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丈希望千施主能放下心中的魔障,迴歸我正道。”慧海僧人也隨之說道。

“呵呵,我要是不去呢。”黑甲男子隨意道。漆黑鎧甲周身的血色的妖異紋路愈來愈濃郁,慢慢和鎧甲上的漆黑相融合,變成一種暗紅色,更顯得妖嚴。

“師兄!”戰無名聽到這話一急,連忙開口。

“住口!”暴虐的氣息在黑甲男子身上涌現,陰沉的聲音響起,“回去?被封住一身修爲,囚禁一生?還是你們以爲我會就此引頸待戮?我生平所向就是爲了主宰我自己的命運,魔又如何!道又如何!爭執的手段罷了。”

“動手吧,他入魔已深,已經回不了頭了,抓回去請掌教定奪!”雲琦聖女嬌斥一聲,喚出一把周身流光溢彩的七尺飛劍。

一旁的慧海僧人也喚出一根三尺禪杖,只有戰無名依舊無動於衷。

“哼,我看你們能奈我何!”黑甲男子的氣息開始不斷攀升,雲層中的氣流彷彿凝固了,壓迫着雲層中的其他三人。

雲琦聖女最先忍不住,,朝黑甲男子攻去。

慧海和尚一聲罪過罪過,開始口誦佛家真言,一個宏大的印着佛家萬字咒的金鉢朝黑甲男子罩去。

看到兩人已經出手戰無名暗歎一聲,爲保師兄周全,只能出手。

腳下一動,向着黑甲男子飛去,手中多了一把劍柄上留着一個孔洞的三尺青峯。

黑甲男子剛躲開慧海和尚的金鉢,眼見戰無名又攻了過來。他本就疲於應付雲琦聖女和慧海和尚的圍攻僵持不下,再加上一個戰無名,他的情況頗爲不妙。

“就你這實力,就想擒下我?癡心妄想!



破!

殺!

千!

軍!”

隨着黑甲男子的一聲大喝,漆黑的鎧甲周身不斷涌現暗紅色紅雲,瀰漫的血色不斷髮出“鏗鏗”的金鐵交戈聲,顯然如同金屬般鋒利和堅硬,那血色紅雲就像飢餓的狼羣,大部分不斷朝着周圍三人涌去,其餘的四散而去,凡是接觸到的雲朵,在一息之間被攪得粉碎,那血雲漸漸在天空之中圍成一片血幕,但陽光依舊可以透過血幕照射下去。

看到血雲向着自己瀰漫過來,雲琦聖女的臉色一白,嬌喝一聲:

“琉璃護身!”

一道流光溢彩的光暈圍繞住了雲琦的身周,不斷旋轉着擋住了那瀰漫的刀鋒一般的血雲。

“羅漢金身!”慧海和尚也是一聲大喊,手中捏了一個佛印,身上破舊的僧袍就這麼的鼓了起來,原本看上去不顯眼的身體這時候卻將僧袍撐起,整個人看起來如同怒目金剛,身丈放出金光,顯得十分威嚴,血雲也被擋在金身放出的金光之外。

“千施主勿再造孽,以免生靈塗炭。”怒目金剛一般的慧海和尚一身大喝,喚出金鉢,不斷的變大,變得如同山嶽一般大小,鉢口向下對着血雲,一股強大的蘊含着佛家力量的吸力從中傳來。

閃着金光瘋狂吸收涌動的刀鋒紅雲,如同鯨吞吸水般,將其吸入金鉢,但卻有一片刀鋒紅雲向下逸散而去。

“阿彌陀佛,殺孽。”慧海和尚無奈悲嘆,手上收起金鉢向着黑甲男子罩去。

眼見刀鋒血雲被收,黑甲男子眼中殺機一閃,冷聲道:“當真以爲我不敢殺你們!”

心中皆是一緊,黑甲男子釋放出來的壓抑氣息彷彿帶給三人更冰冷的危險,鎧甲上的猙獰尖刺暴射而出。

“咻咻咻——”聲音剛破空而至,已有兩聲悶哼響起。

三根尖刺射出,一根刺破了慧海的羅漢金身,原本撐起的僧袍重新縮水,恢復了原本瘦弱的樣子,慧海的氣息顯得有些萎靡不振;另一根穿過了雲琦的琉璃雲裳,刺在雲琦的肩上,鮮血染紅了盛雪的衣裳;最後一根“鏗”的一聲紮在了戰無名的金甲之上,沒有穿透盔甲給予他傷害。

“戰無名,你還不出手還要等到什麼時候?”臉色有些蒼白的雲琦喊道,雙眼中的冰冷早已離去。

戰無名聽到此話,拔下身上的黑色尖刺,從懷中抽出一顆燃燒着火焰的珠子,看着黑甲男子緩緩道:“師兄,得罪了!”

說完,一把抓起手中火焰珠,用力的拍向手中三尺青鋒劍柄上的孔洞,完美的嵌入其中,彷彿原本就是一體般,帶着毀滅的恐怖意志朝着黑甲男子激射而去。

“師傅竟然連這個都給你了!”看着那把在眼中不斷放大的三尺青鋒,黑甲男子口中喃喃道,但是身形卻不受控制的僵在原地無法動彈。


三尺青鋒的劍身上燃着火焰,沒有破空的聲音,穿透了黑甲男子身周血雲,打中了他的肩膀,留下一個可怖的傷口,這已經是戰無名手下留情的情況,三尺青鋒打傷了喝黑甲男子重新回到戰無名的手上。

可惜灼熱的火焰似乎對黑甲男子的傷害極大,那周身的血色紅雲就像點燃了汽油似的,如同燎原的星星之火,不斷消融周身刀鋒紅雲,向着黑甲男子的身上蔓延開去。

“啊!”黑甲男子痛叫一聲,額頭冷汗直冒,周身的鋒利血雲更是急促的涌動着,將那些快速燃燒的血雲驅除,但是肩頭的那個可怖傷口上燃燒的火焰卻如同跗骨之蛆一般沒有消失。

而戰無名三人卻出奇的保持一致,沒有攻擊,黑甲男子陰沉的雙眼緊緊的盯着戰無名,面沉如水,口中緩緩道。

“來日方長,下次我們見面的時候,不死不休!”

說完,刀鋒血雲在他身後凝成一對血紅色的羽翼,帶着他迅速逃離這裏。

“你還想離開這嗎?”看着黑甲男子離開,雲琦腳踏七尺長劍急速追擊着。

“休走!”慧海僧人也是一聲大喝,腳下踏蓮一般向着黑甲男子離去的方向飛去。

而戰無名沒有看向黑甲男子離去,眼角反而看向了剛剛一片殘留的刀鋒紅雲離去的方向。

不到一刻鐘,慧海僧人和雲琦聖女重新回到戰無名身邊,慧海僧人問道:“戰施主怎麼不追?”

“我師兄的千里無形我根本追不上,只要他想跑我們根本沒機會。”戰無名緩緩道,眼中依舊看向剛剛殘留的一片刀鋒紅雲落下的方向——小溪村。

“出事了!”雲琦聖女臉上突然驚變,突然想到什麼一般,臉上花容變色,

聽到雲琦的話,慧海和尚也似乎想到什麼,也是一驚。

想起剛剛慧海和尚並沒有將所有的刀鋒紅雲全部收起,而下方還有無辜的百姓。 另一方面,小溪村,村口。

“準備好了嗎?”張獵頭朝着傅孤白問道。

“準備好了。”傅孤白堅定的點點頭,後面揹負着一把大弓和一支長槍,是昨日獸潮的武器。

“好了,準備走吧。”聽到傅孤白的話,張獵頭招呼身後的狩獵小隊。

而在另外一旁,秀兒和大樹躲在一邊。

“準備好沒有,他們都要走了。”秀兒朝着一旁的大樹問道。

“好了。”大樹的心情還是有些緊張,聲音有些低沉。

“哎,你們誰看到我家大樹啊,這個臭小子不知道又跑哪裏去,沒有在家好好修煉。”這時張獵頭的聲音響起。

“我爹找我呢。”大樹心中一緊,可憐兮兮的看着秀兒。

“怕什麼啊?”秀兒捏着大樹胖嘟嘟的兩頰,哼道。

偽萌寶寶:總裁的失憶嬌妻 ……”

“算了,我們走吧。”最後張獵頭終於說了一句,讓狩獵隊伍開始出發。

“呼。”大樹聽到張獵頭的話,如釋重負的呼了一口氣。

“笨蛋,快跟上。”秀兒敲打一下大樹的腦袋,身子弓着像只小貓一樣尾隨着出發。

……

天空之中,遺留的一片刀鋒血雲就像落葉一樣,隨着氣流向着小溪村的方向不斷的慢悠悠的飄落。

在狩獵的隊伍,傅孤白停下了腳步,他剛出林子的時候,正好一束紅芒射了過來,條件反射的閉上眼睛,再睜開時心中隱隱有一絲的不安。

“哪裏的紅光?太陽太耀眼了嗎?怪哉。”搖搖頭將這個想法晃出腦袋,只是心頭的不安愈來愈濃烈。

“怎麼了嗎?”走在傅孤白身邊的張獵頭看到傅孤白停下了腳步,問道。

“沒事。”傅孤白笑笑,繼續走了。

張獵頭也沒有多想,隊伍繼續前行。

……

刀鋒血雲雖然是慢悠悠的飄,但是位置卻沒有多大偏移,看是輕盈的刀鋒血雲一降落到小溪村的地上,鏗鏘的金屬聲震耳欲聾,濺起漫天的灰塵。

“出什麼事了啊?”

“什麼聲音那麼吵啊?”

在家中閒來無事,在村旁頂着烈日種田的村民們聽到聲音都帶着疑惑走了過去,向着灰塵的聚集地靠近。

……

“你們聽到什麼聲音了嗎?”服下去塵丹的傅孤白的耳力至少小溪村之中沒有人能夠比擬,哪怕擁有後天實力的村長也不行。

“沒有啊?你怎麼了?”張獵頭奇怪的看着傅孤白,他今天的行爲表現得很莫名其妙。

“難道是錯覺?”看到衆人皆說沒有,傅孤白皺了皺眉頭。

……

漫天的沙塵還沒有散去,如同霧一樣矇蔽了村民的視覺,沒有人敢走進去。

沙塵內,刀鋒血雲的整體卻發生着變化,原本不過樹葉大小的刀鋒血雲,不斷的衍生出奇形怪狀的小型血雲,手臂,腿部,頭顱,本體也漸漸發生着變化,最後變成一個三米高的通體血紅色的巨人,頭顱中那雙空洞的眼睛卻是毫無靈智的冷漠,在陽光下反射着血紅嗜血的光芒。

濃濃的沙霧漸漸散去,好奇的村民們都圍繞在紅雲巨人的周圍,驚歎的看着這個紅雲巨人。

“這是什麼東西啊?”

這是所有村民心中的共同疑問。

“大家讓下,村長來了,讓下讓下。”這時不知誰一聲叫喊,村民們自覺的讓開了一條通道,年老的村長在李木匠的伴隨下在衆人的注視下緩緩走進去。

三米大小,通體血色。這是什麼東西?以村長的閱歷也分不清這一動不動的東西是什麼,疑惑的看向旁邊的李木匠,問道:

“小李啊,你家世代都是做工匠的,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嗎。”

“這個東西身上的材料好像金屬,應該是某種金屬機關人吧,不知道怎麼會掉到我們村裏來了。”

李木匠聽到村長髮問,對着紅雲所變的巨人琢磨了一下,才帶着費解着回答。

“是嗎?”村長緩緩的靠近着紅雲巨人,花白渾濁的眼眸想從其中看出什麼。

“這個東西怎麼不會動?”李木匠跟着村長上前,伸手在紅雲巨人的身上摸着,想了解其中的奧祕。

剛觸碰到紅雲巨人的李木匠手像觸電般的縮了回來,張開手掌,卻發現手中流着鮮血,紅雲巨人竟然鋒利如斯!

而紅雲巨人的身上沾上了李木匠的血液……

“轟”的一聲,以紅雲巨人爲中心,發出一場無形震動,沒有一定修爲感覺不出來,感覺到周圍的目光,紅雲巨人彷彿活了過來,鮮紅的全身不安的扭動起來,空洞的雙眼射出一道黑光,帶給周圍人們妖異的感覺。

唰,圍觀的村民整齊的後退一大步,不少人冷汗不自禁的淋溼了後背。

“什麼情況?”有人顫抖着問道。

而靠的最近的村長和李木匠已經全身上下都被冷汗給淋溼了,如同被一隻史前巨獸給鎖定了一般,全身都戰慄的說不出話來,李木匠任着手中的傷口不斷的滴着血,滴落的鮮血向着紅雲巨人流去。

“村長?李大哥?”沒有隨着張獵頭和傅孤白去狩獵的李二看到兩人一動不動,奇怪的問道。

發覺兩人並不回話,李二也看向那個讓人心悸的紅雲巨人,心裏有點發怵。

而並沒有過多接近的村民們後背雖然被冷汗淋溼,但是所有人還在疑惑着,所有人的腳下都在打着顫,出奇的沒有發出聲音。

“轟隆隆”這時,紅雲巨人卻開始動了起來,發出一聲如同響雷般的聲音,如同史前巨獸甦醒過來一般。

衆人聽到這個聲音,心中一突,不好的恐慌預感在衆人心間升騰和蔓延,不過紅雲巨人不會給他們這個機會。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