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幾筆拋盤的帶動下,盤面上的拋盤開始前赴後繼的出現。

人很容易犯錯,尤其是在這個市場中,尤其當市場變得狂熱的時候。

所犯的錯誤,很多時候都是莫名其妙的一樣。

甚至於有時侯早上犯的錯誤,會在下午再犯一次。

沒有人注意到,在這裏掛了那些小中量的買單,在拋盤面前那些不起眼的買單。

張元一讓趙婷婷逐筆平掉了今天的拋空單。

33600

拋單還在繼續,昨天的最低價被跌破。

付秋白笑了,很得意,爲自己今天“如此正確”的決策。

拋盤依舊。

張元一和林丹青對視一眼,都笑着輕輕搖頭。

現在瘋狂的已經不僅僅是我的對手了,還有那些散戶。

張元一看着盤面,靜靜地想着。

33500

市場的瘋狂在繼續着。

價格在繼續快速向下。

33400

突然盤面出現變化。

在33380的位置,出現大量買單。

張元一清楚,這些買單並不是自己的。

又一閃,33370又出現大筆買單。

但買單轉瞬被吃掉,而盤面的持倉並沒有多大的變化。

“對手的平倉買單!”張元一意識到了。

黃起凡終於呼出了一口氣,前段時間高位拋空,今天終於回了點本。

33600以下買單依然如故的掛出較大的量。

這是黃起凡掛的,他必須要平掉一些單子,以緩解資金的壓力。

市場繼續瘋狂着,拋單再現。

丁川看着持續下跌的價位,也鬆了口氣。

……

也許這種瘋狂是一種情緒壓抑很久的宣泄吧……纔會這麼的猛烈。

而這,給了一些人機會,趁機抓住。

“是的,應該是對手”張元一清楚,對手開始醒悟。

但讓張元一感到悲哀的是,盤面現在"瘋狂"的拋空,更多是來自於那些曾經沒有買到的人,沒有抓住做多的機遇那就要抓住做空的時機

這是一種心裏不平衡下的失控……

但"瘋狂"總是要付出代價的。

不是有一首歌,名字就叫《衝動的懲罰》嗎

價格繼續向下。


33400。

張元一正想下指令,就聽林丹青說道:

“元一,動手!”

張元一衝林丹青笑了笑,那意思是,我正準備這樣去做。

33500,買進2000手。

新的開倉,做多。

因爲33400到33500 中間還有很多拋盤,所以張元一的單子最高只成交到33450。

盤面上的價格突然上跳,顯然又讓市場吃驚不小。

……

盤面短暫的停頓。

——————————

土耳其經濟形勢不穩,勢必對下週一亞太諸多國家股市造成影響。 33460 再買進1000手。

張元一繼續開新倉。

這下盤面沒有任何的停頓,價格又開始向上。

又要“瘋狂”了。

張元一看着盤面,不自覺地笑了。

33480

33500

33550

33600

買單幾乎如風捲殘雲般,將賣單一路吃掉。

價格直線拉昇。

隔壁的散戶廳,傳來一陣訝然的驚歎聲。

33700

33800

33900

34000    ..

市場陷入徹底的瘋狂。

散戶瘋狂了,無數新開的多頭頭寸以及拋單砍倉共同推動着股價上漲。    ..

丁川呆坐在椅子上,無助地看着盤面,完了……完了……

付秋白眉頭緊鎖,看來又上當了!

黃起凡則慶幸着,幸虧剛則沒做拋單,否則又要陷進去

張元一看着這一切,象在看一齣戲,一場焰火表演。

價格在繼續回升着。

一些大的平倉單不斷涌現。

是誰在平倉?應該是對手,黃天一嗎?

黃天一正懊惱着,黃起凡後來的幾筆單子做的相當漂亮。但之前自己的單子卻只平了三分之一,虧損在進一步擴大。

“買多平倉!”黃天一隻好認輸,沒辦法虧損越來越大。

張元一看着盤面上的持倉不斷減少,但總的來說量還是很大。

這個市場就是如此,很多時候一種"瘋狂"會嘲笑另一種"瘋狂"道:

“看,它瘋了。”

而並沒有想過,自己剛剛就是從對方的瘋狂中擺脫出來。

34100

34200

34300

……

價格向上的勢頭,沒有絲毫停留的意思。

一如在半個小時之前的直線下跌一樣。

而此時丁川好像大夢初醒一般,“平倉,平倉……”

他敲擊鍵盤的手顫抖着,人已經處於半崩潰的邊緣。


張元一的其他對手也正在這個瘋狂的行列之中,雖然此時此刻他們的所做所爲並非出自於他們本身的意願,但眼前的情景容不得他在做任何思考。

唯一能做的就是比別人在稍微或者儘量低一點的價位買進。

不停的買進。

只不過他是在砍倉而已。

也許別人也在砍,但對他們來說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

“逃命要緊!”這是當前黃天一唯一的想法,“逃命!”


砍倉,只要有對手盤,就吃掉!

“張元一,CNM”黃天一在心裏恨恨地罵着,差點罵出聲來。

他現在是多麼希望張元一能主動平倉拋空啊

即使是他知道這種希望是如此渺小或者說根本就沒有希望,但他還是不由自主地懷着萬分希望去這麼想。

張元一看着價格急劇上升,並沒有做任何動作。

林丹青不由得在心裏暗自讚許,“這小子,沉得住氣!”

34500 ,拋單很少。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