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亦凡一愣,說道:“兄弟,你這是在誇我呢還是在損我啊,我怎麼聽着很異樣的感覺呢?”

“我哪敢損你?我這是在誇你,能夠在一天之內,把秋楓這樣好性格的女孩子羞紅臉好幾回,你算是第一人了!”嚴浩明側頭問着身邊的好幾個男生,說道:“是吧,兄弟們?”

“是是是,要說咱們學校誰的臉皮厚實,非葉亦凡莫屬,強悍啊!”男生們嬉笑起來。

“我去!”葉亦凡鄙夷的一揮手,大步的往前跑,一邊跑,一邊追着前面狂奔的秋楓,叫道:“喂喂……秋楓,你還沒有回答我,今晚可否賞臉一起觀月呢!”

“我擦!”樓道上,男男女女們的鄙夷聲響徹一片。

秋楓的臉紅到了脖勁處,她跑得很快了,可是葉亦凡在身後追起來的速度比她還快,而且男生一直在不停的揮舞着手,嘴裏使勁的叫着‘喂喂,秋楓可否晚上一起玩玩……’這樣的字眼。


“葉亦凡,你別問了,羞死個人了!”秋楓恨不得插上翅膀飛起來逃避窮追不捨的葉亦凡,她從沒有被男生當着這麼多學生的面追逐,雖然她的姿色引來過不少男學生的追求。

“好吧,那我當你答應了,晚上我們花前賞月哦!”葉亦凡終於停下了腳步,他很是擔心秋楓亡命似地逃跑,會不小心跌倒在地。

“你做夢去吧,我不幹!”遠遠的,秋楓否決的聲音帶着一絲兒嬌笑,隨之那道倩影消失在葉亦凡的視線中。

學生們鬨笑,每一個走過葉亦凡身邊的學生都用嘲諷的笑容看着被拒絕的插班生。葉亦凡當衆追女孩子這一點,的確很吸引眼球,可是被當衆拒絕,也很讓學生們樂呵。

“哈哈……”嚴浩明追了上來,推攘了一把葉亦凡,笑道:“走吧情聖哥,現在你被秋楓拒絕了,是不是小心肝很痛很痛啊?”

“你懂什麼?秋楓那是覺得太難爲情,纔在這麼多學生面前拒絕我的。其實吧,她現在肯定因爲我這個帥哥的邀約,而在偷着樂!”葉亦凡大言不慚的一哼,在一干子詫舌的男生中得瑟一笑。

“我靠!”嚴浩明伸出一箇中指,鄙夷的對着葉亦凡做個手勢,說道:“我現在明白了,你葉亦凡其實也沒有什麼大的優點,要說唯一讓我嚴浩明不及的,便是你真的很恬不知恥。喂喂……別用拳頭砸人,這不文明和人道!”瘦猴子一般的嚴浩明,躲開葉亦凡砸來的拳頭,和幾個男生笑哈哈的走在了葉亦凡的前面。

“你們這些小屁孩知道個鳥啊,女人,欲拒還迎;女人,心口不一!”葉亦凡杵在樓道里,朗聲的在闡述着女人的大道理。

“這傢伙,八成是個傻子!”從葉亦凡身邊經過的幾個女生,咯咯笑着而去。

葉亦凡抹一把頭髮,把胸口一挺,拉扯一下身上的中山服,左拳猛的一下砸在樓梯的扶手上,使得扶手泛起了巨大的抖動。

“葉亦凡,你在幹嘛?”樓上,傳來了何倩兒的聲音,此刻的紅衣美女,右手正放在扶手上。

葉亦凡回頭,與此同時轉回臉的時候,展現出一幅友好的笑容:“倩兒,我這不是在等你嗎?”

“等我幹嘛?”何倩兒腳下不停的往下走,她知道葉亦凡自然會跟上來。

果然,葉亦凡嬉笑着跟了上去,走在何倩兒的身後兩層樓梯上,挑着眼角望着在自己下方几十公分的美女胸口前堆積起來的溝塹。這個角度看上去,何倩兒的洶涌顯得是那麼的明顯和挺拔。

“我在問你,等我幹嘛呢?”何倩兒沒有回頭,也不知道葉亦凡正在欣賞着自己的驕傲溝塹,再次重複着問話。

“我還是那個意思,希望倩兒小姐可以做我的模特,我們來一場……”

“別打我的主意,我再說一次,我不會答應你那種荒唐的要求。咦!葉亦凡,你在看哪裏啊?”何倩兒回頭的時候,正好看到葉亦凡踮着腳尖,把腦袋往自己的胸前探過來。

“我在看風景,一覽衆山小的風景,那波濤洶涌得厲害,嘖嘖……真好!哎唷……”葉亦凡笑得正歡的時候,忽然發出了一聲叫喚。

原來,當何倩兒一回頭髮現身後跟着的居然是一頭色狼的時候,這一次美女可學聰明瞭,裝作沒有生氣的樣子,往前邁動腳步,可是身軀卻停了下來,等到葉亦凡接近一步之後,忽然左腳後踢,正中葉亦凡的小腳踝!

“你記住,要是以後在這樣對我猥瑣,我下一次踢你的命根子!”趁着葉亦凡揉腳踝的時候,紅色魅影貼在葉亦凡耳根前,輕聲的發出了警告。

“倩兒!”看着何倩兒氣鼓鼓的往樓下走,葉亦凡揉着小腳踝,大聲的叫道:“踢我命根子就免了,摸一下,嘿嘿……還可以的啦!”

“混蛋,葉亦凡,你個混賬!”樓道里,何倩兒奔下樓的腳步聲和罵聲,比起開始的秋楓有過之而無不及。 葉亦凡在晚間第二堂自習課下課鈴響起來的那一刻,從教室裏最後一排飛也似的奔了出去。

這一舉動,引來了以秋楓爲主的不少學生們詫異。看葉亦凡奔出教室外的速度,完全和他在課堂上的懶庸形成了鮮明對比。

“這傢伙,一天學業完畢,也不用這樣興奮,是吧,秋楓?”嚴浩明問着前排的美女。

“我哪知道!”秋楓嘟着嘴,和一個同寢室的女孩子挽着手往教室外走。

嚴浩明追了上來,帶着嬉笑問道:“秋楓,今晚你和葉亦凡一句話也沒有說,是不是在爲他下午放學當着那麼多人面前邀約你而生氣啊?你該不會是害羞不和他說話,晚上卻悄悄跑去找葉亦凡吧?”對於秋楓,嚴浩明相處了兩年多,談不上喜歡,但也有那麼一絲好感,因此很是上心這個問題。

“關你屁事啊,男人別學人家八卦!”不等秋楓回答,閨蜜瞪一眼有些尷尬的嚴浩明,和秋楓疾步而去。

嚴浩明放緩腳步,傻傻的抹一把臉,呢喃道:“爲什麼葉亦凡可以問出很直白的話,換我這樣問,便是八卦了呢?真是搞不懂!”嚴浩明自言自語的走到了走廊邊,就這麼一會兒功夫,他看到葉亦凡的身影居然已經下到了底樓。

此刻,葉亦凡正仰頭望着樓上,可是目光卻不在高三六班方向。

“這傢伙,在看誰呢?”嚴浩明循着葉亦凡的目光往隔壁班的高三五班看去,一道紅色的倩影從教室裏走出來,何倩兒純屬自然的往樓外望去的時候,嚴浩明再回頭瞅向葉亦凡原來站立的地方,卻哪裏還能有半點葉亦凡的身影?

就好像這一瞬間,葉亦凡憑空消失了一般。

此時,正直晚上九點半,而流水般的學生從四面八方涌出來,使得通往飛宇私立學校住宿樓的區域成爲了最喧鬧的區域。

淺黃色的住宿樓,伴着宿舍四周分佈的橘黃色路燈,把竹林之後的五棟宿舍裏襯托得極其輝煌。遠遠的看來,有種富麗堂皇的宮殿壯瀾感覺。

葉亦凡藏身在竹林之中的假山頂上,藉着兩塊突兀的大石,把身軀匍匐在被燈光照射不到的陰暗面,而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卻不斷的在穿越竹林的學生們中間掃視着。

“來了!”搜尋了好一陣,葉亦凡心中低語一句,身軀緊緊地貼在了假山之頂,完全和假山融爲了一體。

竹林的西北邊的石子小道上,紅色魅影何倩兒扭着水蛇般的腰肢,手捧一本書籍,正和那白色身影方柔談笑着款款而至。

“姑奶奶,你是說那小子似乎喜歡上了你,是吧?”方柔的問話,從幾米遠的地方鑽進了貼身在足有十米之高的假山頂上的葉亦凡耳中。

“我可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那個臭小子老對我色迷迷的,不管是表情還是語言,都帶着壞壞的感覺。”何倩兒的聲音聽不到埋怨,反而是帶着幾許笑聲。

“呵呵……看來我的姑奶奶蠻喜歡臭小子……咦……你別掐我嘛,我是說,你蠻喜歡臭小子葉亦凡挑逗你的感覺,呵呵……跑啦!”假山下,白色身影捲起一股子勁風,逃竄般的躲避着好友的拳打腳踢。

“你個不正經的死方柔,狗嘴裏吐不出象牙來,他哪有挑逗我啦,站住,別給我跑!”何倩兒揮舞着拳頭,追向了逃跑的方柔。

“暈!”假山之上,葉亦凡吐出一個字,輕輕的抹一把臉,眼睛從大石之後往兩道追逐嬉笑的倩影望去。兩個女生的話,他算是搞明白了,何倩兒和閨蜜談的正是自己。而內容,不外乎是何倩兒給閨蜜傾吐自己一天下來對妖豔美女的幾次挑逗。挑逗?NN的,這個詞語怎麼聽怎麼樣彆扭!

葉亦凡的視線,直到何倩兒和方柔嬉笑着進入了女生宿舍裏之後,才收了回來。沒有動彈,葉亦凡的目光又轉向了東南方,那個地方,一盞橘黃色的路燈之下,幾道身影把一個黑色的身影圍在了中央。

“賀韋強!”葉亦凡人在高處,很容易的辨認出來二十幾米外的黑影正是高三五班的校霸賀韋強,而他的身邊,是以哈皮狗爲首的幾個男學生。

此刻,七八個男生聚在一起,正在嘀咕着什麼。

因爲距離較遠,假山之上的葉亦凡聽不到他們的談話,卻依舊瞪大了眼睛望着正對自己的哈皮狗的嘴巴。

“強哥,那麼咱們就按照晚自習說的做咯!?”葉亦凡輕聲的翻譯着哈皮狗嘴部張合發出來的脣語,隨着臉上微微掀起一股子陰冷的笑容。

賀韋強在點頭,緊跟着一羣人消失在路燈之下。

“這羣跳蚤,又在打我什麼主意了?”葉亦凡稍稍挪動一下身軀,自語道:“每晚上躲在這假山之上看看四周的動靜,也能獲得不少我想要知道的信息。嗯,脣語很難學啊,也不知道我有沒有翻譯錯誤歪解了哈皮狗的意思,管他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則是!”

“呼……”一陣輕風拂動,葉亦凡的身子像靈貓一般從假山上幾個閃撲,瘦高的身子落在了石子小道上。

“咦,你從什麼地方鑽出來的,嚇我一跳!”一個男生剛從假山前經過,被忽然冒出來的葉亦凡弄得一個哆嗦。

“我躲假山這邊撒尿呢,憋得急!”葉亦凡打個呼哨,哼着小調大大咧咧的抹一把胯部,仰着頭朝前走去。

“我擦,這個噁心的傢伙真沒有素養,居然在公共場合撒尿,我去!”男生捂住鼻孔,鄙夷的看一眼葉亦凡閃出來的地方,就好似那個地方有股股騷尿味一般。

葉亦凡昂首挺胸的站在了‘X’宿舍樓的中心點的花園中,高三的宿舍樓就在眼前。右邊的通道上,陸陸續續的有不少女生上樓,而左邊的通道口,卻是另外一番景象。不少和他一樣的男學生,都是三兩成羣的聚在一起,笑嘻嘻的看着對面通道里上樓的女孩子們。

這些青春期的男生們,利用這個檔期,正在談論着每一個上樓的女生的模樣和身材。因此葉亦凡杵在花園中,也顯得再正常不過,和他這樣的擡頭看女生宿舍的男生,也不在少數。

“嗯,何倩兒此刻,肯定還在想我摸她小腿的事情,嘿嘿!”葉亦凡的目光投向了五樓,那是何倩兒居住的樓層,站在花園裏,雖然看不到任何情況,但葉亦凡似乎還能嗅聞得到何倩兒身上的蘭花清香。

想起何倩兒的玉體芳香,再想着這個校花之一的美女身後那神神祕祕隱藏的事情,葉亦凡恨不得此刻能張雙翅膀飛上女生宿舍的五樓,看看何倩兒在宿舍裏究竟藏着什麼祕密?

可惜的是,‘飛宇私立學校’校規深嚴,一到晚上之後,任何男女生都不能跨入到異性宿舍一步!這樣做,也是爲了防範這些青春期純純欲動的少年們一不小心犯下大錯。

“何倩兒,她到底是不是我要找的女生呢?要真是她的話,我可賺到了,既得美女而歸,還圓滿完成任務,哈哈……”想着想着,葉亦凡實在忍不住開心,笑出了聲來。

“又在壞笑了,真是惱人!”忽然,一陣香風襲來,而來人帶着有些鄙夷的話,讓葉亦凡的笑容戛然而止。

“咳咳……”葉亦凡乾咳兩下,趕緊扭轉身軀看着自己的美女班主任,微微一笑道:“晚上好,姚老師!”原來,教師的宿舍在‘X’最頂部的右邊,姚婉婷要回到宿舍,必然要經過葉亦凡目前站立的中心花園。

“本來很好,看到你就不怎麼好了!”姚婉婷的語氣顯得不怎麼友好,腳下絲毫不作停留的從葉亦凡身邊擦肩而過。

“姚老師,這是爲什麼呢?”葉亦凡隨之跟了上去,滿臉疑惑的問道。

姚婉婷停下腳步,擡眼望一下四周,因爲葉亦凡的跟上,而遭來了各處不少學生的注視。

“明知故問裝傻子,真討厭!”姚婉婷刻意拉開一步之後,壓低聲音小聲告誡道:“葉亦凡,你別這麼大大咧咧的跟着我啊,這是晚上時間,你即使有壞心思,也別做得這麼明顯,這樣會讓我很難堪的!你再這樣對我,我再也不理你了!”

“好好,姚老師別生氣,我一定會做得不那麼明顯的,來學校泡你這件事,不能讓任何人知道!”葉亦凡也退出一步,極爲正色的說道。

“你……還說!?”姚婉婷一瞪眼,接着一跺腳。

“唉唉……相請不如偶遇,我們能這麼晚還遇到,那是緣分。咳咳……我不說了,姚老師別瞪着我……”葉亦凡捂住嘴巴,做出一個筒狀,細語道:“姚老師晚上睡覺的時候,一定記得想我哦……”

“滾啦!”聽到這話的時候,美女班主任捂住耳朵,逃也似的鑽進了宿舍樓裏去。

“嘿嘿……”看着姚婉婷羞澀的跑開,葉亦凡樂呵呵的抹一把臉,把目光投向了男生宿舍的左邊區域。

一個黑色的身影,正匍匐在三樓之上,通過宿舍門口透亮的燈光,男生的眼睛裏似乎飽含着怒火。

“得!我和姚老師的這片刻接觸,又被賀韋強看在眼中咯!”葉亦凡拍着巴掌,聳聳肩,消失在了那股子仇恨的怒視之中。 葉亦凡從三樓經過的時候,他注意到了虎視眈眈盯着自己的賀韋強。這個學校霸主,正在怒目圓睜盯着自己看的同時,用手機在撥打着電話。

“對,馬上!”賀韋強恨恨地對着手機叫嚷道:“老子實在受不了了,對,今晚就得讓這個狗日的給老子滾進醫院裏去!”冒着狠話,賀韋強毫不避諱的咧着嘴的同時,伸出左手中指對着葉亦凡一比劃,隨之中指猛然朝下一豎。

“我擦你葉亦凡的母親!”比劃着鄙夷手勢的賀韋強,嘴裏也與此同時的冒出了一句髒話。

葉亦凡上樓的左腳凝注,緩緩的轉過身子望向了挑釁的賀韋強。

“怎麼着?想揍老子是不?”賀韋強甩着手,一副欠揍的得瑟表情展現在他俊朗的五官上,搖頭晃腦的走向了樓道邊站住的葉亦凡。

“你開始,擦誰的老母?”葉亦凡臉上帶着冷色,跨出的左腳收了回來。這是葉亦凡第一次近距離的和敵視自己的賀韋強對視,兩個男生眼中都帶着極爲兇悍的目光。

賀韋強冷笑一聲,聳聳肩,伸出右手食指,大大咧咧的指着葉亦凡的鼻樑骨,叫囂般的說道:“你給老子聽清楚了,老子擦你葉亦凡的老……”

“啪!”一記響亮的耳光,在三樓樓道口清晰的傳來,頓時吸引了好幾個附近的男生停下了腳步。

“你……你他媽的敢動手打我!”賀韋強難以置信的左手捂住右邊臉頰,咬牙裂齒的瞪着一臉冷色的葉亦凡。


開始,賀韋強還沒有完全擦完對方的老母,正在得瑟的校霸臉上忽然一陣火辣襲來。那是葉亦凡毫不猶豫揮手甩出的一記疾快的耳光,使得這個壓根想不到初來乍到的插班生會忽然打自己的校霸,沒有絲毫躲避的機會便硬生生的捱上了一巴掌。

“我他媽的打的就是你這種嘴裏含着糞便的傢伙!”葉亦凡的手再次一甩,揮着右掌朝着賀韋強的左邊臉頰摑去。

“啪!”這一次,響亮的耳光聲比起第一巴掌還要大聲,足以讓此刻擠滿整個三樓的學生目瞪口呆。

因爲這些看熱鬧的學生們驚訝的發現,葉亦凡這一巴掌打出來,賀韋強明明有着躲閃的,可是那揮出去的巴掌,就像是一道長着眼睛的弧線,即使賀韋強低頭在躲避,可巴掌卻忽然變換了一個角度,從下而上的正中低頭迎向巴掌的賀韋強左邊臉頰。

“唬……”三樓上,發出學生們不敢大叫的悶嘆聲。葉亦凡出掌的速度和角度,太讓人歎爲觀止了,最重要的是,這個剛來一天的插班生,居然膽敢連續扇了校霸賀韋強兩記重重的耳光。

衆目睽睽之下,賀韋強的嘴角因爲第二巴掌而溢出了一絲血漬,稍微一愣之後,校霸猛然一聲吼叫,黑色的身影一彎,迅疾的從腰畔間抽出一把錚亮的匕首,二話不說的朝着葉亦凡的胸口猛刺出去。

與此同時,三樓的好幾個學生,也紛紛從腰畔間抽出匕首,和賀韋強一併撲向了樓道口的葉亦凡。這這幾個學生,都是賀韋強的死黨,他們直到這個時候,才猛然醒悟過來,自己的老大,被/插班生給啪啪啪打耳光了!

這,還了得!?

五個人,都是不要命的撲向了葉亦凡,瞬間五道身影撲騰之下,以致命的角度捅出去的匕首,在燈光下折射出刺眼的光芒。

“啊!”有膽小的男生,趕緊捂住了眼睛,他不敢看到葉亦凡身上被活生生捅出五個窟窿的殘忍血腥景象。

“踏踏踏……”險象環生之下,葉亦凡忽然往樓梯上奔出三步,左手搭在扶梯上,藉着扶梯的支撐力,蹭的一下子,整個身軀輕飄飄的飛彈起來。

“呼……”葉亦凡左手撐住身軀飛旋,帶來了一股子涼風。而就在他身子凌空的同時,葉亦凡的雙腳猛然蹬踏,‘轟轟轟’三聲之後,三個持着匕首刺空的男學生的身軀,便應聲碰撞在了樓道上。

“去死……”最先衝在前面的賀韋強使出全力的一刺也是落空,眼見着自己身邊的三個死黨被葉亦凡踢倒之後,悶哼着再也爬不起來,校霸的怒火也越加旺盛了,在刺空的同時,身子猛然一折,硬生生的扭過頭來,對着懸空背對自己的葉亦凡身後猛力扎去!

這一背後刺殺,賀韋強是決心要了葉亦凡的小命!從來沒有人膽敢這樣當衆羞辱他賀韋強,這個恥辱,讓賀韋強徹底失去了理智!

“去死!”葉亦凡的口中,迸發着賀韋強的原話,而他背對着賀韋強的身軀,忽然一下子再次飄飛起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