暨挑眉看了看憐,「雖然不甘心,但實事求是的說,的確如此。可以說苦修院之內,不,是在教廷之中若論附魔師,你的老師是第一人,就連教皇陛下有時候都有求於他。」

憐的心中雀躍不已,連教皇本人對老師都有所求,老師的附魔水平肯定遠超於自己從前的設想了!能夠製造出室這樣的物件,本身就是一種證明,而她能夠繼承這樣的東西,也是自己的幸運!憐無論如何都想不到,當初在吞雲鎮的郊外遇到的這位老者,不僅改變了她的命運,還成為了她的恩師,不得不說,憐能夠今天的成績和老師有著直接關係!儘管師徒倆的見面次數用手指頭都能數出來,儘管老師對於憐的教導時間加一起都不超過半年,但這些對憐來說,足夠了!

「老師,真是厲害!」憐發出一聲感嘆,暨聽了呵呵一笑,「是啊,那老傢伙的確很了不起,個性也很了不起,能夠將教廷的規則視為無物,還沒有受到任何責罰,他也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

憐笑笑,老師想必也不是守規矩的人,不然的話在這裡就應該能見到他。憐深吸一口氣,「我若是騎著龍離開,怎麼樣?」

暨思索了一會兒,「這也不是不可以,龍族的飛行能力足可以帶你回到陸地上,教廷對於空間力量嚴格掌控,不動用空間之力離開的……你或許是第一個。」

憐沉思片刻,「我如此離開教廷,會不會給你還有萊德森導師帶來麻煩?」她離開,教廷勢必要找上這兩人,若是發現是他們私自讓自己離開,教廷會不會將怒火牽連到他們身上?

「麻煩?我和萊德森是什麼身份,就算要發火,也只不過說上兩句而已。」暨淡淡開口,「倒是你,越早離開這裡越好,我和萊德森會想個辦法讓教廷的注意力從你身上轉移開,一旦有機會脫身,你不能有任何猶豫。」

「好,我知道了。」憐點點頭,要離開這裡並不容易,若是這次走不了,她或許永遠都走不掉了!

「這幾天你先準備一下,離開這裡你將進入內海,我要說明的是,你不可能自海上面飛回陸地,你一旦在海上飛行將會永遠迷失方向。」暨的話讓憐驚訝,「迷失方向?」

「沒錯,內海的海域廣闊,似乎有一種奇怪的力量籠罩,在海面上行駛必然會迷失方向,靠近四塊大陸的邊緣海域這種力量減弱,但在內海中央,你一定不能從海面走。」

「難道要從海底嗎?」憐驚訝,她還沒有自水下行走過,雖然到了聖殿級別在水中呼吸根本不成問題,但這又是另一種不同感受。

「人類的聖殿強者在水中也如陸地一般,你不用擔心,龍族也是如此,古老的龍族最先棲息的地方也是在海底。」暨開口,「讓你的龍自海中帶你離開,不管什麼方向一直向前即可。」

「嗯,多謝暨大人提醒。」憐開口,暨深深看了一眼憐,「這內海或許比陸地還要險惡,對於你來說,或許是更好的試煉。」

「我會盡自己所能,平安到達陸地上。」憐笑笑,暨冷哼了一聲,「小丫頭還挺有骨氣。」暨轉身離開,心裡盤算著要怎麼樣讓教廷的目光從憐的身上移開,還要為這小丫頭創造逃走的機會,萊德森這次不得不幫一手了。

暨的身影自傳送陣中出現,大步匆匆的離開,站在遠處的蓮池恨的牙痒痒,在議事廳中他受到的屈辱現在還沒緩過來,只要一想到暨當時的眼神他就恨不打一處來!不過令蓮池沒有想到的是,憐竟然不想加入教廷,蓮池那日匆匆離開之後想了很久,這小丫頭不加入教廷的話,教廷也不會白白放著她,要是能有什麼法子讓教廷對這小丫頭動手,他可就賺了!

暨損失了如此優秀的學生定然會難過,這小丫頭死了他看著也舒服!誰讓你是暨的學生!要怎麼樣才能讓上面對她動手呢,要怎麼樣……蓮池的雙眼陡然發光,是啊,憐。貝拉可是那個薔薇的姐姐,薔薇現如今可是被教廷懷疑同黑暗教廷有勾結,如果這個姐姐也是如此的話……!


蓮池的雙眼閃爍幾下,一旦涉及到黑暗教廷,教廷這邊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管你是不是聖殿級別,又能怎麼樣!蓮池嘴角勾著陰笑,同黑暗教廷扯上關係還不簡單么,不過前提是必須讓這小丫頭離開暨的住所,不然要怎麼樣潑這盆髒水啊!

一個房間之內,十幾個躺在床上至今都沒有康復的年輕人一臉痛苦,他們無緣無故被暨大人除名不說,傷勢反反覆復,根本無法維持正常的生活,更不用說那個全身骨頭都斷掉的男青年!

蓮池走入房間,直接來到被憐廢了全身的男青年面前,男青年現在已經殘廢,只能眼珠轉了轉看著蓮池,「蓮池大人……」聲音沙啞面容憔悴,男青年頹廢不已,和當初那個意氣風發的人根本不能相比。

「你好點了么?」蓮池親切的問了一句,男青年直接眼圈泛紅,蓮池嘆口氣,「暨實在有些狠心,他為了一個憐。貝拉就將你們所有人除名,不管你們做錯了什麼,都是可以原諒的。」

男青年的眼圈紅了,「蓮池大人,憐。貝拉,上面是怎麼處理的?」

蓮池神情一暗,「關於這一點我也只能很無奈的告訴你們,上面礙於憐。貝拉的實力,沒有對她進行任何處理。」

「什麼?!」男青年繃緊身子,一陣疼痛襲來,他的眼睛睜的大大的,蓮池開口道,「我雖然已經替你們說了很多,但教廷上面還是無動於衷,孩子,你們心中的痛苦我明白,不過現在教廷上面護著她,暨也護著她。」

「難道這件事就這麼算了?!」男青年瞪著眼睛,牙齒磨在一起的聲音很是刺耳,蓮池嘆口氣,「憐。貝拉如果不是聖殿級別,她自然要被處理,她曾經在隆貝學院學習過,你們有沒有認識同一個學院的學生,我看能不能讓憐。貝拉私下裡過來,當看到你們目前的狀態,她也會心有愧疚的。」

「隆貝學院……?」男青年眼珠一轉,「我知道一個人,她現在是裁決所的後備軍成員。」

蓮池的眼底閃過一道光芒,「很好,那就讓這個人去和憐。貝拉談談,我們一定會大有收穫的。」

蓮池,你這個臭不要臉的! 章節名:章50蓮池的心思

接下里的幾天當中憐只專註於照顧這些草藥,暨也沒有現身,憐沒有走出這個小庭院,心很沉靜,這若是換做其他人,有這樣的實力還有如此多的大人物關懷,早就出去轉悠一圈,不管會引起什麼樣的轟動,那都將是引人注目的。

憐一向沉的下來,專註於草藥的她根本沒想到要出去,她現在的身份有些尷尬,教廷的期望不是不了解,也正因為如此在教廷之中才更加小心,不該做的事就不做,不該見的人就不見。「嘖嘖,有幾株還是難成活啊。」葯田裡面生長的珍惜草藥很多經過特殊藥劑的滋潤都存活下來,不過有幾株仍舊不行,堅挺了這麼多天之後漸漸有枯死的徵兆,珍惜草藥本來就很難成活,能夠生長成這樣已經不易,眼睜睜看著它枯死,憐也有些於心不忍。

「這幾株應該叫葛藤草,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種草藥一旦缺少某種養分就會迅速枯死,養分啊……」憐皺眉,每一種草藥所需的東西都不一樣,好在有加里奧的那瓶藥劑在,不然這麼多種草藥憑藉憐一人之力鐵定救不回多少,葛藤草的生存率極低,憐看著奄奄一息的草藥,「這裡是苦修院,藥劑師們應該準備一些草藥用的東西。」

憐想了想,這裡是苦修院,她小範圍的走動應該沒問題,找尋到有用的東西她就會立刻回來。看著庭院門口的傳送陣,這裡別人進不來,暨大人應該設置了一些禁制,這些草藥是薔薇種植,憐自然希望全部草藥都活下來。在那段被教廷軟禁的日子,也只有這些草藥陪伴在薔薇身邊,也只有它們可以讓薔薇開心一些,分散一下注意力,度過這些難熬的日子。

想到這裡憐踏上傳送陣,光芒一閃她已經出現在小庭院之外,觸目可見的到處是鬱鬱蔥蔥的參天大樹,空氣的味道十分乾淨凜冽,似乎深吸一口氣便能直達肺底,通透的涼爽。整個苦修院都被這種綠色包裹,遠遠看上去就如一座小山一樣。一條條小路穿梭其中,這周圍並沒有人,暨的住所附近自然不會有閑人走動,憐順著小路往前走,在經過了一個拱門之後便來到了一處平台,身著各種顏色長袍來回走動的人都有些詫異的看著憐,因為她身上穿著的是自己衣服。

一些年輕的面孔見到憐先是吃驚,隨後有人忍不住低呼起來,「是她!那個憐。貝拉!」

很多人在聽到這個名字之後開始竊竊私語,甚至看憐的眼神都開始變化,憐。貝拉這個名字現如今已經響徹苦修院,在發生了那次大規模的傷人事件之後,無人不知曉憐。貝拉這個名字,尤其是當天親眼目睹事件的其他年輕人更是忌憚,甚至想到那天的場景還是有些后怕。

感受著眾多目光聚焦在自己身上,憐並沒有停下腳步,淡淡掃了一圈,直接走到離自己最近的人面前,這人看到憐走過來不由得退後幾步,「你、你想做什麼?我可沒有惹到你。」

憐沉默幾秒,開口道,「存放有關草藥東西的地方在哪裡?」

被問到話的人明顯愣住,「你、你說什麼?」

「我是問你,存放……」沒等憐把話說完,一道聲音在不遠處響起,「憐?憐。貝拉?!」

聽到頗為熟悉的聲音憐詫異的抬起頭,一道高挑的身影出現,長發依舊用紅色的發繩束起,只不過已經長到腰際,垂在後面猶如一束跳躍的火焰,那張臉經過了歲月的洗禮明顯成熟了很多,只能依稀尋找到年幼時候的影子,若不是她出聲,憐很有可能擦肩而過都不相識,紅色的頭繩已經說明一切,憐永遠都忘不掉第一個朋友,雖然已陌生了很多。

「艾米?」憐試探性的喚了出來,高挑的女人大步走過來,身形很是矯健,身上合體的服裝讓她的氣質更為冷硬彪悍,高挑的女人走過來,臉上帶著笑意,只不過看憐的眼神總和原先有些不一樣了。

「真的是你!我就說,這世界上怎麼可能兩個憐。貝拉。」艾米,這個憐多年不曾相見的朋友,在此地同憐衝鋒,憐看著面前這個陌生又熟悉的女人有些恍惚,記憶中的艾米個性奔放,是個十足十的暴脾氣姑娘,不過現在的她倒是內斂很多,變的有些看不出情緒了。就連這聲久違的問候,讓憐總覺得怪怪的。

「艾米,你的變化……很大,我差點沒有認出你。」憐笑笑,艾米呵呵一笑,「我們已經很多年沒見了,變化一定會有,怎麼樣,找個地方我們坐下來說說話吧。」

「可以是可以,不過能稍微等一下么?我……」

「憐,我是聽說你的名字特意從裁決所那邊跑來,看在我這麼有誠意的份兒上,你還要去做別的事么?」

不知為何,一種不舒服的感覺直衝而來,艾米在笑,說的話也沒什麼不妥,不過憐就是覺得不舒服。看了看艾米,憐點點頭,「那我們就找個地方坐下來說話,我們的確很多年不見,我也不知道你一直以來的狀況。」

「呵呵,你可是大忙人,我可是從夏海那裡聽說不少。」艾米開口,看了看四周,「這裡似乎不是說話的地方,要不要和我去裁決所那邊?」

憐皺眉,「這有些不方便,我……」

「有什麼不方便的?你現在可是暨大人的學生,我也聽說了!放心,就算到裁決所那邊也不會有人找你麻煩,若是有人敢找你麻煩,不還有我嗎?」

艾米順勢搭上憐的胳膊,「走吧!」拽了拽憐,憐卻沒有動,「抱歉艾米,出於某些原因我不能私自離開,這也是暨大人的規矩。」

一瞬間一團陰雲籠罩在艾米的眉間,只不過在下一秒完全消失,艾米的手不禁握緊,「憐,你這是拒絕我的意思嗎?我們可是好久都沒有見面了,我很想你呢。聽到你名字之後,我第一時間趕到這裡,你該不會殘忍的讓我回去吧。」

「我不是這個意思,苦修院這麼大,一定會有我們談話的地方,抱歉艾米,我真的不能和你去裁決所那邊。」

艾米靜靜的看著憐,隨後又是一笑,「好吧,那我們就在這裡找個地方,你知道,我們的確有很長時間不見了,我有點急。」

憐笑笑,暨大人住所旁邊有很茂密的叢林,而且那裡基本無人會去,要選地方的話,估計沒有比那裡更合適的了。憐帶著艾米往回走,其他人依舊竊竊私語,在更遠的地方蓮池的視線一直往這邊看,當看到艾米沒有讓憐離開這裡去往裁決所,不免有些泄氣,不過這些都不重要,那個艾米似乎和憐。貝拉很熟的樣子,若是這樣的話,或許在那個叫艾米的身上多下點心思可以有用啊。

憐和艾米聊了沒有多久,當艾米離開之後憐沉思良久,不得不說這個朋友變化太大,大到憐有些接受不了,兩人談論的時間僅僅只有十幾分鐘,但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憐卻發現艾米從各個方面都發生變化,她的個性,她的說話方式,還有說話技巧,還有對事物的看法完全和過去不同了!

身在教廷,她可以理解艾米的變化,但她變化的太過圓潤,就好似一個球,從哪個地方都找不到任何稜角,在說話的同時你也完全感覺不到她的真心,似乎一切都是虛浮,話中有話,甚至話中無話。

憐站在那裡沉思,艾米的變化讓她很震驚,薔薇和伯恩斯同樣加入了教廷,卡洛琳也是如此,如果他們變的都是如此,憐也不會說什麼,然只有艾米的變化讓憐難以接受,就好似她的第一個朋友已經在不知不覺中離她遠去,甚至背影都觸摸不到。

「你怎麼站在這裡?」暨的聲音出現,看到憐有些驚訝,憐回頭看到暨,有些恍然,「嗯,站在這裡吹吹風。」

暨挑眉,沒有再繼續問下去,「吹風吹夠了?」

憐扯扯嘴角,「夠了,已經足夠清醒了。」

暨眼神一沉,「既然清醒,那就和我一起進去吧。」

憐點點頭,只不過仍然有些悵然所失,暨看著憐微微出神的臉不禁開口問道,「小丫頭,你在想什麼這麼出神?」

憐抬起頭,看著暨那雙透著冰冷目光的眼睛似乎能夠讓心緒平靜下來,憐無奈笑了一聲,「我只是在想,有些改變是無法阻止的,儘管這些改變令人無法接受。」

暨眉峰一挑,「都會改變,不過變成怎樣的人卻是自己的選擇,同別人無關。」

憐怔住,暨已經率先走入了傳送陣,十幾秒之後憐苦澀一笑,是啊,怎樣的改變都同別人無關,都是自己的選擇,你想要變成怎麼樣的人,你想要成為怎樣的人,都是自己的選擇。

艾米剛要離開苦修院,蓮池的身影便擋在了她的面前,「蓮池大人。」艾米恭敬的喊了一聲,「我雖然認識憐。貝拉,不過我們已經有十幾年沒見了,關於讓她去道歉一事,我想我幫不上什麼忙。」


蓮池呵呵一笑,「道歉如何都是次要,現在,我有一個提議,你要不要聽聽?」

今天出去一天,晚上才回來,明天多碼點!多寫點! 章節名:章51上場

「我和萊德森想了想,最好的離開這裡的機會便是在近期要舉辦的私下比賽。」暨開口,「這個比賽是教廷私下很為重視的比賽,所有的後備軍將在一起進行實力比拼,到時候教廷的視線中心應該都放在這場比賽上。」

「所有的後備軍實力比拼,這的確是規模不小的比賽,到時候場面也不小吧。」

「的確如此,到時候你就以我的學生身份跟在我身邊,一旦有機會立刻離開這裡,不要有任何猶豫。」

憐點點頭,「好,我一定會動作快。」

暨看著憐,「騎上那條龍直接往前飛,記住,在離開這裡的途中不要動用任何的空間力量,更不要輕易出手,就算被發現也不要有任何還擊,只要一門心思往前走就對了。」

憐點點頭,既然是逃離自然要以最快的速度,就算被發現有人來攔截她也不會分散精力,暨大人和萊德森導師能夠為自己找到離開的機會已屬不易,至於她要如何安全的離開這裡,那就要全屏自己的本事!憐在這一刻不由得深深感謝卡洛琳和伯恩斯,若不是他們將司令帶過來,她現在還真是一籌莫展,想走也走不掉!

「我的離開真都不會為你和萊德森導師帶來麻煩嗎?」

憐的話讓暨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這小丫頭現在還有閑心來擔心別人?「我說過你不用擔心我們,我和萊德森是什麼身份,況且你現在離開可比出了差錯再走更好,你不用擔心太多。」

憐還想說什麼,暨擺擺手,「好了小丫頭,你現在只需要考慮自己,至於其他人,都忘到腦後去。」

憐看著暨一臉冷酷的樣子不禁笑笑,這個冷麵老頭為人冰冷但內心卻很熾熱,薔薇能夠有這樣的老師引導,也是她的幸運,若不是身在教廷有太多不能說、不能做的東西,薔薇會得到更好的發展吧。憐點點頭,「知道,都忘到腦後,誰也不想。」

三大機構的後備軍們時常有私下切磋,不過全體後備軍在一起進行實力比拚卻不是常有的事情,這在教廷算是一件盛事,後備軍們的勝敗榮辱也微妙的牽扯著三大機構的勝敗,甚至影響到這些上位者。就比如苦修院,別看人員稀少,但若論實力卻當仁不讓,裁決所和騎士團每每都氣的牙痒痒,卻對這些體質差到出奇的魔杖使用者們毫無辦法。在苦修院之中,祭司僅在少數,實力彪悍的為元素師和召喚師,祭司們多半沒有上場的機率,最多也只是吶喊助威罷了。

比賽還未開始,氣氛已經很熱鬧,三大機構的後備軍們聚集到一起,可以成為一場人才的聚會,跟隨在暨身邊的憐受到了很為火熱的關注度,裁決所和騎士團的年輕人們都對憐竊竊私語,似乎前段日子發生在苦修院的事情已經滿場皆知了。憐沒有任何錶示,低調沉默的跟隨在暨身邊,眼神掃了一圈這些年輕人,他們投來的眼神各異,好奇、羨慕、懷疑、甚至還有冷眼。一道熟悉的身影被憐發現,在裁決所的後備軍中,艾米也看到了憐,發現她正在看自己艾米扯了抹笑容,對憐揮了揮手,憐也笑了出來。

「艾米,你認識她?」身邊有人看到兩人互動不禁發話,憐已經跟隨暨往前走去,艾米微微皺眉,「認識,不過不是很熟,以前在同一個學院學習過而已。」

「聽說那個就是憐。貝拉,可是聖殿級別!」有人湊了過來,艾米聽到之後內心驚詫,聖殿級別?憐。貝拉這麼年輕就是聖殿級別?!

「別開玩笑,她這麼年輕怎麼可能是聖殿級別!如果她能到達聖殿級別,我們這些難不成都是廢物?」

艾米呵呵一笑,「是啊,聖殿級別……就算真的是聖殿級別,最先出來的也應該是我們的人。」

「哎,我也只是聽說,可能都傳的比較誇張吧。艾米,你的實力在我們之中可排在前面,這一次可都要靠你們了,一定要擊敗苦修院的那些傢伙!」

「這是自然,這一次一定不會讓他們那麼順利。」艾米勾笑,眼神再度掃向憐的方向,這麼多年不見她倒是沒有什麼變化,聖殿級別么?如果她真的是聖殿級別……淡淡的嫉妒甚至是惱火湧上了艾米的心頭,這個時候一道目光掃了過來,艾米看到蓮池后微扯了下嘴角,蓮池露出了一抹心照不宣的笑容后將目光轉開,艾米垂下目光,隨後再度抬起目光,正巧憐的視線再度襲來,艾米的雙拳一個緊握,無聲開口,「能找個機會出來下嗎?我有事想和你說。」

憐看懂了艾米的話,暨發現憐一直在看同一個地方,開口道,「小丫頭,你在看什麼?」

「在裁決所那邊,看到了過去的朋友,她和我打了聲招呼,似乎想同我說說話。」憐笑笑,暨微微皺眉,「是可靠的人嗎?」

「嗯,我們當初在隆貝學院一同學習,她是我第一個朋友。」


暨思索了一會兒,「去吧,站在我身邊讓你更加備受關注,一旦有機會也不好離開,和她談完就立刻回來,站在我附近就好。」

憐點點頭,三大機構的上位者們都要站到高處,憐更是暴漏在更多目光之下,看到憐要走蓮池陰陽怪氣的開口,「怎麼,這是要下場比賽的意思?」

「她不參加這一次的比賽。」暨冷冷開口,蓮池呵呵一笑,「是啊,聖殿級別么,一出手便要死傷的,還是不要給教廷添亂的好。」

「你的話未免太多了!」暨很為不悅,蓮池怪笑一聲沒有再開口說話,憐走下高台艾米走了過來在等她,兩人說了幾句就往外圍走去,暨的眼神一直專註在賽場周圍,想要為憐尋找一個離開的最佳路線,而蓮池則眼含深意的看著憐和艾米離去的背影,嘴角那抹笑陰狠至極。

艾米帶著憐走到賽場外面,頓時清凈了很多,艾米不好意思的笑笑,「抱歉憐,上一次似乎都是我在講話,也沒有問問你的情況。」

「沒關係,知道你在教廷過的不錯,我聽高興的。」憐笑笑,自己馬上就要離開這裡,對於這一位變化很大的老朋友憐也沒存著其他心思,以後再要見面很困難,或許這是她們最後一次見面,憐自然想珍惜。

「瞧你說的,等下次有機會再和我好好聊聊你的事情。」艾米笑笑,隨後手腕一轉,一條十分好看的手鏈出現,「那個,我們這麼久沒見,我只顧著和你說話,卻忘了要送你再見面的禮物,這條手鏈如果不嫌棄的話,就收下吧。」

這是一條十分精緻的手鏈,十分的女性化,同艾米的性格很為不符合,憐有些詫異艾米會拿出這樣風格的東西,艾米見憐不肯收的樣子似乎有些焦急,「你該不會是嫌棄吧,這的確不值錢,不過……」

「知道了,我收下。」憐將手鏈接過,艾米似乎是鬆了口氣的樣子,看到憐沒有要戴上的意思好像也不介意,似乎憐只要收下手鏈就好。艾米呵呵一笑,「你能收下就好,好了,我們回去吧,以後有時間再好好一起聊聊。」

「等等。」憐開口,將艾米的那條手鏈收起,手腕一轉一個小巧的別針出現,雖然外形不是那麼討人喜歡,不過內里卻是一個空間容器,而且等級不低。

「這個給你,也算是我的禮物。」憐將別針塞到艾米手裡,艾米笑笑,「我不用這個的……」

「這是空間容器,你或許需要。」憐笑著開口,艾米的身體卻是僵住,空間容器?她竟然送空間容器給自己?當下意識潛入其中,這真的是空間容器!而且等級不低!艾米很為驚詫,「你送空間容器給我?!」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