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楓不死心,又打了幾遍,還是同樣的結果。

“毅德你有沒有尿?往你大彭叔叔臉上尿尿,看看他能不能醒過來。”林楓沒有別的辦法,只能寄希望於那個大鵬叔叔,但是想讓一個孩子找澆在他臉上,太難了,只能用這個辦法了。

“我沒有,我很渴叔叔,但是我包裏沒有水,只有錢和銀行卡……”

陳毅德背的小書包裏,是劉文靜放的錢和銀行卡,還有一些首飾,她認爲這些東西放孩子身上不會被小偷惦記。

“那你能不能告訴叔叔,你周圍都是什麼樹嗎?有沒有什麼高樓……”

“都是高高的樹,很多……看不到高樓,但是我能聽到火車聲,媽媽以前教過我。”陳毅德這句話讓林楓心裏燃起了希望。

高樹,附近要麼有火車站,要麼就是有鐵軌。

“毅德,你把電話掛了,把電話放書包裏,然後坐到大鵬叔叔身邊,別亂跑,要是他醒了,你就讓他給我打電話。叔叔過段時間也給你打電話,叔叔也很快來救你,帶你去找爸爸媽媽。”林楓安慰着陳毅德。

“叔叔再見,我等你來,記得給我帶好吃的,我好餓。”陳毅德掛斷了電話。

“王工,市裏什麼地方有又高又多的樹,附近還有火車站或者火車軌道?”林楓幾乎是衝着王鵬程吼出來的。

“市裏沒有,不過市郊有座大王山,哪裏樹木茂密,而且都是大樹,附近還有鐵軌。”王鵬程剛說完整個人就被林楓拽住胳膊跑了起來。

“跟我走去救人。”

林楓的速度很快,拼命的往回跑,王鵬程別他拖得雙腳離地,像是被放了風箏。

“二哥,你慢點,我要吐了……”王鵬程感覺自己快散架了。

“馬上到了。”

林楓拖着王鵬程跑了一分多鐘就跑回了家門口。林楓來不及給父母打招呼,打開車門把王鵬程塞進去,然後自己發動車子開了出去。

“二哥,到底怎麼了?這麼着急。”王鵬程有點不解。

“陳哥的孩子在山裏,和一個叫大鵬的在一起,大鵬還暈倒了,我現在也聯繫不上陳哥,我們去救孩子。”林楓給王鵬程簡單的解釋了一下。

“啊?那我們要快點,我給我朋友打電話,看看誰在市裏,讓他們先去幫忙找一下。”王鵬程拿着手機開始打電話了。

林楓專心開起車來,他這是第一次開這麼快,說實話,他恨不得開飛機趕過去。

“老陳,你現在有沒有空,我有個朋友的孩子,在大王山走丟了,你去幫忙找找?”

“好,你受累……”

“王哥,我有個朋友的孩子,在大王山走丟了,你帶人給我找找?”

“好的,我改天請你喝酒……”

……

王鵬程不斷的打着電話,找了很多人去幫忙,林楓心裏也逐漸的冷靜了下來。

“謝謝你了王工。”林楓衝着王鵬程笑了笑。

“這個你就別客氣了,陳總對我不薄。"王鵬程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林楓專心開啓了車,本來從村裏開到縣裏,需要4個小時左右,林楓用了兩個半小時就到了,足以看出他內心的焦躁。

林楓在路邊稍微停了停車,買了幾個麪包和幾瓶水,然後找了個公廁解決了下,就動身繼續趕路了。

這時候已經是上午十點了,林楓和王鵬程啃着麪包。

這時候王鵬程的電話響了,他接了起來。

“你好。”電話是建築公司那邊打過來的。

“你好,我是王鵬程,找我什麼事?”

“你手裏的那個小工程,公司領導讓你先放一放,趕緊回公司。”

何以笙簫默(顧漫七週年精裝珍藏版) 你沒搞錯吧,這可是陳總親自安排的活,你說停就停了?”

王鵬程有點吃驚,這是誰這麼大的膽子?

“公司的老闆換了,陳總把公司賣了,現在的老總姓秦。”電話那頭的人不耐煩起來。

“公司的決定你要立即執行。”

林楓臉色不好看, 農女的錦鯉人生 ,也不會聯繫不上,他兒子也不會無緣無故的出現在深山老林裏,這一切幾項表明,他出事了。

“告訴你們公司,不管老闆換成了誰?該付錢的我一分都不會少,讓他們帶着合同來和我籤合同,需要提前交押金,我就直接打過去。”

林楓不想讓自己的事被耽誤,直接衝着王鵬程說道。

王鵬程按照林楓的說法,對着電話那頭的人,說了一遍。

對方先是掛了電話,然後五分鐘就打了過來,同意了林楓的請求。

“陳哥出事了。”林楓面色陰沉的說了這麼一句話。

“不會吧?陳哥那麼厲害的人物……”王鵬程不大相信。

“陳哥爲人仗義,不會把公司賣了,不和你們這些人打招呼。只有一個原因,他出事了。”林楓堅定自己的看法。

王鵬程想了想,也覺得事出蹊蹺。

“那我們怎麼辦?”

“救到孩子再說。”林楓閉上了嘴,拼命的開起車來。

市裏面王鵬程的朋友,組織了不少人,開始進山尋找,不過大王山那麼大,一時半會找不完的。

大鵬其實不是暈了,他受損的不只是胳膊,他的內臟也出血了,只不過爲了陳毅德,他咬牙堅持了那麼久,知道覺得安全了,才一頭扎到地上,嚥氣了。

陳毅德倒是很聽話,拿着手機,蹲在大鵬身邊,偶爾叫上幾聲:“大鵬叔叔,醒醒。”

這小子還尿了一泡尿,到大鵬的臉色,不過大鵬也沒有醒。

陳毅德就乖乖的等着,等着爸爸的朋友來找自己,他還要去找媽媽和妹妹,然後找爸爸告狀,讓爸爸去抓撞了大鵬叔叔車的壞蛋。

林楓中午十二點多才趕到市裏。

路上王鵬程不時的能接到朋友的電話,他們還沒找到孩子。

而且他們還遇上很多不認識的人,也在山裏找着什麼。

那些人其實是秦爺的人,他今天上午得到了消息,車上只有一個小女孩的遺體,陳剛的老婆在半山腰找到了。司機和另外一個孩子不見了。

秦爺直接派人進山找人,正好碰上王鵬程安排的人,雙方倒是沒起衝突,只是秦爺的人驅趕了王鵬程的人。

王鵬程找的人都是老實巴交的生意人,和那些一身黑超打扮的人沒有可比性,被對方一嚇就退出了山裏。

林楓開車趕到的時候,王鵬程的最後一個朋友,帶着十幾個人從山裏面出來了。

“這麼樣老楊?找到沒有?”

王鵬程急切的問道。

“沒找到,被人拿着砍刀攆出來了,着他們的是什麼世道。”老楊顯然收了氣。

“我進去找,王工麻煩你帶人把出山的路堵上,有情況給我打電話。”

林楓說完就從老楊手裏奪過一隻手電,跑進了山林裏。

“老王,那是誰啊?”搶了我的手電就跑,跑的真快,老楊有點不高興。

“那是二哥……”王鵬也不好解釋,直接弄了這麼個稱呼。

林楓進來之前,打聽清楚了鐵軌的位置,進來之後認準了方向,拼命的跑了起來。

邊跑,他還邊喊陳毅德的名字。

林楓越往深處跑,速度越慢,樹木漸漸多了起來,林楓只好放慢了速度。

林楓一邊呼喊,一邊尋找着,不知道什麼時候,林楓前面突然多了七八個人,手裏都拿着***,一副氣勢洶洶的樣子。

”瞎喊什麼。沒事趕緊滾……“爲首的一個傢伙,舉着看到對着林楓指點着。

林楓不確定對方是敵是友,雖然是敵人的可能性大,但是林楓還是不敢嚇死手,萬一是朋友呢?

林楓直接衝了過去,一句廢話都沒說,衝上去就把七八個人打趴下了。

“你們在這裏幹嘛?”林楓踩着其中一個人的頭問道。

“我們找草藥……”

林楓沒有問他,而是擡腳踢暈了他,然後問下一個。

連續踢暈了五個人,第六個纔開口。

“我們找個孩子,我們老大的孩子在這走丟了。”

林楓撇了撇嘴,擡腳把他踢暈了。

“你朋友的孩子?這麼低級的謊言我也信嗎?

林楓問道最後一個人才問出來,他們是秦爺的人,出來是找個孩子,也就是陳毅德。

”陳剛呢?”林楓板着臉問道。

“我不知道,我不……”

“問了也白問,告訴我,孩子你們找到孩子沒有?”

“暫時……”

“呼叫其他組,第七組找到了孩子,其他組速度靠攏過來,我們這大王山西南面的樹林裏,沿着溪水往上游走。”

“呼叫其他組……”

最後那個傢伙腰上的對講響了三遍,林楓擡腳就把他踢暈了,然後認準方向,用最快的速度跑了過去。 陳毅德被秦爺的人抓住了,本來秦爺是想把他直接給滅口,在深山老林里弄死,但是他在陳剛公司的帳上和家裏沒有發現多少錢,他就把心思打到了陳毅德身上,他覺得這孩子多少回知道點有用的消息。

這就給了林楓機會。

天火魔刀

林楓很是驚訝,沒想到他的身體強度也強到了這種地步。

林楓按照對講裏說的方位跑了大概五六分鐘,遠遠的就見到了和之前被他打倒的人同樣穿着的人。

其中一個人胳膊下面夾了一個四五歲的孩子。

那孩子大聲哭了起來,嚷嚷着讓那個人把自己放下。

林楓沒做停留,直接跑過去,趁着對方還沒反應過來,直接一個手刀看到了那個人的後腦上,然後伸手又把陳毅德拉到了懷裏。

林楓衝着陳毅德微微一笑,說了句不用怕,就抱着孩子向後退了過去。

“你是誰?”那些人這時候才反應過來,一個個面色緊張的看着林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