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雅妮的表情,羅天憨然一笑,那燦爛的笑臉讓雅妮剛要還沒發飆。卻聽一聲讓雅妮徹底奔潰的勸告:「我說你怎憤怒特殊服務,原來是大姨媽來了。」

很很拍拍自己挺拔的山峰,胸口勃然跳動的心還沒有停,心臟把雙峰帶動的讓羅天有些衝動,輕抬薄唇:「妖精。」

聽了羅天的評獎,雅妮故意挺起胸,那聳立的雙峰是勾引,也是讓她驕傲的資本,這資本不是一般女人擁有,也不是女性都敢用來勾引。

「說出你知道吧!」

雅妮被羅天一嚇,心中的話也忘記說了,想想剛剛的自己的險境,雅妮「哼」了一聲,嗲了一眼,「為什麼要告訴你,你就是這樣回報我的嗎?」

「回報?」

羅天把斗笠拿掉,眼中的精光閃過,上前一步,緊緊雅妮那嬌艷的身體,狠狠一用力,抱在胸懷,感覺那聳立雙峰帶來的彈性,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輕抬薄唇,「回報,滿意了嗎?」

雅妮沒想到眼前的少年拿下斗笠的那一刻,竟然敢如此大膽的行徑,吃自己的豆腐,還做出吃虧的摸樣,「滿意了嗎?」自己怎回答!

「誰稀罕你的擁抱!」

雅妮嗲了羅天一眼,自己還是第一次被男人抱,雖然對方比自己小,可對方也是男人,還是一個小男人,被一個小男人粗魯的吃豆腐,想著臉一紅。

看著羞澀的雅妮,羅天露出笑臉,嘴角上揚,一臉淡然的說道:「大姨媽,你現在可以把消息告訴我了吧!我回報可是很有誠心得。」

聽著羅天的話,雅妮臉有羞澀,深深的呼吸一下,臉上露出了勾魂的笑容,想想自己被一個少年玩的團團轉,心中有說不出的憋屈。

「小東西,不學好,誰教你回報要擁抱了。喊阿姨,不準喊大姨媽。」雅妮說完,再次平息了一下狂跳的心臟,優雅的說道:「銀狼今天要離開魔焰城,去搬救兵。」

「般救兵。」

羅天眼中露出一絲恨色,銀狼必須死,不論是為了羅家還是為了羅嵐,他的存在就是一個定時炸彈,自己很快就離開了羅家,不為羅家,也要為羅嵐。

「謝謝,雅妮大姨媽。」

羅天說完,認真的看了雅妮一眼,摸摸自己的鼻子,認真的說道:「都說胸大無腦,我看這話要修改一下。」

雅妮「嗲」了一眼羅天,含笑的說道:「妖精一般身體好,腦子也聰明,只是你沒有發現罷了,怎樣,需要大姨媽。」感覺說錯話的雅妮呸了一聲,改口道:「需要我的助你嗎?」

「有這個消息就足夠了,自己的事一定要自己去做。」羅天說完,臉上露出決然,很顯然,他打算單獨行動。

「你別忘記了,銀狼可是中級武師,你確定他們設的不是一個圈套。阿姨這可是有兩個武靈借你一用,只要你告訴靈符陣的做法,你看可好。」雅妮並不笨蛋,相比其他人,他不但聰明,還會分析。

「大姨媽,我跟喜歡你直接的表達。」

羅天淡然一笑,銀狼那是圈套,自己何嘗不知道,到底是套誰,經歷了才知道。羅天摸摸自己的鼻子好心提醒道:「胸大有腦的女人,一般沒有男人要!」

雅妮哈哈一笑,紅唇輕抬:「平庸男人的眼光不能代表所有。」

羅天看著眼前勾魂的眼神,摸摸自己的鼻樑,輕抬薄唇:「我廢柴,所以眼光不好,謝謝你的招待,夠軟。」

看著斗笠再次戴上,恢復了冰冷,雅妮先是一愣,然後嘴角露出不滿,紅唇吐香:「羅天,你可以考慮考慮我的建議,兩個武靈的戰力可不低,你一個人去,無疑使送死。」

雅妮說的是實話,可羅天卻不以為然,「男子漢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雅妮阿姨,你務必幫我保守身份。不然,惠爾特並不能保護你的安全險。」

**裸的威脅,沒有一點婉轉的語言,雅妮狠狠得跺了跺腳,看著遠離的身影,罵道:「小混蛋。」雅妮罵完,摸摸自己胸前,臉色羞紅,「真的很軟。」 「人海如潮。」

「生意興隆,人氣旺盛。」

看著羅家管轄的天市再次恢復了往日的熱鬧,甚至更好。羅天偷偷一笑。

空前繁盛的場面讓羅嵐的容顏時刻帶上含笑,心情也變得舒暢和寬闊,想起了羅天的晉級,羅嵐把事務交給貝勒大師等人,自己轉身朝著羅天的庭院行去。

幽幽庭院,烈陽撒光。

看著那蔚藍的天,羅天嘴角微微上揚,哪裡才是自己要去的地方。,路很長,去仙界,總需要超凡的力量,回到自己的故鄉,斬破虛空的實力,貌似更加漫長。

一聲鳥鳴,小七出現在羅天的頭上,飄落在肩膀。嘴裡叼著一個花形草,爪子上還抓這著一個圓形摸樣的納物戒指,不用問,那裡面都是羅天所需。

「小七,你回來了。」

羅天摸摸小七的羽毛,嘴角露出得意的笑,看著化形草,羅天臉上露出暢快得微笑,拿在手中,把玩了一下,輕抬薄唇:「小七,等我把他們煉化,給你吃了它,你就可以和我一樣了,你放心,我一定把你變成一個美女。」

小七白了一眼,聽到美女,嘶鳴一聲,高興的點點頭,表達她對羅天的感謝之情,帶小七回到浮黎宮中,嘴角露出笑容,在過幾天,就的和羅家說再見了吧!

是要找姑姑說一聲了,羅天再次出現在庭院,感慨飛逝的時間,「時間如梭,歲月如歌,朝夕之間,兩個月流過。」

羅嵐推門進來,引來羅天的側目微笑。正在修鍊的小女奴妮妮由於閉眼修鍊的關係,沒有起身迎接羅嵐,讓羅嵐感覺不滿。


奴隸地位本就低慘,女奴更是低賤,向妮妮這種見了主人不跪的傢伙,不是會本打殘,就是會被送到教管地洗腦。

看著羅天做的禁言手勢,她不滿的翻了一個白眼,一臉不高興的抬起紅唇,幽怨的問道:「她在做什麼?」

「修鍊。」羅天說完,親自給羅嵐倒茶放在桌岸。

「修鍊。」羅嵐差異。


一個奴隸不好好的照顧好自己的主子,修鍊什麼武技。憤怒的羅嵐剛要起身,卻被羅天阻攔下來,不給羅嵐去打擾修鍊中妮妮。

「姑姑別生氣,她能在我被攻擊的時候,明知道自己戰力不技,還用身體幫我當拳,可見她忠誠不二。一個忠誠的人,值得我去培養。」羅天說完,摸摸自己的鼻子,眼中充滿依然的堅定。

羅嵐「嗲」了羅天一眼,嘴吐香蘭:「她是你的私有財產,你想要怎樣就怎樣,要是你需要,你的注意安全,畢竟他只是奴隸,上不了大戶人家的檯面。」

羅嵐說完,眼中露出寵愛的目光,溺愛的眼神讓羅天頭皮鬆然,這感覺好似掉在軟綿綿的沙灘上,卻渾身痒痒。

囧破的羅天摸摸自己的鼻樑,羞澀的說道:「姑姑,你說這事還早了點。我還小……」。

」姑姑,你別老用這種眼神看著我,俺會不好意思的。」看著羞澀紅臉的羅天,羅嵐的翻了一眼,略帶幽怨的表述到:「向你這樣大的孩子,都有媳婦,小什麼?」

羅天實在忍受不住羅嵐「溺愛」,做了一個害羞摸樣的姿勢,憨傻的臉旁,帶著痴獃的眼神,做出小女兒家求饒的摸樣,逗的羅嵐哈哈大笑,眼淚下淌。

送走了羅嵐,還沒關門,卻看到一個小腦袋伸了進來,水靈靈的大眼睛,胖嘟嘟的小臉蛋。捏出水的柔內,側目觀看了一下庭院。

腳輕輕踏進門,卻聽到一個嘶啞的聲音在耳邊悄悄問道:「你打算進來偷什麼?」

「噓……噓……」

「安靜,別讓羅天哥哥聽到了。」小女孩眼睛一轉,抬頭一看,身子猛然站立,當看到那張讓自己喜歡的臉,露出可愛的容顏,一臉空靈:「羅天哥哥,你…」

「我?」

羅天摸摸自己的鼻子,嘿嘿一笑,「小妮子,你手裡拿的是什麼?」

「俺才不小那?」 一寵到底:總裁大人超給力 ,故意挺直腰身,表示出自己的抗議。

「手裡?」

想到自己來的目的,夢露小臉一紅:「羅天哥哥,這是靈符,聽傭兵們說你能提升你的身體,正好家族有賣,我就給你買了幾張。說完,拿出一疊,在手中搖晃一下。」

夢露手中這一疊,少數也有二十張。看著如此之多,羅天額頭出現一道深溝,差點沒暈眩。

暈眩,真發生的吳家大院。吳壇狠狠摔碎桌岸上的水杯,氣氛的罵道:」惠爾特,為什麼要用自己的影響力幫助羅家,羅家到底用什麼打動了惠爾特,他們不是保持中立嗎?為什麼?」

吳壇咬牙切齒,嘴角咬出血來,眼中的怒火在無盡的點燃,陪了女兒又折女婿,利益還沒有賺回來,就死了,死就死了,可惜吳家的那把寶劍,也沒有了。

越想越生氣,越想越惱火。

鐵青的臉,心頭有噴發憤慨的怒火在燃,暴跳的他還沒有壓下怒火,卻聽到一個心腹進來,「家主,羅天不但出售靈符陣,現在公然向吳家發起挑戰,並且採取了響應的報復。」

「挑戰。報復。」

吳壇嗤之以鼻,就算吳家沒有靈符,前一陣的所得,也夠用了,羅家有一個武靈貝勒,有什麼資格向我們吳家發起挑戰,想到這裡,吳壇臉上露出凶光。

「挑戰,正好送上一個合適的理由,把羅家滅了。」吳壇說完,手中的水壺也被砸碎。

「家主,據可靠消息,被家主打傷的羅家大長老羅璇身體康健,戰力提升並高於從前。城主府對羅家也不再冷淡。」作為吳壇的心腹,他比較明白,現在不是隱瞞的時間。

「戰力提升,混蛋。城主府,去死。」

吳壇心頭一陣怒火,一定惠而特的古月。想到惠爾特,吳壇嘴角露出殘忍的自嘲,本以為進住城主府,沒想到上了羅家人的圈套,真是可恨之極。

「少爺,你做什麼?」幾個護衛攔住了怒火焚燒了吳瓊,卻被他沖了進來,眼中發紅的怒火看著吳壇,

「慌慌張張,成何體統。」

吳壇話剛落音,就看到吳瓊深處十指,指著吳壇,一臉怒火,憤恨的問道:「你到底對妹妹做了什麼?她瘋了,你知道不知道?」

「妙兒瘋了。」

吳壇說完,想在瘋子發瘋頭的「瘋」言「瘋」語。一定說了自己對她的禽獸行為,要真是那樣,一旦傳進魔焰城的原著居民中,自己不也變成了笑柄中的禽獸了嗎?

想到此處,氣血攻心,眼一翻,暈眩。

同意了夢落第二天去天市看看,才哄走眼前的小女仙,安靜下來,才發現自己找羅嵐要說的事沒有說。一拍腦袋,又想起來,自己欠惠爾特兩個靈符陣還沒做好。

混沌鴻蒙,閃。

浮黎宮的羅天,明顯在趕時間,手中旋轉的桃木板,認真的刻畫符靈陣,惠爾特如此幫自己羅嵐,人情總的要歸還,刻畫的羅天,感覺身邊有混沌鴻蒙猛然聚集,心分散,手也受到牽連,手一抖,一個帶好的靈符陣,毀滅。

「小七,賠…」

抬起頭,要小七賠錢的羅天張大嘴,話沒有說完,生生咽了回去,一個身披七彩羽衣的女子出現在羅天眼前,那容顏,逆天。


紅唇薄如紙,面如桃花顏,鼻子挺拔,眼睛緊閉,卻抵擋不住那煥發的靈動和嬌艷,全身玲瓏有致,那窈窕的身段,坐著看也養眼,要不是羅天定力好,估計就要上去按到地上了。

「小七?」

羅天疑惑的喊了一聲,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畢竟,小七幻化成的女子太過迷人,美腿的誘惑,豐胸的勾引,淡雅的素質,慵懶的姿態,華貴夾雜著懶散,優美的靦腆,活活是個小蘿莉。

聽到羅天的叫喊,女子慢慢睜開眼,靈巧的說道:「老大!」

羅天嘆息一聲,「知道我家的小七如此美,知道就不做你老大了,近水樓台先得月,男歡女愛…。」

羅天想到這裡,眼一翻,嘀咕道:「可惜是只鳥!」

「壞人…。。」小七靈巧的小嘴吐出人言,白了羅天一眼。手中拖著一團火焰。

「嘿…嘿…」

羅天嘿嘿一笑,十指深處,彎成九字狀,輕輕劃過自己的鼻樑,走了過去,摸摸那嬌艷女子的頭,說道:「小七,有些漂亮。」

聽著羅天真心的話,小七白了羅天一眼,露出了一口潔白的小牙齒,那樣子好似受到了多大的委屈一樣。

「小七,你有話給我說嗎?」

心有靈動,感覺小七的心有一絲勃然的顫動。

小七靈動眼神轉了一圈,轉身看著羅天,一臉尷尬,靈巧的小嘴輕靈的波動,「老大,我餓了。」

「餓了。」

羅天一聽身子向後擊退,握住自己的手指,小七現在要喝血,那是要用碗來計算了吧!不會要自己要血養吧!

看著羅天後退,小七露出可憐的臉,眼中的淚水在打轉,這摸樣好像是沒有孩子的娘的一樣,要多可憐就有多可憐。

「小七,你可以吃食物嗎?」對於羅天來說,讓小七吃食物總比喝自己的血划算。

「嗯嗯。」

小七點點頭,表示自己的可以吃食物了,畢竟,現在的她已經不再是飛禽,而是一個人,一個活生生的生命。

聽到小氣的話,羅天摸摸鼻子,沉靜的說道:「那我帶你出去吃飯吧。」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