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天不等凱勝解釋,搶先說道:“統帥使用祕術,召集亡靈之魂,又給他附魂了!現在的妖龍可以說是統帥所創的!”

步釋天像凱勝看了一眼,只見凱勝點了點頭,算是默認了。心中更是涌起驚濤駭浪,原本他跟從凱勝只是覺得那一絲熟悉的感覺,而此刻了解到凱勝真正的能力,這才完完全全的認可了凱勝亡靈統帥繼承者的身份。

衆生之輪乃是衆生的意志的實體化,是衆生意志的體現。

若是得到衆生之輪的認可,想必沒有那麼的簡單。

凱勝心中閃過無數的念頭,他已經沒有時間了,若不是五上界已經開始行動,他也不會這麼快的來尋找衆生之輪,他就是怕五上界先一步的找到衆生之輪,那麼下界的億萬生靈就再也沒有機會抵抗這次天地大劫了。那億萬生靈會被活活的成爲祭練成抵擋天地大劫的祭品,由下界承受天地怒火的大部分傷害,餘下的傷害五上界自然可以承受,這種保存自己毀滅別人的做法在他們看來沒有任何不妥,但是凱勝絕不會眼睜睜的看着億萬生靈就如此被生靈塗炭。

只有找到衆生之輪,纔有和五上界交談的資本!沒有了衆生之輪,億萬生靈的生存意志是不會讓他們輕易的祭練的,沒有了下界阻擋天地破滅的傷害,那麼五上界也自身難保,在這種情況下,合作共抗天地大劫纔是唯一的結果。


而凱勝,就是要,五上界聯合下界的所有高手共抗天地大劫!

天地不仁以萬物爲鄒狗!太古第一人跨越千年只爲破滅天地大劫,而凱勝十世爲人,終於覺醒了亡靈統帥的記憶,這是他的使命,逆天而行……

修我戰劍,斷我戰戈,我以我血撒青天,凱勝此刻耳邊又響起了那首遠古的戰歌。

而現在衆生之輪就在這扇門後,凱勝盯着那個門好像要把它看透。

“步釋天,開路!”凱勝一聲令下,步釋天立刻收起了血棍,走到門前,雙手一推,頓時一道血色的氣流從掌心退出,那是他的死靈戰氣,此刻毫不珍惜,噴薄而出,那巨大的門搖晃了一下,但是卻絲毫沒有要打開的意思!

衆生之輪掩藏的地方十分的堅固,若非之前妖龍那堅若精鋼的身體猛烈的撞擊,使得封印出現了破損的痕跡,這一下想必那巨門都是紋絲不動。

看見步釋天不能建功,戰天一聲冷喝,手中的戰天向前推出,又是一道精純無比的黑色死靈戰氣向前推出,轟隆轟隆,巨門吃受不了能量的轟擊,發出**聲,但是還是在堅持着,搖晃着。

“我也來一下!”無名一個閃影衝到了前面,又是一道金黃色的死靈戰氣噴薄而出,此刻一金一紅一黑三色戰氣彼此交匯,格外耀眼,無名戰天步釋天站成一排,全力推着巨門。

“衆生之門!”就在這時,那巨門上慢慢的顯示出這麼一行字,好似原本就在那裏一般,凱勝讀了一遍,頓時心有所感。

虛空陡然一張,熟悉的亡靈空間之門浮現,門上的浮雕,地獄三頭犬更加的清晰了,亡靈之門緩緩的打開,陡然,從中射出一道七彩色的光芒,好似仙光,美麗的讓人癡迷。

當這彩色的光芒輕輕的觸碰到門上那三點的交匯處的時候,“嘎吱”一聲的輕響在這片空間中傳出,彷彿就在人的耳邊一樣清晰。

那怎麼也打不開的衆生之門慢慢的往裏推進去,露出一片無盡的虛無。

戰天無名和步釋天都收回了戰氣,而那道仙光也彷彿像是從未出現過一般,衆人的眼前之餘下衆生之門在無人推動的情況下,慢慢的打開,一片波瀾壯闊的畫面在衆人的眼前浮現。

史詩一樣的畫卷慢慢的在衆人眼前鋪開,那是一片衆生的畫卷!花開花落,滄海桑田,國家興亡,朝代更迭,戰爭,帝王,乞丐,猛獸,豪傑……無數的生靈在這幅畫卷裏面上演他們的生活,這就億萬生靈!

畫面的最後,陡然變得一片漆黑,慢慢的出現兩條一黑一白的魚,兩魚相互追逐嬉戲,接着他們頭尾相連,慢慢的實體化,成爲一個巨大的圓盤,圓盤的一半是白色,一半是黑色,如同太極圖一般!

這圓盤起初巨大無匹,慢慢旋轉,不過多轉一圈就小一分,等到轉了幾百圈後,只有巴掌大小了。

凱勝知道,眼前的這就是衆生之輪了,他伸出手就要拿,卻見那衆生之輪,發出一黑一百兩道光芒把他罩籠。

三大戰將頓時一急,各自使出拿手絕招,就要攻擊那衆生之輪。

凱勝連忙制止住他們,那衆生之輪的光芒好像掃描一樣,把凱勝從頭到腳的掃了一遍,又從腳到頭的掃了一遍。

而凱勝此刻卻是有一種別樣的感覺,就是他與衆生之輪有了一種莫名的聯繫。

衆生之輪,認識他,不,準確的說,是認識他的氣息,曾經亡靈統帥和衆生之輪一起抵抗天地大劫,最終亡靈統帥身滅,而衆生之輪也被損傷,沒想到無數年後,居然還會相遇。

好比兩個曾經比肩戰鬥的戰友,在這一刻,爲了一個共同的目標,再一次重逢! “老大!”“統帥”三大骷髏戰將看見凱勝呆站在那邊許久,一動不動,不約而同的一起出聲喊道。

“嗖!”那衆生之輪收回了光芒,化爲一道光點向着凱勝手裏飛去。

凱勝這纔回過神來,仔細的打量着手裏的衆生之輪,若是被他這麼迷你的樣子欺騙了,那就大大的錯了,衆生之論承載着衆生的意志,其廣大無邊,足以遮天蔽日,此刻只是他的一個普通形態。

凱勝的手指小心的劃過衆生之輪上那一道細弱的傷痕,衆生之輪經過這麼多年的修養,吸收着衆生的意志,依然還留下了這麼一道傷痕,可見當初天道對他的傷痕之深。

若非他擁有亡靈空間,衆生之門也不會被他打開,這個世界上,若是要修復衆生之論的傷勢,只有億萬生靈源源不斷意志的滋潤,另外還有一個方式,就是死靈氣息的滋潤。

生人對生命有無比的渴望,又可知道,死靈對生命是更加的渴望呢?

亡靈空間中無數的亡靈,他們的意志是修復衆生之輪最好的佳品。

這也是爲什麼之前亡靈空間中會射出那道仙光一樣的七彩光芒,那是死靈心目中最美好的寄託……對生命的寄託!

凱勝把衆生之輪放入了死靈空間,在那裏,它會得到最好最快的滋養,原本凱勝還想用陣法讓他恢復,看來亡靈統帥的記憶倒是有些錯誤,衆生之輪需要的不是死氣,而是死氣中的那絲生的渴望。

此刻衆生之輪到手,凱勝心中大快,好像已經挽救了億萬生靈一般。沒有了衆生之輪,五上界再也不能逃脫的了天地大破滅的災難,只有如此,才能六界聯手,共創天道!凱勝的眼神中露出堅定的神色。

“統帥,有殺氣!”血骷髏此刻突然一臉鄭重,從耳朵中掏出血棍倒提着說道。

戰天眼睛中的亡靈火跳了跳,一步踏出去,什麼也沒說,只是戰意更加的昂然。

殺氣?凱勝往四周看了一圈,只見血色的海水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隔絕在外面,四周空蕩蕩,靜悄悄,哪裏有什麼殺氣。

“不好,婉兒,雪兒!”凱勝此刻的目光往上看了一眼,頓時想起在血海之上的守墓老人和兩個女孩的安危來,莫非他們遭遇到了什麼人的襲擊?

凱勝來不及細想,率先往前面衝去,剛走了兩步,一聲輕吼,凱化!

無名化爲一道金光把他包裹,熟悉的骷髏戰甲將他團團包裹,全身充滿了力量,腳下生風是般,速度陡增,原本有些阻塞的空間在他的面前如同豆腐一樣被切開。

凱勝心中着急,踏着逆天九步,從空間中幾個穿梭,第一個衝出血幕,眼前的一幕讓他血脈爆涌!眼角幾乎都要炸開!

卻說花開兩朵,各表一枝,在凱勝一行人進入血幕不久,守在外面的死靈君主卻是遇到了一些麻煩,不懂從何方跑來四個人,起手就要打,四人實力分開來不是十分的強,但是四個人一起合擊,連死亡君主都不是對手。

若是平時,死亡君主完全可以騎着骨龍展開遊擊,把四個人分開,一一擊破,而此刻卻要保護兩個女孩,只能咬牙苦苦支撐,這四人不懂從何而來的高手,實力都強大無比,打的死亡君主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

他的七彩骨龍已經被打斷了兩根肋骨,原本神氣的骨骼現在處處都是焦黑的顏色,痛苦的嘶吼不已,而死亡君主更是悽慘,身上的長袍被打的破破爛爛,好像爛布條一樣的貼在身上,嘴角和鼻孔都流出了鮮紅色的血液,在他的身上,一個巨大的骨籠,碧水婉兒和寒冰雪兒在裏面不停的掙扎着想要衝出來,碧水婉兒此刻已經鎧化,進入了戰鬥形態,而寒冰雪兒拿着手中的寒冰劍,不停的劈砍着骨籠,想要衝出來戰鬥。

死亡領主那薄弱的身體死死的站在他們的前面,縱然已經身受重傷卻依然不退,手中的骨槍或刺或掃,把那片骨籠的範圍牢牢的守在手裏。

“死亡領主,我們看你修煉到如今的實力實在不容易,想要放你一馬,你就不要再執迷不悟,只要你交出後面的那個斬聖家族的餘孽,我們也不想與你爲難!”當頭的一個冷酷男子說道。

“君主爺爺!你放我出去,讓我和他們走!你不用在擋在我前面的,我不想連累你和凱勝哥哥,我倒是要看看他們能把我怎麼樣!”寒冰雪兒在骨籠中奮力的劈砍着,見打不壞這個骨籠,只好拼命的大喊道。

“咳咳,呵呵!我死亡君主縱橫六界那麼多年,還能怕了這四個毛頭鳥人不成!我可是答應統帥,要保護好你們的,想要帶你走,除非,從我的屍體上面踏過去!”亡靈君主一把把嘴角的鮮血擦乾淨,冷冷的說道。

“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別怪我們四兄弟無情了!殺了他!”帶頭的那個冷酷男子臉上先是一陣不可置信,接着彷彿是遭受了巨大的羞辱,臉上閃過一絲殘忍,對着另外的三個人說道。

今天你有幸,看見我們四兄弟練成的神技,在我們這一招下能活命的人,到現在還沒有出生,嘿嘿!

“大天使之劍!”領頭那男子一聲高呼,臉上肅穆,一手指天,一手舉劍,只是一瞬間,彷彿投影一樣,在他手指的地方,一個長達十幾丈的巨劍在天空之形成,刺眼的白色光芒顯示裏面蘊藏着的巨大能量。

另外三人也都嘴中唸唸有詞,指着空中的巨劍,那巨劍彷彿得到一股巨大能量的灌注,越來越亮,到最後,那亮光反而慢慢的淡下來,形成了一個實體一樣的劍,連劍上的花紋都清晰可見,這是能量實體化!傳說中的天堂神技!

寒冰雪兒畢竟大家族出生,見識廣,此刻睜大了眼睛,好似能瞪了出來,她壓根就不相信,這個傳說中的天堂神技居然能在這裏看見,還是一個來抓自己的人身上看見!

難道,那四個人都是神不成?可是光明教會的神爲什麼會在這裏呢?

而死亡君主此刻臉上卻是看不出任何表情的變換,他轉頭看了一眼血幕,那血幕緩緩流轉,卻散發出另外一種靜謐,誰也不懂此刻裏面在發生着什麼。

他這一刻已經明白了,這四人都是五上界的人,而且四人的實力都是神級,四人聯手甚至能和神王一戰,死亡統帥覺得全身的生機在這天使之劍的光芒下慢慢的衰弱,原本想提起力氣再拼一下,卻是發現自己一動也不能動,大天使之劍的威勢如威如獄,只要稍微的有些異動,就會被擊碎的灰飛煙滅!

“統帥,我雖然有能力逃脫,但是不能保護住你的朋友,我又有什麼臉面去見你呢,當初你於我有知遇之恩,原以爲再也見不到你了,沒想到上天對我這麼好,又讓我碰到你的轉世了,真想陪你戰九天哇!以前我的實力弱,你不讓我去,如今我有不錯的實力,卻沒有那樣的機會了嗎?這莫非真的是天意嗎?”守墓老人死亡君主的心中轉過這番念頭,不禁長嘆一口氣,擡頭看見頭頂上那如同天劍一樣的大天使之劍,微微的閉上了眼睛。

若是有來世,統帥,讓我再追隨你吧,只是這一次,若是不能保護你的朋友,請你莫要怪我,我已經,竭盡全力!

守墓老人喃喃的說道,等到最後一個字的時候,幾乎是吼出來一般,他那佝僂的身軀猛地站直,睿智而滄桑的眼神中被一股瘋狂取代!

那四個英俊面孔的年輕人,嘴角都露出一絲殘忍的神色。大天使之劍之下死去的亡魂,今天註定又要再添上一個了。

那天使之劍張揚着無盡的威力,高空之似乎有天使在輕聲吟唱,無邊無際的光芒如同一道初生的太陽,耀眼而犀利,恍若實質的巨劍緩緩落下,守墓老人死亡君主被那氣機鎖定,此刻縱然有驚天的身法也不能閃避,何況身後還有着碧水婉兒和寒冰雪兒。

此刻寒冰雪兒已經淚流滿面,跪在地上,手中的寒冰箭被無力的丟在一邊。碧水婉兒依然在用力的攻擊着骨籠子,骨籠子在她全力的能量攻擊下危危可及。

“快點,再快點,就差一點就可以打破了!”碧水婉兒縱然是最後這一刻也沒有放棄想出去戰鬥的想法。

原本明亮的天空好似突然陰沉了許多,可憐老頭也不忍看見這幅畫面吧,守墓老人的身體從外到內,一絲一絲的化爲灰燼,沒有嘶吼,沒有掙扎,彷彿一副唯美的畫面,慢慢的,無聲的,消逝。

當他就快要消失的時候,他那雙飽經滄桑的眼睛陡然的睜開,向遠處看去,嘴角慢慢的咧開,露出最後的一絲微笑,那一絲微笑包含了不捨和依戀。

“不!”凱勝撕心裂肺的一聲大吼,看着守墓老人慢慢消逝的身體痛苦的大喊。

幾個起落就已經到了守墓老人的身前,凌空一抓,卻抓了一個空,空蕩蕩的血海之上,只有風聲輕輕佛過,守墓老人所站的地方,空空如也。

“君主!”這一刻,碧水婉兒終於把骨籠打出一個大洞,飛也似的衝了出來,對着守墓老人消失的地方痛苦的喊道。

“君主!”寒冰雪兒止住了淚水,雙膝跪地的哽咽着,喃喃的念道。

“啊啊啊!是你們,你們都要死!全部都該死!”凱勝掉過頭去,對着不遠處高高在上的四位英俊青年怒吼道。

他的面目猙獰,好似出籠的猛獸,全身死靈龍氣澎湃,一道真龍的虛影在後背顯現,展示出無上的威勢。

四位英俊的青年互相看了一眼,臉上都露出了鄭重的神色,他們從眼前這個不起眼的人類身上居然感覺到了鋪天蓋地的壓力,那一絲心靈的悸動,是什麼,恐懼嗎?恐懼,他們似乎已經忘記多久了,沒有感受過這種感覺了。

他們下意識的想要逃脫,以他們的能力想要逃跑,想必在這個世界沒有人能攔住他們。而緊接着,他們就發現一個悲哀的現實,因爲,他們發現不懂什麼時候,一左一右已經出現兩個同樣恐怖氣勢的骷髏將領,左邊的那個全身黑色氣息繚繞,戰意盎然,好像一座不可摧倒的巨大屹立在那邊。右邊的那個骨骼鮮紅,如同血液鑄造的一般,倒提着一個血色的棍,驚人的殺氣和煞氣從他的身上傳出,猶如一個絕世殺神的轉世。

凱勝,步釋天和戰天以及成三角陣型把他們四個人緊緊的包圍了。

若想破局,唯有一戰! 四位臉色英俊的年輕人此刻再也不能保持住自己的風流灑脫了,背靠背的站在一起,警惕的看着眼前的一人兩骷髏,領頭的那個年輕人對凱勝說道:“這位朋友,我們無意冒犯,只是奉天界神使愛麗斯的命令,前來抓捕斬聖家族的餘孽,死亡君主想要阻止,結果卻是螳臂當車,這般的後果是他咎由自取!如果你不識大體,就別怪我們四兄弟不客氣,死亡君主的下場就是你的下場!”

凱勝怒極反笑,背後的巨大披風猛地一耍,大聲道:“死到臨頭的人還嘴硬,愛麗斯是嗎!我今天就先殺了你們再殺了愛麗斯,莫說他是天界的神使,哪怕是神王親自下界,我也要鬥上一鬥,我要讓他明白,這裏是人間界,在人間界,哪怕他是條真龍,也要給我乖乖的盤着!”

想起死亡領主死之前那一絲淡然的笑容和無限的依戀,他的怒火在胸口熊熊燃燒,死亡領主對他有着別樣的感情,當初他還是一個不能召喚骷髏的亡靈召喚師的時候,死亡領主就和他認識了,正是在死亡領主的幫助和鼓勵下,他才從新拾起一個變強的信心,慢慢的走到今天,可以說,死亡領主在他的眼中是一個亦師亦父的存在,如今死亡領主慘死,而兇手近在眼前,他恨不得吃他們的肉喝他們的血,幫他們碎屍萬段!

凱勝怒火中燒,一番話說出來擲地有聲,猶如一道炸雷在天空詐響,讓人心神搖曳。

四大神使見眼前這人實力十分的強勁,縱然他們擡出愛麗斯的名頭來嚇唬他,他不但沒有退步,反而揚言要殺死愛麗斯,這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若是平時他們還有機會逃脫,但是此刻被三人團團包圍,更是因爲剛纔想要速戰速決,一上來就使出大天使之劍那般的神技,導致他們的神力還沒有得到及時補充,這般以弱擊強,一場惡戰是少不了了!

血骷髏站在右方,看的真切,他對殺機有着格外的天賦,此刻出生對着凱勝喊道:“統帥,眼前這四人是五上界派來的戰天使!”

戰天也點頭附和道:“那戰意是戰天使沒有錯!”

戰天使?凱勝的眼睛微微眯起,目光如同利劍一般從私人身上一一掃過,他從未和五上界的人戰鬥過,這一次是第一次,死亡領主的實力他是知道的,剛纔大天使之劍的威力,縱然是隔着一些距離他也是感到到其中的恐怖,能殺死死亡領主的人,用腳趾頭想,也是很厲害的人。

他嘴裏面說的輕鬆,但是心中絲毫沒有放鬆警惕,精神力和戰天以及步釋天聯合起來,監視着四人的一舉一動,碧水婉兒知道一場大戰將要開始,帶着寒冰雪兒躲到一邊,她冰雪聰明,知道自己在這樣的戰場上不能幫忙,爲了不分散凱勝的注意力,自己跑開了。

那中間的四人間自己的身份被一語道破,向血骷髏步釋天和戰天的方向看了一看,他們心中想來,這三角形的陣型,從戰天那個地方最有可能突破,戰天雖然戰意盎然,但是全身的死靈氣息明顯是三人中最弱的。

柿子就是要拿軟的捏!

“沒錯,我們是天界下凡的戰天使,此次奉神王的命令前來協助神使愛麗斯,你們能認出我們的身份也算是有幾分的見識了,既然如此,我們也就不用再掩藏了!”領頭的年輕男子說罷,全身好像升起一道聖光,那英俊的臉龐頓時變得柔美起來,無盡的祥和氣息從他的身上傳出來,背後的衣服刷的裂開一道大口,兩個巨大無匹的翅膀從中伸展開來,有一丈有餘,頭上慢慢的浮現出一道柔和的光芒,一個金色的光圈若隱若現的浮現在頭頂。

其餘的三個年輕男子也紛紛變身,只是一剎那,四個戰天使出現在衆人的眼前。

這四個戰天使每人手中都拿着一把一模一樣的武器,正是傳說中的天堂神兵裁決,裁決一切不公,裁決人世間的罪惡……

而這一刻,四把裁決不約而同的面對着指着一個敵人。“我們裁決你,有罪!”

四人異口同聲的說道,那四把劍上此刻如同被賦予了神力,神光耀眼,那就是傳說中的裁決之力。

但是,他們將要如何裁決凱勝?

“原來這就是你們的真身,我經常看見教堂裏面的牆壁上刻着你們的雕像,歌頌着你們的慈愛和博愛,而這一刻,當億萬生靈需要你們出來戰鬥的適合,你們卻站在他們的對立面,讓億萬生靈看一看吧,他們所敬仰所歌頌的神,他們纔是殺死自己的真正凶手哇!”凱勝冷言道,“一羣欺世撞騙的神棍,就想要來裁決我,今天我倒是要問一問,你們憑什麼?”

“憑什麼?我們是天界派下來的使者,肩負着維護上界安危的使命,你們居然和我作對,如果我們稟告上界,定讓你們死無全屍!”領頭的戰天使惡狠狠的說道,那張英俊的臉龐顯得格外的猙獰。

“死人是不會說話的,我說過,你們今天都要死,我不但有你們死,還會把你的靈魂收到我的亡靈空間裏面,被亡靈之火灼燒,忍受無盡的痛苦,唯有這樣,才能洗刷你們的罪過!”凱勝冷哼一聲,大聲說道。

“就是現在!”領頭的那個戰天使突然大吼道,四人手中的裁決聖劍齊齊舉起在身前,作勢要像凱勝展開攻擊,半途中卻陡然迴轉,如同利箭向着右邊的戰天衝去,裁決聖劍上覆蓋的巨大神力互相交融,幻化成一個張翅飛翔的天使模樣,高揚着雙翅,視死如歸的向着戰天撞去。

“早就知道你們會這樣!”戰天咧開骷髏嘴,會意的一笑,卻讓眼前的四個戰天使心中生出不詳的感覺,他們這番的攻擊也是經過深思熟慮,先和凱勝對話吸引他的注意力,然後聲東擊西,出其不意的進攻,作勢要從凱勝那邊突破,實則是要從最弱的戰天那邊突圍。

而他們的算計顯然錯誤了,在這三人中,光輪脫逃,唯有戰天是最難對付的,只要被戰天的戰意鎖定,那絕對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