惟肖的荒鬃雨鳥圖案,將藍度雋扔過來的馭獸牌掛在了自己腰間。對他而言,自己只是將罡風堡送給自己的一部分,拿來換取千鳥谷的靈禽而已,典型的空手套白狼,帶着白狼再換黑狼! 風洲。千鳥谷外。

木頭人在森林中找尋着萬根同源樹的本體。萬根同源樹雖說一樹成林,但是其依舊只有一個本體存在。

千鳥谷將萬根同源樹種植在這裏,一方面可以抵擋不斷侵襲的風沙;另一方面也可以爲靈禽們提供一處棲息地。

畢竟靈禽們也不能一直呆在千鳥谷,雖說千鳥谷佔地面積極大,但還是不足以爲靈禽們提供足夠的場地。

所以千鳥谷也開始將改造千鳥谷周圍的地貌,讓靈禽們擁有更多的活動空間。

現在一些實戰訓練,基本都安排在千鳥谷的外面。按照千鳥谷的規劃,在其周圍要模擬出巖洲,寒洲,元洲的地理環境,讓弟子們熟悉作戰環境,爲以後可能面臨的戰爭做好準備。

而還要留出一部分區域,保持風洲的本土環境,作爲演練本土實戰的場地。

對於千鳥谷來說,風洲周圍的幾個門派,還有隔着望鷲山脈的巖洲,是其重點防禦的對象。

千鳥谷周圍的幾個門派,目前都不是千鳥谷的對手。但千鳥谷也不敢逼得太緊,讓這些門派抱團。

之前小風門的窘境就在於他們門派實力最低,其他門派也開始打起了主意。就算是千鳥谷吃了大頭,他們也可以趁機掠奪一些資源,搶奪幾個資源點。

而巖洲的勢力,雖說有望鷲山脈這個天然屏障。但不要忘了,望鷲山脈不阻攔修仙者翻越山脈。只要走在正確的通道上,就不會遇到大規模的襲擊。

人族內部也不是一團和睦的,內鬥一直是人族屢屢發生的事情。九洲也亂鬥過數次,要不是有神族這個強大的外敵虎視眈眈,估計九洲早就崩亂了。

故而這些改造的場地也不僅僅只是演練,也可以用作前衛和作戰。

比如巖洲的門派,自然在作戰前已經想好怎麼適應風洲的環境作戰。但闖過來後發現,這裏竟然是寒洲。

寒洲也就算了,畢竟巖洲和寒洲離得不遠,大家可能也都瞭解。但如果是元洲的地理環境呢,闖進去的巖洲修仙者估計會一臉懵逼吧!

更何況,戰鬥就是講究一個速度。你那一瞬間的慌亂,就可能讓自己全軍覆沒。

木頭人挖了一個坑,抱着樹根感受了一番,覺得還是不對。

萬根同源樹的本體很難找到,而爲什麼木頭人對萬根同源樹這麼積極呢?

那是因爲無袖老人知道一個祕術,可以利用萬根同源樹製造分身。

這是他早就有的念頭了,不過想要一具好的分身也很困難。沒有特殊的天材地寶,那就得有頂尖的分身術。

大部分的分身都是暫時的,有的甚至只能是個幻影。無袖老人當然不是要這樣的分身,他要一個可以長久存在的分身。

作爲仙盟的元老,他本可以有很多時間,來做自己的事。但因爲仙盟內部的一些原因,使得他總是無法安心進行自己的復仇計劃。

而且仙盟的身份也限制了他的行動,這讓他很是苦惱。

雖說他對仙盟有着無比身後的感情,但自己時日無多的情況下。無袖老人想要先將當年的仇人帶走幾個,不然自己渡劫失敗,那就讓這些惡人們舒心了。

強的我打不過,弱的還不行嗎?尤其是那幾個人族的叛徒,如今卻身份超然的成爲一些勢力的首腦人物,甚至有人加入了仙盟,成爲了一方大吏。

木頭人將樹根切斷,觀察着其汁液的流動方向,繼續尋找起萬根同源樹的本體。

只要得到本體的一截樹幹,那無袖老人就可以讓這個木頭人成爲自己的一具真正的分身。可以長久獨立存在,而不需要自己時時刻刻地操控。

這樣的操控很是消耗仙元和神識。如果不是無袖老人早就已經處於無妄仙人的巔峯,這樣的消耗根本堅持不下來。

遙遙控制一具無漏金仙級別的木傀,那消耗都是一個天文數字。要是蘇恩揚來控制木頭人,估計沒事就給他熄火了,太費精力了。

千鳥谷中。

蘇恩揚和藍度雋兩人嘴巴依舊保持着笑容,進入了第十八座養殖場。

“墨鏡道友,這是從海洲引進的破海鷗。其對水有天生的剋制作用,往往可以分開海水捕食海魚。”

藍度雋一身雞毛地爲蘇恩揚介紹着。從介紹到捕捉或偷蛋,這一套工作他已經做了十七次了。

“藍道友……”

蘇恩揚剛開口,藍度雋已經自行進入養殖場。

額,這也太敬業了吧!蘇恩揚看着藍度雋滿身的鳥毛,還有一些不可言說的痕跡。

一炷香後,藍度雋將一枚破海鷗的蛋交給蘇恩揚。

“這種靈禽無法在成年後奴役,只能從小時候孵化開始馴養。”

蘇恩揚接過鳥蛋,將之放在自己的隨身空間中。

“辛苦藍道友了!這是你應得的,看看還滿意麼?”

蘇恩揚將裝有十八件靈兵靈器的乾坤袋扔給藍度雋,趁着藍度雋捉鳥偷蛋的時候,蘇恩揚已經選出來交易的靈兵靈器了。

藍度雋興奮地接過查看,發現果然都是罡風堡出品。不由眉開眼笑,這樣下去,自己已經是千鳥谷靈兵靈器最多的人了吧!

“墨鏡道友,我們去下一處養殖場吧!”

藍度雋亢奮地說道。


“好膽!藉着門派資源給自己私囊獲利!”

一道譏諷的聲音響起。

蘇恩揚回頭望去,來人是一位女修仙者,從衣着和氣質上,可以看出其在千鳥谷的地位非凡。

“紫月姬!你不要胡說八道!作爲門派長老,我有自己的配額。這些應該還沒有超過我的配額吧?!”

藍度雋陰惻惻地問道。他和紫月姬是多年對頭了,哪還不知道這是來找茬來了。


“配額?藍長老說笑了吧。你是有配額不假,但你用來交易的成色都是極佳,恐怕按照市場價早就超出你的配額了吧?”

紫月姬質問道。

“呵呵,紫月姬,你這樣就沒意思了。我們千鳥谷內部的配額,什麼時候是按照市場價了?!”

藍度雋眯起了眼睛。大家往日都是按照千鳥谷的成本來劃分配額,只不過沒有明文規定而已。 “確實,我們的份額不是按照市場價。但你卻利用市場的價值來交換靈兵靈器!”

紫月姬寸步不讓,她摸出一枚百鳥朝鳳的玉佩,展示在藍度雋的眼前。

“還請藍長老將所得回饋給門派一部分啊!利用門派給你的資源換取個人資源,實在不是一位長老該做的!”

其實紫月姬的話倒不能算錯。不然門派的長老弟子都拿着門派下發的資源去和別人換取利益,那整個千鳥谷就別想壯大起來了。

不過往日裏大家都是這麼做的,利用自己多餘的東西交換靈兵靈器,也是提升門派的實力啊。

只不過大家都捨不得將自己的所得貢獻出來,但自身實力上漲,門派的整體實力也相應的增長。所以上一屆的老谷主便一直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