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幹嘛走神?”

兩個人異口同聲的抱怨着自己的不滿,隨即蘇洛氣呼呼的從喻晨的懷裏掙扎了出來,很是不高興的說道:“你從超市裏回來,就沒有和我說過一句話,不就是放你鴿子了麼,你至於這麼小氣麼?小氣鬼可是要喝涼水的。”

喻晨哼的一聲,把頭扭到一邊,沒有理會蘇洛,讓蘇洛頓時生氣的握緊小粉拳狠狠的捶打在喻晨的胸膛上:“小氣的男人,小氣的男人!虧你長的這麼好看,原來你這麼小氣的!!!”

“我就小氣,怎麼了?我不喜歡被人耍,更不喜歡被女人耍。”喻晨不爽的握住蘇洛的小手,隨即鬆開,側身向前走着:“趕緊的,把你送回來我還要回去睡覺呢。”

蘇洛委屈的看着喻晨對自己那種不冷不熱的態度,從小到大,自己哪裏有過被男人這樣的不耐煩過?微微的咬了一下銀牙,蘇洛快速的追了上去。

喻晨聽着身後的腳步,不由猛然轉過身來,伸出雙手,“不準再打我。。。。。。。”話沒說完,蘇洛嬌呼一聲一頭扎進了喻晨的懷裏,讓喻晨一陣無奈。

“喂,你就這麼喜歡我抱着你嗎?你可是玉女明星啊。”喻晨嘿嘿的壞笑了起來,他自然是知道剛纔蘇洛應該是想要從背後偷襲自己,但是沒想到自己會突然轉身,以至於收勢不住跌進了自己的懷裏。

蘇洛俏臉一紅,猛地推開喻晨,恨恨的說道:“不要臉,誰願意被你抱着,你當我是夏琪她們呢!哼,警告你,你以後要是在和她們做些噁心的事情,我就和你沒完!你們男人真噁心,那麼漂亮的女孩子,你,你,你竟然。。。。。。”

“我竟然怎麼了?”喻晨嘿嘿的笑着問道。雙手插在兜裏,徑自走到蘇洛的面前。蘇洛俏臉一窘,支支吾吾的也沒有驚下面的事情說出來,到最後卻是苦惱的罵了喻晨一句大壞蛋便是轉身就走。

喻晨邪魅的笑了笑,繼而追上蘇洛:“喂,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的啊,我和她們做什麼那是我們之間的事情,她們是我的女人嘛。可是,你怎麼可以偷窺別人做那種事情?而且還看的津津有味的,這誰是壞蛋,誰是好人,一眼不就分出來了嘛?”

蘇洛臉色微微一變,不敢相信的看着喻晨,傻傻的問道:“你,你怎麼知道,我,我們偷,偷窺你的?”

“你當我是瞎子啊?你那夜視望遠鏡在我的那個方位看的話,只要有光線照耀到你那邊,就會反光的啊。”喻晨聳聳肩膀一臉不屑的說道,繼而卻又嘿嘿的壞笑了起來,湊近蘇洛,小聲的問道:“我身材好麼?”

蘇洛俏臉頓時一片血紅,狠狠的白了喻晨一眼,便是急急的轉過身去,向前跑去。

那慌張的模樣就好像她偷東西被人發現了一般,有些慌不擇路。

“喂,蘇洛,喂!”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一張俏臉火辣辣的生疼,聽着後面的腳步聲,蘇洛一咬櫻脣:“你,你不要跟過來了,我,我自己會回去的,我不需要你這個大壞蛋送我。”

“喂,你聽我說!”喻晨急聲的叫道,蘇洛卻是加快了自己的腳步,死命的搖頭:“我不聽,我不聽,你說什麼我也不聽!”

“喂,傻丫頭,前面,前面是水塘啊!!!呃。。。。。。”喻晨一臉無奈的和擔心的加快自己的腳步,在噗通一聲以及一聲淒厲的嬌呼之後,身影快速的閃入到了水塘裏。

水塘此時結着一層薄薄的冰,因爲這裏的水是流動的,所以很少會有結冰的時候。冰冷的涼水差點將蘇洛凍暈過去,隨即被喻晨一把抱起,兩個人溼漉漉的從水塘裏爬了出來。

“好,好冷呀,喻,喻晨。”

“我知道,我也冷。。。。。。”喻晨說完,抱着蘇洛便是快速的向着歐陽若離的別墅奔去,眨眼間便是到了歐陽若離的門前,但是讓兩個人都有點吐血的是,歐陽若離此時竟然沒在家!

“我,我有鑰匙,在,在口袋裏。。。。。。”

喻晨點點頭,全身顫顫抖抖的將蘇洛暫時的放了下來。

“喂,你,你往那裏,那裏摸。。。。。。”

“嗯?往哪裏摸?”喻晨很是疑惑的將自己的手深入到蘇洛的口袋裏,繼而沒有摸到鑰匙,卻是發現自己摸到了蘇洛最爲隱祕的地方,一時間頓時愣住。

“你,你要死,死呀,我,我說,你,你往哪裏摸呢!不是,不是讓你,往,往那裏摸。。。。。。” 喻晨全身輕輕顫抖着站在客廳裏,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而蘇洛從自己的房間裏出來,俏臉依然有些慘白,嘴脣微微的有些暗紅,很顯然體內的寒氣還沒有完全的離開。

“快點去洗澡,我,我的東西不能碰,你,你也不要碰若離姐姐的,你就洗個澡好了,然後我打電話讓林夢瑤給你送衣服過來。”

喻晨點點頭,快速的從蘇洛手中接過香氣迷人的浴巾,閃入浴室裏。

蘇洛咯咯的笑了一下,爲喻晨那個狼狽的身影,不過隨即卻又有些小嘴微微的嘟起,將自己變成這樣的責任都推在了喻晨的身上。

蘇洛走到座機旁邊,拿起電話,隨即卻又猛然愣住,因爲她並不知道林夢瑤等人的電話,一時之間,有點苦惱的愣在原地,隨即放下電話,從桌子上拿起自己已經壞掉的手機看了幾眼之後,確定不能開機了,於是很無奈的走到浴室門外。

“喂,我去找林夢瑤她們給你拿衣服來,你洗完澡不準亂跑,也不準隨便動這裏的東西,知道了沒有?”

“大小姐,我難道很像是一個賊嗎?”浴室裏傳出喻晨鬱悶不已的聲音,讓蘇洛也不由不好意思的發覺自己這些話等於白說。呵呵的笑了一下,蘇洛便是轉身走了出去。

喻晨倒在浴缸裏,熱氣不斷的籠罩在整個浴室裏,很快的竟是讓喻晨看不清楚了四周的情況,喻晨一陣的無奈和可惜,本來自己還想好好的觀察一下歐陽若離的浴室的,現在恐怕是不成了。

舒服的伸個懶腰,將自己浸泡在水中之後,喻晨的眼睛微微的眯起。

過了不一會兒,門外突然傳來了響聲,繼而門被推開,一個搖晃的身影走了進來。喻晨很是奇怪的看着那雙袒露出蒸汽中的玉腿,不知道這雙玉腿到底是誰的。

但是喻晨肯定的知道,不會是蘇洛的。畢竟蘇洛知道自己在洗澡,不可能就這麼貿然的闖進來的。

小公主追妻記(甜) 死丫頭,你,你,你就不會稍微的開下門嗎,雲山霧罩的很好玩嗎?”

一個責怪的聲音響起,讓喻晨不由一怔,隨即臉色微微一變,繼而開口說道:“若離?!”

“啊——你,你是誰?啊——”大概是沒有想到浴室裏會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這樣突兀的事情直接嚇的歐陽若離慌張的就要逃跑出去,但是似乎是因爲周圍看不清楚狀況,不小心摔倒在了地上。

喻晨急忙從浴缸中走了出來,然後將地上的歐陽若離拉了起來:“是我,喻晨。”

“喻晨?你,你怎麼會在我家裏?你,你怎麼進來的?你好過分!這是女孩子的家,不經許可你就可以擅自闖進來嗎?就算我們是朋友,那你也不能私自用我的浴室呀!”歐陽若離撫摸着自己碰到的手臂,很是生氣的說道,隨即因爲門開的關係,浴室裏的熱氣逐漸的變淡,然後兩個人終於是可以看到了對方。

“我和蘇洛來的,出了一點小意外,就落水了,所以在這裏洗個熱水澡,蘇洛回去幫我拿衣服了,若離?怎麼了?”喻晨很是歉意的解釋了一下,驅使忽然發現歐陽若離竟然是直直的望着自己,那感覺就好像他並不認識自己一般。這讓喻晨很是奇怪,隨即赫然發現歐陽若離的俏臉之上猛然爆出一片血紅,歐陽若離快速的轉過身子去,極度尷尬和羞澀的說道:“你,你幹什麼呀,你,你沒穿衣服。。。。。呀。。。。。。”

喻晨一愣,低頭一看,這才發現自己忘記了自己還在洗澡,很是尷尬的伸手將浴巾拿了過來,將自己包裹了起來,雖然依然還袒露着上半身,但是總比那樣來的好上許多。

“抱歉,我,我不是擔心你摔傷了麼,我們出去吧,我已經洗好了。”

歐陽若離俏臉血紅的點點頭,隨即有些慌張的快速走了出去。喻晨也跟着歐陽若離來到了客廳裏,兩個人都有些尷尬的坐了下來。

“你們,你們怎麼了,怎麼還落水了?”爲了掩飾自己的尷尬,歐陽若離於是開口問道,喻晨聽到這個問題以後,很是無奈的將蘇洛不小心跑進水塘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當然,喻晨並沒有說爲何蘇洛會向着水塘跑去的事情。

“這個丫頭,總是毛手毛腳的。”歐陽若離呵呵的笑了一下說道,神情總算是不那麼緊張了起來,起身給喻晨倒了一杯熱水之後,將空調的溫度適當的又調了一下,這才走回喻晨的對面。

剛剛坐下,歐陽若離的俏臉上卻是再次爆出一片血紅,神態極其羞澀和尷尬的將自己的頭轉向一邊,呼吸微微的有些緊促,讓喻晨煞是奇怪,隨即喻晨嗅到一股淡淡的酒味,不由的問道:“你喝酒了?”

“嗯。”歐陽若離小聲的應道,臉上的紅暈隨即被一股傷感的神色所代替,讓喻晨更加的疑惑起來。

“有什麼心事吧?需要我幫忙麼?或者,你爲什麼不找龍晨幫忙?他的勢力,比我差不了多少。”

歐陽若離淡淡的搖搖頭,輕輕的嘆息一聲:“很多的事情,並不是強勢就可以解決的。家裏人要我回家,呵呵,名義上說是爲了回家團圓,其實是爲了想要給我訂一門親事,商業聯姻這種事情,他們似乎已經做的有些太過於嫺熟了一些,甚至將這樣的事情都當成了理所當然的事情,但是我,絕對不會想這樣的命運低頭,即便我不再擁有歐陽這個姓氏!”

喻晨呵呵的笑了一下,總算是明白了歐陽若離爲什麼會這般的傷感了,不過這是她的家事,自己也不好多說什麼,只能是淡淡的笑着說道:“如果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的話,儘管開口就好。”

歐陽若離很是詫異的轉過頭來,繼而輕聲的問道:“你不介意?我,我在你的眼裏,應該算是龍晨那邊的人吧?”

喻晨淡淡的笑了一下,沒有回答她這個問題,卻是很是奇怪的問道:“你,你幹嘛臉紅?好像看到我,你就會臉紅,這讓我想起小雪那丫頭呢。”

“你,你。。。。。你就不能把你的雙腿合上嗎!!!你現在可是什麼都沒穿!喻晨少爺!” “蘇洛,這,這是一個誤會。”喻晨看着歐陽若離玩命逃竄的身影,無比尷尬的想要吐血,尤其是再望着蘇洛那美目睜大像是傻了一般站在原地的身影,更是頗爲無奈的覺得,自己這個說法貌似有些過於扯淡了一些。

任由誰看到自己剛纔和歐陽若離所做的事情,恐怕都不會將其當成一個誤會。

因爲事實就擺在眼前,這怎麼可能是一個誤會?

蘇洛微微愣了一下,隨即美目之中爆出熊熊怒火,藍色微微有些猙獰的冷聲說道:“混蛋!你竟然還說這是一個誤會?!喻晨,你太無恥了!你,你就這麼點的時間,也,也要做這樣的事情?難道你就不擔心被我撞到嗎?難道你就不在意林夢瑤她們的想法嗎!!!誤會?你太下流了!你竟然說這是一個誤會!難道我的眼睛瞎了嗎!我難道看不到你把你那噁心的東西放在若離姐姐的嘴裏嗎!!!你竟然還有臉說這是一個誤會!!!趕緊的穿上你的衣服,給我滾出去!我再也不要見到你!我這輩子都不想再看到你這個花心的王八蛋!!!”

喻晨很是無奈的被幾件衣服蓋住了頭,隨即聽到蘇洛氣呼呼上樓的聲音,輕輕的嘆息了一聲,喻晨隨即將蘇洛給自己拿回來的衣服換上,站起身來,便是要轉身就走。

此時正巧歐陽若離從衛生間裏走出來,美目微微的瞪了一眼喻晨,表情雖然帶着羞澀,但是更多的卻也是憤怒:“還不離開?難道你還打算和我過夜怎麼地?喻晨,我告訴你,你這個混蛋讓我生氣了,很生氣!”

“。。。。。。喂,你別這樣好吧?你,你應該自己很清楚這不是我的錯。。。。。。”喻晨底氣不足的說道,讓歐陽若離恨恨的又瞪了他一眼,繼而看了看樓上,很是生氣的說道:“我不小心撞到了你面前,但是,但是難道你也認爲,你,你那樣我也是我主動的嗎?趕緊的離開!以後我這裏不歡迎你,你個大色狼!”

說完,歐陽若離也氣呼呼的走上了樓,讓喻晨一臉的苦笑。

媽的,自己這都是幹了些什麼啊。

喻晨最後深深的嘆口氣,繼而轉身離開了歐陽若離的家。

歐陽若離和蘇洛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那個俏麗的身影緩緩的向着對面的別墅走去,兩個人同時不由地冷哼了一聲。隨即蘇洛轉過頭來,很是懷疑的盯着歐陽若離。

歐陽若離微微一愣,隨即露出一絲的苦笑:“丫頭,這,這其實是一個誤會。。。。。。”

“什麼,你,你竟然也說這是個誤會?!我可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他把那東西放進你嘴裏的,而且還弄了你一臉!你們難道都把我當成小孩子嗎?你們可千萬不要告訴我,你們是在玩遊戲!”

看着蘇洛氣哼哼的樣子,歐陽若離有些尷尬的同時,但是更多的還是有些緊張:“我知道,你都看到了,但是我解釋最後一次,我們真的沒什麼,而且這的確只是一個誤會!只不過這傢伙趁機佔了我的便宜而已!我是什麼樣的人,你應該知道,我和龍晨在一起這麼久了,你可曾見到我讓龍晨碰過我?而且喻晨和我的關係,你也清楚的很,難道你認爲我會是他的地下情人嗎?”

蘇洛很是疑惑的聽着歐陽若離的話,隨即仔細的想了想,的確也是這麼一回事。歐陽若離算是自己的好姐妹,認識的時間也已經相當的不短。而且她不是那種放 蕩不羈的女人。可是,畢竟自己看到的那一幕,實在是無法讓自己認同他們兩個的說法,哪裏有這樣的誤會?!

秦陽嫣雨 ,我,我還是有些不相信你們的話。。。。。。眼見爲實,我親眼看到的,你們卻說這是一個誤會,我,我怎麼能相信呢?”

蘇洛有些苦惱的說道,讓歐陽若離也是微微的苦笑了起來,隨即點點頭說道:“那好,我和你說一下,如果你再不相信的話,我也沒辦法。。。。。。。”

於是,歐陽若離將事情的經過很詳細的說了一遍,當然,對於喻晨的那東西無恥的進入自己的小嘴裏,歐陽若離表現的很是生氣。畢竟喻晨這個混蛋的的確確的是佔了自己的便宜,並且更加讓自己感到恥辱的是,他還射在了自己的臉上!!!

想到這裏,歐陽若離銀牙便是猛然一咬,恨不得再去找天道算賬。

蘇洛呆呆的消化了一下歐陽若離所說的經過之後,難以置信的露出一個苦澀的微笑:“這,這也太巧合了吧?而且,而且那個王八蛋竟然膽敢在你這裏欺負你!!!混蛋,大色狼,無恥,下流,王八蛋!!!”蘇洛憤憤不平的爲歐陽若離咒罵了喻晨幾句,隨即似乎覺得還不解氣,又轉過頭來氣呼呼的對着歐陽若離說道:“若離姐姐,我們不能就這麼放過他!我們一定要報復他!”

“報復他?”歐陽若離不由一愣,雖然她也很生氣,也很憤怒,但是卻是一點兒也都沒有想過自己要報復喻晨的事情,畢竟這個誤會的前端是自己所造成的,而後來被他佔了便宜,自己也不能多說什麼。倘若換了另一個男人自己不小心那樣的話,誰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報復喻晨?歐陽若離心裏微微一動,有些心動又有些遲疑的思量着。

“怎麼報復他?找人打他一頓?”歐陽若離微微苦笑着問道,對自己的這個暴力的報復方式實在是感到苦笑不已。找人打他?找誰?整個南海市,自己可以找誰?!

就算是龍晨,恐怕也不會貿然的去因爲自己而找喻晨的麻煩吧?

“當然是找龍晨哥哥!就找他了,他對你的心思那麼明顯,而且有錢有勢!我們不找他找誰,讓他狠狠的教訓一下喻晨,哼,我們就要打他一頓,氣死我了,多噁心的事情,他都讓我看到了啊!!!”蘇洛有些苦惱的說道,讓歐陽若離頓時有些尷尬了起來,小聲的說道:“蘇洛。。。。。。我,我有那麼噁心,噁心嗎。。。。。。” 琪琪,那件衣服好看嗎?穿在喻晨的身上會不會更帥一些?”林夢瑤站在商場的櫃檯前,笑呵呵的問身邊的夏琪。

夏琪順着林夢瑤手指看去,發現那的確是一件很有型的男士衣裝,夏琪仔細的打量了一番之後,隨即卻又點點頭,笑哈哈的說道:“林夢瑤,你說我們是不是應該給喻晨買兩件女人的衣服,嘿嘿,他穿上一定很驚豔,丟在大街上,說不定比我們的回頭率都要高哦。”

林夢瑤哈哈的笑了一下,對此不發表任何的意見。商場里人來人往,一個青年笑呵呵的和自己身邊的一位女伴熱情的討論着午飯的事宜,讓人一看就能發現,兩個人是一對新婚燕爾的小夫妻。

只是青年和女孩路過林夢瑤和夏琪的時候,忽然之間男生身子猛然扭轉,和身邊的女孩同時發動,叮叮噹噹兩聲脆響過後,林夢瑤和夏琪猛然轉過身,隨即被那個女孩一左一右的摟在了懷裏,並且笑嘻嘻的說道:“不要亂動哦,不然的話,你們的太子妃可就要遭殃啦。”

“九公子和八公主聯合做這樣噁心的事情麼?龍晨真是越來越沒品味了啊。”忽然出現的王爺緊緊的握着壓在綠茶婊武器上的刀具,雙眼寒光四射的說道。

綠茶婊呵呵的笑了一下,對此並未露出什麼生氣的面容,反而是一臉輕鬆的看了一下週圍某些地點突然站出來的人們,淡淡的笑着說道:“沒辦法呢,誰叫你們的喻晨少爺,招惹到了我們家少爺了呢!太子妃借用一下,要不要還,還要看你們家的少爺如何來王者俱樂部了!”

王爺緩緩的收回自己的刀,淡淡的看了一眼林夢瑤和夏琪之後,發現兩個人的臉色微微一變過後,便又很快的恢復了平靜。

“綠茶婊,你確定我們會讓你們離開?”

“你叫王爺是吧?呵呵,很抱歉哦,我很討厭威脅我老公的人呢。”公主姍笑嘻嘻的說着,隨即掌心攤開,露出兩顆甜瓜**。

“九公子和八公主,從來就不懼怕死亡,不願意讓我們離開可以,那麼我們只好帶着你們的太子妃一起去黃泉唄。”

王爺的眼角微微的抽動了一下,隨即站直身體,雙眼寒光閃閃的冷冷說道:“那你們可要一路走好,我真害怕你們回到王者俱樂部的時候,發現你家的少爺已經死在了他的房間裏!”

“不用威脅我們,黑甲的實力我們現在有了初步的瞭解,所以,黑甲要想殺我們少爺,也並未是什麼容易的事情。讓周圍的兄弟們散開吧,喻晨的女人,我們還不至於膽敢欺辱她們。而且你們也放心,我們可以保證你們太子妃不會少一根頭髮,很是安全。”

王爺點點頭,隨即四處隱匿的黑甲眨眼間消失。

公主姍笑嘻嘻的摟着林夢瑤和夏琪,就如三個人是死黨好友一般的親暱,“兩位太子妃,跟我走吧,乖乖地哦,不要讓我發火生氣哦。”

“當然,只是,你能不能不要讓你那無恥的老公這般的看着我們兩個?難道他對你很不滿意嗎?”林夢瑤黛眉微微的皺起,狠狠的瞪了一眼綠茶婊,並對公主姍很是不屑的說道。公主姍頓時橫眉瞪眼,嚇的綠茶婊急急忙忙的將眼睛移開,乾乾的笑着說道:“任務進展得很順利,我們小兩口聯手,果然是天下無敵呢!”

“當——”又是一聲脆響,讓綠茶婊不由的臉色微微一變,因爲那是兵器所碰撞出來的聲音,自己很是熟悉,之所以讓自己的臉色微微一變,那是因爲,這聲脆響,就響在自己的身邊!

“你死了不要緊,不要把王的女人也牽扯進去。”幽靈冷聲的說道,在他的身前,還站着一個一身黑衣的大漢。兩個人的兵器狠狠的抵在一起,瞬間讓綠茶婊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有人想要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綠茶婊面色一冷,繼而低聲的說道:“謝了。”

“既然你們得手了,那就務必安全的把太子妃送到你們安全的地方,至於這些小丑,交給我們!記住,如果她們少了一根頭髮,你會死的很難看!”幽靈冷聲的說道,隨即快速的抽離自己的兵器,身影一個扭轉,便是狠狠的踢出一腳。對面的黑衣大漢翻身倒退了幾步,平凡的臉上露出一個陰狠的笑意,繼而輪圓了自己手裏的兵器,再次撲上。

商場裏已然變得比較混亂起來,所有的客人看到有人在真刀真槍的打架,頓時紛紛都嚇的魂飛魄散,早早的逃離了商場。

綠茶婊和公主姍兩個人百分百警惕的帶着林夢瑤和系夏琪向前走去,神經繃緊,眼神犀利,落在夏琪的眼裏,不由有些譏笑的說道:“你們很緊張哦?”

公主姍微微一怔,繼而好笑的說道:“太子妃殿下,難道你就不緊張?”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