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她卻認爲楊立那不過是藉口,他們這些人,哪個會管她們這些靠賣肉體維持生計的女人的生死,楊立帶上她,不過是想找個地方好好發泄一下而已。

“你不走,難道還想跟着我不成了?”楊立笑道:“我可對你沒有興趣,再說了,我現在連自己都快吃不起飯了,如果你一定要跟着我,那從今天起,我們兩人的生活費都得你出,我也來當回吃軟飯的……”

話還未說完,一個正面與他走來的焦急身影無意中被他目光掃中。

“她怎麼在這裏?”楊立臉上閃過一抹疑惑:“看她如此急,應該是怕我在這裏吃虧吧,看來這個女人還真是不錯。”

想到這裏,楊立也不再遲疑,加快腳步向那個正衝過來的身影走過去。

“薛總,你這是要到哪裏去?這種場合可只有我們男人才喜歡,難不成你也喜歡到這種場合來玩?”

三國之毒士無雙 ,猛一扭頭,正好看到楊立笑眯眯的站在她左邊四五米處

薛青目光在楊立身上一掃,發現楊立四肢健全,連點傷都沒有,暗暗鬆了一口氣。

可緊接着,她就發現楊立身邊居然跟着一個女人,她濃裝豔抹,衣着暴露,一看就知道是幹什麼的。

“這個混蛋。”一股莫名的怒意從心底升起來,薛青一臉冷笑的對楊立道:“這種場合確實適合你,人家進去後不是被擡出來,就全身是傷逃出來,你呢,不但沒有絲毫的受傷,更是帶了一個女人大搖大擺的從裏面出來,你別告訴我,你進去後,把收帳之事忘了,反而被裏面的狐狸精給迷住,連自己姓什麼都給忘了吧?”


“我來就是收帳的,要不然我都不屑來這種場合,怎麼可能將正事忘了。”楊立笑道:“否則我也無法向薛總你交待不是。”

“是嗎?”薛青冷笑一聲,直接就向楊立伸出了纖纖玉手:“楊大助理如此瀟灑的從裏面走出來,顯然是凱旋而歸吧,那就把收到的帳給我吧!”

看着薛青那一臉的嘲諷,楊立一笑,便從包裏將那張支票拿出遞給薛青:“薛總,這是三千萬的支票,現在我可就交給你了。”

薛青鼓大了雙眼,一臉震驚的看着手中的支票,半天都沒反應過來,她從來沒想過楊立會將這三千萬收回來,如果這三千萬那麼好收回,她還不早就收回來了,哪還需要等五年。

可現在支票卻明擺着在自己手中,數額也確實是三千萬,這根本就假不了。

看着薛青臉上那呆滯的表情,楊立心中暗爽不已,還特別提醒道:“薛總,你可要拿好了,千萬別掉了,我還等着你的獎金過日子呢,你是知道的,我現在可是連飯都快吃不起了。”

薛青總算回過神來,拿着支票晃了晃,冷笑道:“這不會是假的嗎?”

“薛總爲輝煌集團總經理,應該經常接觸這種支票吧,如果你覺得它是假的,不如薛總你再開幾張這種假支票給我怎麼樣?”楊立笑道:“我給你三成的報酬。”

“本小姐乃輝煌集團總經理,會看上你那點報酬?”薛青冷笑一聲,將支票收好,掃了一眼楊立旁邊的女人,嘲諷道:“接下來你準備到哪裏去風流快活,要不要我給你一天假,讓你快活個夠?”

“多謝薛總。”楊立一笑,還面帶感激。

見此,薛青的臉一下子就沉了下去,可不等她開口,楊立便扭頭看向女人道:“你走吧,立即離開中海,以後再也別回來,至少在斧頭幫沒有滅亡之前你不要再回來了。” “多謝。”女人也算是見過一些世面,在聽了楊立和薛青的對話之後,她也知道,就算楊立之前帶她出來,是想找她發泄,此時也不可能了。

所以,她也沒再客氣,更沒害怕,轉身走了。

看着女人慌忙離開的背影,薛青心底卻是鬆了一口氣,但臉上表情不變,對着楊立冷笑道:“就這麼讓她走了,你不後悔嗎,現在讓她回來還來得及!”

“有我們薛總這樣的大美人陪着,我有什麼好悔的。”楊立哈哈一笑,顯得無比的豪爽。

“想要我陪,你還不夠格。”薛青一聲冷哼,轉身就走,再不理會楊立。

楊立則緊跟着她,在她打開車門時,他更是豪不客氣的就鑽進了副駕駛,對此,薛青也沒說什麼。

兩人很快回到公司,薛青沒有再給楊立安排工作,也沒再刁難楊立,楊立也沒閒着,拿着各種資料報料便學習起來,他現在要抓緊時間學習,儘快打出一片屬於自己的天地。

時間飛逝,轉眼便到下班時間。

段林約楊立去喝酒,這兩天保安部很多原來的人都因爲受不了走了,不少人走之前都想鬧事,而段林他們事先早有準備,好好教訓了那些想鬧事的傢伙一翻,使得剩下的人也都老實了。

保安部現在煥然一新,所有保安都恪盡職守,再也不是以前那個流氓聚集地,不但成功將以前那些混混、流氓趕出去,更是沒讓公司多花費一分錢,爲此,今天薛青在開會時,還表揚了段林。

而對於這一切,段林都沒忘全都是楊立幫他出的主意,如果沒有楊立,他絕對做不到,所以,他想請楊立喝酒,好感謝一下楊立。

“段哥你說這些可就沒拿我當兄弟了,和你們拿出自己的錢幫我還帳來說。”楊立笑道:“這一切都微不足道。”

“既然如此,感謝的話我就不說了。”段林也是一個爽快人,道:“但今天這酒還是要喝的,就算慶祝我終於沒有辜負薛總的提拔。”

“這個……”楊立遲疑了下,道:“要不這樣,我們今天就不去鐵血酒吧,換一個地方喝酒,我也向你們介紹一位朋友,他也是退役特種兵。”

“好啊。”一聽到是退役特種兵,段林他們就來了精神,對於軍人來說,沒有什麼比認識軍人對他們更有吸引力。

半個小時後。

“三哥,我來了。”

還離莊雲山的燒烤店老遠,楊立便叫喊起來。

“你小子可好久沒來了,不會是當了總經理助理,就把三哥我給忘了吧。”圍着圍裙的莊雲山從店裏出來,手中還拿着一條魚。

“三哥你也知道我就那點文化,收點破爛還行,可這總經理助理卻是什麼都不懂,一切都得從頭學,根本沒時間,三哥你就多多包涵。”楊立趕緊向莊雲山道歉。

“好啦,剛纔就是跟你開個玩笑。”莊雲山呵呵一笑,看向段林笑道:“老段,沒想到你們也來了,你們可是第一次來我這裏,可別嫌棄我這裏破舊喲!”

“看你這話說的,我們都是什麼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哪有那麼多講究喲。”段林掃了一眼莊雲山的燒烤店,笑道:“這地方不錯,挺清淨的,我決定了,以後我們就不去鐵血酒吧,在這裏來聚會了。”

“這個主意不錯,三哥,你以後可得給我們一些優惠喲。”管立呵呵笑道。

“沒問題。”莊雲山本就是個爽快人,當即便笑道:“我以後一律給你們打八折。”

“那真是太好了,三哥就是三哥,沒得說。”左書也哈哈笑道。

“你們認識?”楊立吃驚的看着衆人。

“那是當然。”莊雲山笑道:“我來中海也有好些年了,纔來那兩年生意不是很好,也經常去鐵血酒吧,那時老段也經常去,我們就是在那裏認識的,因爲脾氣相投,我們關係一直不錯,一直到最近兩年,我的生意好了,人也忙了,纔沒怎麼去鐵血酒吧。”

“不過偶欠也會過去喝喝酒,見見老朋友,也認識一些新朋友,像可江、管立和左書他們三個小子,就是最近半年才認識的。”

“原來如此,我先還說要介紹你們認識呢,既然大家早就熟悉,那自然就不用我多嘴了。”楊立笑道:“好了,大家都是兄弟,也就別客氣了,我去拿菜。”

“楊立說的對,大家別客氣,想吃什麼只管拿。” 我的傳奇帝國

衆人齊動手,桌子上很快便擺滿了酒菜,因爲此時纔剛下班,還沒到吃燒烤的高峯時段,店裏也不是很忙,楊立他們將正在準備菜的莊雲山也拉來喝酒。

莊雲山本就是個豪爽之人,也不客氣。

衆人一直喝一個多小時,眼看燒烤店裏的客人越來越多,兩名小工根本忙不過來,這才結束,全都跑去幫莊雲山準備客人的菜品去了。

天上人間。

“餘總,你放過我吧,我不行了,我受不了,你繞了吧,我求你了,求你了……”

一個包間中,一個只穿着一件薄薄睡衣的少女被綁在牆邊一個十字架上,苦苦的哀求面前二十六七歲的男子,此時的她身上睡衣已經變得破爛不堪,那雪白的肌膚上橫七豎八的抽出近十條傷痕,每一條都正冒着殷殷鮮血,看起來無比的悽慘。

“臭婊*子,居然敢爲了一個男人與我做對,老子不給你點顏色,你就不知道老子的厲害……”餘雄根本沒理會少女的哀求,揮起手中的皮鞭,對着少女身上便是兩鞭抽了下去。

“啪啪!”

“啊啊!”

兩聲清脆的皮鞭聲帶着淒厲的慘叫在房間中響起,讓人一聽,都一陣後背發涼,可餘雄不但沒有絲毫的畏懼,反而越發的興奮。

“哈哈,臭婊*子,現在知道我的厲害了吧,叫啊,使勁的叫啊,老子讓你發*騷,老子讓你找男人……”

“啪啪!”

又是兩鞭下去,被綁着的少女痛得全身都顫抖起來,那蒼白的臉上滿是絕望與恐懼。 “更不可思議的是,那小癟三不像其它人,有了新歡就忘舊愛,他對所有女人都愛得極重,前兩天,喻欣玉的被一個以前追求她而失敗的男人劫持,就引得他衝冠一怒爲紅顏,差點將那男人給打殘。”

呂志森眼中光茫一閃,笑道:“看來這個小癟三還真有趣!”

兩人隨後繼續喝酒,呂志森不時趁機向餘雄打聽一些有關楊立的消息,雖然他手中掌握着楊立很多消息,但因爲時間太短,也並不全面。

半個小時後,餘雄離開天上人間,進了自己車子,剛一關上門,他臉上便露出森然的冷笑:“雜種,我看那臭**還怎麼護你。”

與此同時,包間中,呂志森臉上也露出森然之色:“原來那個關怡就是那雜種的女朋友,他還很看重自己的女人,好啊,我還正愁怎麼請你來呢!”

上次在輝煌集團,他被楊立打傷之事斧頭幫不少人都知道,雖然他現在已升爲八大金斧之一,但就因爲此事,他在幫中八個金斧中,威望是最低的。

甚至有人在私底下議論八大金斧是戰無不勝的,他呂志森被楊立這種無名小卒打成重傷,根本就沒資格當金斧。

爲此,他惱怒不已,一直想找機會打敗楊立重塑威望。

可最近一段時間, 權少的獨家密戀 ,幫主讓他們不得亂動,以免斧頭幫更被動,所以他纔沒有動手,沒想到現在楊立居然主動送上門來,他又怎麼可能放過這個好機會?

一夜轉眼過去。

楊立如往常一樣,早早來到輝煌集團。

在將一天的準備工作做好之後,他便學習起來,並將不懂的拿筆記本記下來,等到與薛青外出時,好向薛青請教。

可他一份資料都還沒看完,電話就響了起來。

楊立拿起手機看了一眼,居然是關怡的,臉上驟然露出一抹笑意,按下接聽鍵便道:“怎麼這麼早就給我打電來,不會是昨天晚上想我想得一夜沒睡吧?”

“她昨天晚上睡沒睡我不知道,但現在我敢肯定她沒睡。”一個陰霾的聲音驟然在手機中傳來:“如果半個小時內,我在天上人間沒有看到你,我保證她就會睡,當然,那是陪我手下一干兄弟睡。”

聞言,楊立臉色一沉,厲聲道:“你是誰?”

“我是誰?哈哈,你居然連我是誰都聽不出來,不過也是,我在你眼中不過一個手下敗將,你又怎麼會將我記住呢?”自嘲之後,陰霾聲音驟然變得無比冷漠,更是帶着凌厲的殺機:“記住,你只有半個小時,如果半個小時不到天上人間,我想我的兄弟們會非常高興。”

“喂喂……”楊立聲吼着,可電話裏已盡是盲音。

楊立不敢有半點遲疑,將手機往懷中一放,站起來就向外邊衝去。

看着楊立眨眼便消失在門口的身影,白冰妍不由得皺了皺眉:“發生什麼事了,怎麼讓這混蛋急成這樣,他來這麼久,還是第一次看到他如此急。”

“得將此事告訴薛總。”

白冰妍拿起電話就給薛青打了過來,她雖然很恨楊立這個情敵,但白冰妍卻只想將他趕走,並不想他受到什麼傷害。

楊立不知白冰妍正在給薛青打電話,他就像一隻急奔的野馬,一路狂奔,所過之處,引起不少正來上班的員工尖叫與感嘆。

“楊立,出什麼事了?”

管立正要上樓,便看到楊立,當即開口問道,可他的話還未完,楊立已經不見了。

“不好,一定出事了。”

管立也是特種兵退役,本能讓他感覺不對,哪敢遲疑,緊跟楊立便追了下去。

楊立很快便到公司停車場,衝到管理室,對着負責人便厲喝道:“我要一輛摩托車,快一點。”

“可我沒接到上邊通知……”負責人疑惑的看着楊立,可他的話還未說完,楊立便無比兇狠的一把抓住他的衣領,雙眼赤紅的道:“我現在有急事,立即給我。”

負責人被楊立嚇得不輕,哪敢遲疑,趕緊拿出一把摩托車鑰匙遞給楊立,還未等他反應過來,楊立便轉身不見了,緊接着,旁邊便傳來摩托車的轟鳴聲,然後就看到一道車影在門口一閃消失不見。

“跑那麼快,這是趕着去投胎啊了!”

負責人心中有些不爽,暗暗詛咒着楊立。

可他的話剛落下,又一道人影衝了進來,焦急道:“楊助理騎着車子到哪裏去了?”

“你去問他啊,我哪知道。”負責人看管立只是一個小保安,心中更是不爽,他怎麼說也是一個小主管,雖然比起楊立這個總經理助理在公司地位低了很多,但小保安他還沒放在眼中。

且他還在心中暗道:“剛纔那個混蛋敢強迫我,我還不相信你一個小保安還敢強迫我不成?”

可惜,這傢伙錯了,且大錯特錯。

管立以前可是特種兵,他的脾氣並不是很好,只是到了中海,與段林接觸久了,受到林段那老好人脾氣的影響,他才變得溫柔起來。


此時意識到自己兄弟可能出事了,他的脾氣一下子就爆發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