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雪好笑的起身,小手在辦公抽屜中翻騰一番,這纔將深黃色檔案袋取出,丟給寧無華道:“這是之前你讓我查的東西,所有資料都在裏面,你看了之後會驚訝的拉長下巴,不過我是沒有眼福看到你那般表情,眼下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不能多陪你了!”

“夏雪對自己下了逐客令?這可是百年難得一見!”寧無華心中滿是不解,只好起身告辭。

如果沒有重要的事情,就算自己想走夏雪也會百般阻攔,沒想到今天這麼反常,看來夏雪此時肩膀上的重擔也不輕啊。

寧無華手中牢牢握着檔案袋將要離去,卻迎來劉若淳的身影:“這麼快?”

“是啊,我還有些事情要辦,以後有什麼咱們就電話聯繫,不過沒事的話最好不要聯絡,不然會出大事的!”寧無華對着劉若淳丟了一句冷淡的話語,便徑直離去。

招待一處咖啡廳隨意找了個位置便坐了下來,點了一杯咖啡後,寧無華謹慎的將手中檔案袋拆開,頓時兩個名字印入眼中“林輓歌”“蕭宇”!

寧無華頓時恍然大悟,這纔想起當時自己委託夏雪幫忙查詢林輓歌的背景資料,沒成夏雪辦事如此靠譜,竟然將蕭宇的資料也一併查了出來。

服務生恭敬的將咖啡端了上來,寧無華回之微笑,看齊四周不會再有任何打擾,這才仔細的查看了起來,足足用了近半個小時的時間,寧無華這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原來蕭宇並不是只有通緝犯這一個身份,蕭宇和林輓歌組合起來還有一個令無數組織聞風喪膽的名字“死歌”,寧無華雖然不涉及這個領域但也對這個名字尤爲的熟悉。

“死歌”是令無數國家首腦聞風喪膽的黑客大盜,無數機密經他們手轉賣到世界各地。

所有人都以爲死歌不過是一個人,而且是死宅男,沒成想居然是兩個人,資料上記載的更是明確,林輓歌纔是死歌組織中的操控着,而蕭宇不過是脅從者負責將情報機密尋找買家的聯繫人罷了,這二人只有湊到一起纔會變成“死歌”,而逐一存在時都各有身份掩護。

“蕭宇”國際通緝罪犯,曾在多個國家中搶劫殺人無惡不作,當然這不足以令聯合國通緝,還有一件讓人聽着頭皮發凡的罪證,就是蕭宇曾經消滅了一個國家的軍隊,雖然那個國家的軍隊不足幾千人。

“林輓歌”鉅商之女富甲一方,曾在歐洲各國進行慈善活動,沒有人會對一個報銷社會的弱女子起疑心。

寧無華看着手中的資料眉頭緊皺,資料中記錄,“蕭宇”受傭加入寧無華的行動中,不過在行動實施的過程中只是起到推送作用,製造寧無華的假身份擾亂別人的視覺,但資料中卻沒有提到林輓歌也在此次行動中。

想到剛纔夏雪的話語,看來這丫頭和自己一樣有着擔憂,這兩個人齊聚湘平市必然是對某種東西起了歹心,而湘平唯一有價值的只有白雪薇公司馬上要生產的***。

“看來事情越來越麻煩了!”寧無華將檔案袋收好,自顧自的嘟囔出聲。

忽然一個聲音從身邊響起:“先生,有什麼需要幫你的嗎?”

寧無華聞言渾身一怔,可能是剛纔太過認真根本沒發現身旁經多出一人,忙向着聲音的來源望去,此時一身正氣的工裝,兩排潔白的小牙,烏黑的披肩發散落在肩膀上,那讓人稚白秀長的脖頸如此的誘人,這氣質活脫脫是一個不被命運屈服的女人。

寧無華不解的歪了歪腦袋,問道:“你是?”

聞言,女子不客氣的上前了兩步,忙將懷中緊緊抱着的文件夾打開,頓時呈現在寧無華眼中無數挺拔闊氣的房間格局。

“先生,我是香茗中介的員工,您需要看看房子嗎?”女孩一臉微笑絲毫沒有敵意。

寧無華無奈的搖頭,原來是推銷的,看着女孩一臉誠懇的樣子,寧無華忙邀請道:“正有此意,請坐!”

女孩聞言頓時也是喜急,忙坐在了寧無華的對面,女孩只是第一天上班就被老闆逼迫出來推銷,進入咖啡廳本想喝點東西,沒想到看見寧無華一臉凝重,想上前砰砰運氣,沒成想正巧碰個正着,女孩開心的像是撿到錢一般,忙向寧無華詢問了起來。

“先生,不知道您需要什麼樣的房源呢?無論是格局還是採光,我都會幫你挑選的心滿意足的!”女孩地上真誠的小臉。

寧無華翻動着女孩的文件夾,忙憑空打了個指響,對着女孩說道:“你想喝什麼?我先看一看,看到合適的在向你詢問?”

女孩連忙點頭,對着服務生叫了一杯咖啡,便在寧無華的對面安靜的發起了呆。

寧無華翻閱了半響都沒有看到令自己心滿意足的房源,忙開口問道:“所有房子都在這裏了嗎?”

見女孩不解的點了點頭,寧無華頓時失去了所有的興趣,忙道:“不好意思,我並沒有看到喜歡的房源,以後若是還有需要的話,在聯繫你!”

見寧無華起身要走,女孩頓時急切了起來,好不容易抓到的客戶不能就這麼放走,忙抓着寧無華的衣角詢道:“先生,這只是我們公司現有的房源,還有很多與其他中介商共享的資源並不在這文件夾中,不如您和我說一說想要什麼樣的?”

聽了女孩的話,寧無華又將身子放低做了下來,眼下要儘快找到合適的住址才行,忙說道:“我想要一處偏遠一些的房子,房子兩百到四百平都可以,不過房間要足,最主要是壞境要清晰安靜,你那裏有嗎?”

女孩聞言大眼睛滴溜溜的轉了好一會,頓時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忙歡喜道:“還真有一處這樣的房源,不過就是面積稍微大了一些,應該差不多七八百平,是一處別墅,之前的主人好像是出國了,房子沒注兩年就一直空着。”

“哦?還有這麼巧的事?”寧無華不可置信的看向女孩。

女孩頓時露出兩排潔白的小牙笑了起來,回覆道:“這房子已經在中介商中掛了很久,一直都沒有人去買,不是嫌棄太大,就是嫌棄有些遠,不知道先生您有求購的慾望嗎?”

寧無華果斷的點了點頭,見狀女孩頓時大喜,忙站起身從衣兜中掏出一張名片遞給寧無華說道:“我叫張小果,如果先生想要去看房源可以隨時和我聯繫,什麼時間都可以!”

寧無華好笑的接過名片收起,詢問道:“現在不行嗎?我現在就想買!”

張小果頓時有些傻眼了,那可是很久都沒人能賣出去的房子,足有七八百平,市價最少也要五百萬左右吧,有錢人哪會來找中介,想買也需要幾天的醞釀纔對啊,不應該這般斬釘截鐵。

“怎麼?難道現在不行嗎?”寧無華見張小果愣在原地,忙上前問道。

張小果這才緩過神來,連忙點了點頭,有些驚訝道:“行,行,我這就安排車,先生您稍等!”

寧無華輕笑的坐了回去,看着張小果匆忙的背影頓時覺得還是大城市好,沒想到看房都有車接車送了,這服務效果真是到位啊。

很快,張小果便乘坐一輛路虎攬勝帶着寧無華出現在東郊處,這個地理位置有些特殊,可以說是市區的邊緣又和東郊相鄰。

看着面前靚麗壯闊的別墅寧無華心中滿是震撼,別墅背靠大山,院中樹林小溪,斑駁的圍牆似乎將整個方向鎖死,附近幾百米都在沒有房屋,真想象不到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會在這裏蓋別墅,難不成心想閒雲野鶴?

“先生,不知道這裏你還滿意嗎?”張小果帶着寧無華轉悠了許久,試探性的問道。

寧無華看着四周的環境愣了愣神,站在別墅的三層落地窗前看着自然風光,心情無比的舒暢,連忙說道:“滿意,咱們這就辦手續。”

“啊?”張小果顯然沒有想到,寧無華會如此果斷的就買下這處房產,這房產可是中介精英不敢觸碰的底線,居然被自己一個巧合下賣了出去,真是天下掉狗屎砸在了自己的頭上。


“馬上辦手續,刷卡應該沒問題吧?”寧無華又重複了一遍。

張小果這才緩過神來,連忙帶着寧無華回到公司辦理了所有手續。

“沒有其餘的事情,我就先走了,以後若是還有需求我在與你聯繫!”寧無華辦好所有手續後,轉身就要離去。

張小果在此上前攔住寧無華的去路,在寧無華一臉不解的表情下,討好道:“先生,要不要我開車送你?您在我這買下豪宅,讓我賺了不少錢,我要是不做點什麼總有些心裏過意不去。”

寧無華笑着點了點頭,心中也是沒想到張小果會如此誠懇,忙說道:“那你就幫我在找套房源吧,房子不用太大,二百平左右就好,普通住宅樓就可以,最重要的當然還是環境要安靜,不習慣被別人打擾。”

“啊?”張小果不敢置信的長大了嘴巴,剛剛買下七八百平的豪宅,居然又要在自己處定製一套民宅,就算是天上掉狗屎,也不能一起掉兩坨都砸到自己的臉上吧。

“沒什麼問題吧?”寧無華好笑的問道,這套房產當然是爲了齊楓和琪琪買的,當時可是答應這兩個人回到湘平市就爲他們置辦住處呢,也不能讓他們兩人總和自己住在一起,多不方便啊。

“沒,沒問題!”張小果癡癡呆呆的答覆着,在一衆極度的目光下,被突如其來的幸福震在原地。

“好,速度要快,這幾天我會打電話與你聯繫的!”寧無華說完便轉身離去。

接下來便是花費了整整一天的時間,在寧無華的帶領下,死人搬進豪宅之中,在衆人一臉詫異的目光中,享受着這壞境的安寧和美好,在這之中吳影遲遲沒有半點消息,無論是警方那裏還是小區物業都像是消失了一般。 作用豪宅之中,寧無華花費一百多萬購置的豪華傢俱,這種奢侈讓原本活的驚喜的葉彤有些接受不了。

“你哪裏來的這麼多錢?怎麼會買這麼豪華的豪宅?”葉彤一臉詫異的問道。

看着葉彤像是一個能打會算的小媳婦一般,寧無華上前就是狠狠吻了一下,理直氣壯道:“錢嘛,不就是紙嘛,有時候該享受還是要享受的,咱們住在這裏能避開榮達集團的風頭,也可以消散一段時間,比賽時間是不是快到了?”

葉彤聞言忙是點了點頭,有些心酸難受般解釋道:“還有一個星期的時間,眼下古武舍已經沒有了隊員,不知道還能不能參加比賽。”

“怕什麼,你,我,齊楓有咱們三個還不夠嗎,要不是讓吳影偷偷跑了,她算一個都不用你出場!”寧無華一臉不屑的解釋着。

“吳影是誰?剛剛齊楓和琪琪都提起過一個女人,我怎麼不知道?”葉彤頓時狡猾了起來,忙質問道寧無華。

寧無華一陣心驚,暗怪自己多嘴,這纔將吳影的事情原原本本告知了葉彤。

葉彤聽完頓時大急,忙呼喊道:“不行,她怎麼可以留在你身邊,本來就對你有威脅!”

“我留下她自然有用處,放心吧,她威脅不到我,只是眼下不知道她去哪了,看來這丫頭心中還有好多事情沒有辦完,不過不用着急,用不了多久她就會回來!”寧無華很是自信的喃喃自語着。

葉彤聽着一臉的不削,忙將頭瞥向一旁,看着齊楓和琪琪在不遠處忙碌的收拾着房子,想要起身去幫忙,卻被寧無華攔住。

“這些事情讓他們做就好了,晚輩就應該有晚輩的樣子,日後有些規矩該做就得做了,現在不是旅行可以胡作非爲,那齊楓要是好好培養也是一個人才,你別把他寵壞了!”寧無華頓時有些好笑的看向葉彤。

葉彤倔強反駁道:“我纔沒有寵他,只是他們還年輕,還是孩子,不忍心看着他們吃苦,有好的都想給他們罷了,算了以後都聽你的好了,對了,之前你說給他們置辦房子的事情還算嗎?如今別墅這麼多的地方應該不用在給他們買房子了吧!”

寧無華苦思了好一會,搖頭道:“他們必須得住在外面,一來總是仰仗着咱們會長不大,而來也該讓齊楓體會一下什麼是責任感了,再者說有他們在,咱倆生活起來也不方便不是!”說着,寧無華便曖昧的向着葉彤近了近。

葉彤忙出手抵在寧無華的胸前,口中忙喊道:“滾蛋,他們還在呢!”眼神時不時的偷瞄向齊楓和琪琪。

寧無華頓時心聲玩虐之心,大手忙撫向葉彤的小腳,從腳尖一直輕輕向上撫摸。

葉彤頓時嘴中喘起了嬌氣,上前一把將寧無華推開,連忙起身正了正衣服逃一般的跑走了。

見這模樣寧無華“哈哈……”的大笑了起來。

小聲還沒有制止,忽然手機鈴聲響了起來,寧無華看了沒看便將手低抵在耳邊。

ωwш●TTkan●c o

“回來了怎麼不和我說一聲?”電話那頭,頓時傳來白雪薇有些憤怒的聲音。

聞言,寧無華頗爲好笑的質問道:“不是你給我的假期嗎,這假期還沒結束,怎麼就這麼心急叫我回去了?私人時間應該不用向老闆彙報吧!”

電話那頭頓時沒了好語氣,頓時傳來連連暴喊:“寧無華,你別給臉不要臉,這都一個多月了,我當時可就給你一個月的假期,快給我滾回來,還有好多事情等你做呢!”

寧無華倍感無奈,心知已經預約了假期,便忙嚴肅的說道:“我準備代表古武舍參加一星期後的比賽,你是想讓我回去,還是讓我參加?”

聞言,電話那頭的白雪薇頓時止住了聲響,像是沉思了好一會,這纔有些尷尬的回道:“既然這樣的話,你抽空回來報個到吧,等比賽結束在來上班,以後必須全天守在公司知道了嗎?”

寧無華無奈的連忙稱“是”!這才掛斷了電話。

看着不遠處忙碌的三個人,寧無華心中沒來由的有些煩憂了起來,眼下大賽在即,與容大集團算是結下了樑子,又有死歌出現在湘平,白雪薇那裏遲遲沒有半點進展,寧無華心事滿滿的嘆了口氣,大字型的躺在沙發上不在言語。

晚飯時,看着一桌子的豐富佳餚,這些居然都是葉彤和琪琪聯手做的,沒想到空姐還有這樣的手藝,印象中空姐的長相和氣質,應該都是富家小姐纔對,原來也如平常人普通。

“齊楓啊,還有一個星期古武舍就要參加比賽了,到時候你和我一起參加,儘量拿個好名次出來。”飯前,寧無華對着齊楓連忙勸說道。

齊楓毫不在意的點了點頭,本來就是地下拳場出身的齊楓怎麼可能會在意這種正規的武術賽事,如果砍人不犯法的話,齊楓可能更自由一些。

見齊楓爽快答應了,寧無華滿意的點了點頭,轉念對着琪琪道:“你師孃的遭遇相比你也知道了,這幾日你就陪在師孃身邊,幫幫她忙乎忙乎,儘快將古武舍重建起來!”

琪琪可不想齊楓那樣老實巴交,頗有鬼點子想法的頓時詢問道:“重建古武舍需要很多資金的,這麼些錢師父你有嗎?”

寧無華被問的一愣,剛從尉遲笑笑那裏弄來的一千萬,買房子就用的差不多哪裏還有閒錢,正在一臉尷尬不知如何回答時,身旁的葉彤忙說道:“古武舍的資金在我手裏,我在把之前的房子賣掉基本夠用,等不夠了在讓你師父想辦法,放心吧!”

聞言,寧無華這才輕鬆的點了點頭,剛要動手吃飯,手機忽然響了起來,寧無華不解的翻開手機,頓時發現是張志強發來的短信“晚上八點,老地方見!”

寧無華頓時一喜,眉毛都要飛了起來,看了看時間已然快接近起點,忙丟下手中的筷子起身道:“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們吃吧,晚上不用等我早點睡,明天還有很多事情呢!”吩咐了一聲便徑直跑了出去,留下傻眼的三人頓時沒了吃飯的心情。

寧無華出現在小酒館時還有十分鐘纔到八點,很顯然張志強早早就出現在這裏,已然喝的差不多,見到寧無華忙丟下幾張鈔票大步迎了過來,在寧無華一臉不解的情況下,大手一覽就將寧無華帶出酒館。

“這是要幹什麼?”寧無華不解的問道。

張志強搖晃着有些眩暈的腦子,將手中早已準備好的字條塞進寧無華的手中,解釋道:“做完這件事,我總有種做賊的感覺,感覺無時不刻不在被人監視,這酒館總是感覺不安全,我想出去一段時間走走,接下來可就看你自己的了!”

寧無華沒想到,這件事會給爲人中厚的張志強帶來這麼大的負罪感,忙點了點頭,將早已準備好的幾沓現金塞進張志強的懷裏,告別道:“去帶着妻子多玩一玩吧,等你在回來,我保證將所有事情處理好,不給你增加負罪感。”

張志強傻笑了幾聲,便打車揚長而去,寧無華看着手中的紙條百感交集,忙揣進懷中,在繁華的街頭獨自行走了起來,散散心。

獨自行走的寧無華,忽然被迎面行來的三人止住了腳步,那中間的女孩你寧無華彷彿認識,腦海中思緒萬千,就在三人漸漸從寧無華身邊擦身而過時,寧無華頓時伸出大手將中間女孩牢牢抓住,忙出言道:“萌萌?”

女孩聞言一愣,還未等說話,一旁的兩名男子便上前質問道:“你誰啊?”

萌萌似乎也認出了寧無華,忙上前阻止道:“是你,這是我一個熟人,張主人你們先去酒館等我,我馬上就去!”

聞言,高個子瘦瘦的眼鏡猥瑣男,推了推厚厚的眼鏡這才說道:“那行,我們就先去等你,有什麼麻煩打電話哈!”臨走不忘用威脅的眼神,瞪了寧無華一眼。

寧無華可沒將這些不入眼的角色放進心中,忙上前問道:“你真的是萌萌!”

“大庭廣衆你把我拉住,居然還沒有確認我是誰?你還真是厲害!”萌萌好笑的回覆着。

寧無華尷尬的撓了撓頭,轉言忙說道:“上次多寫你了,要不是你可能我活不到今天!”

“你可別謝我……”話還沒說完,萌萌愕然止住話語,忙岔開話題道:“看你傷好的也差不多了,今天你女朋友沒陪你嗎?”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