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聽的那紫衣人,趙雲生說道:「今天,我們血殺傭兵團雖然能夠獲得寶物,可是,已經被人盯上了!我們的動作也不知何時被人發覺,所以,此地不宜久留!全部趕往烏坦城最具威壓最有安全感的擺賣場!」

寶物不能被自己等人吞沒,這趙雲生明顯皺了皺眉頭,這可是玄階的捲軸喃,有時可是有價無市的!可是,轉念一想,又覺釋然,自己無論如何也並沒有吃虧啊,有了這捲軸,自己就不愁沒有金幣,至於這個東西,就算自己有錢了,照樣可以買到!

前提就是,走出烏坦城,在烏坦城若是沒有足夠的勢力,這種級別的捲軸可是能被拍升到一種幾乎是有價無市的天價!

「什麼人竟然知曉我們的行蹤?」血殺傭兵團隊長趙雲天詫異道,他們這伙團體雖說名氣不怎麼大,可是在眾多斗者所組織而成的傭兵團還是排在前列!如果是被行如他們這傭兵團一般的勢力給盯上,他絕對會進行反殺,這不但會對自己這方的財產有所增加外,還會在傭兵團內擁有一絲威懾!

干他們這一行的,玩的便是威懾力!

「大哥,這個你無需多問,也不需持有懷疑,若是一般的傭兵團我們大可統統滅殺!可是,此刻消息傳播速度太快,我們在之前沒有得到寶物,就已經被人肆意造謠,如今,更是惹得數十個大小不同的傭兵團皆知!」他接著又氣憤說道:「若是讓老子知道是什麼人,或者什麼組織故意誹謗!絕不輕饒!」

「走!」語氣一冷,他當先一步跨出,朝著前方的一條岔道返回。

一方人馬,在此刻走的異常快,片刻鐘,就是化為一道陰影,消失在蕭焱與李馨月眼前。

「拍賣場?」蕭焱吃驚一道,這些人若真是去了拍賣場,自己得到那捲軸雖說有希望,可是,那待付出很大的代價!可自己前提是沒有金幣。

「蕭焱哥哥,他們可能是去米特爾拍賣場的!」李馨月望著急速而去的人流,沉思片刻,說道,在烏坦城,若說那個拍賣場最具有名氣,那自然非米特爾拍賣場不可!

這米特爾拍賣場不但在烏坦城名氣如雷貫耳,就算是在整個加瑪帝國,也都是赫赫有名,任何人都不會懷疑,這米特爾拍賣場中,會有人進行搶劫打殺!

據說,在米特爾拍賣場就斗皇之境的強者就有八名!

還有人說,曾經,有位斗皇在米特爾拍賣場為了一步地階功法,而鬼迷心竅的對拍上此部功法的天鷹戰士進行搶奪,結果,非但沒有到手,卻讓得米特爾拍賣場內,一名老者,一個眼神,就給滅殺!

而從此以後,米特爾拍賣場不但威懾群眾,更是在人人心目中成為不可動搖的里程碑,有此拍賣場,眾人何愁?

這也造成,如今,米特爾拍賣場在整個加瑪帝國各有分部,往往一般小型的拍賣場已經開始落幕,有了如此巨無霸一般的米特爾,他們已經沒有多少生意可做。

「我們也去,鑰匙我志在必得!」蕭焱果斷選擇前往,自己有沒有金幣是另外一回事,自己去不去也是另外一回事,自己能否得到那捲軸也是另外一回事,一切,他自有安排!

「喵喵——」

一聲似貓非貓的叫聲自兩人耳旁響起,只見得,遠處,重巒疊嶂的山峰上,急速趕來一隻貓咪,這正是北落師門!

北落師門畢竟還是回來了!

「呼,還好,它沒有忘了咱們!」蕭焱旋即送了一口氣,若是北落師門真的就遠離他們,他真的會有所傷感,畢竟,對於北落師門,蕭焱無形之中已經有著說不出的喜歡。

「喵——」

嗖的一聲,北落師門已經竄入了李馨月的懷抱中,蕭焱這才發覺自己張開雙臂好像是多此一舉啊,人家不理自己呢!

輕咳一聲,震退自己那一絲絲尷尬,蕭焱笑道:「這貓咪還是對你有好感啊,太沒有良心了。」蕭焱看見這貓咪就氣得不打一處來,自己如此待你,你竟然也不讓我抱。

「嘻嘻,那有男孩子抱貓咪的啊,只有女孩子才會呀!那有貓咪愛睡在男孩子的懷中啊,不是只有女孩子的懷中更適合嗎?」李馨月俏皮一笑,對著蕭焱嘻嘻笑道。

「的確很適合,嘿嘿——」蕭焱一聽,笑嘿嘿的道,對著李馨月的胸脯望了一眼,正見此刻的北落師門正眯著眼睛,對著李馨月那裡拱來拱去,看的蕭焱正想揍北落師門一頓!

。。。。。

小道的人確實很少,從這裡進入的人更不見的有幾人,蕭焱順著戒指內,木匣子的輕微波動,順著這裡一直往前而去。

「他們有的好快啊,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已經快要出了魔獸山脈。」蕭焱通過戒指內,木匣子那輕微的波動,唏噓不已,這些人倒也訓練有素,能夠在如此之短的時間內,跑出這麼遠,還是出乎了蕭焱的意料之中。

「蕭焱哥哥,我們也快點。」李馨月此刻也是感覺不出那些人的氣息,對於修鍊過露月化天功法的李馨月來說,沒有什麼比她更會利用植物身上的味道,來查探百米之內的一切東西。

若是隨著修為的增加,那這種神通也將會大幅度的提升,灰常的厲害!

蕭焱頷首輕點,腳下的步伐迅速見長,只見得原本還在樹木後方的花朵旁,下一刻便是突兀的出現在前方,三米外的一棵至少已經有八十年以上的星辰槐樹旁。

「額——」

李馨月見狀,頭頂一滴汗珠立馬落下,對於蕭焱這般速度,她自然是第一次見過,只感覺剛剛那一舉動,真是說不出的錯愕,那模樣,太逗人了!

看到蕭焱此刻又在另外一棵星辰槐樹旁,李馨月當下也不愣著,只見得,她如同一隻靈蝶一般,妙曼的身姿在此刻舞動著,下一瞬,已經快要趕上了蕭焱。

兩人就這樣行了大約五分鐘后,只見得眼前場景驟然一變,眼前被鬱鬱蔥蔥的灌木叢環繞著,看到這裡,蕭焱已經知道,距離集市已經不遠了。

可就在此刻,洪大的波動突然響起,前方,不知何時已經戰的熱火朝天,蕭焱順著前面的動靜看去,只見得,有兩方人馬已經在此刻耗上了,其中一方人,正是之前離開的的血殺傭兵團!

「哈哈,幾位,你們這是?」血殺傭兵團副隊長,趙雲生笑眯眯問道,眼前四人,他沒有一個認識的,但,從幾人身上,他已經感覺到頗為富有,這幾人實力並非很強,最強的也就七星斗者而已!

「血殺傭兵團,如果我們沒有猜錯的話,就是你們了吧!」其中一人,面如冠玉,長的還算英俊,可是,此刻面容已經陰森的不成模樣,那種英姿颯爽只怕也找不回來。

自己四人,經過此地,上來就遇見這些人連招呼不打,就對自己幾人出手,原本以為這幾人受了傷,實力一定不及自己四人,就算他們此刻人數是自己二倍,自己四人若是想要離開,就憑他們,阻攔自己不得的!

可誰知,眼前這紫臉人,卻是一名高手,在自己等人精力充沛的情況下,人家就一招把自己等人打的身受巨傷,若非自己等人有著一定的底牌,估摸早就見閻王爺了,那還可以在這裡談條件? 「你倒還算有眼光!」

血殺傭兵團當中,突聽一人笑側側說道,只見得此人一瘸一拐的走了出來,他不曾說話,別人還沒有覺得他有多麼噁心,可一聽到他此刻說的話,對方四人只感覺這是最難聽,也最刺耳的一句話,那語音尖銳,那語氣粗短,就算是一個半隻腳將要踏入地獄的人,都比他說的好聽!

這句話,畢竟還是說的蠻好聽的!

對於眼前這四人,這瘸子自問,他這輩子也絕對沒有說過如此好聽的一句!

「你是?可我並未問你話!」這長的頗為英俊的青年人,語氣一冷,面無表情的說道,對於這種小角色,他一向不會搭理,只是站在那裡,看向了紫衣中年人。

「今日我血殺傭兵團心情很好,只要幾位留下長物,嘿嘿,我做足,就放你們一條生路!否則,非但還要留下你的身物,就連你們的性命也一併留下!」紫衣中年人,趙雲生喋喋笑道,一張葡萄紫的臉龐,此刻竟然出現了少許的紅潤。

那長的頗為英俊的年輕人,笑道:「看來你就是頭領了,可是,你難道就一點也不想知道我是誰?」

年輕人很淡定,此刻更是露出一絲微笑,可是,看在趙雲天眼中,卻是感覺異常危險,沒錯,這人到底是誰?自己萬一要是殺了不該殺的人,惹上了不該招惹的勢力,那可是要掉腦袋的啊!

不過,轉念一想,方才放下了心中的石頭,這烏坦城大大小小的勢力他雖說不記得每一個年輕弟子,可是卻能夠通過交手來判斷出他們的來路,而眼前四人卻恰恰相反,他觀察過幾人的招式,以及功法的來路,卻並沒有任何發現,這幾人一定不是烏坦城幾大勢力之一的人!

他對自己一向很自信,也正是因為他如此自信自己的能力,所以,這些年來,他並沒有一次把血殺傭兵團帶入過困境之內!

「想!可是也不想再知道!」趙雲天毫不猶豫,堅決說道,他知道,若是此人真有足夠強硬的後台,那麼自己等人今天可是踢到了鐵板上,這些人,他並不認識,誰會擔保他們不說瞎話??更可況,無論如何他說出是什麼,趙雲生依舊不會放過,總之,今天的他們是非死不可!

「跟他們廢什麼話,直接拼了算了!」他身後,一名目光如刀的年輕人冷冷望著血殺傭兵團一馬人,說道。

「以我們四人之力,施加合擊大招, 死亡進度條 !我們縱然是死,說什麼也要拉下一兩個墊背的!」而後一人,也是冷冷說道,如此之事,對於他們來講,並不是這第一次遇見,早在這之前他們就似已麻木了,而他們的合擊大招也正是因為如此,方才具有一定的威力!

最後一人在此刻也開口了,他一開口頓時引起了所有人的關注,他說話永遠都非別人那麼冷淡,他只是淡淡笑道:「總得來說,我們確實沒有必勝的把握,與其這樣,我們認輸!」

「什麼?」血殺傭兵團中,一名男子驚訝叫道,今天可真算是長見識了!

「呵呵,就憑你們四人,就憑你們這種默契,還能夠發出合擊?」趙子龍此刻大笑道,這四人,原來也並非多麼團結,在這種關頭,他們已經有所動搖。

就在此刻,四人眼前驟然一亮,四柄亮光褶褶的寶劍突然揮出,出劍速度之快,還沒等血殺傭兵團的人,反應過來,就看見血殺傭兵團內,一片血雨腥風,此刻已經有兩人突然間中劍,兩人各是胸口處,血滴涔涔而落!

這四人,好快的劍,好快的節奏!


蕭焱儘管在後面,可依舊看的一清二楚,那四人的劍不但同時命中對方,每兩人不但同時在一人身上給一劍,可,依舊不曾讓眼前這兩人有過慘呼,就已經身亡!

這四人殺完人,非但沒有後退,反而卻淡淡的站在那裡,眉宇間充滿了不屑。

突聽那長的英俊的青年男子笑道:「幾位,應該可以知道我們是誰了吧!」

他只是隨隨便便一說,並且還笑意盎然,可是,這話聽在別人心中卻是驚恐萬狀,像他們整年在刀口子舔血的人物,此刻已經知道眼前的是何許人也!

那趙子龍嘎聲道:「你……們……是……殺……手……」他此刻已經完全獃痴,連說話已經吞吞吐吐。

「沒錯,你倒還算有眼光!」那就是之前使了一計謀的青年男子,突然笑道。

若不是此人,想必,血殺傭兵團也不可能在突然間防備大泄,若非此人故意而為,說定不先動手的就是血殺傭兵團。

「幾位?難道還對我們身上的長物有興趣?」那英俊的青年人,望著此刻血殺傭兵團,笑道。

「沒!」趙雲生此刻不得不站起來了,不得不開口了,殺手殺人從來就是受人之託忠人之事而已,可也不能說的這麼好聽,這種受人之託,往往就是大量金幣的懸賞,可他從來也想不通,竟然有人會懸賞自己等人!

「我們不會殺你!你們這裡的人,我們也不會再動!」英俊青年人此刻說道,他接著又說道:「可,並不代表其它人不會動你!」

話語剛落,這四人已經從身後躍起,一個呼吸間,連人帶影,已經消失。

「大哥!」趙子龍望著已經沒有生機的兩人,不甘心道。

「走!」趙雲天此刻什麼也不管,什麼也不顧,對著眾人一揮,就準備往前而去,他要離開這裡,對於殺手,這個名字,已經深深刻在了他的腦海中,他身為傭兵團團長,自然也非常清楚殺手在這是世界所佔有的份量。

在這個世界,最好莫要惹殺手!

因為他們不是簡簡單單的一個人,而是一個非常龐大,又非常神秘的組織!

……

烏坦城,米特爾拍賣場。

此刻,儘管天色已盡黃昏,可是米特爾拍賣場外卻是人來人往,並沒有顯得沉寂,在這裡,每天都會有大批人馬前來,拍賣場內,永遠都不會缺少顧客!

蕭焱與李馨月一路跟著鑰匙的氣息追到此地,到了拍賣場的大門,蕭焱這才舒緩了一下心情,今天自己可是很不容易的,自己今天與李馨月前後潛藏了兩回,並且每一回可都是潛藏在眾多修為比自己強上許多的人後面,若不是蕭焱有強大的靈魂力為基礎,能夠掌控住自己的氣息而不被外放,又怎麼如此?

潛藏了這麼久,而不被發現?

對於李馨月能夠如此隱藏,蕭焱倒也習以為然,這小妮子,可是比自己還要神秘呢!

拍賣場內的確很廣闊,從大門進入,蕭焱在這眺望一番,這才找准一個目標,對著那個方向而去。

那裡,自然就是通往拍賣會的唯一通道,蕭焱畢竟是第一次來米特爾拍賣場,他走入這通道裡面時,只感覺眼前的場景好大,左右雙手兩旁,皆是一幢幢房屋,蕭焱雖然不知道進入拍賣會裡面的基本流程是什麼,不過,看在許多人在經過通道后,並沒有直端端的往前面去,而是隨便找個房屋,進入裡面,蕭焱摸了摸鼻子,微微一想,也跟著進去。

裡面人很少,當蕭焱與李馨月兩人隨便進入一幢小屋內,眼前也就僅剩下米特爾拍賣場的人了,朝著眼前這名女子打過招呼,蕭焱這才開始詢問起來。

「您好,請問進入拍賣會之前都需要準備什麼?」蕭焱望著眼前這名長的還算可以你女子,親切的問道。

這女子半晌后,才狐疑道:「你竟然不知道?」她怎麼也沒有想到,眼前這位看起來見識多廣的年輕小夥子,竟然對米特爾拍賣場一點都不知道,旋即嬌笑道:「兩位不會是第一次來拍賣會吧!」

她沒等蕭焱開口就當先說出,隨後也不管兩人,就從身後取出了兩件黑色的衣服,放在櫃檯上,說道:「進入米特爾拍賣場,第一步,就是進行偽裝,盡量把自己偽裝的什麼人都看不出來,當然,如果你能夠偽裝的什麼人都認不出來,也行!」

櫃檯邊緣,這女子指了指上面的那兩件黑色的衣服,徐徐說道。

「是要錢嗎?」蕭焱幾乎是下意識就脫口而出,他不用看,也就知曉,這女子拿來這東西,必然要讓自己付錢。

「是啊!除非你是會員,才可以免費。」櫃檯上那女子頓時嘻嘻笑道,對於蕭焱此刻的那種模樣,她感覺自己真是太成功了,竟然沒開口要價,人家便能夠通過自己的行動辨別而出。

「多少?」蕭焱有些肉疼的問道,他儲物戒指裡面的金幣,可是連五千都不到,多花一分就多一份壓力。

「一件五十,兩件一百,共計是一百金幣。」這女子笑吟吟道,說完此話,就已經捧著衣服來到蕭焱與李馨月面前。

「蕭焱哥哥,還是我來吧!」 「蕭焱哥哥,還是我來吧!」

少女邁起輕靈的步伐,不知何時手中輕輕舞動,一張金燦燦的卡片已經飄落掌心,在其上面,一個錐體字形的『米』字已經顯現而出。

「會員卡?還是皇冠級別的!」此刻,那眼眸一直盯著蕭焱掌中金幣的女子,突兀的就是一愣,她真的沒有想過,眼前這個年輕的女子身上,竟然還有連她都要唯唯諾諾的身份!

「貴賓,你好。」少女連忙從震驚當中回過神來,手中的衣物早已擱在櫃檯上面,態度那是前所未有的恭敬。

「好了,那兩件黑色的衣服,我包了。」李馨月指了指櫃檯之上的衣物,語氣中無絲毫倨傲的說道。

若是換作他人,此刻早就怒火街頭了,自己的身份再怎麼說可是皇冠級別的,就算你沒有看出來,也不能在自己眼前做出如此蠢事吧!

擁有皇冠級別的會員,一般都是不怎麼將情面之人,她在這裡做後勤,還從來都沒有遇見過一個好說話的皇冠會員,這也是為何,當她一眼看見這會員卡時,表情是那麼的驚訝!

可,聽到李馨月如此毫無怒火的語氣,她總算是舒緩了一口大氣,她顯然沒有怒火。

「應該的,應該的。」那女子此刻那叫一個熱情啊,發覺這位會員非但沒有責怪自己,反而卻朝自己笑了笑,若是此刻她再不知道如何做,那她就白混了幾年的商業服務!

隨手接過那女子遞給自己的衣服,蕭焱和李馨月同時往身上一披,只見得,黑色的披風已經如同一張巨網一般,把兩人抱的嚴嚴實實的,只在頭部那裡,露出了一個帽子,帽子顯得略微寬大,可是當蕭焱把它一股煙的扣在頭上時,頓時就吃了一驚,這帽子簡直就是黑衣蒙面人的必備品啊!

如此一扣,何人能夠辨認的出自己?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