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畫聽到葉荒也這麼說,臉色也好看了一些,但是心中的疑惑更深,疑惑爲什麼家主爲什麼要將這種人立爲少主,但是由於家主的權威,一直沒有人敢問,有人問了也沒有得到家主的解釋,反正無論如何,段飛葉家少主的位子坐實了。

“鐺!”一聲鑼聲傳來。

比賽要開始了。 鑼聲一共響了三十二下,代表着前來參賽的三十二位選手,鑼聲落下還沒有走入場地的弟子,便算自動棄權,放棄本次比賽。

一般不會發生有武者中途退出的事情,不過這次還就真的出現了這種事情。

李靈在紅色的旗幟之下焦急的等待着,因爲到了現在還有一個人沒到,就是那個昨天試探公德箱神奇的光頭大漢。

“怎麼這人還不來?”旁邊李靈的隊友也出口問道。

“真是的,若是他始終沒有感到,難道我們要三個人打別人四個人嗎?”另一名女性隊友也說道。

李靈其實是不在乎輸贏的,但是就算不在乎輸贏結果碰上這種事情,也是非常惱火的。

那名女性隊員,向場邊待命的龍虎山弟子招收,將其喚來,詢問了如果有人中途退賽的事情,結果得知,如果那光頭大漢不來,那麼這隊便是三人出戰。

三十二聲鑼聲已過,比賽就要開始。

“臥槽!”李靈忍不住罵了一句。

那名弟子見三十二聲鑼聲響過,李靈這一對仍然是三個人,便走出場外,向長老稟報。

長老得到消息之後,便揮手讓其下去查詢,隨後比賽開始。

演武場外面有一個高臺,各大勢力的家主和掌門便坐在上面,老天師作爲東道主坐在正中間,手兩側是少林寺的方丈和武當山的掌門,在外面便是葉家、喬家、姜家,唯獨少了夏家,除此之外還有安全局的局長,方局長,還有衆多其他勢力的代表,雖然實力趕不上七大勢力,但是卻都是武林正道,同屬武林盟。

衆人看着下面已經準備好比賽的衆人,相互閒聊着。

“你們說這次青雲榜榜首會被誰奪去?”葉家家主開口問道。

“我倒是看好龍虎山的那位小天師。” [紅樓]美人魚寶玉

“你姜家的大小姐也不錯啊。”

“小女的實力,我在清楚不過,他不是張野的對手。”

方局長也插話道:“我倒是看好那個叫羅飛的傢伙,我總覺的他有些不對勁,能讓我有這種感覺,他應該很不一般。”方局長說完便看相老天師,衆人也都看向老天師。

羅飛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大家關心的倒不是羅飛手段兇狠,畢竟兇狠在各個大佬看來是一個加分項,讓衆多大佬不解的是這羅飛到底是和來歷?爲什麼師承何處?爲什麼一出場便如此驚豔?

方局長疑惑尤深,因爲以他能調動的所有權限去查詢這個人都只能查到,此人叫羅飛,和龍虎山有關係,就是公主也只能查到這些,這說明這個羅飛和他背後的勢力,居然是不用網絡的,現在社會還有不用網絡的?這一點就值得推敲了。

現在社會不用網絡的只有兩種人,一種是有自己的祕密,生怕被泄漏的,另一種就是完全不接觸網絡的隱世之人。

方局長很想知道,到底是什麼勢力培養出了羅飛這樣的年輕強者,畢竟對於方局長來說,任何不受自己控制或是監控的勢力都是威脅!

老天師見衆人望向自己,便呵呵一笑解釋開來。

“呵呵,幾十年前,在我還不是天師的時候,我有一位非常厲害的師兄,當時他纔是小天師,可是他由於一次意外,傷了一隻眼睛,我那師兄極其高傲,覺得天師怎麼能讓一個獨眼來做?便將天師的位子讓於我,自己下山去了。”

“我也曾去尋找那位師兄,但是幾次都沒有找到,直到前幾年我收到了師兄的親筆來信,我仔細辨認過,是師兄的手跡無誤,信上交代說自己即將不久於人世,想要將其晚年所收的一位弟子在合適的時候託付給自己。”

“當時其實就有籌備武林大會的想法,便想着等武林大會,便將其帶到龍虎山,當着天下英雄的面將其收在龍虎山下豈不美哉?”

老天師說道這裏沉吟了一下,又繼續說道。

“但是我看其手段並不是我龍虎山傳統的雷法符咒,反而是匕首,或許是師兄自知已經下山,所以就沒有將龍虎山所學傳授與他吧。”

“你怎麼確認這人便是你師兄的弟子?”方局長一下問道了點子上。

“因爲他有師兄的信物,和師兄的一封親筆信”

方局長沉默。

“他還說自己的師傅,也就是我的師兄會變成那個樣子都是因爲我們,都是因爲龍虎山,所以他要在比武大會上奪得第一,來證明自己的師傅才應該是龍虎山的天師。”

“他可能對我和師兄的關係的理解出現了偏差,認爲是我害了其師傅,所以纔會表現的如此乖張吧!”


老天師說完嘆了一口氣,衆人皆沉默,唯有方局長目光閃爍,覺得事情可能沒有那麼簡單,他不是不相信這個故事,畢竟老天師完全沒必要騙他們,而且方局長也明顯感覺到老天師沒有說謊,方局長只是感覺可能羅飛沒有老天師想的那麼簡單,畢竟老天師不理俗世,若說看人,他還真比不上方局長。

“天師,時間到了。”旁邊伺候的道童輕聲提醒道。

比賽的時間已到。

“第一輪,黑對紅!”聲音經過喇叭的擴大,傳到各個人的耳朵裏。

比賽衆人在比賽開始之前都不知道自己的對手是誰,以避免提前知道對手,而提前商量對策,這輪比賽考驗的就是隨即應變能力,和協作能力。

黑對紅?

李靈的抽中的顏色不就是紅嗎?

葉荒擡頭望去,發現紅色的旗幟正在對面,以葉荒的眼裏中間又沒有什麼遮擋物,自然是將旗下的三人看了個清清楚楚。

等等,三人?

爲什麼只有三人?不是四人一組嗎?

“請紅方黑方踏上擂臺,本場比賽點到爲止,一方認輸,或是一方推到賽場外,或是一方喪失行動能力,則比賽結束,選手是否喪失行動能力,由衆長老裁定。”

衆人擡頭望向演武場外的高臺,上面坐着各大實力的大佬,他們既是武林盟長老,也是本次比賽的裁判。

“開始!”

老天師碩大,沒有用擴音器,聲音也清晰的傳入了在場所有人的耳朵裏。 葉荒已經踏入場上,葉畫和姜紫跟在葉荒的身後,最後面是段飛。


這是他們昨天就已經商量好的戰術,葉荒走在最前面充當一個肉盾和尖刀的作用,若是對方太過猛烈,便全力防禦,若是對方並不強硬,便化身尖刀。

段飛的手段就註定了其一定要躲在暗處,天生就是一個陰人的傢伙。

至於姜紫和葉畫,中規中矩,他們比起其他同齡人或許是天才,但是在葉荒這裏也只能得到一箇中規中矩的評價。

對方吹頭喪氣的走進演武場,畢竟少了一個人,任誰都不會高興起來。

李靈邊走邊罵。

“臥槽尼瑪的臭光頭,居然臨陣脫逃?是不是光頭的都那麼討厭,臭光頭死光頭!”李靈罵的第一句光頭是說的昨天那個光頭大漢,而下面的光頭,說的卻都是葉荒了。

李靈的另外兩個隊友也是滿臉的憂鬱,不過馬上就轉變成爲鬥志,畢竟他們都是武者,是整個武林中年輕一輩最厲害的三十二個人之一,而且他們身上還承載着宗族的榮譽,和自己攀登武道巔峯的壯志。

李靈和他們不同,從小受的教育不同,從下所在的環境不同,只是陰差陽錯之下才踏入這個武道圈,又跟着葉荒見識到了之前只有在電視劇裏才能見到的事情,她本身是不看重輸贏的,這樣以來鬆散抱怨的李靈,和渾身都散發着鬥志的兩位隊友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兩個走在前面的隊友相互施了一個眼神,又回頭看看李靈,一人開口說道:“李靈,你走最前面吧。”

“爲什麼?”

“因爲這樣對我們威脅最大的葉荒就不敢發起太過猛烈的進攻了。”那人倒也坦誠,直接就說出了心中所想。

“哈?我怕我走最前面葉荒那混蛋會藉着比賽的機會打死我!”李靈話是這樣說,但還是走到了最前面。

三人成三角陣形默默的往前走着。

葉荒看着中途突然改變陣形的李靈一隊也是頗感無奈,葉荒真的是不想傷者李靈。

七人已經走到了場地最中間,李靈和葉荒隔着二十步遙遙對峙。

葉荒看着在這賽場上還跟自己做鬼臉的李靈心中無奈,畢竟不是武林中人,不懂得武林大會對於江湖上每一個武者的意義。

葉荒心裏想着,身體瞬間發動,施展起一葦渡江的輕功身法,很快,甚至他的隊友都沒有看清,對面的李靈的隊伍更是無從看清,等到其反應過來已經沒有機會了,勝局已定。

葉荒瞬間來到李靈面前,李靈甚至沒有來得及收回臉上的表情,便被葉荒點住穴道,張開的嘴巴再也說不出話,只有眼神裏透露着臥槽。

葉荒將李靈點住的時候李靈後面的兩位隊員才反映過來,馬上運功攻向葉荒。

太慢了!

葉荒看着兩隻越來越近的拳頭這樣想着,並迎着拳頭棲身向前,兩隻力量迎頭而向速度何其快?

幾乎在瞬間,葉荒穿過二人,和二人交換了一下位置。

葉荒併攏的雙指緩緩放下。

砰!砰!

李靈的二位隊友也相繼倒下,卻是被葉荒點住了穴道,身體不能動彈,在那麼大的慣性之下,摔倒也是正常。

一直在演武場之上,距離比賽二隊不算遠的地方,有一位龍虎山的長老擔任裁判,恰是那張鳳亭。

張鳳亭見紅方三人皆以失去行動能力,便大聲宣佈比賽結果。

“紅方三人失去行動能力!本局比賽,黑勝!”

張鳳亭也是個非常厲害的武者,葉荒看不透其境界,但是能在這種場合當裁判,至少也是個超凡級別的強者。

張鳳亭一番話同樣沒有用擴音器,但仍然將聲音送入了四方,讓現場的人都聽了清楚,有認識葉荒的在爲葉荒高興,也有認識李靈的同伴光頭大漢的,同樣也在爲那光頭大漢擔心。

其中就有這方局長。

方局長在看臺之上看的真切,發現紅隊只有三人,定睛一看,卻是少了一個人,而且根據方局長的瞭解,差的那一人正是那光頭大漢,張猛。

張猛哪去了?爲什麼不來參加比賽?

老天師彷彿看到了方局長的疑惑,開口道:“方纔已經有人去調查這人爲什麼不來參賽了,不過也只能大致調查一番了,畢竟這武林大會也沒有強制要求比賽的規矩。”

方局長暗暗點頭,這武林大會本來就是這樣,願意參賽就參賽,不願意參賽就退賽,沒有強制的規矩,畢竟大家都身爲武者,都有自己的脾氣,所以這麼久以來很少有人退賽,便是打不過也要倒在擂臺上,就像今天李靈的兩位隊友一般。

“哦!調查結果已經出來了。”在方局長沉思的功夫,有一個道童走上看臺,在老天師耳邊說了幾句。

“什麼結果?”

“那張猛有人見他昨晚晚宴之後便回到我們龍虎山客房了啊,但是在半夜的時候又自己一人出去了,還和值守的道童打了一聲招呼。”

龍虎山並沒有什麼監控,因爲龍虎山並不需要監控,畢竟那麼多高手,蒼空臥虎的龍虎山卻是不擔心偷盜,這並不是沒有安裝監控的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因爲,身爲武者,被人監控的話,會有一種直覺,這直覺會讓人心神混亂,聚集不了精神。

“原來是這樣……”方局長沉吟這原來是這樣,但是原來是哪樣?方局長現在也很疑惑,這張猛半夜不睡覺跑出龍虎山了?什麼事情比第二天的比賽更重要呢?讓其半夜出山,絲毫不顧及第二天的比賽?

想不通,方局長索性不想了。

“比賽又要開始了。”老天師看着演武場道。

接下來又進行了幾場比賽,也讓葉荒對自己的實力有了一個更深刻的評估,通過對比他發現,在原來自己的武功在年輕一輩真的稱得上是頂尖的。

正在進行的這一場是張野的比賽,作爲小天師,張野一出場就收穫了不少掌聲,葉荒的目光也緊緊跟隨着張野。

葉荒很久沒有跟張野交過手了,但是卻知道這段時間裏張野又獲得了突破,以葉荒對於龍虎山雷法的認識,功力越深厚,雷法便也就越強,厲害程度幾乎是成指數上升。

“比賽,開始!” 隨着裁判的一聲口令,張野的比賽正式開始。

張野並不像葉荒那麼幸運,能夠碰見三個人的隊伍,張野面對的這一隻隊伍是滿員的四人,張野走在隊伍的中間,是整個隊伍的核心輸出,若是真被張野的雷法劈中,那直接就是比賽結束!

柳子凝在張野的後方,柳子凝是整隻隊伍裏最不適宜衝鋒陷陣的那一個。

對方已經衝到跟前,張野前面的二人快步閃上前去,爲張野施展雷法拖延時間,但其實根本不用他們拖延時間,若是在之前可能還需要,但是這段時間張野進步飛快,已經普通的雷法幾乎可以做到瞬發,就像傳說中的仙人一般,一掌下去便是一道雷霆。

怪不得歷代的皇帝都會將龍虎山的天師冊封,就是葉荒第一次見到也是驚爲天人,更何況前世那些迷信的帝王?

張野雖然現在可以做到瞬發,但是卻是不想那麼快就暴露自己真正的實力,張野是個聰明人,懂得藏拙,若是現在能讓自己以後的對手小看自己一分,那麼在後面的對決上面自己便多了一分勝算。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