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緊隨其後,忽然,宇文天感覺到了兩道殺氣在背後出現,不用看他便知道是誰。

果然,只見白衣青年神色一入初來時一般狂傲,眼中的殺意忽隱忽現,相比而言,陰寒生的殺意就很明顯了,一雙陰森森的眸子,如同毒蛇一般,恨不得將宇文天生吞活剝。

宇文天沒有停步,只是微微回首,淡淡地看了兩人一眼,彷彿是在說:「別以為壓制消失了我就怕你了,有種就來試試,我手中的噬神槍是否鋒利!」

二人看到宇文天的眼神,神色微變,瞬間,那兩股殺氣變得更加明顯了。

陰寒生似乎無法忍受宇文天的那種淡然的表情,當下暴怒,冷哼一聲,陰森森地道:「該死的人族小子,我們之間的賬是不是應該要算一算了?」

此言一出,眾人前進的腳步立即停下,所有的目光移到了宇文天和陰寒生二人身上,大多數的眼神看向陰寒生,似乎極為不喜。

「如今有大敵藏在暗處,你這舉動是何居心?我們是個既然來到了這裡,起碼暫時的和睦要做到,不然被敵人趁虛而入,那將是大麻煩!」白少游看著陰寒生,冷冷地道。

「大敵?什麼大敵?我怎麼沒看到?你該不會是相信他的鬼話吧?」陰寒生陰森森的聲音,讓場中的幾人厭惡不已,不過,他顯然沒有意識到,似乎也忘記了之前在通天台下的狼狽,可能是因為壓制消失了,他的實力恢復,卻又擔心宇文天逃走,便道:「我跟他之間是生死仇敵,與你們無關,希望你們不要多管閑事,要知道,我們陰靈族可不是好惹的!」

場上的眾人都是各族的天才,有著各自的驕傲,這羽化書的話,威脅的意味十足,他們怎麼受得了,兀蚩極最先出聲,道:「你陰靈族不好惹,我蠻族難道就好惹了?」

宋致遠也出聲了,他也是一臉的怒色,盯著陰寒生,道:「這位,你陰靈族強大,難道我人族會任你宰割不成?」

「阿彌陀佛!這位施主,這就是你的不對了,種種事由,皆因你而起,你如此蠻橫,貧僧就不得不管了,說實話,我迦葉寺不算人族大勢力,可是千萬年來,未曾怕過誰?如果道友不介意的話,我們可以過過招!」小和尚發話了,他的實力是十人中最強的,而且他和宇文天的關係似乎還不錯,所以,他一發話,其他便不再多言,只是冷冷地看著陰寒生。

白衣青年似乎看懂了場上的局勢,便不打算插手,只是冷冷地瞪了一眼宇文天,彷彿在說:「我們的賬以後再算!」

宇文天神色如常,向前邁出一步,盯著陰寒生,道:「你不用出口威脅,這裡面沒有誰會懼怕什麼陰靈族的,若是那樣,我們就不用修鍊了!如果你想戰,就出手吧!我有何懼!」

陰寒生陰森森地盯著宇文天,眼珠子一轉,在其餘幾人身上掃了幾下,道:「哼!以多欺少,你人族也太沒出息了,我們倆之間的仇怨,應該我們自己解決,他們插手了有何意義!」

宇文天冷哼一聲,道:「打就打,何必說那麼多,以多欺少,那也是你品質有問題!不過,我可以滿足你的要求,不用他們出手!」

「不可!」小和尚立即上前,拉住宇文天,道:「宇文天施主,你戰力雖強,可那是在通天台外,所有人的境界被壓制了,如今壓制釋解,此人乃是堪比虛靈六重天之境巔峰的存在,比你高了足足兩個小境界,都差不多三個小境界了,不要逞強啊!」

「是啊!道友,這傢伙明顯是在耍賴,你何必計較呢,我等一起出手,斬殺他也絕非難事!」兀蚩極倒是熱心,看著宇文天道。

宋致遠,冰蘭和白少游的等人也都有幫宇文天的意思,宇文天自然看在眼裡,道:「謝過諸位的好意,不過,他也會上想要殺我,可沒有那麼容易,就讓我會一會他,掂掂他的斤兩!」

說著,宇文天對著幾人拱手一拜,然後轉身走到一丈外,看向陰寒生,道:「出手吧!」

「嗨嗨!好!夠膽,境界不高,氣勢倒是挺強的!」陰寒生森然一笑,幽冥鬼爪出現在手中,道:「不過,氣勢強又有何用,泥鰍再怎麼蹦躂,也成不了龍,就讓你見識見識我真正的實力吧!嘿嘿!該死的螻蟻,你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天地的壓制會在此時消失吧?」

「陰寒生,不用說那麼多了,壓不壓制無所謂,殺你何須老天幫忙!」宇文天右手摸過空間戒指,似乎要取出噬神槍,可是看了一眼陰寒生之後,便停下了,淡淡地道。

陰寒生自然注意到了宇文天的動作,臉色陰沉地彷彿蒙上了灰,一雙灰色的眸子殺意如潮,如同鬼靈一般,幽冥鬼爪在手中轉了一圈,森然道:「我已經等不及將你碎屍萬段了,人族小子,你不知道我有多恨你!我要將你的肉,一寸一寸地吞下去,我要挖出你的心臟來充饑,我要將你的靈魂禁錮起來,永不得輪迴,受盡折磨而消散!」

聽著陰寒生的話,周圍的幾人似乎有些不舒服,姐哦度皺起了眉頭,而宇文天眼中閃過一絲訝色,淡淡地道:「看來你真是恨我入骨啊!放心,我會拆了你的骨頭,讓你不再恨我!」

「啊!該死!我最討厭你這種表情了,我要你死!」陰寒生看到宇文天平靜淡漠的神色,大吼一聲,瞬間暴起,幽冥鬼爪一掄,對著宇文天猛然轟來。

「殺神之怒!」

陰寒生身周詭異的能量涌動,幽冥鬼爪幻化出淡淡鬼手虛影,抓向了宇文天。

宇文天神色不變,身形化作清風,瞬間避開了對方的轟擊,同時,罡氣調轉,身後金蓮佛影閃現,「卍」字當空籠罩,驚得小和尚差點跪地膜拜起來。

「魔臨大地·黑暗!」

宇文天身體騰空,一雙大手對著遠處撲過來的陰寒生抓向,瞬間,一道十八丈大的紫金色大手憑空出現,緊接著,一團黑色的漩渦出現在兩隻大手虛影之中,瞬間將陰寒生籠罩起來。


周圍的眾人一看都宇文天出手,皆都驚嘆一聲,被這玄妙的絕技折服。

「該死!這是什麼武技?」被黑暗籠罩的陰寒生,彷彿身處無盡遠處的暗黑虛空之中,那種讓心靈冷寂的黑暗,讓他心裡頓生一絲恐懼,不過,他畢竟是個高手,在加上宇文天的火候不夠,未能用此招重創他,他大吼一聲,道:「冥神之怒!給我破!」

瞬間,一道十八丈長的幽冥鬼爪虛影衝破了黑暗漩渦,連帶這陰寒生一起衝破了黑暗的封困,只是一瞬間的停頓,幽冥鬼爪便攜著恐怖陰寒的殺意,襲向了宇文天。

宇文天的神色依舊冰冷,他身形一晃,瞬間消失在原地,這突然之舉,不禁陰寒生愣住了,轟擊而來的能量重重地攻在了青石地面上,連周圍的眾人,也被宇文天的舉動鎮住了。

「他去哪裡了?」宋致遠眼睛瞪得大大的,不禁失聲問道。

「他怎麼突然就消失了?難道是隱身之法?」一直沉默寡言的冰蘭,此時也被宇文天的突然消失所驚,脆聲道。

「這不像是隱身之法!連暗影族的天才都無法做到這樣!」兀蚩極搖搖頭,一臉的凝重,道。

白少游沒有說話,但是心裡卻是波浪滔天,他也不知道宇文天是怎麼消失的,竟然連一絲氣息都感應不到。

一息之後,當宇文天出現在陰寒生的身後之時,眾人嘩然。

!! 「這是……空間意境!」小和尚神色劇變,剛才他只是猜測宇文天的消失可能與空間之道有關,因為他也領悟了空間之道,而且還到了高深的層次。

宇文天的一隱一現,帶來的微弱的空間波動,才讓他肯定下來,這是空間意境。

周圍的眾人一聽,皆都變色,空間意境,那可是眾大道裡面數一數二的,極難領悟,若是領悟了,那對武者的幫助不可估量。

而宇文天竟然領悟了空間意境,而且還應用自如,這讓他們不得不羨慕。

「殺戮意境意境半隻腳邁進了那個境界,現在又是空間意境,真是一個讓人敬畏的對手啊!」宋致遠看著宇文天,驚嘆道。

蒼冥依舊將他那張臉隱藏在面具之下,讓人無法直接看到他的表情,他與宇文天交過手,自然知道宇文天的水平,只不過,那是被壓制了修為的時候。

在那個時候,他雖然與宇文天處於敵對關係,但他對這個對手沒有絲毫的輕視,他將宇文天當做自己的對手。

本以為對這個自己所有對手裡面境界最低的人族青年已經足夠了解了,可是當他再次看到對方竟然領悟了空間之道這種超然的大道之時,他身體禁不住一陣微顫,不知道是恐懼還是興奮。

或許,對他這樣的武者來說,沒有恐懼,只有興奮,對手的強大,才能鑄就最強大的自己。

本來絕美的容顏瞬間變化了一下,那幾位短暫的過程,除了她本人,誰也沒有發現,那是一種有震驚到羞澀的轉變,不知為何,一向厭惡男子的她,除了宋致遠這個朋友之外,此時,心裡卻多了一個男人的影子。

與其他人不同的是,那站在人群外側的白衣青年,此時一雙眼睛快要眯在一起了。宇文天突然間展現出來的實力,讓他一時間難以接受。

不過,見過了大世面的他,只是片刻便驅散了心裡的陰霾,眼中的殺氣一閃而逝,暗道:「不管你有多少手段,都只是我的墊腳石!」

……

宇文天的突然消失,讓一向暴躁狂傲的陰寒生有一瞬間的不知所措,他從未見過這麼神奇的身法,消失的時候,竟然連一絲氣息都不沒有了,彷彿不存在了一般。即便是神級的斂息之法,也不會有這種效果。

所以,他有些驚慌了!

只是,在他心亂之際,忽然感覺到後背發涼,便立即警覺,身形瞬間一動,化成一道虛影,向左側移去。

這是一個絕好的攻擊機會,宇文天自然不會放過,右手探出,恐怖的殺戮之氣噴薄而出,彷彿修羅降世。

「魔臨大地·殺戮!」

一隻十八丈大的紫金色手掌虛影出現在了陰寒生身後,恐怖的殺戮之氣如巨山壓下,連遠處觀看的眾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心悸的殺意。

陰寒生迅速轉身,幽冥鬼爪瞬間對著那恐怖的大手轟出,口中怒吼連連:「殺神之殤!」

幽冥鬼爪也幻化出了一道十八丈大小的鬼爪虛影,只是佔得先機的紫金色大手已經勢不可擋了,兩股恐怖的能量撞擊在一起,瞬間爆裂開來,形成一個近二十丈的能量風暴漩渦,向著陰寒生的方向移去。

陰寒生被這股能量波及,直接震退了十丈遠,雖然沒有什麼傷勢,但是心裡的壓力卻積攢了不少。

看著那恐怖的風暴漩渦,他心裡閃過一絲恐懼,只不過,瞬間之後,他有靜下心來。

能量爆散開的時候,宇文天便施展了空間意境,直接跨越了能量風暴,出現在了陰寒生的身前。

他二話不說,又是一掌拍下,恐怖的死亡之氣彷彿是一隻張開大嘴的巨獸一般,向著陰寒生席捲而去。

不過,此時的陰寒生,已經心神戒備,宇文天攻擊的時候,他也出手,幽冥鬼爪高高舉起,身後顯出一道灰色的邪靈虛影,幽冥鬼爪幻化出一道灰色的鬼手,比宇文天紫金色的手印還要大一點。

「冥神之殤!」


兩股能量相持,一時間沒有爆散開來,而宇文天卻是趁機沖將過去,與對方近身激戰在一起。

遠處的眾人,此時各個都神色肅然,他們並不是因為場上兩人的強大而如此,是因為宇文天恐怖的攻擊力和那無雙的戰鬥經驗而震驚。

「這殺戮意境怎麼如此恐怖?很少見啊!」宋致遠看著場上那翻飛的身影,沉聲道。

「確實少見!」冰蘭點點頭,輕聲道。

「感覺不像是殺戮意境啊!真是奇怪!」兀蚩極看著激戰的宇文天,回憶著其剛才的恐怖一擊,感受著那揮之不散的氣息。

「這應該不是殺戮意境!」蒼冥搖搖頭,沉聲道:「這是死亡意境!純粹的死亡意境!大圓滿的死亡意境,里那一步已經不遠了!」

「什麼?死亡意境?天哪!宇文天真乃神人也!」宋致遠一驚,失聲嘆道。

「不錯!這是死亡意境!」白少游點點頭,道:「真沒有想到,他不但領悟了殺戮意境和空間意境,還領悟了死亡意境,而且每一種都已經到達了巔峰!白某不得不佩服啊!」

「阿彌陀佛!宇文施主真是不可思議啊,怪不得他才虛靈三重天之境時,便已經有了與我等一戰之力,此等際遇,此等悟性,此等氣運,非我輩可以獲得!」小和尚的神色已經不是之前的安詳了,換之則是肅然。

他雖是佛門眾人,但並不是四大皆空,不然,他來此何為。

他是迦葉寺的天才,註定是這一屆天才中的佼佼者,王者爭雄之路,必不可少的一員,他慈悲為懷,那是針對凡人和好人,對於敵人和惡魔,他可不會手軟,若是碰到對手,他依舊會全力一戰,不懼生死,不厭血腥。

但是,忽然發現宇文天有如此層出不窮的手段,他心裡也不好受,一想到剛剛碰到的朋友不久之後將會成為對手,任誰心裡都有些許不適。

不過,眾人的沉思瞬間便被遠處戰鬥帶來的動靜打斷了。

陰寒生在境界上佔有絕對優勢,而宇文天則是同階無敵,戰力越級亦是強大無比,二人一時間勝負難分,戰鬥的餘波炸響在通天台上,殺戮之氣,死亡之氣瞬間形成了一個移動的死亡戰場。

近身戰不同於對攻,那是真真切切的肉搏,拳拳到肉。

也不知是何原因,按理說陰寒生屬於陰靈族的天才,在實戰方面應該毫不遜色於場上的眾人,可是,一旦宇文天靠近他的身體,他便瞬間處於被動狀態,更多的是狼狽躲閃。

如果將宇文天的戰鬥經驗設定為一等,那麼小和尚兀蚩極等人便是二等,陰寒生只能算是准二等。

這讓宇文天不禁懷疑起陰寒生的天才之名了。

「嘭!」

宇文天身形如同游魚一般,繞著陰寒生變換位置,出其不意一拳擊在對方的後背,直接將陰寒生轟飛了五丈之遠,而一個明顯的拳印則是留在了其背部,震得陰寒生吐出了一口黑血。

不過,陰靈族天生就有超強的恢復力,不過三息,那個凹陷復原了,他有恢復了之前的狀態,但嘴角的血跡依然還在。

他憤怒異常,但看到宇文天的那一雙拳頭,心裡卻是打起了鼓。

那簡直是一雙妖獸的爪子,不但有著難以匹敵的力量,而且堅硬如精鋼,即是背部復原了,但疼痛依舊,絲毫沒有減弱。

這一擊,兩人的距離再度拉開,這對陰寒生來說,是個絕佳的機會,如若把握不住,今天便極有可能命喪通天台。

五丈的距離,對宇文天這樣的武者來說,只是瞬息的位置變換,對陰寒生來說,也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說,出擊。

幽冥鬼爪手中翻飛,從左手換到右手,然後在換到左手,右手呈爪,對著宇文天轟擊出去。

「冥神之殤!」

猛衝過來的宇文天,速度極快,已無法調轉罡氣來抵抗這突然間出現的恐怖一擊,他直接借勢,右拳猛然轟出,恐怖的肉身力量噴薄而出,彷彿是一隻妖獸撞來。

只不過,陰寒生的這一招威力太強大了,宇文天的拳勁已是難以匹敵,兩者相撞之後,宇文天站在原地未動,宇文天則是被震飛了五丈之遠,不過卻沒有受傷,不過,看宇文天的右拳頭稍稍地活動了一下,便知道陰寒生那一招讓宇文天感覺到了強烈的疼痛感。

宇文天在倒飛的過程中,已經將身體的平衡調整過來了,不過陰寒生這次變得聰明了,他抓住了機會,身形急速掠向宇文天,同時左手幽冥鬼爪轟下,緊隨其後的是右掌。

「極陰無生·陰冥殺孽!」

兩招同時出手,威力幾乎是疊加的,一股暗黑的能量如同龍捲飛一般,對著宇文天席捲而出。

幸好宇文天戰鬥經驗豐富,周身紫金色的罡氣形成一道保護膜,一道龍吟之聲響起,他右拳揮出,罡氣化成一條紫金色的巨龍沖向了襲來的風暴。

這兩股能量的衝擊,勢均力敵,各有千秋,陰寒生重在氣勢,以浩大的能量將宇文天籠罩,而宇文天則是以精悍的力量在局部攻擊。

!! 兩股能量撞在一起,瞬間形成一股更為恐怖的能量漩渦,兩人同時被漩渦籠罩覆蓋,不見身影。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