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秦鬆秦雨也看到了這幾盒上架於暗網的水果。

“難道是靈果?”

同樣注意到了水果包裝顏色不同的秦雨道。

“得了吧!”

秦鬆沒好氣的白眼道:“現今可是末法時代,但凡靈果,哪一樣不是被那些超級家族控制的死死的?自家還不夠吃呢還這麼往外出售,照我看啊,這就是某些對咱們這些修行家族有點了解的傢伙在故弄玄虛,又想從咱們這些人手裏騙點錢花花——這種事這幾年,咱們遇到的還少啊?”

“那倒是!”

想到隨着互聯網的發展,特別是暗網的出現,人們想要隱藏自己的身份地址越來越容易,最近些年的確也多了不少修行同道被騙的情況。

比如一條魚就拍個百吧萬啦,幾顆櫻桃就拍出個幾十萬之類的情況,屢見不鮮。

若非是以爲這些魚啊櫻桃啊之類對修行有着幫助,誰會花這麼多的錢去吃條魚或者幾顆櫻桃?

想到那些同道花大把的錢然後卻被一羣普通人給騙的團團轉的模樣,秦雨便忍不住的好笑道:“也不知道這次是哪些同道被騙?”

“誰知道呢?”

秦鬆也在好笑的同時道:“那些芻狗般的普通人,要不是因爲這互聯網,即便給他們一萬個膽子,他們也不敢騙咱們這些人——不然的話,咱們一根指頭,就能讓他們灰飛煙滅!”

“是啊!”

秦雨點頭附和,心說現今真是世道變了,這些普通人居然都敢在自己等修行者身上討便宜了!

正在二人想着這些的時候,卻是有電話響起。

“鬆少,雨小姐!”

電話道:“我是家族私人飛機的駕駛員老吳,你們可還記得我?”

想到之前在自己二人之前萬般討好的人,秦鬆秦雨微微皺眉的同時卻是爽朗的笑道:“當然記得了,有什麼事嗎?”

“鬆少和雨小姐你們之前不是招呼,說萬一大小姐什麼時候調用私人飛機出山的話,讓我給你們知會一聲麼?”

電話裏的聲音討好道:“剛剛大小姐給我電話,讓我準備準備,明天接她出山——不知道這消息有沒有用?”

嗯?

聽到這話的輕鬆秦雨嗯的一聲,第一時間查看了那幾盒水果的拍賣日期,神情頓時激動了起來道:“老吳,做的好——不過這消息你一定要保密,回頭我們一定會向總裁董事長他們替你美言的……” 本以爲靈果上架,怎麼也得一段時間纔會有消息……

但讓魏明沒想到的是,在他將靈果掛上暗網之後,早上起來便發現暗網上傳來了消息,通知他儘快準備好靈果參拍的消息。


而根據只有拍主才能查看到的拍賣地點,魏明發現自己的靈果參拍處,就是楊正剛所在的拍賣行!

“這也太巧了!”

知道拍品拍賣的地點全部隨機,甚至可能在全世界任何一個角落的魏明見狀是暗暗興奮,一邊按照留言確定交貨地點,一邊決定到時一定要去現場湊湊熱鬧,看看有沒有機會遇到個同道什麼的。

正在他想着這些的時候,又有電話進來,卻是盧月花的。

“那叫冬梅的女的,同意了?”魏明問。

“那還用說,你也不看看是誰出馬!”

盧月花嘚瑟的哼哼幾聲才囑咐道:“已經約好了,中午見面,到時你讓貴方早點過來,記得打扮的精神些!”

“放心吧媽,這些事用不着你教!”

掛斷電話的魏明,在第一時間便告訴了魏貴方這個好消息。

“人真的答應見我啊?”

聽到這消息,魏貴方興奮的是滿面紅光,第一時間就要回去換衣服。

“還回去換什麼呀!”


魏明沒好氣的道:“就你家裏那幾件舊衣服,換了跟沒換有啥區別?咱們先上岸,到了岸上我幫幫你收拾——到時候一準讓你帥的你自個兒都認不出自個兒來!”

“貴方,聽說你今兒要去見媳婦兒啊?”

船一靠岸,胖胡便就揪着魏貴方調侃開了:“我跟菊明都已經準備好禮錢,就等着吃你的喜酒了,你可別讓我們失望啊!”

“這才準備去見,八字沒一撇呢!”

魏貴方又是不好意思又是開心的道。

“這不有明仔這個軍師呢麼,你擔心啥?有他在,到時一準拿下!”胖胡道。

眼見魏貴方樂的跟媳婦已經抱到了手一般,魏明便忍不住的吐槽,心說老媽這也是……

這還沒咋地呢,連胖胡都知道了!

那全村怕是沒幾個人不知道了!


要真成了還好,如果不成,村裏那些長舌的怕是又多了一條笑話魏貴方的談資了!

不過顯然的,到了這時候魏明即便想怪盧月花多嘴多舌都已經晚了,因而也只能先帶着魏貴方去打整,同時默默祈禱魏貴方能真如胖胡所言,將那個叫冬梅的女人一舉拿下。

兩套分別三千多塊的西裝上身,再到髮型室做了個造型,加上現今那清亮了不少的眼神……

只要繃着不笑不說話的話,魏貴方看上去居然都有了點兒精英範。

“瞅瞅,就你現在這模樣……”

魏明指着鏡子興奮道:“別說就她一離婚還帶個孩子的,怕就是黃花大閨女咱也能順利的抱回家——要對自己有信心,知道不?”

“嗯!”

魏貴方使勁點頭。

“這就對了!”

拍拍魏貴方的肩膀,又交代了一些簡單的說話技巧之類,魏明又給他的錢包裏放了五千塊錢,這纔開着車帶着魏貴方赴約。

“我們在雅豪軒,看到我們了沒?”

接通電話的盧月花在二樓使勁揮手,讓魏明趕緊帶着魏貴方上去。

一看到約會的地點居然選在雅豪軒,魏明就不禁眉頭一皺,但還是帶着魏貴方上了樓。

“貴方,快過來坐”

盧月花熱情的招呼着,同時又指指一個三十來歲,保養的不錯,眉眼間有些妖媚之氣的女人道:“她就是我跟你說的羅冬梅,別傻愣着了,打聲招呼呀!”

“你好,我叫魏貴方!”

一見到羅冬梅,魏貴方立即便將魏明教的要繃着些的東西全都給忘了,滿臉的手足無措。

羅冬梅眼中明顯的閃過了一抹嫌棄,卻還是掩飾着打了聲招呼。

“貴方這孩子什麼都好,就是老實了些!”

注意到這點的盧月花忙誇道:“可你別看他老實,但在有些方面便是我家明仔都比不上他,比如說這直播,直播你知道吧?貴方人家現在幫着明仔直播賣海鮮,一天都能賺一千多兩千呢!”

“這麼多?”

聽到這話,在廠裏上班一個月才三千多塊的羅冬梅吃了一驚的同時,對魏貴方的態度也明顯的熱情了起來道:“想不到你居然還有這本事,真是沒看出來啊!”

“主要還是明仔的海鮮好,我就是隨便挖挖!”魏貴方回答道。

“明仔直播的時候也是那些海鮮,爲啥他就賣不出去?”

盧月花揭短几句,眼見火候差不多了,便藉口讓二人自己聊,然後跟魏明下了樓。

“我說媽哎,你這第一次見面,怎麼挑這麼貴的地方啊!”

魏明沒好氣的道:“再說了,這初次見面,你就跟人說貴方哥賺多少賺多少幹啥啊?萬一人家心裏根本不喜歡,壓根就是圖錢咋辦?”

“我這也不是想着貴方這條件麼?”

盧月花也有些不滿的道:“要不亮亮家底,他這條件拿啥去讓人家女的願意跟他過啊?”

“貴方哥現在的情況比以前好多了,根本沒你想的那麼差!”

雖然知道自己老媽也是一片好心,但魏明依舊覺得這麼幹自己心裏非常不踏實,畢竟剛剛羅冬梅那前後態度的反差,他都看在眼裏。

但眼下,眼見無論於冬梅是真心還是假意,都跟魏貴方聊的正歡的模樣,知道即便擔心也於事無補的魏明,便乾脆開車去了車站,按照暗網提示的信息,將幾盒包裝好的靈果給放進了儲物櫃裏。

將儲物櫃的號碼密碼通過暗網傳上去之後,因爲要等魏貴方一起回島上,但對方直到現在都還沒回來的意思,魏明便跑去了海事想找江琪若。

但不巧的是,江琪若已經帶人去出海巡防去了。

撲了個空的魏明百無聊賴之下,便去了碼頭準備看看海鮮城裝修的進度。

只是還沒到地頭,遠遠的便看到臉色鐵青的孫鬆坐在自家海鮮城外,雙目噴火的盯着對面,一副恨不得一把火將對面給燒了的模樣。

“現在都已經恨成這樣,將來給你知道這海鮮城是我開的,那還不得把你給氣死啊?”

想到這點的魏明竊笑一聲,便乾脆懶得再去看,而是直接回到了魚鋪,向胖胡任菊明詢問招人的事情。

“招人那些有叔在張羅,難道你還不放心麼?”

胖胡任菊明好笑半晌,然後才問起魏貴方相親如何了……

魏明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能表示目前還不清楚。 直到日近黃昏,魏貴方纔春風滿面的姍姍來遲。

“貴方,看這樣是有戲了?”

看到他這模樣,胖胡任菊明調侃道:“有戲可就得抓緊啊,咱們可都急着吃你的喜酒呢!”

“到時肯定少不了你們的酒喝!”

魏貴方難得的吹噓了一句道。

“這一下午,都幹啥去了?”

一邊駕船,魏明一邊小心翼翼的探聽着細節道。

“也沒幹啥,就是到處走了走,說說話!”

魏貴方最後忽然想起什麼般的道:“還給她賣了個鐲子!”

“金的?”

聽到這話的魏明挑眉道:“現在金價那麼貴,我就給你留了五千,就你身上的錢那也不夠啊……”

“以前我打工啥的不還存了點錢麼!”魏貴方笑道。

“……”

魏明無語,斟詞酌句的道:“我不是說你不該送她東西,只是你們這都才第一天見面,最好別送這麼貴重的東西,免得到時候……”

“明仔,我知道你是擔心我!”

魏貴方感激的看了魏明一眼才道:“不過冬梅真不是你想的那種人——這鐲子不是她問我要的,是我自己賣給她的,都賣了她都還不願意要呢!”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