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多一週,把所有的事情全部搞定。”

“好。”他含笑,溫聲應允。 驚!天選之子男團選拔節目大爆冷門。

票數一直高居不下的沈修染竟然慘淡出局,網上罵聲一片,很多一直追着節目的粉絲對此結果極度不滿,而在節目還未公佈結果時,沈修染就已經離開錄製現場。

媒體似乎無處不在,總能爆出一個比一個更驚人的新聞。

“據天選之子男團選拔節目組內部人員爆料,總決賽當晚導師唐萌質疑節目組黑幕,與劇組負責人爭辯無果,最終憤而離場……”

“在總決賽當晚,有粉絲看到唐萌和疑是沈修染的男人,並肩離開火星體育館……”

“有工作人員視頻流出,唐萌爲維護前任沈修染,與節目組撕破臉皮……”

“沈修染霸氣護妻,兩人疑是複合……”

唐果看着電腦上一個比一個吸引人眼球的新聞標題,暗暗啐了一聲,盤腿坐在沙發上繼續磕松子。

“棗棗,你要是能幻化出實體就好了。”唐果有些無聊地感嘆。

棗棗的小奶音歡快地響起:“果果你努力賺積分,咱們暴富後,你就能在商城爲我兌換實體道具了……”

“那還要好久啊。”

“沒辦法啊,之前積分被清空,我的權限被降低,原來你送給我的實體道具被主系統收走了。”

就在唐果還想繼續棗棗聊天時,辦公室的門忽然被推開。

沈修染邁着大長腿走了進來,將手裏的文件遞給她,嘴角帶着微不可察的笑意。

“這什麼?”

“禮物。”沈修染將文件塞進她手裏,“打開看看。”


“解約合同?”

唐果翻了兩頁就沒興趣,隨手撂在一邊,將桌子上的松子罐塞進他懷裏。

“剝松子。”


沈修染現在對她的話是言聽計從,唐果有些整不明白這人是不是哪根弦搭錯了,怎麼突然就變得那麼溫柔,跟個沒脾氣的假人。

沈修染用餘光掃了眼電腦屏幕上的視頻,問:“我決定賣身給你,你什麼時候跟我籤合同?”

“急什麼?”唐果歪在沙發上,斜睇了他一眼,“你在害怕什麼?”

“我怕你不要我。”

垂眸靜默的男人多了幾分可憐,沒什麼太多的表情,反正就讓人心疼。

他捏着剝好的松子放到她脣邊,唐果一直眼神詭異地盯着他。

“繼續裝!”她張口叼走松子,不屑地撇了撇嘴,“我可不是你那些粉絲,你這白蓮花的樣子也就騙騙她們,對我不管用的。”

沈修染擡眸,眼底染上三分笑意:“唐老師,你什麼時候潛我?”

唐果咬松子的牙嘎嘣一響,差點沒咬到舌頭。

“不要這麼孟浪。”

唐果又一臉詭異之色,伸手掐了一下他的臉。

“唐老師當初可很坦蕩的,直言想睡我。”

“你狡辯,我明明說想潛你,以交往爲目的的潛。”唐果理直氣壯地反駁。

沈修染將松子罐放在桌上,忽然身體往她的方向傾斜了幾分。

唐果躲他往後倒,看着他幾乎快壓到自己身上,立刻橫眉冷豎。

“你幹什麼?你要幹什麼?沈修染!你……”

“你別過來!”

沈修染看着她歪倒在沙發上,伸手拉了她一把,將人帶進懷裏。

“唐老師,我很甜的。”

唐果一臉老年人看手機的表情包,瞳孔都在地震:“甜個鬼!你就是有毒的奶黃包……”

“這什麼比喻?”沈修染的表情有些一言難盡。

唐果舔了一下脣角,思維跳躍:“早上吃的奶黃包,晚上還想吃……”

“我也想。”沈修染攬着她腰不放手,“要不我給你吃?”

“滾滾滾!老司機!”唐果捲起手邊的雜誌敲他腿:“快鬆手!想吃自己買去。”

“現在就想吃。”

“點個外賣,要不……再來點兒燒烤?”唐果皺着小臉認真琢磨。

沈修染一手托住她的側臉,低頭舔了一下她粉色的脣瓣。

像果凍一樣。

又軟又甜。

唐果拿腳踢他,嫌棄道:“瞎親什麼?我吃完東西還沒刷牙呢!”

“我不嫌棄。”

沈修染摸了摸她的發頂,因爲整日待在辦公室,她今天紮了個丸子頭,穿得又一身粉白色的套裙,像個粉白團子般可愛。

他發現唐果的食量其實挺大的。

一般女藝人吃飯都是做個樣子,她是實打實的吃。

沒有鏡頭乾脆就直接放開肚皮吃。

就這樣,竟然還沒有胖成球,他覺得這是個玄學。

刷了兩集電視劇,唐果從桌子下掏出劇本,然後順手翻出劇本里夾的合同,丟到了他面前。

“賣身契,快簽了。”唐果催促道。

沈修染翻了一下,痛快地落筆簽字。

唐果偷偷瞥了他一眼:“不怕我把你賣了?”

“不會。”他合上筆蓋,將其中一份合同交還給她,“這世上沒有比你更值得信任的人了。”

太好騙了!

怪不得前世死得莫名其妙。

看着她頭也不擡地將合同塞回桌子下,沈修染皺了皺眉,問:“決賽那天晚上。”

“嗯?”

“那種突發情況,你從哪兒弄的錄音筆?是早有預料他們會在投票系統做手腳嗎?”

唐果拿着記號筆,畫出了自己的臺詞,頭也不擡地答道:“我怎麼可能早就知道?我又不是神。”

“錄音筆嘛……是個祕密。”

唐果想翻白眼,這個位面所有任務完成,只有350積分,之前兌換閃耀人氣卡,提前預支了300積分,結果屁用沒得,直接離場了,那300積分算是徹底打水漂了。

想到這兒,她就想問候主系統上下180代。

錄音筆當然也是她預支了5積分兌換的,畢竟她當時穿着禮服,當天晚上來回上臺報幕,不可能有地方存放這類小東西,連手機都在助理手中。

所以,在和霍虹談判之前,她就讓棗棗預支5積分,換隻錄音筆藏在她衣服裏。

那玩意放在胸前真的是……

算了,不想說了。

總之,爲了沈修染,她犧牲了良多,連節操都快沒了。

唐果拿起手機,用工作室賬號編輯了一條微博,並@沈修染。

@唐萌工作室:歡迎@沈修染加入唐萌工作室,從今以後,風雨同舟,一路有你。

沈修染看着後面的12個字,轉發評論。

小米推開辦公室的門,從門口冒出一個圓圓的腦袋:“萌姐,你這是公佈戀情的微博嗎?” “???”唐果殺氣騰騰的眼神削了過去,“你語文體育老師教的?”

小米縮了縮頭,噘着嘴反抗:“明明就是嘛,我都嗅到了溢出屏幕的狗糧味兒。”

“狗鼻子!”


小米關上門,然後一溜煙跑去和工作室其他人八卦磕糖。

沈修染看着她讀劇本的側臉,陪着她坐了許久,直到天色擦黑,他拿走劇本,將杯子放進她掌心。

“明天再看,你眼睛需要休息一下。”

沈修染將她踢的遠遠的鞋子撿回來,一邊問:“晚上想吃什麼?”

“燒烤?烤全羊?還是烤魚?”唐果問他。

沈修染哭笑不得:“你還做不做藝人了?”

“藝人也是人,吃喝拉撒睡,一個都缺不了。”

“去吃烤魚。”

沈修染從口袋裏拿出一個粉色防霧霾口罩,給她戴好之後,牽着她往門外走。

“這週末你要不要去麗鄉看看?那邊風景很好,有很多有韻味的古建築。”

Wωω .ттκan .¢○

沈修染牽着她走在前面。

“不去,劇本沒背完呢。”

兩人坐電梯直下地下停車場,沈修染拉開車門,看着她鑽進副駕駛,一隻手撐在車門上,抿脣沉吟了幾秒,認真地與她說:“你陪我回去,好不好?”

“你家在麗鄉啊?”唐果這才反應過來他之前在試探,“那就去吧。”

畢竟他那麼喜歡自己,好感度都86%,而她之前老懟他,再拒絕人估計要傷心了。

“你家裏還有什麼人啊?”唐果問。

“有個奶奶。”

“你爸媽呢?”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