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傳弟子身份尊貴,自然擁有着自己的庭院。這些庭院不僅華貴無雙,而且其內的天地靈氣比之紫陽宗尋常地方更是濃厚不知道多少倍。而這極爲磅礴的天地靈氣,也是內門弟子所享受不到的。

聞言,方辰搖了搖頭,說道:“不用這麼麻煩,只需要在北山給我尋一處可以居住的地方就可以了。當然,如果天地靈氣能夠濃郁一些,那就更好了。”

“北山……”洛青妍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說道:“可以。”

北山之下有這麼一個超越洞天境,疑似半隻腳已經跨入道尊境的強大蛟龍妖獸存在,而且這蛟龍還是自己母親所養的傢伙,可以說,只要方辰身在北山,紫陽宗內除了那紫陽老祖之外,便沒有一人可以傷害的了他。有着這麼一個安全的地方不用,那纔是真正的損失。

雖說有着真傳弟子的身份在,只要不犯什麼巨大的過失,即便是宗門內的長老都無權處置自己,需要對自己禮遇甚至是巴結,尋常弟子更是得戰戰兢兢。

但畢竟方辰清楚,自己如今的實力與真傳弟子這個身份還極爲不相符,暗中必然有很大一部分人對自己不怎麼待見。而且自己又得罪了不少人,他可不敢去賭別人敢不敢暗中對自己出手。畢竟扼殺危機於搖籃之中的想法,可以說是人之常情。

“入宗考覈你不用參加了,不過……”洛青妍話語聲一頓,那如同少女般俏麗的臉龐上忽然閃過一抹古怪的神色,“好好準備一下,然後參加三個月之後的七宗大會。”

“七宗大會?”方辰疑惑,不過看着洛青妍臉上的那抹古怪之色,本能的感覺到一絲不妙。而經過後者的一番解釋,即便是以方辰的心智,也是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嘴角。

七宗大會,是包括赤明宗,紫陽宗在內的七個宗門之間的一次會晤。當然,會晤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且也僅僅是七宗副宗主級別的人物商討的東西。而真正讓絕大多數人關心的,反倒是七宗大會之間舉行的七個宗門麾下弟子互相切磋的事情。

畢竟一個宗門的強盛與否,很多時候看看他們麾下的弟子實力就可以差不多可以看出一二了。而且宗門未來的前途發展如何,很大一部分也要靠這些年輕弟子。因此,雖然僅僅是切磋,但在七宗大會期間,各宗弟子之間明爭暗鬥,碰撞得極爲厲害。而能夠參加七宗大會的各宗弟子,修爲最弱的都有着化丹境,而且幾乎還都是化丹境巔峯的存在。然而如今的方辰,僅僅是隻有鍛體境的修爲。

三個月內達到化丹境!

一念及此,即便是以方辰的心智,都忍不住嘴角微微發苦。若說讓他三月內達到罡氣境巔峯,那絕對沒有什麼問題。可是化丹境……

方辰也不敢說自己有着十足的把握,而且他很清楚,如果自己真的以化丹境初期的修爲去參加那七宗大會,那麼可能到時候很難有什麼做爲。

他雖然可以越級而戰,但是能夠參加七宗大會的,都是各種弟子中在同一境界之中實力最爲靠前的一部分人,個個本身都是天才之輩,甚至其中說不定也有越級而戰的妖孽。到時候修爲相差那麼多,對於方辰而言是極爲吃虧的一件事情。

“哦,對了,你成爲真傳弟子的消息,恐怕要不了多久就會傳到那七個宗門之內,到時候……自求多福吧。”說着,洛青妍聳了聳肩,向着方辰露出一個你懂得的表情。 嘴角抽搐,方辰此刻的心情很悲傷。

要他在三月之內達到化丹境也就算了,拼一拼也還是有比較大的希望的。但眼下的情況,哪裏是化丹境初期的修爲可以應付的。

通過洛青妍的解釋,方辰知道,七宗分別爲赤明宗、金澄宗,厚土宗,丹靈宗,青霄宗,藍凌宗,以及最後的紫陽宗。

七宗原本爲一體,稱之爲七彩聖宗,只是之後因爲劇變而分裂成了七個不同的宗門。不過雖說分裂了,但七宗之間一直便存在着聯繫,除此之外,還有外人難以想象的激烈競爭。

此前方辰在山路盡頭遇到的那六人就是其餘六宗之人。從山路之中發生的事情,方辰也可以看出來,七宗之間的關係絕對稱不上好。尤其是紫陽宗與赤明宗之間,更是如同水火。

而且如今紫陽宗在七宗中的情況極爲微妙,再加上不久前剛發生了這種事情。可以想象,他們這些人一旦參加七宗大會,到時候恐怕明裏暗裏受到的挑戰絕對不會少。一旦實力不夠,只能遭辱,而方辰這個剛成爲紫陽宗真傳弟子,並且如今僅僅是鍛體境的修爲,三個月之後要是出現在那七宗大會上,更是極爲吸引眼球的。

吸引眼球,同樣是吸引仇恨,到時候方辰所要承受的壓力,恐怕還在所有前往的紫陽宗弟子之上。

真傳,不僅僅只是一個名頭,他還代表着一個宗門的希望。是宗門種子般的存在。雖說不知道紫陽老祖爲什麼要趕鴨子上架一般讓自己三月之後就參加七宗大會,但方辰知道自己輸不起,也不能輸,因爲自己是真傳弟子!

“拼命吧。”狠狠咬了咬牙,方辰露出一抹狠色。他不是那種坐以待斃之人。只是就在此時,他嘴角再次抽搐了一下,扭頭向着一旁的洛青妍問道:“難道有什麼不對的嗎?”

視線中,此時的洛青妍面色極爲怪異,那看向自己的目光之中,似乎在強忍着一抹笑意。

“你不會是就打算閉關三個月,然後期望以此來突破化丹境吧?”洛青妍問道,臉上的怪異之色更爲明顯。

“有什麼不對的嗎?”方辰疑惑。

用閉關的形式來突破修爲,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怎麼此時這洛青妍的話,聽起來就這麼怪異呢?

無奈的撇了撇嘴,洛青妍罕見的露出了一份少女心性,她衝方辰翻了個白眼,說道:“當然不對了,難不成你認爲自己就這樣能夠在三個月之內突破到化丹境,並且還不僅僅是堪堪踏入化丹境的那種?”

三個月的時間畢竟太短,這麼短的時間內,想要從鍛體境突破到化丹境,這根本就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即便是洛青妍也不相信方辰可以辦得到。既然辦不到,還要這麼做,那麼在洛青妍看來自然就是極爲怪異了。

“能不能辦到,還真不好說。”方辰心中暗暗道。兩世爲人,他的底蘊以及積累遠非尋常武者所可以想象的。閉關三個月突破到化丹境,這事情對於其他武者來說,即便是如同宋東來這等可以稱之爲天驕一般的存在而言,也根本沒有一絲可能。只是方辰不一樣,他完全有着成功的可能。

當然,這話也只能在心裏這麼想想,方辰並沒有說出口。因爲這一說出來,也太過驚世駭俗了。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擁有兩世的積累,而且還能得到一個涅槃境強者的一部分記憶這麼逆天的造化。

當然,之所以沒有說出口的另外一個原因便是……他從洛青妍的言語之中聽到了另外一種意思!

莫非……紫陽宗還有能夠讓自己三個月之內十拿九穩突破到化丹境的方法!

也是了,如果不是這樣,紫陽老祖又爲何趕鴨子上架一般讓自己去參加這個七宗大會。

一念及此,方辰頓時眼中精芒暴閃,看向洛青妍目光之中,更是多了一抹難言的熾熱。以他的積累以及底蘊,即便是沒有這種好機會,都極有可能突破至化丹境,而要是再加上外力相助,那麼……

“絕非僅僅是化丹境初期那麼簡單!”方辰拳頭一握,暗暗道。

方家與紫陽宗的危機,母親的蹤跡,一切都催促着他儘快擁有強大的實力。唯有自身強大,才能應付日後隨時有可能到來的強大危機。

就在此時,洛青妍正色的點了點頭,她深處一根如玉般的青蔥手指,向着腳下的北山點去,問道,“你知道,這下面是什麼嗎?”

“北山下面是什麼……”方辰喃喃自語。

如果說一日之前他或許還不知道這北山的特殊,但剛經過之前那驚天的北山異變之後,他又何嘗不知道這下面到底存在了一個怎麼樣的恐怖傢伙。

只是……

“僅僅是一隻半步道尊境的蛟龍獸嗎?”還沒有等方辰開口,一旁的洛青妍便再次開口說道。那話語聲中,帶着一抹罕見的追憶,“你可知道涅槃境的強者與道尊境武者之前,最大的差別在哪裏嗎?”

“涅槃境?”方辰目光一凝。他不知道洛青妍爲什麼突然提到這個。但還是皺眉認真的想了想,親身經歷過一遍涅槃境強者從生至死大部分記憶的他。對於這兩個神祕莫測的境界,所能知曉的,遠遠還在旁人之上。

“最大的差別。”他喃喃自語,面露沉思之色。

“元力的雄渾程度?實力的強弱?不對,這些都不是……”忽然,方辰雙目一亮,開口道:“域!涅槃境的強者可以獨自從虛空中開闢出一方天地出來!”

從無化有,從虛空中開闢一方天地,這正是涅槃境強者所獨有的手段。

看着洛青妍那帶着一抹追憶之色的俏臉上驀然浮現出的一抹詫異,方辰知道,自己猜對了。

難道,北山之下竟然還存在着這麼一片特殊的區域?

只是,紫陽宗之中可沒有涅槃境的強者啊,難道是……

一時間,種種念頭從方辰腦海中一閃而過。 這北山之下難道真的有一片涅槃境強者開闢出來的小天地?

只是紫陽宗之中可沒有涅槃境的蓋世強者,那壽元無多的紫陽老祖,也僅僅是道尊境的存在,距離涅槃境還有不短的距離。

方辰目光閃爍,面露驚疑之色,腦海中瞬間閃過不少念頭。

“北山之下,並無那特殊的小天地。”就在此時,洛青妍忽然開口說道。微微頓了頓,就在方辰面露疑惑之色的時候,她繼續說道:“雖然沒有那特殊的小天地,但北山之下,卻有通往曾經屬於七彩聖宗的那處小天地的通道。”

洛青妍語出驚人。

“七彩聖宗!”方辰眼中精芒一閃。

是了,如今的紫陽宗最強者僅僅是道尊境的存在,並無涅槃境的強者,但曾經七宗合一,身爲整片元靈大陸中都極爲強大的七彩聖宗,必然有着涅槃境的巔峯強者。而在這種情況之下,七彩聖宗擁有一處特殊的小天地用來鍛鍊麾下弟子,也是極爲正常的事情。

而如今,七彩聖宗雖說崩潰了,那涅槃境的強者說不定也早已身化灰灰,不過那處小天地卻依舊存在着。而北山下,竟然有着通往那處小天地的通道!

看着腳下的北山,方辰眼中的精芒更甚,他終於知道,洛青妍爲什麼有把握讓自己三個月內突破到化丹了。

涅槃境強者創造出來的小天地之所以珍貴,那是因爲在小天地之中,充斥着涅槃境強者所獨有的珍貴元力。在那等地方修煉一日完全抵得上在外界修煉一星期。除此之外,有些小天地之中還留有涅槃境強者的武道感悟碎片,甚至有些還會留下自己的傳承……


因此,可以說每一個小天地都是一筆極爲珍貴的寶藏,是一個宗門興盛的最大契機。而如今,北山之下便有着一條通往小天地的通道。那麼……

紫陽宗能夠前往那處小天地,其餘六宗呢?

方辰心中一動,瞬間想到了這點。也幾乎同時,洛青妍的話語聲再次響起:“此處小天地,是七彩聖宗之時創造的,如今七彩聖宗崩散,七宗各掌握着一條通往其內的通道。進入此地,也將意味着會與另外六宗弟子相觸碰。更爲重要的是……”

洛青妍頓了頓,目光向着腳下的地面望去,鳳目之中忽然有一抹凜厲的寒芒閃過:“小天地之中,不忌殺戮。在其中就算是發生了恩怨,乃至身死當場,七宗都不會追究。”

淡淡的話語聲在加上其中蘊含着的一抹冰寒之意,頓時間,有一股凜然煞氣自虛空中瀰漫開來,令方辰瞳孔微微一縮。

“此片小天地之中,最高能允許哪個層次的修爲?”方辰突然意識到最重要的一個問題。

從此前**天的一部分記憶之中,方辰得知,每一片小天地雖說都是涅槃境的強者所創造出來的。但是即便是同爲涅槃境的蓋世強者,其間實力的差距也是比較厲害的。至少涅槃境巔峯和涅槃境初期,就絕對不是一個層次的。而小天地之中最高能夠允許哪個層次的武者進入,也都是看創造者的實力如何,一般從鍛體境到元胎境不等。

若此處小天地最高能夠允許元胎境的武者進入,那麼進不進去,方辰就得好好考慮一下了。畢竟七宗的關係如何,他也大概都看出了一二,尤其是在小天地之中那不忌殺戮,事後不計其責的情況下,更是容易爆發血拼。

以他如今的修爲實力,還不宜正面面對元胎境的強者,一不小心就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之前白星辰輕描淡寫之間就幾乎將他逼到了絕路,那種感覺,他可不想再嘗試一遍了。

“化丹境。”就在方辰念頭叢生之時,洛青妍淡淡的開口說道。

這話語聲一落下,方辰眼中頓時精芒一閃。


元胎境的武者,此時的他根本就不是對手,碰到其中強大點的,甚至連跑都跑不了。但是化丹境不同,在這一層次中,方辰即便打不過,想要保命還是極爲輕鬆的。甚至其中一些尋常的化丹境武者,還不一定是方辰的對手。而一旦等他騰出時間來進行一次突破,那麼……

就在方辰思考的同時,洛青妍忽然擡起腳,旋即輕飄飄的一腳落下。

轟隆!

整座北山忽然劇烈的顫抖了一下。旋即,距離方辰和洛青妍不遠處的地面上,忽然出現了一道巨大的裂縫。這裂縫貫穿了整座北山,如同一道望不到邊的猙獰巨口,有淡淡的黑氣從地底下緩緩瀰漫出來。

在其出現的剎那,伴隨着淡淡的黑氣,轟轟之聲驚天迴旋,一艘通體漆黑的古船從中駛了出來。

此船並不大,看起來約莫只有三四丈左右,乍一看除去周身瀰漫着的黑霧令其憑空多出了一抹陰森之外,看起來倒與尋常之船也沒有多大區別。

然而隨着此船不斷從裂縫中駛出,一股遠超洞天境,甚至比道尊境強者還要恐怖的氣息漸漸瀰漫開來。

“涅槃境之寶!”方辰目光微凝,緊緊的看着這初看時貌不起眼的漆黑色古船。感受着如今其中散發出來的氣息,他很清楚,這漆黑色古船,絕對是與自己的幽冥邪眸同樣的存在,是涅槃境強者親自煉製成的寶物。

紫陽宗內,剛剛纔散去的衆人,此時感受着北山中再次傳來的驚天之聲,目光閃爍間,有一道道神識破空而來。

看着北山中那不斷擴散的猙獰裂縫以及從裂縫中駛出的漆黑色古船,無數的武者,全部心神震動,其中一些老資格的弟子,神色慢慢變化,似想到了什麼,目中露出無法置信。

最終, 男神出沒請小心

看到這一幕的紫陽宗弟子,一個個都呼吸緊促,呆呆的看着這一切。

“七彩聖界開。此界七宗相通,其內不忌殺戮,機遇造化,有緣者,有實力者得之。此界每次開啓,耗費宗門底蘊,且數量有限,今日開啓,修爲不到元胎境者都有機會前來一試。”

淡淡的話語聲,從洛青妍口中緩緩傳出,迴盪紫陽宗時,整個紫陽宗內,無數弟子瞬間一片死寂。

但很快,就爆發出了驚天動地的嗡鳴譁然。

“七彩聖界……七彩聖界竟然開了……”

“涅槃境強者所創造的小世界……驚天造化……”

“不忌殺戮……造化險中求……”

陣陣譁然聲四起時,北山上,洛青妍素手輕揚,一股柔勁直接包裹着方辰向着那漆黑色古船推去。

“還不登船。”淡淡的話語聲在他耳邊響起。 咻咻咻!……

驚天動地的嗡鳴譁然聲之後,紫陽宗內各處地方,一道道身影頓時騰空而起,宛若箭矢一般向着北山攢射而去。密密麻麻的身影,一時間幾若遮蔽了半空,如同蝗蟲般蜂擁而去。

然而在這過程中,紫陽宗內,有些身影卻只是靜靜的看着,面露可惜之色。

“七彩聖界,沒想到,這一次竟然會有如此造化,可惜……”清蓮師姐輕聲自語。

七彩聖界只能允許元胎境之下的武者進入,因此,這次的造化,對於他們這些已經達到元胎境的內門弟子來說只有乾瞪眼的份,根本難以參與。

“七彩聖界,不忌殺戮,出來之後宗門不予任何追究,生死、造化,各憑手段。”北山外,一面色陰厲的青年喃喃自語。而此人,正是宋南飛。

凜厲的目光向着方辰所在的方向一掃而過,宋南飛臉上閃過一抹獰色,他拳頭一握,一道唯有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自口中緩緩傳盪開來:“本以爲以後只能躲着那傢伙了,沒想到這次竟然還有這等機會。而且若是獲得其中的一二造化,當受用無窮!”

“方辰!”宋南飛身旁不遠處,原本一臉呆滯之色的宋東來陰冷的咆哮,其身上那詭異的冰寒之氣更爲濃郁。一雙閃爍着猩紅之色的雙眼一掃北山上那瀰漫着黑氣的方向,雙腳重重一踏地面,整個人也如同流星趕月一般急速掠去。

這是他最後的機會!

柔勁包裹之下,方辰不用動,自身便不斷向着那古船飄去。

看着北山外狂掠而來的衆人,以及不遠處目光直直的落在自己身上的洛青妍,他點了點頭,眼中閃過一抹精芒。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