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陽雙眼一亮,這裡面的靈藥氣味十分濃郁,夾雜在一起少說也是成百上千種,紅桃居然能嗅出其中一種,可見其本事高強。

嗖。

他腳下一動,身軀就彈射出去,風一般的速度沖向遠方。

狩獵大會比的就是時間,每一分鐘都很重要。

誰在短時間內完成的任務多,成績就越好,曝光率也更高。

前百名完成任務的人,成功兌換功勛值,就能出現在隱龍城廣場里的那面屏幕上。


這是一個機會,一個曝光的機會。

很多人都抓緊時間,要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任務,並且兌換成功勛值。

因為這前一百名,比的不是修為,而是速度。

哪怕你修為再低,但你若是能比修為高深的人完成任務更快,兌換成功勛值后,就能出現在萬人矚目的屏幕上。

這就是一個人人都能曝光的機會。

這也是為何狩獵大會剛開始就競爭如此激烈的原因。

每個人都在爭分奪秒,葉陽也不例外。

砰!

兩頭想要朝他衝來的黑熊,直接被葉陽撞得人仰馬翻。

這個時候,葉陽脫胎換骨后的變態身體終於顯現了出來。

如果換做他人,哪怕是一名蛻凡二重天,要將黑熊撞飛,也做不到葉陽這樣連眼皮都不眨一樣。

「吱吱吱…」

紅桃坐在葉陽肩頭,小爪子揮舞個不停,指揮葉陽前進。

十餘分鐘后。

終於,一片銀葉草,再次出現在葉陽的視線里。

「哈哈,這裡的銀葉草少說也有二十斤,完全超出我這個任務所需要的十斤了。」

葉陽大笑起來,將銀葉草全都收進儲物袋裡,痴痴的想著:「不知道能不能從其他人手中,再次搶奪到關於銀葉草的任務?如果真有這個任務,我這裡多餘的銀葉草就起到作用。」

「走,趕緊去兌換功勛值!」

採摘好銀葉草,葉陽沒有片刻遲疑,立即尋著任務玉簡里記載的地圖,前往每個區域的兌換點上交任務。

萬葯空間里四個區域分別都有神侯府設下的兌換點,專門為了供試煉弟子上交任務,兌換功勛值。

他當前所在的區域是群山,兌換點離他有上百里的距離。

上百里,對於武者來說距離並不遠,對於擁有風雷之翼的葉陽來說,就更是咫尺之間的距離了。


嗖。

他雙翅一張,就衝上九霄,在一陣音爆聲中,快速朝著群山裡的兌換點接近。

就在他朝群山中心接近之時,隱龍城的廣場里,響起了一陣陣驚呼。

「出現了!」

「出現了,快看,屏幕上出現了三個名字。」

「三個名字?同時出現,看來是同一個隊伍的人。」

「到底是哪三個人,試煉才剛開始不到半個時辰,如此之快就完成了任務?運氣這麼好?」

廣場周圍的上萬名觀眾瞪大眼睛,都滿含期待的看向廣場中心的那面巨大屏幕,期待自己門派的弟子,名字能出現在上面。

此時,那黯淡無光的巨大屏幕,突然亮起了三行信息。

第一行,就是代表功勛值最高的第一名。

此時的第一名,簡直要亮瞎眾人的雙眼。

在那第一名上,只出現了簡簡單單的兩個字:陳東。

「什麼? 抗戰之戰場救火隊 ?」

眾人看見第一名是這樣一個陌生的名字,都是憤懣起來,「這個陳東踩了什麼狗屎運?這麼快就完成任務?我就要看看,他到底出自什麼勢力。」

眾人瞪眼一看,在陳東後面那列出自何方勢力的空白處,只出現了簡簡單單的三個字:炎陽宗。

在炎陽宗後面代表功勛值的空白處,是一個數值:40。

顯然,這第一名的陳東,來自炎陽宗,得到了40點功勛值。

「什麼?炎陽宗?」

「炎陽宗,這是什麼門派?似乎有點熟悉。」

「這個炎陽宗的陳東,簡直是走了狗屎運啊,居然率先完成了任務。」

「原以為第一個完成任務的會是那些大門派,誰想卻是一個聽都沒聽過的小門派。」

眾人憤懣,為什麼出現在上面的名字不是自己門派的弟子?

「這個陳東,居然得到了40點功勛值,看來是這個隊伍的隊長,我看看,下面兩個人又會是何方勢力的人。」

在第一名的下方兩行,第二名的位置上,是一個叫『王龍』的人,出自『黃風谷』,有30點的功勛值,而第三名的位置上,則是一個叫『李虎』的人,出自『真劍宗』,也有30點的功勛值。

「炎陽宗的名字我倒是有點熟悉,這個黃風谷,還有這個真劍宗,是什麼狗屁門派?完全聽都沒聽過。」

「我知道,黃風谷是一個十線勢力,真劍宗是一個九線勢力。」

「什麼?這種不入流勢力的弟子,居然搶先完成了任務?」

眾人簡直是大怒,而那黃風谷和真劍宗的掌門人,則是已經笑得合不攏嘴了:「嘿嘿,發達了,發達了,曝光率十足,這下我黃風谷(真劍宗)要出名了,以後收弟子也更容易了。」

此時率先完成任務的三人,名字出現在屏幕上,雖然得到了萬人矚目,但引來的卻是一陣陣怒罵聲。

各方勢力的人都對這三人不爽,如此不入流的勢力,是踩了什麼狗屎運才能快速完成任務?

「我想起來了!」

突然,廣場里有人驚呼:「這個炎陽宗,不正是上一屆僥倖奪得狩獵大會第十名的門派么?」

「咦,被你這麼一說,好像還真有這麼回事。」

「嘿嘿,其實我早就想起來了,這個炎陽宗的弟子上一屆僥倖取得了第十名,本來萬人矚目,可惜卻被黑蓮教的弟子偷襲圍殺了,炎陽宗不但沒有因此揚名,名聲反而一落千丈。」

「是啊,那個炎陽宗的宗主,叫什麼葉陵,自己門下的弟子被圍殺了,去找黑蓮教教主理論,居然只是被黑蓮教教主斬殺幾名弟子就打發了,如果換做是我,我肯定要上去理論個三七二十一,讓其進行賠償!」

「這個炎陽宗,還有這樣的事?」


一些不明真相的人,聽了其他人的聲音,臉上紛紛露出了不屑,尤其是聽到後面有人說葉陵為了幫他那個廢物兒子尋找靈藥而失蹤了,嘴裡更是發出了譏笑。

「一個宗門的宗主都失蹤了,門派不知沒落成什麼樣,這個炎陽宗的陳東,運氣也太好了,率先完成任務兌換功勛值,又間接讓炎陽宗揚名了。」有人羨慕。

「揚名個屁,運氣好而已,暫時排在第一名又怎麼樣?時間一長,這個陳東還不是要被別人擠下榜?」有人嗤之以鼻,「這什麼炎陽宗的少宗主,沒想到是一個廢物,還揚名,臭名還差不錯,廢物少宗主,廢物門派,嘿嘿……」

因為第一名陳東的出現,各種不知道炎陽宗的人,都是知道這個門派了。

但更多的人,是不屑的譏笑,炎陽宗與他們這些人並沒有仇怨,純屬嫉妒,嫉妒炎陽宗的名字此刻能曝光。

就在很多人表示不屑的時候,又有人開口了:「你們難道都沒聽說嗎?那個炎陽宗的少宗主葉陽,已經不是廢物了,崛起了,憑藉築基九重神氣境的修為,傳聞秒殺了天雷教教主楊霸天這個蛻凡一重天武者,並且還吞併了天雷教,前兩天,甚至我還聽說這個葉陽,還和九庭宮的人產生了爭鬥,並且將九庭宮的人擊敗了……這些傳聞,你們難道都沒聽說嗎?」

「什麼?還有這樣的傳聞?」

眾人簡直是不敢相信,「那個炎陽宗少宗主葉陽不是廢物?還以神氣境的修為秒殺了一次蛻凡的楊霸天?你是在說笑么?」

很多人都不相信,認為這個傳聞只是空穴來風。

但高台上的雲峰宗宗主雲風海,還有九庭宮的三長老王重陽,此刻神色都是有些難看。

他們兩人的確沒有想到,葉陽所在的炎陽宗,此刻居然引起了眾人的議論。

雖然對此有些意外,但兩人臉上更多的是冷笑,不管炎陽宗此刻是不是眾人議論的焦點,在他們眼裡,葉陽都已經成為了死人。 就在隱龍城廣場里眾人為之嘩然時。

萬葯空間內,一片小樹林里,有三道人影。

這是三名少年。

其中為首的一名少年,就是陳東。

此時的陳東滿臉的笑容,臉上帶著僥倖:「運氣真好,沒想到我們三人直接被傳送到了有需要我們藥草的地方。」

「嘿嘿,是啊。」

另外兩名少年附和的點點頭,此刻修為最高的陳東儼然成為了幾人的隊長。

「分給你們一人30點功勛值,已經算我仁慈了。」

陳東淡漠道:「接下來,我們就在這裡分開吧,我要去狩獵他人的任務,你們兩個好自為之吧。」

說完這句話,陳東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他要去進行狩獵。

雖說完成了一個任務,但他知道,他現在這點功勛值,肯定排不上號。

但他卻不知道,此時的他已經在隱龍城廣場里引起了軒然大波。

「出現了,又出現了!」

隱龍城廣場里,萬人矚目的巨大屏幕,又出現了一行信息。

那原本以40點功勛值排在第一的陳東,此刻被一個功勛值達到100點的人擠到了第二名。

那出現的第一名,是來自十大門派之一的雷劍派首席大弟子,雷靈子。

「什麼?雷靈子?」

「雷劍派的首席大弟子,二次蛻凡的高手,100點功勛值,看來這傢伙獨自完成了任務,而且還獨吞了獎勵。」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巨大屏幕上又唰唰唰亮起了幾十道紅光。

神豪的輝煌人生 第一名,雷靈子,雷劍派,100點功勛值。」

「第二名,趙半夏,九庭宮,100點功勛值。」

閃婚老公太神秘 第三名,宋海山,滅神寨,100點功勛值。」

「第四名,司徒正,司徒家,100點功勛值。」

「第五名,鄧權,雲峰宗,100點功勛值。」

「第六名,姜雲凡,拜月山莊,100點功勛值。」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