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來都來了,葉銘當然不可能就這麼離去,而且他也好奇這地窖裏的當鋪能開成什麼樣,所以捂着鼻子就躬身鑽進去。

葉銘進入地窖第一感覺就是-臭!一股刺鼻的黴臭充斥這片空間,忍着噁心葉銘走了進去,看到裏面情況後又是一陣白眼。

葉銘如今算是知道了,阿福多半是可憐他家親戚纔給了對方三百珠!至於當鋪?說是垃圾回收站還差不多…

地窖面積不小,不過在大也只是地窖而已,根本就不值錢!

所謂的當鋪不過是立了個“張家當鋪”的木牌而已!後面有幾個木頭框架,裏面雜亂的擺放着一些破爛。

“除了臭了點,其它還湊合吧!”怎麼說這當鋪也是阿福花費三百珠買的,葉銘也不能評價太低打擊對方…

“嘿嘿…少爺,你看這當鋪你還要嗎?”阿福尷尬的撓頭,這幾天他雖然極力在收拾當鋪,但作用不大,視覺衝擊依然如此強烈…

“怎麼不要!重新裝潢一下就行了,位置差了點,不過都是事。”葉銘捏着鼻子開口,爲了不打擊阿福,他只能這樣說。

不過這當鋪也不是一無是處,至少開在地窖裏,這主意新鮮,也夠奇葩,葉銘可以嘗試一下!

“終於出來了,裏面可真臭!夢軒以後再也不來這了。”看完當鋪,三人果斷離開,夢軒直接誇張的大喘氣…

這也難爲這小丫頭了,剛纔也一直學葉銘樣捏鼻子,可把她憋壞了。

“走吧,我們去聚寶閣!裝潢這地窖可需要不少東西。”葉銘升了個懶腰,在這臭氣哄哄的地窖走一遭,感覺外面的空氣都變清新了。

葉銘所說的裝潢當然不是普通裝修,他既然決定翻修當鋪,那自然要建一個非同一般的地窖,不然怎麼拿出來裝逼?

回望樓,是磐石城最高檔酒樓,每日顧客都是絡繹不絕,這幾日更是日日滿座,生意火紅得不像話。

葉灸今天就有些鬱悶了,他聽了葉銘警告後這幾天收斂了許多,每日也就呼朋喚友去回望樓湊一桌。至於欺男霸女、敲詐勒索這些荒唐事他就沒去幹了…

不過今天他只是晚來一會居然就沒位置了,怎麼說他也是葉家少爺,出來喝酒遇上沒位子,不管有理沒理,面子是已經丟了,這讓他如何受得了?而且他還遇上了王燦這死對頭!

“什麼?灸哥來你們這裏喝酒居然敢說沒位置了!還不趕快讓人騰一個包房出來。”葉灸不用開口,就有跟班對店小二吼了起來。

“這…這不好吧!要不幾位爺換一家吧?”店小二也是急,遇上這樣紈絝最鬱悶。

大家族的紈絝子弟大手大腳慣了,這是這些商鋪喜歡的!但相反的是,這些人可不是好相處的,脾氣特別大,是完全不能得罪的祖宗!

“去你媽的!灸哥來這裏是看得起你們回望樓,你TM還敢給老子整廢話?”那人雖然只是葉灸的跟班,但本身也是磐石城一家服裝店有錢少爺,平時自然傲氣,見一個小二敢頂嘴當即一腳就把他踹翻了。

“看看、看看!這就是素質,葉家就是一羣沒素質的野蠻人,你們以後可注意了,別學他們。”王燦扯開嗓門喊到,說完還對他那一桌子人使了個眼色。

“燦哥說得太對了!雖然 王、葉兩家同爲磐石城頂尖家族,但這就是差距,沒素質就是沒素質。”王燦一桌也是本城的富二代,他們跟着王燦混,自然就一直和葉灸作對。

兩人聲音不小,他們故意爲之,就是要讓一樓所有人聽見。

“王燦!前幾天是不是還沒被抽夠?今天又想找揍是吧!”葉灸心中窩火,狠聲開口。

“要不然你們葉家無恥耍花招,你以爲你們葉家能贏?”王燦就如同被夾住脖子,整張臉瞬間漲紅,被葉灸氣得夠嗆。

“呵呵,不過是我們棋高一招,你們王家技不如人而已。”葉灸冷笑,事情經過他自然知道,過程也早就在葉家傳開了。

“你…”王燦被氣得結巴,指着葉銘想要怒喝…

“小二,還有位置嗎?”王燦還沒說完,一個冷清卻又十分動聽的聲音打斷了他的話。

不論王燦還是葉灸等人,看見說話之人都是渾身一顫,眼中露出精光。

走來的是一女子,白衣長裙,晶藍長髮束縛腦後垂於腰間,精緻五官給人一股典雅氣息,女子邁着端莊步伐徐徐走來,剎時間迷倒衆人。 美,實在太美了,比畫卷中的仙子神女都還要美麗!這是此時所有人的心聲,他們全都被走來女子的美貌所折服了,後者身上更有一股冷傲的氣質,如同冰清玉潔的雪蓮花一般聖潔…

剛纔捱了一腳的小二此時也顧不得疼痛,愣愣的看着走來的美女,完全被迷住了。

最先反應過來的還是王燦與葉灸,兩人都是久經花場的老將,閱女無數的他們自然抵抗力要強一些。

雖然兩人御女無數,但這樣的絕世美人還是第一次見到,當即就懂了色心,一臉火熱的向女子走去。

不過葉灸剛踏出一步,腳又收了回來,他想起葉銘警告過自己的話,最後咬牙揮手道“我們走!”

他的兩個跟班反應過來,看着葉灸居然轉身離開回望樓不由瞪大眼睛,剛想開口卻被葉灸回頭瞪了一眼,最後只能把話憋回肚子,一臉惋惜的跟上!

離開時還可惜的看了看白衣美女,淫邪的目光充滿可惜,他們想不明白葉灸爲何會放棄這樣的極品美女…

王燦他們可沒理會葉灸三人,而且他們也心情理會葉灸三人了,他們幾人全都帶着淫笑靠近白衣女子。葉灸他們離開正好,這樣就沒人和他爭了,他也可以好好爽爽了!

“灸哥,我們怎麼離開呀!這不就便宜王燦那小子了嗎?”走出回望樓,葉灸的一跟班有些不甘開口,畢竟他們從沒見過這麼漂亮的女人,不動心纔怪了!

葉灸也是煩躁,他都不知道自己爲何會這樣,如今聽了那人的話不禁後悔起來,不過要他掉頭回去,他又丟不起這臉面,最後只能無奈搖頭放棄…

不過還不待葉灸解釋,身後回望樓就傳出一聲聲驚呼,他們知道,一定是王燦那混蛋開始動手了。作爲紈絝,這些事他們也沒少做過…

想到這,他們不禁有些不甘加嫉妒的回頭望去!

所看到的場景卻讓三人驚出一身冷汗,忍不住驚恐的縮了縮脖子。

此時回望樓門口多了四具人型冰雕,而他們眼中的絕世美女正面無表情離開回望樓,那四具冰雕正是王燦幾人,看樣子顯然是沒救了!

看到這裏,三人的心瞬間涼了半截,雖然沒看到過程,但顯然是那美麗的白衣女子所爲!這時他們才感到僥倖,幸好剛纔去“搭訕”的不是自己幾人,不然結果多半也會如此。

而葉灸此時就想起葉銘警告自己的話,原先他還認爲在危言聳聽,但現在看來並不是,磐石城這幾天顯然有他不知道的事在發生,而且還是大事情!

“灸哥,你難道早就知道?”兩個跟班小聲問道,今天能活命全是因爲葉灸,他倆心中不由很是感激。

“今天就先到這,我們都回去吧!”葉灸沒心情繼續玩了,搪塞一句後就自己先離開,至於那兩人疑惑,但也不敢阻攔與強留,任憑葉灸離開,留下他們獨自思索…

葉灸回到葉家就立即將今天所見之事告訴他爺爺,畢竟王燦被殺,王家必然會震怒,會有大動作,會影響整個磐石城。

葉灸是三長老一脈的人,也是三長老最喜愛的小孫子,這也是爲什麼他會成爲磐石城的一大紈絝的原因!

“這件事你不要管,最近兩個月你也收斂點,沒事別出去瞎轉!”三長老搖頭提醒,並沒有在意王燦的生死。

葉灸還想開口再說,不過卻被三長老揮手打斷,最後葉灸也只能無奈離開。


這時也明白磐石城必定有大事發生,不過王家嫡系弟子被人殺害,自己爺爺不可能不聞不問。

第二天,葉灸的猜想被證實,王家居然沒有絲毫動向,就如同死去的王燦不是王家人一般!

這讓葉灸驚悚,感覺到一陣手腳冰冷,他知道現在磐石城的水比他想象中還要深,不然嫡系弟子被殺王家不可能不聞不問!

而那個白衣女子又是什麼身份,這就讓葉灸猜想了,能讓王家保持沉默,他無法想象這到底需要多大的能量,王家可是總有先天二重巔峯的強者,就算葉家也不願招惹。

什麼樣的存在才能讓王家吃癟?什麼人能讓王家不敢得罪?

“今後兩個月你們不要隨意在磐石城走動,最好都待在家族裏,不然下一個王燦可能就是你們!”第二天晨練時葉信嚴肅開口,引起所有人譁然。

王燦被人殺害,這事已經傳開,但最後結果卻是出人意料的收場。

葉家弟子都不笨,聽到葉信這樣說,他們都感覺到磐石城幾天似乎有些不一般。 御劍乘風 ,若是以前,絕對是驚天大事,整個磐石城都得鬧得雞飛狗跳。

要屬最震驚的還是葉灸,他不僅見到王燦被凍成冰雕,更主要的是他早先就得到葉銘的警告!昨晚他也問過自己父親,得知就算是葉家也才兩是天前才得知磐石城將有大事發生,那葉銘是怎麼在幾天前就知道的?而且還如此準確!

王家這幾日也不好受,幾天前被葉家“欺壓”! 親愛的獅子座先生 ,若不如此,王家的小崽子還不知道要修養多久才能恢復。

結果舊仇未報新怨又來,可憋屈的是王家還不能去找對方麻煩,聽說對方身份特殊,是本家也招惹不起的存在!

“大哥,那女人到底是什麼身份?爲何連宗族都忌憚!”王摩眥開口,眼中帶着疑惑。

他是磐石城王家輩分最高的人,是五十年前王家的開創者,也是王家唯一的先天。

不過今天他與另一人坐在一起,眼中卻露出敬畏,而且客廳只有他兩人,他做的卻不是主位!

說出去,這絕對是讓磐石城震驚的事。

“黑土平原深處走出的生靈,不是我們能招惹的!宗族也忌憚不已。”坐在主位的中年人肅穆開口,神色嚴峻流露出威嚴。

“嘶…”王摩眥倒吸口冷氣,原先他還很不甘,但現在聽到對方的身份後卻只有心悸了。

黑土平原,那可是帝國禁區,裏面橫行着各種妖獸,能撕裂先天的兇獸都隨處可見,超越先天的妖獸都時有出沒。更傳言深處還存在遠超先天的妖獸,可以覆滅整個帝國,境界不可揣度!

黑土平原在帝國東部邊緣,距離磐石城不遠,兩天的路程就可以趕到,不過黑土平原有多大沒人知道,帝國也不過也只佔據一部分而已。 “我此次來磐石城也是有任務,三位皇女的皇權之爭關係着帝國未來掌權者!王家想要崛起也需要站隊,若是成功王家地位也會水漲船高,到時候我的話語權也就更大,可以爲你求情,讓你有機會帶着你的子嗣回到帝都宗族!”

中年男子開口,看着王摩眥露出親切的笑容。

場景很怪異,中年男子看着比王摩眥年輕三四十歲,但似乎他纔是長輩一般,王摩眥這老頭反而露出滿臉恭敬!

王摩眥爲此沒有感覺絲毫怪異,因爲對方的確比他年長,是他同父同母的大哥,不過他大哥修爲比他高,已經是先天三重天的武者,在整個帝國都是頂尖高手,容貌自然比他更年輕!

“真的!”王摩眥聽到自己大哥的話露出激動!

他原本就帝國皇都王家的嫡系,不過因爲犯錯被放逐了,幾十年來他一直都希望重返王家,今天聽到有希望,他如何不激動?

“不過若是站錯了隊,王家不僅不能更上層樓,還會受到打壓,到時候家族也沒心情理會你!”中年男子再次開口,卻如同一盆冷水一樣潑在王摩眥身上,讓他瞬間清醒。

“唉…是我想多了!都過了這麼多年我居然還看不開,我久久不能突破也不是沒有原因。”王摩眥無奈開口,是他自己想多了,想要回歸宗族談何容易?家族根本不會在乎一個先天二重的族人,而且還是一個壽源將近的老頭!

中年男子見王摩眥情緒低落,眼中也露出一絲傷悲,開口錯開悲傷話題“聽說磐石城你還有一個死對頭葉家?”

“呵呵,葉家是磐石城老牌家族,在這裏經營了數百年,根深蒂固實力不弱!”王摩眥不在意的笑了笑,他雖然是王家棄子,但並沒有將小地方的土皇帝放在眼中,他也有自己的傲氣。

“這幾天先讓他們蹦噠兩天吧!等此次事了,我順手幫你將他們料理了吧,這樣你也能更好發展!”中年男子徐徐開口,平靜的態度顯示出對葉家的不屑。

“那就多謝大哥出手了。不過葉家做事還算有原則,不需要趕盡殺絕,只要顯露出我們王家強大的實力,讓他們服軟成爲附庸就好了。”王摩眥露出笑意,同樣沒將葉家放在心上。

不過這些年兩家雖然爭鬥激烈,但葉家還算“規規矩矩”,這一點王摩眥還算欣賞,所以他也沒將事情做絕。

“好!”中年男子只是平靜點頭,這對他來說都一樣,一個三級城市的土皇帝還不足讓他在意。

雖然這家族居然能出兩個先天,這一點讓他驚訝,但也僅僅只有驚訝了。

葉銘與往常一樣,下午去聚寶閣煉了兩爐丹藥,然後去找姬雪那昨日預定的材料!

這些材料都是爲了裝飾他地窖當鋪的,爲了這些他可是大出血了,被姬雪這奸商狠狠宰了一刀!拍賣會他丹藥所得收入直接從七三變成了六四!

他想要賒賬,不過對方就是不幹,而且價錢咬的死死的,就是要葉銘丹藥的一成收入!作爲補償,葉銘需要的材料都是八折,不過葉銘還是覺得虧了。

葉銘也無奈,他需要的材料太多了,也只有聚寶閣能拿出來,而且還是從總部寶庫用陣法直接傳送過來的,其中一些珍惜物品連聚寶閣也沒幾份!

特別是空間石,這東西產量低的可憐,聚寶閣也就收藏兩塊,要不是姬雪的關係,聚寶閣也不會拿出來。

“來,這是你需要的東西,不過你要的量太大,總部也需要時間才能全部湊齊!”姬雪臉上露出得意,眼睛“無辜”的眨了眨,看得葉銘暗恨!

他雖然還不知道自己的丹藥能賣多少財富,但絕對是天價,這是無可厚非的,畢竟算是靈品丹藥,這在以前算是可遇不可求的。

葉銘收起桌上的納戒,看着身姿嫵媚的姬雪突然露出個笑容,雙眉微挑很詭異的開口“別得意,我們等着瞧!”

看着轉身離開的葉銘,姬雪心中有股不好的預感,這讓他不由蹙眉,特別是想起葉銘離去事的話與笑容,她感覺對方…有陰謀!

“管事!”翎老走進來對姬雪恭敬的稱呼了一聲。

爲了預算拍賣會的最終利益,同時做好宣傳,姬雪讓翎老每天觀摩完葉銘煉丹後都要來通報自己,同時帶一份葉銘所煉之丹!

“翎老,今日所煉之丹是什麼丹藥?”姬雪開口,她雖然聽兩老將葉銘說得牛逼哄哄的,但沒有親眼見識過也就有所懷疑!


畢竟煉靈丹如炒菜一般容易,這種事簡直太驚世駭俗,姬雪看過葉銘寄存在聚寶閣的靈丹,相信對方能煉製靈丹,但也認爲兩老對葉銘評價有極大的誇大。

翎老臉色突然露出複雜,不過眼中的激動還是十分明顯的,這不禁讓姬雪疑惑,什麼樣的丹藥能讓翎老如此失態?

“這次葉大師煉了兩爐丹藥,化天丹和碎基丹,各五枚,全靈品。”翎老深吸一口氣,盡力平復心中激動後開口!

“什麼!”姬雪不能保持平靜,臉上露出震驚。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