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司機興奮的樣子,鄭宇白也跟着放鬆下來。方宏進就在前面,要是追到他的話,少不了一場惡鬥。這種情況下,能保持放鬆的心情是很有益的。

“你認識成龍和李連杰嗎?他們也很厲害,你一定看過功夫之王吧。你說他們兩個誰更厲害一點?”黑人司機越說越來勁,竟然跟鄭宇白探討起來。

“唔,我也不知道。”鄭宇白撓撓頭,實在不知道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那你能打得過他們兩個嗎?”黑人司機好奇的問。

“呃……”鄭宇白張口結舌,尷尬的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我想你打不過他們,成龍很厲害,能一個打幾十個。李連杰會飛的,我看過他演的電影,飛來飛去好厲害的。”黑人司機一邊說着一邊狂按喇叭,將前面一輛慢吞吞的老爺車擠到一邊,風馳電掣的衝過去。

“我……的確打不過他們。”鄭宇白唯恐司機又問出什麼古怪的問題,趕忙給出一個答案來。

“能告訴我前面那輛車裏是什麼人嗎?”黑人司機詭祕的問道,隨即又加上一句,“如果你不願意說的話,沒關係。”

“前面那輛車裏是個壞人,我要追上他。”鄭宇白心情越來越愉快,跟黑人司機開起玩笑來。

“真的嗎。他是偷了五角大樓的機密資料,還是帶着一箱子鈾235?”黑人司機大概是電影看的太多了。

“嗯,他是妄圖製造戰爭的壞蛋……”鄭宇白說出一句自己都覺得寒的臺詞來。

“太好了,我幫助你追上他,也算是維護世界和平了吧。你知道嗎,小時候我最喜歡蜘蛛俠,後來我覺得還是超人比較帥。不過他們有超能力,如果選擇的話,我更喜歡做蝙蝠俠……”黑人司機開始滔滔不絕的說起他的超級英雄情節來。鄭宇白一邊聽着,額頭上開始冒汗了。

就在黑人司機的滔滔不絕之中,車子已經開到了極限的一百八十公里每小時。前方方宏進的車子也在加速,可明顯不如他們的車快。幾分鐘之後,兩車已經一前一後首尾相連了。

前面的車顯然發現了這個追蹤者,不住的晃動着,在車流之間橫衝直撞,希望甩脫追兵。可黑人司機看起來貌不驚人,卻是個駕駛高手,計程車在他的操縱下靈活的好像一條泥鰍。只要有縫隙,他就能鑽進去。任前面的車如何亂躥,也擺脫不了黑人司機的追擊。

“你的技術很好啊。”鄭宇白雖然車技也相當的高明,可見到黑人司機露出的這一手功夫,也不禁讚歎道。

“那是當然,當年我可是紐約五十四街的飛車王。”黑人司機得意洋洋的道,“那時候說起飛車王傑克來,沒人不知沒人不曉。”

鄭宇白已經有點習慣黑人司機說話的方式了,只是笑道:“傑克,幫我再加速一點,跟前面的車平行。”

“好!”傑克應了一聲,腳下猛轟油門,車子從一個很狹窄的空當猛的**去,和方宏進的車呈了平行之勢。

“你打算怎麼做?”傑克興奮的道,他側着頭盯住旁邊平行的車,卻沒見到有什麼三頭六臂的大魔王,只見一個滿臉苦瓜相的同行,而副駕駛座位上的男子遮遮擋擋,看不清楚面孔。

“很簡單,保持着速度,他快你就快,他慢你就慢,儘量讓兩輛車保持着平行。飛車王傑克,你能做到嗎?”鄭宇白解開安全帶,微笑着問傑克。

聽到鄭宇白說起他的綽號來,傑克沒來由的從心底涌起一陣的激動。自從當上這個見鬼的計程車司機,駕駛就再也不是一種激情和興趣,而是沉甸甸的工作了。每天工作之後回到家裏,他都覺得生活沒有任何的意義。

可那一成不變的枯燥生活,在這一刻變得不重要了。傑克興奮的點點頭:“放心吧,飛車王傑克從來不會讓人失望。”

“很好,多謝你了。”鄭宇白說着,一張手將身邊的車窗搖了下來。

車子在高速的奔馳着,超過一百八十公里每小時的速度,使得窗戶一打開,就有大量猛烈的風灌進車子裏。

“你打算怎麼……”傑克還以爲會看到鄭宇白掏出手槍來砰砰砰的射擊,可鄭宇白那很是高大的身軀卻在傑克面前忽然小了一圈。

鄭宇白使用了縮骨術,他先把頭和上半身探出車窗外,手掌反手使了個粘字訣貼在車頂上,然後手臂用力,將身體慢慢的都提出車窗外。

“我的天啊,這也是功夫嗎?這好像是哈利波特里的魔法!”傑克興奮的打起口哨來。

鄭宇白已經聽不到傑克的叫喊了,呼嘯的疾風從他耳邊掠過,讓他聽不到任何的聲響。

方宏進那輛車的司機已經嚇傻了。發現被跟蹤之後,方宏進用了跟鄭宇白一樣的方法來恐嚇司機。這個司機可沒有傑克那樣輝煌的歷史,他使出渾身解數也沒辦法擺脫追蹤。

本來已經夠倒黴的,現在那輛跟蹤的車又湊了上來,還有個不要命的人在超高速的行駛中用匪夷所思的方式爬出來。這簡直要比電視裏爬出來的女鬼更讓他恐懼。

方宏進也傻眼了,他可沒想到鄭宇白這麼的拼命。可他難道打算跳到這邊來嗎? “呼哈,太帥了!”傑克大聲叫喊起來,“我知道了,你一定是蜘蛛俠。”

鄭宇白已經完全登上了車頂,他努力的在高速行駛的車子上保持着平衡。他的內勁從丹田中源源不斷的涌出來,通過身體內的經脈輸送到腳底。

五隻腳趾最大程度的張開着,內勁從腳趾發出,產生一種粘勁,讓鄭宇白可以粘在車頂,而不會被吹落下去。

“快,加快速度!”方宏進看到鄭宇白的模樣,就知道他一定是打算跳過來。雖然他不認爲鄭宇白真的能做到,可一直以來被鄭宇白壓制着,他已經沒有任何信心和鄭宇白對抗。此刻他只想着讓司機儘快的擺脫掉鄭宇白的車子,逃的遠遠的。

“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而已,不是舒馬赫……”司機無奈的道,他已經意識到發生在身邊的事情匪夷所思的超過了正常的範疇,一張苦瓜臉拉的更長了。

“我叫你開就開,別廢話,否則我弄死你!”方宏進大罵道,他沒辦法對付鄭宇白,只能把氣都撒在司機身上。


“你要弄死就弄死吧。”司機也來了脾氣,反正現在車子已經在高速行駛了,如果方宏進真的把他弄死,那就意味着車毀人亡,大家一起玩完。

方宏進又不是笨蛋,怎麼會瘋到和司機同歸於盡,他也知道惹惱了對方的話,只要一轉動方向盤,用不着鄭宇白跳過來他就會完蛋。眼看司機也怒了,他忙道:“只要你甩掉他們,我給你十萬塊。”

司機斜了他一眼道:“別說十萬塊,你給我一百萬我也沒辦法。現在已經是這輛老福特車最高的時速了。”

司機說的沒錯,這輛福特牌汽車已經聲嘶力竭了,別說甩開對方,就連是否能保持着這個速度都成問題。

“那要怎麼辦!”方宏進抓狂了,他看到鄭宇白正在躍躍欲試,而手中有沒有槍之類的武器,難道就任由他跳過來嗎。

那邊方宏進幾乎要瘋掉,這邊鄭宇白鄭宇白冷靜的計算着兩車之間的間距和風速,好確定跳躍所採用的力量。

高速公路上已經聚集了無數的汽車,大多數都飆出高速來跟蹤着這兩輛瘋狂計程車。很多人都在手機和DV機拍攝着鄭宇白的英姿。

“天啊,這一定是超人。”有漫畫迷叫嚷起來。

“我要傳到You Tube上去,他們一定大開眼界。”說這種話的是網絡視頻狂人。

“難道在拍駭客帝國第四集嗎?我怎麼沒看到攝像機。”這是電影迷第一個反應。

鄭宇白並沒有在意圍觀者,他測算了片刻,終於確定了距離,便慢慢的彎曲雙腿,打算跳過去。

正在這時,方宏進的車子猛地往邊上一偏,想要擺脫掉。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更多精彩內容等着你!”

傑克可不是吃素的,他立刻駕駛車子貼了過去,飛車王的稱號果然不是吹牛得來的,這一下顯露他的高超車技來。

“幹得好。”鄭宇白心中暗暗讚許,抓緊兩車距離縮短的機會,猛地一躍而起,人若一隻大鳥,從天而降,“砰”的穩穩落在方宏進的車頂上。

“哇!帥呆了!”傑克揮舞起拳頭,興奮的叫嚷起來。

與此同時,觀看到這一幕的無數司機和乘客也都歡呼起來,雖然不知道這個飛身跳車的傢伙是誰,可他們都狠狠的過了一把癮。

“我的天啊!”頭頂上一聲巨響,不用想也知道那人真的跳上來了,司機嚇的魂不附體。

“踩剎車,把他甩下去。”方宏進大叫道。

司機也顧不得許多了,猛地一腳剎車踩下去,車子從極高的速度猛然減速,輪胎和地面劇烈的摩擦,一股濃烈的橡膠燒焦的味道散發出來。

在車頂的鄭宇白只覺得一股巨大的力量要將他掀翻出去,急速剎車帶來的強大慣性可不是人力能夠抗衡的,好在鄭宇白事先已經有了準備。

跳到車頂的時候,鄭宇白整個人都伏了下來,雙掌的掌心緊緊的貼住車頂。他早就料到方宏進會用急剎車這一招來對付他,雙掌早就暗藏內勁。

暗柔的內勁源源不斷的從掌心吐出,將他粘在車頂之上。當車子急遽減速的時候,慣性激盪起來,將鄭宇白的身體猛地掄了出去。

鄭宇白的手掌牢牢的粘在車頂,身子一盪出去,就以手掌爲圓心旋轉起來,在旋轉之中,慣性的力量都被化解掉。

鄭宇白不但巧妙的化解了慣性帶來的衝擊力,他粘在車頂的手掌也暗暗運力,俺車頂頓時發出“喀喇”的聲響。

鋼鐵製造,非常牢固的車頂,竟然被鄭宇白趁這一蕩之力硬給撕裂開來。車子停了下來,車頂也掀開來,鄭宇白穩住身子,猛地一拳照副駕駛的位置砸下去,“砰”的一聲巨響,將車頂砸出一個大坑來。

副駕駛位置上的方宏進被急剎車的慣性帶着往前衝,如果不是把安全帶系的緊緊的,只怕已經貼在風擋玻璃上了。

還沒等方宏進從急剎車帶來的暈眩之中清醒過來,他腦袋後面“砰”的一聲,一大塊車頂凹陷了下來。 無限之諸天輪回

趁着這個變故,司機一把打開車門,連滾帶爬的跑了下去,溜到高速公路的邊上,撒腿遠遠跑開來。

高速公路上亂成一團,前後的車輛都停了下來,大家紛紛下車遙遙的望過來,爭先恐後的要目睹這傳奇的一幕。

方宏進一把將安全帶扯開,剛要出門,頭頂又是一聲悶響,一塊凹陷下來的車頂差點刺進他的太陽穴。方宏進嚇的一貓腰,緊緊貼在座位上不敢動了。

車頂在鄭宇白的拳頭之下顯得有點弱不禁風,乒乒乓乓一陣亂響,車頂幾乎要被鄭宇白給砸漏了。

直到整輛車的車頂都被砸的癟下來,好像被從天而降的隕石砸過一樣,軟塌塌的趴在路上,一動都動不得了。

鄭宇白髮泄了一通,這才從車頂跳下來,一把將已經扭曲的車門拉開。

方宏進掙扎着從車裏爬了出來,他仰起頭來望着鄭宇白,一臉可憐的道:“不要殺我。”

鄭宇白鬧出這麼大的動靜來就是爲了殺他,此刻怎麼還可能罷手。他上前一步,揮拳就要打下去,可就在這個時候,耳旁一聲槍響。

“不要動,否則我開槍了。”

鄭宇白緩緩的轉過頭去,就見不遠處一個便裝黑人女子持着一把手槍,另一隻手上持着一個證件。

“我是FBI探員傑西卡,我命令你把雙手抱在頭上,趴在那輛車上。”女子厲聲道,她雖然很嚴厲,可一頭俐落的短髮,加上曼妙健美的身材,倒是很有女人味。

鄭宇白猶豫了一下,雙方大概有十幾步的距離,對方若是開槍的話,首先不見得會命中,其次他也可以用暗柔內勁將子彈接下來。不過他馬上要執行刺殺骷髏會大佬們的任務,如果和FBI發生爭執,有可能會對接下來的計劃產生重大的影響。

就是這麼一猶豫,讓方宏進找到了機會,他兩手用力一扒,身體從車裏鑽了出來,然後就地一滾,踉踉蹌蹌的狂奔出去。

鄭宇白眉頭一皺,邁步要追,身後卻響起傑西卡的大叫:“停住!”

眼看方宏進已經跑出十幾米,鄭宇白絕不肯讓他逃掉,便不顧背後的威脅,大步追過去。

“砰!”槍聲響起來,一顆子彈從鄭宇白的耳邊擦過。

“我說站住!”傑西卡叫道。

鄭宇白停住了腳步,這樣背對着傑西卡,沒有對子彈的提前預判,身體的內勁防禦只能發揮出百分之五十。若真是被打中要害的話,也夠鄭宇白喝一壺的。

wωw •тt kan •c o

何況看目前的情況,這個傑西卡的槍法居然還不錯,方纔那顆子彈要是打中耳朵,那上面可沒有暗柔的內勁,只怕鄭宇白就變成個殘疾人了。

“轉過身來,把手放在頭上,這是我最後一遍警告你。”傑西卡的聲音裏全是憤怒。

鄭宇白按照她的話緩緩把身體轉過來,手老老實實的放在頭頂上。他知道如果不把面前的女FBI搞定的話,是沒可能去追方宏進的。

傑西卡慢慢靠近, 執子之手,將子悠走

“轉過去。”看到鄭宇白一臉輕鬆的表情,傑西卡很是不滿,她厲聲說道。

鄭宇白乖乖的轉過身去,兩隻手背在身後。傑西卡打開手銬,走過去就要將鄭宇白銬起來。

就在傑西卡的手銬要銬在鄭宇白手上的一瞬間,鄭宇白的手腕一抖,手指彈在傑西卡手腕的脈門上。那裏是人體的一個重要部位,是手掌和手臂的關聯處。鄭宇白的內勁從手指透出去,鑽進傑西卡的脈門之中。

傑西卡只覺得手腕一酸,好像有股電流鑽進身體裏似的。她再也把持不住手銬,身體一個激靈,手銬落地。

就在傑西卡被內勁透進身體的瞬間,鄭宇白也轉身了。如同鐵鉗一般的手掌飛快的探出,一隻正好抓住傑西卡握槍那隻手的手腕,輕輕一掰就將手槍卸下來。另外一隻手則閃電般的在傑西卡的腰上一按,傑西卡口中輕呼一聲,整個人失去平衡,倒進鄭宇白的懷中。

*********************

跟大家說句抱歉吧,因爲新書的存稿字數不夠,所以天驕只能放慢一點更新的速度,每天3K一直髮完,還請大家諒解。

豬實在不想拖,可最近的狀態真的不好,怎麼都憋不出字來,心情也不佳,所以還請大家能諒解。

豬所能做的,也就是努力的碼好新書,雖然慢些,卻希望能讓大家喜歡,還請大家繼續支持我。 “你!”傑西卡驚道,身爲FBI中的佼佼者,她不但是三次射擊比賽的冠軍,更是一個非常厲害的柔道黑帶高手,人稱FBI之花。可眼下只是一瞬間就全身痠麻被人給制住,讓她的自尊心大受打擊。

“對不起,只能暫時委屈你了。”鄭宇白手指閃電般的在傑西卡身上點了幾下。內勁透體而入,刺進傑西卡的穴道之中。

鄭宇白松開手,傑西卡軟綿綿的癱軟下來,鄭宇白彎腰拾起手銬,順手將傑西卡的手腕扣住,又把另外一頭扣在高速公路路邊的欄杆上。

“你會爲你所做的一切後悔的,這是很嚴重的罪行。”傑西卡只覺得渾身痠軟使不上勁,可她依然不服軟的恐嚇道。

“我顧不得那麼多了。”鄭宇白笑了笑,將傑西卡的手槍塞進懷中。不過當他回頭望去,方宏進早就不知跑到哪裏去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