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海市的張家,雖然不是什麼很強的宗門勢力,但是和夏家一樣,已經介入到了商界,並且取得了不俗的成功,在夏家尚未覆滅之前,張家和夏家在商業上曾經有過多次的合作,這位張家的家主也多次拜訪過夏家,兩家的關係還算是不錯。

雖然只有一個人過來問,但是葉荒發現,其他人都將注意力放在了這邊。

夏琳看着這人之後,點了點頭,說道:“張天叔叔,好久不見了。”

她認識這位張家家主,並且還關係不錯。

張家的家主,張天瞠目結舌的說道:“你,你真的是夏琳?你不是,你不是已經走火入魔,被關押在伏魔洞中了嗎?怎麼,怎麼突然出現在這裏了。”

“我已經好了,所以出現在這裏了。”夏琳說道。

在場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真的是夏琳,真的是夏家的二小姐。

張天的神情從震驚中恢復,眼中滿載欣喜的說道:“太好了,夏琳你沒事就好了,我還以爲,夏江交給我的東西,我再也沒有辦法還給夏家了,既然夏琳你已經恢復了,那麼那些屬於你夏家的東西,我也是時候還給你們夏家了。” 張天的話,讓夏琳有些不解,問道:“張天叔叔,什麼夏家的東西,我夏家有什麼東西在你那裏嗎?”

“我算是知道了,爲什麼當初老夏要那樣懇求我了,不愧是老夏啊,他或許早就預料到了夏家的結局,所以才做了這樣的準備吧。”張天突然悠悠的嘆了一口氣,然後神情冰冷的掃視了一圈在場的很多人,說道:“夏琳,在你夏家覆滅之後,其家族的產業已經被一些人給吞併,但是這些人並沒有想到,夏家真正的資產,早就已經被轉移了吧。”

被張天視線所掃過的一些人低下了頭,這些人之中,就存在着吞併了夏家產業的人。就算是武林宗門勢力,也還是需要世俗之中的財力,而夏家這些年來經商所累積起來的財富,對於這些宗門勢力來說,無異於一塊巨大的蛋糕。

夏琳不解的問道:“轉移了?轉移到什麼地方去了?”

“轉移到我這裏來了。”張天說道:“夏家集團的百分之七十的股份,其他隱藏的產業,全部都在半年前,轉移到了我手中來,現在是時候還給你了。”

臨海市張家的家主張天和崇慶市夏家的家主夏江是莫逆之交,這一點商界的人都知道,縱然如此,也還是沒有人想到,夏江居然如此信任張天,在半年前就將夏家資產的百分之七十,不動聲色的轉移給了張天。

夏江這麼做,一定是因爲他早就預料到了什麼,要不就是他瘋了,若不然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種舉動來。

武林中所有人都以爲,夏江可能是夏家歷代最無能的家主,修爲低微,在他的手中,夏家沒落,甚至在將家主交出去的那個晚上,夏家覆滅。但是現在看來,夏江根本就沒有那麼簡單,他看破了很多事情,只是沒有說出口而已。

對此,其他人或是震驚,或是難以置信,葉荒卻沒有多少意外。夏江叔父留下了夏家的血脈,也留下了夏家的資產,他雖然意外,卻覺得在情理之中,因爲他和夏江相處過,知道夏江絕對不是世人所說的無能的家主,相反,夏江叔父若是願意的話,或許夏家根本就不會落到如此地步。

他之所以選擇了默默的承受着這一切,或許只是因爲,葉秀秀是他的妻子。


葉秀秀是一個讓葉荒都不得不由衷的感到敬佩的一個女人,雖然立場不同,但是葉秀秀的所作所爲,真的堪稱奇蹟和另一種意義上的偉大。能夠讓葉秀秀爲他生育兩個女兒,就算最開始的目的是爲了報復七大宗門,夏江叔父,也一定不是個簡單的人。

從普念那邊得知自己還有弟弟妹妹流落在外,這會兒又從張天這邊知曉,夏家的資產的七成並沒有被其他宗門吞併,夏琳突然感覺到,在自己的記憶之中,那個不苟言笑卻又高大的男人,直到現在都在守護着他,守護着夏家,用他那不討喜的笨拙的方式。

“謝謝你張天叔叔,謝謝你。”夏琳的眼睛有些酸澀,很是感激的向張天鞠躬說道:“這件事情,我父親並沒有告訴過我,如果你不說的話,那麼這七成的資產你完全可以吞併,可是張天叔叔你沒有這麼做,我真的很感謝你。”

“傻丫頭,你說什麼呢,這是老夏求我的事情,我和他從小就認識了,五十多年,他也就求過我這麼一件事情。如果不替他辦好,我以後下去了,還有什麼顏面面對他。”張天說道:“等這件事情結束之後,我就將那些股份和資產都轉移到你名下。”

“張天叔叔,如果夏家只有我一個人了的話,這些資產我代表夏家贈送給你也沒有關係。但是我不能夠這麼做,父親留下這些東西的目的我知道了,他暗中做了這麼多,是想要夏家重新振興起來。”夏琳凝視着張天說道:“張天叔叔,其實我還有一對弟弟妹妹遺留在外。”

“什麼!?”張天驚訝的說道:“老夏還有一對兒女?這件事,居然連我都不知道。”

“是的,他們從小就被父親送到了日本。”夏琳將大概的事情,告知了張天。

夏琳將葉荒往前推了一步,說道:“等這邊的事情結束之後,葉荒會將他們兩個帶回來,到時候還請張天叔叔您將夏家的資產轉移到他們兩個名下。”

“那麼夏琳侄女,你呢?”張天問道。

“張天叔叔,我父親留下這些,一定只是爲了讓夏家繼續傳承下去,在普通人的世界中,以一個商人的身份。你看我現在,還能夠留在普通人的世界中嗎?”

張天嘆息着點了點頭,說道:“好吧,只是,你真的要這麼做嗎,再怎麼樣,那兩個人也不過是十五六歲的孩子,將這麼多資產交給他們手中,這……真的好嗎?”

“所以,還有一件事想要懇求張天叔叔。”夏琳說道:“請張天叔叔收養他們兩個,在他們兩人成長起來,能夠獨當一面之後,再將這些東西交給他們。”

說着,夏琳就跪在了張天的面前。

“你這是幹嘛!”張天連忙上前攙扶夏琳,說道:“快起來,快起來,這件事情,我答應你就是了!等你的那兩個弟弟妹妹回來之後,我就收他們當義子義女,並視爲己出,好好的栽培着,你快起來。”

得到了張天的承諾之後,夏琳這才起身。

張天鬆了一口氣,說道:“夏琳啊,你將這些事情都託付給我,那麼你呢?”

他問了和葉荒同樣的問題,夏琳也只是給予了同樣的回答,她說:“我就留在崇慶市裏,好好的守着夏家最後的薪火,讓那些對夏家資產圖謀不軌的人,再也無法得逞。”

說這句話的時候,她的身上突然散發出一種讓人窒息的威壓來,目光冰冷的掃過在場的所有人,但凡被她目光所凝視的人,都感覺到身體的血液都要凝固起來了一般,這種前所未有的威壓,讓他們感覺到了深深的恐懼。

她要震懾這些人,讓他們終其一生都不敢再對夏家動任何的念頭。 夏琳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威壓,讓在場的人之中,除了李忘生羅清虛和蘇嬰之外的其他人,都感覺到了壓迫。就連超凡境的強者,也在這種如溺水般的壓迫之中,呼吸困難。

可以說,夏琳力量的展示,是很多人第一次面臨超越超凡境的力量。這樣很多當初對吞併了夏家資產的一些人,心中開始惶恐起來,心中更是打定了主意,只要夏家還有夏琳在的一天,就不對不要再對夏家有任何的企圖,夏琳不帶着舊賬過來找麻煩,就萬事大吉了。

夏琳的威壓持續的增加着,會場之中,已經有一些修爲較低的人,開始無法承受。在這樣下去,與雷家的戰鬥還未開始,這邊就已經有人開始受傷了,李忘生作爲這場戰役的總指揮,自然不可能袖手旁觀,他上前說道:“夏琳姑娘,還請手下留情。”

淡淡的看了一眼李忘生,同樣是超越了超凡境的力量,她能夠感覺得到李忘生的強大,比與她交手過的蘇嬰,還要強大的不止一星半點,在加上這邊,葉荒也開口勸說道:“可以了,夏琳!”

夏琳這才收回了威壓,在場被她威壓所籠罩的人,這才鬆了一口氣,大聲的喘息了起來,一時間會議室中,只能夠聽到此起彼伏的呼吸聲。

這就是力量的壓制和差距,一個夏琳這種級別的強者,幾乎就可以鎮壓在場所有的超凡境。所以也難怪李忘生在最後一名超越超凡境的強者來臨之前,不打算與雷家正面衝突。

雖然看上去,雷家五人,安全局這邊四個人加上二十個超凡境和上千普通的武者,但實際上,雷家多出的那一個人,便可以改變整場戰局。

“謝謝。”李忘生走到夏琳的面前,說道:“你便是方局長所說的那兩名祕密支援者之一吧,幸會,在下華瓊派李忘生,是這次進攻雷家行動的總指揮。”

夏琳稍微打量了兩眼李忘生,詫異於李忘生的年輕,在過來之前,她就從普念那邊得知了一些消息,說這次率領安全局聯軍的,並不是安全局中的高層,也不是某個武林之中的前輩,而是一個她從來沒有聽說過的人。

李忘生,羅清虛,蘇嬰,還有所謂的華瓊派,這些人,這些勢力宗門,涉及到的完全是另外一個世界,雖然她現在已經觸及到了另外一個世界,可她已經沒有更多的時間,再去了解那個完全隱藏起來的世界了。

“是我,另外一個支援者呢?怎麼還沒有過來?”夏琳問道,並沒有對李忘生有多麼的客氣和尊重。她的實力,絲毫不亞於李忘生,而且身爲特殊的支援者,也不受李忘生的指揮。

“另外一個支援者,馬上就過來了,還請姑娘先且入座,稍等片刻。”

夏琳點了點頭,坐在了會議長桌最前方的幾個座位上,而葉荒只能夠與張野坐在靠後的位置上,相比起那些超凡境的強者,他們在這場會議中的地位,還是要次要很多的。

在李忘生宣佈會議要開始了之後,其他所有人都迅速的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會議室中的座位並沒有那麼多,一些人只好站在周圍。

這是實力和地位的體現,實力強的人最優先,其次纔是葉荒張野這種地位高的人。

李忘生很是直接的說道,對雷家的總攻,將會在兩個小時候開始,這是不留餘力的攻擊,所有人都必須投入到戰場之中,包括在後方的那些支援者,都必須隨時切入到戰場中,去救助治療那些受傷的人。

所有人的心中,已經有了這個準備,不需要太過複雜詭異的的戰術,也不需要有其他的安排,這是一場正面的硬仗,聚集了半個武林力量的安全局聯軍,擁有者壓倒性的優勢,無所畏懼。

“正面戰場上,每個超凡境的強者,率領五十人。安全局十二執法者率領的六百人,從正面進攻雷家的防禦結界。風輕雲,張衡之,喬璃還有普陀禪師,你們四人率領兩百人,從山頂那邊潛入雷家後方山谷,進攻那邊的宮殿……”

李忘生正在做戰場的安排,這時候會議室的門外,突然有人衝了過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來晚了,我來晚了!”



衝進來的這人,大聲的嚷嚷着,讓在場所有人都下意識的回頭看了過去。

這人穿着一身厚實的綠色軍大衣,上面已經縫縫補補破了很多的口子,頭上帶着一個雷鋒帽,手上一雙大的有些過分的皮手套,一臉的風塵僕僕,嘴裏還咀嚼着東西。

這模樣看上去,就像是某個好不容易在垃圾堆裏面翻到了熱乎包子的流浪漢似得。唯一讓人無法將他和流浪漢聯繫在一起的,便是他那張清秀的有些過分的臉龐,與其說是清秀,倒不如說是稚嫩,一臉稚氣未脫,好似十五六歲的孩子一般。

這冒冒失失衝進來打斷了會議的人,引起了在場很多人的不滿,一些人冷聲說道:“你是那個門派的,這裏不是你隨便能夠進來的,快出去。”

“不知道這裏正在開會嗎?快走。”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這稚氣未脫的少年忙不迭的給這些人道歉,還不忘將自己嘴裏的食物給嚥下,說道:“這個什麼小青狼山實在是不好找,我迷路了,好不容易纔找到地方,不好意思,實在不好意思,應該還沒有太遲吧,你們還在開會,那就是沒有遲到太久了,繼續開會,哈哈繼續開會。”

這少年徑直的往李忘生身邊走了過去,一屁股坐在了李忘生的身邊最後一個空位置上,然後就開始埋頭吃東西。

有人當即說道:“大膽,那個位置可不是你能夠坐的,既然遲到了,還不站在旁邊去。”

少年疑惑的站起來,看着自己的座位說道:“誒,這座位難道不是給我留的嗎?”

“呵呵,給你留,你有這個資格坐嗎?”

少年搔了搔頭,笑呵呵的說道:“我覺得,我還是有這個資格的吧。”

看到少年這般淡然,那些呵斥他的人,心中疑惑了起來,難不成這少年也和張野葉荒他們一樣,是個來頭不小的人物?

“你是何人?”有人問到。

“你們問我嗎?”少年笑着說道:“我是葉無禁。” “我是,葉無禁。”

這句話從少年的口中說出來之後,在場之人中,絕大部分的人都繼續不以爲意,或者帶着些許敵視的目光看着他,唯有少許上了些年紀的人,總覺得這個名字,好似曾經在什麼地方聽過一樣。

葉無禁,這個名字就好似某個鑰匙一般,慢慢的打開了這些老者們腦海中一段塵封已久的記憶大門。

“葉無禁……葉無禁……”葉荒最終反覆的唸叨了即便,突然腦海中浮現了自己曾經看到過的一段文字的記載。

與葉荒一同想起來的,還有其他人,他們的目光瞬間變得震驚起來,因爲這個名字,可以說代表過一個時代!

“葉無禁!葉家曾經的家主!一百年前縱橫天下無敵的第一強者!”

終於有人說了出來,但也僅僅是讓人直到葉無禁這個名字而已,他們看着這個名叫葉無禁的少年,並不認爲他就是那個一百年前的高手,就算超凡境的強者能夠活的壽命比普通人長很多,活到了一百二三都不算太過稀奇的事情,就算那個一百年前縱橫天下無敵的葉無禁還活着,也不可能是現在這般稚氣未脫的容貌。

所以衆人認定,這個少年只是恰好與一百年前的那個葉家的強者,同名同姓而已。

但是武林之中的武者,爲了表示對前輩高人的尊重,往往不會取同名同姓,就好似現在武林第一強者龍虎山的張天師,道號張元之,那麼百年之內的武林中人,便不會有人取名爲張元之。

像這個少年這種,直接取前輩高人一模一樣的姓名,被衆武者當成了一種對前輩高人的不尊重,甚至可以說是褻瀆。只有一種情況下,才能夠取相同的名字那邊是……同一個家族的襲名者!

所謂的襲名,就是繼承父輩,或則祖輩的名字,繼承的不僅僅是名字,還有身份,地位,權勢,這種襲名需要整個家族的認可,甚至整個武林的認可才行。

難道這個葉無禁,就是葉家襲名的人嗎?

有人看着葉無禁,說道:“你是葉家的人?”

葉無禁點了點頭,說道:“是的,我是葉家的人。”

隱居了幾十年,除了葉家雙姝之外,整個葉家可以說再沒有其他人出現在世人的視線之中,現在葉家終於派出了人,是否說明,七大宗門之中,隱藏了最久的葉家,也開始活躍起來了。

確定葉無禁是葉家的人之後,衆人更加肯定,這個葉無禁便是葉家的襲名者,他繼承了當初武林第一強者葉無禁的名字,這說明,這個葉無禁,一定是有着與當初那個葉無禁相匹敵的天賦和能力。

在場的衆人,要麼修爲高深,要麼身份超凡,即便認定葉無禁是葉家的襲名者,也沒有太過重視葉無禁,認爲他沒有資格坐在李忘生右下第一的位置。

直到李忘生畢恭畢敬的走到葉無禁的面前,深深的鞠躬說道:“晚輩李忘生,見過葉前輩。”

這讓在場的人都愣住了片刻,李忘生看上去年紀不大,在整個武林之中,可以說是最新生代的一輩,在場很多人按照年齡來看的話,都可以說是李忘生的前輩。但作爲總指揮,再加上他自身的修爲,即便是面對那些七老八十的武者,他也只是客客氣氣,從未在誰面前這般恭敬的喊過一聲前輩。

但是面對葉無禁的時候,他的態度卻發生瞭如此轉變。

不僅是李忘生,羅清虛和蘇嬰也都走到了葉無禁的面前,很是恭敬的說道:“晚輩蘇嬰(羅清虛)見過葉前輩。”

葉無禁擺了擺手,說道:“什麼前輩不前輩的,修爲還沒你們高,不用這樣,太丟人了。”

這一下子,衆人都愣住了。

這個葉無禁……究竟,究竟是什麼來頭?真的如他們心中所想,只是葉家的一個小輩襲名者?只是襲名者的話,憑什麼李忘生等人,要如此恭敬的對待。

還是說……他們心中突然涌起了另外一個,聽上去或許有些荒誕的念頭。

這個念頭同樣也在葉荒的心中彌生了出來。

在他們眼前出現的這個葉無禁,也許並不是什麼襲名者,他就是真正的葉無禁,一百年前縱橫天下無敵,和了凡師祖同一個時代的那個葉無禁!

了凡師祖閉關十年出關之後,聲音變得稚嫩,暴露在外的手背上的皮膚也變得白皙無暇,整個人的身上都散發着一種年輕人特有的青春活力,就像是返老還童一般。既然了凡師祖突破了超凡境達到了另一個境界之後,會發生這種轉變,那麼一百年前的強者葉無禁也有可能與了凡師祖一樣,也返老還童了。

在這樣猜測的時候,葉荒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又望向了李忘生羅清虛和蘇嬰三人。既然突破了超凡境之後,就會發生返老還童的變化,那麼這三個人的年齡,或許就不是表面看上去那麼年輕了。

記得當初蘇嬰和張野鬥嘴的時候曾經說過,她的年齡要被張野大,而且還大好幾輪!

一輪就是十二年,無三不成幾,至少大三輪的話,就是三十六年。

如果年齡真的大這麼多的話,蘇嬰看上去爲什麼還是十五六歲的樣子?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