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常明立刻說到:“你二哥天生就無法修煉,我讓他出去多見見世面,是讓他以後做個閒職,輔佐你們兩個人

姬常明又道:“姬發你有什麼辦法沒?”

二殿下姬發立即站起來說到:“父皇,我這裏倒是有個辦法,不知道可行否。”

姬常明說:“你說說看,如果行,就按你的意思去辦。”

姬發說到:“解鈴還須繫鈴人,找到姜衍。讓他來辦。”

衆人向看傻子一樣的看着姬發,大家都知道這姜衍是一個普通人,能有什麼辦法?

被三大校草罩著的日子

九公主姬如雪說到:“我相信二哥的話,二哥雖然無法修煉,但是他肯定有好辦法。我這就去找姜衍,讓他來。”

姬發立即說到:“九妹,你去了別胡鬧,就說我找他幫忙,把他請到我府上。”

姬如雪笑着回答道:“放心吧二哥,肯定沒問題。”

姬發站起身拱手作揖道:“那父皇,我先回府,您去放心,這件事情包在兒臣身上。”

姬常明也不知道這姬發葫蘆裏賣的什麼藥,也只能等他的消息了。

姬常明說道:“既然這件事情交給姬發了,大家都回去吧。” 叮~恭喜宿主擊殺化神初期修士獎勵1000點經驗。

看到經驗入賬,姜衍還不知道因爲自己的一個天罰,鬧出這麼大事,如果要是知道了,肯定當場就把徐天飛殺了。不過他也不在乎,反正都是裝逼的。

姜衍正在逛着系統商場,旁邊的小泥鰍就在煉化着星辰丹。

就在這個時候,門被敲響了。小泥鰍直接停止了煉化,看向姜衍。姜衍聳了聳肩,直接手一掃,門打開了。

一個粉雕玉琢,豆蔻年華的蘿莉走了進來。

姜衍看着這九公主臉頰上有一對淺玫瑰紅的酒窩,像紅紅的蘋果,可愛卻不失高貴,活脫脫一個甜美的小蘿莉.

姬如雪被姜衍盯的有點臉紅說到:“那個,那個你是姜衍嗎?”

姜衍收回那侵略的目光,微笑的說到:“我是姜衍啊,你是誰啊?找我gan什麼?”

姬如雪說到:“我,我叫姬如雪,我二皇兄讓我來找你的。”

姜衍問到:“姬發找我gan什麼?告訴他,等我忙完事情,自然找他。”

姬如雪瞪着那可愛的大眼睛說到:“當然是有事了,而且關於你姓名的事情。你都不知道你闖下了多大的禍事。”

姜衍撓了撓頭~一臉不知道所措的樣子。

姬如雪氣鼓鼓的拉着姜衍的手準備朝着外面走去,可是沒有拉動。

姜維微笑的說道:“哈哈,小美女你要帶我gan嘛去?我可不是一個隨便的人哦。”

姬如雪聽到姜衍的話,直接把手撒開,臉更紅了。氣憤的看着姜衍。

姬如雪說到:“臭流氓,我這是爲你好,如果你不是凡人,我肯定要揍你。”

姜衍感覺這小蘿莉太有意思了。性格也很灑脫。

姜衍說道:“你放心吧,我會跟你走,但是你的跟我說明一下原因吧?”

姬如雪就把外面大致的事情告訴了姜衍,又把今天父皇找他們的事情告訴了他。

姬如雪又道:“二哥找你,肯定爲了幫你,因爲我二哥很少重視一個人,我能看的出來,他把你當朋友,所以咱們趕緊走吧。”

姜衍點了點頭說到:“嗯,姬發人確實不錯,可以當做一個朋友,但是就是腦子不夠用,估計還是見識有點少。”

姬如雪聽到姜衍竟然說,自己二哥是個腦子不夠用的人,直接臉色氣鼓鼓的要動手的架勢。

姜衍連忙說到:“小美女,你先別動手,你這樣的小美女動手就不好咯,破壞你的氣質,走吧,我們現在就去你二哥府上。”

姜衍和姬如雪出了客棧,直接上了角獸馬車,直奔姬發府邸。而旁邊監視姜衍的柳家家丁,看到這一幕立刻飛奔回了柳家。

半個時辰角獸馬車停在了一個寬大的府邸門口,牌匾上寫的,南王府。

姜衍跟着姬如雪走進府苑,真是氣派,這可比將軍府氣派多了。真是假山怪石,池塘細柳,蓮花錦鯉。

姜衍走進正廳,姬發正在大廳走來走去,想着什麼事情。

姬發看到姜衍和姬如雪來了,立刻吩咐人上一些茶點。

姬發說道:“姜兄,現在有兩個辦法,能救你。第一,你加入我們皇家,也就是你入贅給九兒,雖然她沒有到婚嫁年紀,但是可以訂婚。”

姬如雪和姜衍聽到,剛喝進嘴裏的茶,直接噗的一下噴了出來。

姜衍看着姬發,好像說的不是假話,這是唱的哪一齣啊?

姬如雪氣鼓鼓的說到:“二哥你這算什麼辦法?我怎麼能幫到他?”

姬發擺了擺手,讓九妹坐下,繼續說道:“其實老九你的資質已經被水淵閣看中,而你有難,水淵閣必定出手,那幾位太上長老也不能袖手旁觀。”

姜衍這時候說到:“算了。你還是說下一個吧。”

姬發說到:“送你走!把你送出滄月國,因爲柳家本來就盯上我們姬家的江山,只要你離開這裏。他們肯定會派出大量的人去找你,因爲你身上的傳承可不比滄月國分量輕。”

姜衍狐疑的看着姬發說到:“難道你就不想得到我身上的傳承嗎?”

姬發自嘲的笑道:“我?算了,我不爭是因爲我沒那本事,就算有本事,也不能動自己朋友的東西,說真的,我很欣賞你,如果你我都是修士,我能感覺到,你會比我更重視友情。”

姜衍用系統檢測姬發的話,竟然都是真話,而且這人竟然有天子氣息。

姜衍微笑的說到:“謝謝你了兄弟,既然你這樣幫助我,我就讓你知道我到底是誰。”姜衍雙手一揮,一道屏蔽法陣直接出現,小泥鰍,變回來吧。只見懶洋洋的大黃突然間變成了一條神龍的樣子。

姬發和姬如雪被這一幕徹底驚呆了,而姜衍也變回他的原貌,一個帥氣大男孩。

姬發激動的說到:“你,你是大黑山祕境裏的姜衍?哦,我懂了。他們說你一直沒出來,原來你早就出來了。”

姬如雪聽的是雲裏霧裏的,不過看到姜衍帥氣的外表,那小心臟撲通撲通的跳了起來。

姜衍微笑的說到:“兄弟,怎麼樣,這次不用擔心我了吧,你放心,明天之後柳家不復存在。”

姜衍直接拿出兩粒丹藥,又說道:“上次在馬車中,我探視了你的身體,本想着等臨走時送你一場機緣,這兩粒丹藥是造化丹是我昨天剛煉出來的,但是還缺一瓶脫骨水,我現在缺少凡靈草,等我把柳家滅了之後,在給你煉製。”

姬發顫抖的拿着兩粒丹藥,眼淚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而旁邊的姬如雪看到自己的二哥流下眼淚,她也懂,二哥天生就無法修煉,遭了多少冷嘲熱諷。

姬發直接激動的走向了姜衍,直接一個大擁抱。

姜衍被着突來的擁抱也懵了。

姜衍說到:“兄弟,兄弟,你別這樣我可是直男,不喜歡男人。”

姬發鬆開了雙手,擦去了眼淚。激動的握着手裏的丹藥。

姬如雪打趣到:“二哥,你這麼大的人還哭鼻子。羞羞羞~大米粥,不吃蘿蔔愛喝粥。”

姜衍頭仰天看去說到:“不是自古英雄無淚,只是未遇傷心事。”

叮~恭喜宿主獲得裝X值+5+1……

姬如雪兩個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姜衍,心裏想着,這男人到底經歷了多少,竟然能說出這樣的話。

姜衍看到姬如雪的表情,咳嗦了兩聲說到:“行了,既然知道我是誰了。那你們兩個就別擔心。”

姜衍說完,就服下了一枚易容丹,又變成了之前面黃肌瘦的樣子。小泥鰍也變回了大黃狗。


姬如雪兩眼反光的問到:“那個姜大哥,你那丹藥能給我幾粒嗎?我也想變成別人的樣子。”

姬發立刻打斷到:“九妹,你別胡鬧,姜兄弟是去辦大事的人,一會你跟我去皇宮,面見父皇,就說一切搞定,明天過後就等着好消息吧。”

姜衍笑道:“你要這易容丹干什麼? 忍者之大匠影 ,我看到都喜歡。”

這一句喜歡,徹底讓姬如雪臉色緋紅,那小心臟都差點出來了。

姜衍看到姬如雪的樣子,感覺自己好像說錯什麼了。趕緊拿出五粒易容丹,扔到桌子上就走人。

姜衍走出客廳說道:“姬兄,今天的事情,不要讓其他人知道。”

姬發看到姜衍背景慢慢走出府,轉頭又看了一下自己的妹妹,此時的姬如雪臉色還是緋紅,只是手裏捧着丹藥在嘀咕着什麼。

姬發搖了搖頭說道:“九妹,姜衍走了。你不會喜歡上了姜衍吧?”

姬如雪立刻慌手慌腳的說到:“纔沒有,我走了。”

姬發還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妹妹這樣。連忙追了上去,喊道:“等等我啊。我也要進宮的。”

此時的柳家,正堂坐滿了人。

柳世明說道:“根據下人的彙報,姜衍已經被九公主接走了,馬車是姬發的。這姬發雖然沒有修爲,但是常年在外遊歷。也結交了很多大小宗門。爲人特別聰慧。如果姬發能修煉,那這滄月國下一任國主非此人繼承。”

柳慈軒說道:“父親,我擔心,我們現在得罪皇室會打草驚蛇,就怕姬常明會跟我們魚死網破。”

柳慈仁笑着說到:“我看大哥和父親整天修煉,可能不知道朝中的動向。”

衆人看着柳慈仁,不知道他這話什麼意思。

柳慈仁又道:現在這些大臣都是驚弓之鳥,就等着咱們和皇室開戰,他們纔好站隊。就連宰輔那幾個老不死的,也在等着到底誰贏。而且這次徐家來了,他們看的更清楚。所以,沒必要擔心什麼打草驚蛇,現在的姬常明都在想,怎麼能保全他們自己的地位。

徐崇聽到柳慈仁的話,微微笑道:“既然已經知道皇室和其他大臣的想法了,那就簡單了,只要安撫他們,然後在給他們一點利益,這個問題就不在是問題。”

柳慈軒問到:“那九公主和姬發會不會連夜把姜衍送出滄月國啊?這樣我們就吃大虧了。”

柳世明說到:“這一點又可能,趕緊通知下去,讓城衛只要看到可疑車輛全部扣下。”

徐崇眯着眼睛玩味的笑着說到:“如果姬發和九公主將姜衍送走,那我立刻回中州,直接秒了他滄月國。”

這時管家走了進來說到:“家主,手下人回報,發現姜衍已經回到了客棧,是否將他帶過來?”

柳世明說道:“那就不着急了,只要沒跑,我們就正常把這個戲唱下去。”

廳堂中衆人都笑了起來,因爲他們都覺得自己是笑到最後的那個人。 姜衍回到客棧,直接掏出4粒聖龍丹,當丹香飄到小泥鰍時候,本來睏意上涌的小泥鰍一下站了起來。

小泥鰍口水都流出來了,兩隻大眼睛死死瞪着那4粒聖龍丹。就好像看到了什麼絕世大美女一樣。

小泥鰍直接跑到姜衍面前說到:“大哥,你哪來得聖龍丹?這可是好東西啊。”

姜衍微笑的說到:“嘿嘿,這可是我昨天晚上煉製出來的,那時候你在睡覺,不知道而已。”

小泥鰍說到:“怎麼可能,煉丹那麼大動靜,而且煉丹容易出丹香,你就騙我吧。”

姜衍鄙視的說到:“你要不要?不要拉倒。”

美女總裁的超級兵王 :“說吧,肯定沒好事。”

姜衍說到:“今天晚上你幫我去柳家寶庫,我給你20枚儲物戒指,你全給我裝滿了,不給他們留下一針一線!”

小泥鰍無奈的說到:“寶庫有禁制,而且需要鑰匙,我怎麼進去啊?”

姜衍直接從系統商場,花了500點裝X值購買的玉髓鑰匙,然後遞給了小泥鰍一個玉牌。

姜衍說道:“這個玉髓是什麼鎖都能開的鑰匙,禁制你交給我,我在外面破解禁制,你進去全給我裝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