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她的魔法師身份只是其次,煉丹師才是她最精的絕技。

柳狐玥帶著一臉的疑惑跟隨柳老夫人到達了測試神殿。

紫焰從精神空間里傳音給她:「看來,你祖母是打算帶你進入測試神殿測試,你強大的精神力被她發現了。」

柳狐玥聽后,腳步頓了頓。

紫焰搖頭說:「去吧,測試一下自身屬於哪一種元素。」

柳狐玥眉頭微擰,繼續默默的跟在柳老夫人身後…… 測試神殿的建築物類似於現今的歐美式房屋,大殿外頭把守著兩名八階戰神級別的戰士。

其中一位是秦家的人,名叫秦悅。

秦家雖然在連雲城並不是一個什麼大家族,但是,秦氏的哥哥秦陽是一名頗有實力的大魔法師,因此還擔任著魔法公會的副會長一職,秦家的地位也因為一個秦陽而大大提升。

現在秦陽的兒子秦悅,又是天賦極為妖孽的天才,才十六歲,就已經是八階戰神的戰士,這樣的天賦晾出來也足以讓人倒吸一口涼氣。

只是,這秦悅的性子卻有些弔兒郎當。

私底下沒少動柳狐玥的歪腦子,再加上柳靈惜跟柳靈幽暗中促使之下,秦悅對柳狐玥的調|戲行為就越發的放肆。

如今看到這麼晚了,柳老夫人還帶著柳狐玥來,秦悅不免有些疑惑。

他走前,向柳老夫人行了一個禮:「老夫人,九兒妹妹,這麼晚了你們這是往哪兒去?」

拿眼掃了掃柳老夫人身上站著的柳狐玥,眼底儘是藏不住的淫|色,盯得柳狐玥雞皮疙瘩直顫抖。

「打開測試神殿大門,我有東西要拿。」柳老夫人板著一張臉,說。

她老人家哪裡會看不明白秦悅對柳狐玥的意思,雖然柳狐玥這才十二歲,可五官卻長得越發精緻,加上柳祥風細心呵護下,半大個姑娘該有的都有了,前凸后翹,身線十分到位。

這還不是看在柳靈惜的母親,秦氏;親自來求她收下秦悅,柳祥風才不會讓這種人守測試神殿呢。

秦悅立刻誒了一聲:「好勒。」

轉身,走向了測試神殿的大門,鑰匙放在大門梁頂中間,只有守門使者跟柳祥風才可以找開這扇門。

守門使者在打開大殿的門時,得先在大門上留一下手印,示意誰誰曾經進入過測試神殿,若測試神殿內有任何東西被損壞,那麼柳祥風便會找誰負責。

守門使者也因此不會隨隨便便放行。

大門打開,柳老夫人領著柳狐玥踏入殿內,她們走在平滑的地板上,每走一步,左右兩旁的燈便會亮起。

她們來到了大殿前掛著的一副神象。

柳老夫人對著神象行禮,柳狐玥也行了一個禮。

神象是一位西方人士,蓄一頭金黃|色的短髮,五官充盈著洋氣的美,寶藍色的雙眼,微微側身,衣著紅色服裝的他,雖然在微笑,可笑顏卻帶著幾分嚴肅。

聽說神殿便是他親手設計而建造起來的,包括測試的儀器。

奇怪,這裡只有四大大陸,並沒有象徵著西方的西方大陸啊,這個金毛男子從哪兒崩出來的。

紫焰突然哧笑了一聲:「西方大陸存在於某一個空間里,跟這個世界已經完全是兩個概念,想要從某個空間到另一個空間,此人必須擁有空間系神帝召喚師等級,不然,就別想撕裂空間,進入到人們嚮往的另一個世界。」

撕裂空間!!四個字著實的把柳狐玥給嚇到了,原來召喚師可以這般強大! 紫焰搖了搖頭:「這也僅僅只有擁有空間系屬性的召喚師才能做到,包括你柳家的先祖,也在西方大陸鑄造了一段神話,正如你眼前的這位召喚師,可以說,他們兩人是至交的好友。」

柳家先祖正是擁有著空間系的屬性,柳家也是從那個時候登上頂峰。

依紫焰的話來理解,柳家那位先祖也憑著自己的能力進入過西方大陸,並且在西方大陸做出了一番成績。

想到這,柳狐玥渴望成為召喚師的慾望越發的強烈。


召喚師,她一定要成為召喚師。

「玥兒。」柳老夫人突然喚她:「你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

柳狐玥回過神來,低下頭,一臉莊嚴的說:「知道,這裡是測試神殿,凡到達六歲年齡的孩子都會踏入這裡,進行第一次測試。」

柳老夫人低下了頭,回過身,深深的看著柳狐玥:「你知道祖母為何要帶你來這嗎?」

柳狐玥狐疑的看著她,難道是剛才靈魂歸體時不小心流漏出來的精神力被老夫人發現?

的確是如此。

她屏住呼吸不語,輕輕的搖頭。

柳老夫人也不點破,她是真的希望那股強大的精神力是從柳狐玥房裡釋放出來的。

轉身,走向了放在神象前的測試儀。

測試儀為橢圓形,一旦人們的手放到橢圓形頂蓋上,再觸動精神力,你體質屬於哪一類屬性,儀器內便要散發出什麼顏色的煙霧。

依風、水、火、土、木、冰、雷、暗、光和空間系,十系依次列排序而呈現出來的顏色是:青、藍、紅、褐、綠、白、紫、黑、金、無。

當然,進入測試神殿的人,最好保佑自己不是一位暗元素體質,否則,這裡將會是你人生的終點站。

「把手放上去。」柳老夫人打開了測試儀器。

柳狐玥緩緩走前,面對最關鍵的時刻,她還是有些緊張,元素關係著一個召喚師的未來。

有些元素只有治癒或是防禦的功效,並沒有攻擊力量。

她把手放在了測式儀。

柳老夫人的聲音繼而響起:「摒棄一切雜念,讓身處在塵世之外,深吸呼,利用你的意念與測試儀器達成共識。」

這不就是所謂的開啟精神力嗎!

儘管柳老夫人像教導一個孩子一樣的教她,柳狐玥還是乖乖的做了。

一陣風猛然的吹起了柳狐玥的發,刺眼的光芒自橢圓形儀器內散發出來,形成一道光柱,將柳狐玥的眼睛刺得都睜不開。

測試儀器台上,突然顫顫抖動,桌面上放著的其餘東西「哐哐哐」的掉落,就連柳狐玥手上按著的測試儀器也在不停的往前挪動,仿若是要爆表那般。

柳狐玥硬是睜開了雙眼,想看看這是什麼情況,然而,睜開眼睛的時候,卻看到了這樣的一副景象。

透明玻璃鑄造成的測試儀器散發著五顏六色的彩光。

光芒霎時璀璨耀眼,刺得她雙眼生痛。

她驚訝的低呼:「這是……」

站在她身後的柳老夫人因為測試儀器前所未有的反應而驚呼:「快把手拿開。」 柳狐玥沒有將手拿開,不,更準確的說,有一股強大的吸附力將她的雙手緊緊的吸在測試儀器內。

柳老夫人走前,試圖著將柳狐玥拉開,然而,就在這時,已經數不清的各種顏色在柳狐玥的周身縈繞。

煞人的光芒將柳老夫人重重壓制在十米之外,不得靠近柳狐玥半步。

就這樣,柳老夫人企圖阻止到最後妥協下來,她愣愣的看向柳狐玥。

眼前的景象,是她畢生中第一次遇見。

由精神力召喚出來的元素力在柳狐玥身邊上下漂浮。

仔細去看,便可看到多種顏色:青、藍、紅、褐、綠、白、紫、金——

「無色——」

柳老夫人瞳孔一縮,看著那些顏色漸漸的轉化為無色。

無色!!那不就是傳說中的空間系!

然而,還沒完。

那本是無色的星星狀元素力慢慢的轉化為黑色。


柳老夫人重重的往後退了好幾步,抬起了手,指著柳狐玥,半天已是說不出話來。

「……暗元……素……」

「怎、怎怎麼會這樣!」本是期待,期待后變成驚訝,驚訝之後在看到那五顏六色的元素力漂浮在柳狐玥的周身時而轉化為的激動與亢奮,最後,統統化成了失望甚至是心碎。

暗元素!

那個被大陸的人阻咒過的黑暗力量,若是摒棄這重力量,柳狐玥將會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妖孽天才。

可是暗元素無疑給了柳老夫人當頭一棒。

柳老夫人眼前一黑,身子重重倒下……

紫焰也被那強大的元素力給震撼住了,雖然擁有暗元素並不是一件很好的時,可她同時也擁有著十分稀有的光元素和空間元素力。

光是這兩點足以壓制暗元素了。

柳狐玥看到的是自己眼前有數不清的各種顏色在轉動,隨後所有的彩色都化為無,無色之後便轉化為黑色。

當她眼前只有一片黑茫茫的元素力時,她被驚到了。

猛然睜開眼睛,就見柳老夫人倒在了地上。

剛才那股強大的吸附力隨著元素力的收斂而散去,她把手拿開,測試儀器卻發出了低低的撕鳴聲。

柳狐玥還未邁開幾步,就見測試儀器「砰」的一聲炸開了花,轉眼間,測試儀器化成了碎末。

她微微啟開嘴巴,對眼前發生的事感到不可思議。

「這個,這個……」

紫焰搖了搖頭:「先別管測試儀器,看看你祖母,她是唯一一個知道你擁有暗元素的人,你是生是死全看她。」

擁有暗元素的人是不被這個大陸的人認可的。

柳狐玥點頭,立刻轉身朝柳老夫人走去。


把柳老夫人扶起,再用力的掐了一下她的人中,柳老夫人才緩過氣來。

「祖母。」柳狐玥喚了一聲。

柳老夫人抬起了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她沒忘了剛才看到的一切,只是這樣就暈了讓她有點兒沮喪,果然是老了不中用了,經歷過大風大浪,卻承受不住這點事。

是啊,這不是還不到最糟糕的時候嗎?

「玥兒。」柳老夫人緩緩坐起來,看了看眼前的人。 她眉頭深深皺緊,握住了柳狐玥的一隻手,搖了搖頭說:「暗元素,知道代表著什麼嗎?」

暗元素無論是在召喚師的群體中還是在魔法師的群體里都是禁忌。

她自然知道暗元素代表什麼。

「光元素擁有治癒、修復的力量,而暗元素便擁有著召喚亡靈的力量。」柳狐玥平靜的回答。

柳老夫人很驚訝的看著不同於往日的柳狐玥,她臉上沒有以往的膽怯、懦弱,更多的是堅強和以往沒有的執著。

這一刻,柳老夫人對柳狐玥竟然有一絲喜歡,沒有因為她是暗元素體質而厭惡反感她。

握住她的那隻手暗暗收緊,點點頭說:「是,你理解的都沒錯,但是,暗元素早在幾千萬年就被人阻咒過,幾千萬年前,暗元素是可以被大陸的人通用的。」

柳狐玥驚訝看她:「祖母,你的意思是暗元素曾經與其它元素一樣並存在這片大陸?」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