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天尊難得客氣地留張禾吃飯,張禾心想,跟你又不熟,還吃啥飯啊?便道:“家裏還有事,酒吧得照看一下。”

原始天尊道:“酒吧我已經派了一批人去打點,他們不聽話?”

張禾道:“我還是習慣用老員工,跟他們都熟了。”

原始天尊道:“也是,需要幫忙的話找我,今晚無論如何吃了飯再走,這可不是一般的宴席,這是我崑崙一脈的慶功宴,特意叫人從天上帶下來不少東西,對修煉很有好處的。”

張禾道:“那就。。。”

原始道:“不用那就了,不吃我還不讓你走。”

張禾道:“好吧,我張禾還有兩個家人,一起吧。”

原始道:“快快有請啊。”

張禾從儲物袋取出了誅仙陣圖,將陣圖展在地上,讓黃亦秋帶着姑娘出來。

原始天尊看着陣圖道:“你跟通天的關係不錯呀。”

張禾道:“還行,現在想來,通天確實幫我不少,要不是他,我現在還打不過你呢。”張禾這麼說,自然是故意讓原始不舒服。原始哼了一下道:“走吧,去我們以前開會的屋子裏。”

張禾本以爲,去了還得等會,聊會天裝個逼纔開飯,睡着還沒進門就聞到了香味,菜早已上好了,那是元始天尊用法力維持的,又能保溫,又能保鮮,比冰箱不知強上多少倍。

張禾看着桌上擺的幾樣菜,以爲這只是開胃的,等會從天上帶下來的菜上了再猛吃,只是元始天尊一個勁地招呼,張禾才吃了一塊豬肝。

原始道:“怎麼樣?”

張禾有點驚喜道:“這豬肝真不錯,比我以前吃過的所有豬肝都好吃。”接着就聽到一陣鬨笑。

“怎麼了?”張禾看着桌上坐的原始門人。

“那可不是豬肝,”元始天尊笑道:“那是龍肝。”

“龍肝!”張禾吐出了嘴裏的東西道:“龍肝,也能吃?”

“我們吃龍肝就跟你們吃豬肝是一樣的,龍就是天上的豬。”雲中子笑道。

“哎呀,這天上的豬這麼好吃啊!”張禾讚道:“有豬肉沒有,給我嘗一口,我說的是天上的豬。”

大家又是一陣鬨笑,雲中子道:“龍肉是有毒的,不能隨便吃哈。”

“。。。”

原始天尊道:“喜歡吃肉,也不是沒有,我這有烤好的天馬肉,可以嚐嚐。”

“哪有啊?”

“那不是?”

“馬咋是這樣的啊?天上的馬都是這樣的麼?”張禾看着那一塊一塊的,倒像是雞肉。

“這是切好的。”元始天尊笑道。

“哦,天馬的肉是這樣的啊。”張禾嚐了一口道:“這天上的馬怎麼吃着像海鮮?不知道天上的魚蝦是什麼味道。”

原始天尊笑道:“這話不假,天上的馬,吃的確實有些像地上的螃蟹。”


雲中子笑道:“我感覺像龍蝦。”

原始道:“龍蝦不就是螃蟹?”

雲中子笑道:“龍蝦是帶螃蟹鉗子的蝦。”

張禾笑道:“啥帶螃蟹鉗子,帶的是蝦的鉗子。這天上的蝦是啥味道啊?”

原始天尊道:“天上我們不吃蝦。”

雲中子道:“蝦兵蟹將,蝦兵蟹將,蝦在天上是高等生物,跟你這不一樣。”

張禾道:“那魚呢?”

雲中子道:“魚有好多種,一般跟蝦一樣,我們都不吃的。”

張禾道:“哦,那你們那的茄子是啥樣的,給我來個紅燒茄子嚐嚐。”

原始道:“我們那沒有這玩意。”

張禾道:“哦,有桃子!給我來個嚐嚐。”

雲中子道:“那個,現在蟠桃還沒熟。。。”

張禾道:“也不用蟠桃,就給我一般的桃子嚐嚐。”

“。。。”雲中子道:“也沒有。。。”

張禾回頭看着元始天尊:“那你們還有啥?”

元始天尊道:“金丹。”

“。。。”

“孫悟空偷吃了老君丹,得了多少好處啊。”原始道。

“不會水銀中毒啥的?”張禾問道。


“。。。”

“給我來個嚐嚐吧。”張禾道。

元始天尊拿出 一個葫蘆,給張禾手裏倒了八粒金丹:“這是我最好的丹了,凡人吃了可以不老,仙人妖怪吃了,可以增加一千年道行。”

張禾道:“我嘗一顆,其他的留着賣。”

“。。。”

張禾吃了一顆道:“嗯,挺好吃的,有點像巧克力味的蠶豆,就是不好咬。”

雲中子笑道:“含在口中化的,不用咬。你當時吃炒豆子啊。”

原始天尊笑道:“這也不是零食啊。算了,我再送你三十粒吧。”將葫蘆遞了過去,張禾接了道:“裏面整好是三十粒?”

原始道:“多的也給你了。”

張禾心裏又納悶,原始今天咋對我這麼好了。原始又道:“廣成子出來吧,你師叔祖爲了跟你和解,這回可是下了血本了。”

廣成子怨毒地看了張禾一眼,但是當原始拿出張禾給的那枚戒指的時候,眼睛立刻就有了神彩,問道:“這是張禾。。。是,師叔祖送來的?” 張禾本來就感覺不對勁,這下聽廣成子叫自己師叔祖叫得這麼開心,知道肯定自己做了傻逼的事情,難道那個聖光戒指,還有什麼特別的用處?

張禾疑惑地看着原始,原始道:“這戒指的來路,師叔可能不知道,廣成子說下吧。”

廣成子道:“我前一陣搞來一些材料,當時其實被師叔祖發現了,在酒吧差點沒回去。好在那材料也沒丟。可是我拿着這些材料,又用不上,就是缺那個戒指,現在戒指有了,這材料就用得上了。”

張禾道:“哦,不用謝應該的,是些什麼材料,用來做什麼?”

廣成子道:“這是凡人政權正在研製的一種機器,這種機器可以生產一些器具,這些器具有很特殊的電磁波放射。。。哎,說白了就是法器,有了這個戒指,凡人就可以防止我們的法器了。”

張禾道:“然後裝備軍隊?”

廣成子道:“這個要問青原老師。”張禾面望原始,原始道:“自然是裝備軍隊的,到時候招士兵的時候,要求也大不一樣,必須有一定的靈根。”

張禾道:“要打臺灣嗎?”

原始道:“這個,是領導決定的。。。”

張禾又道:“打日本麼?”

原始道:“這個,也不好說。”

張禾又道:“打美國嗎?”

原始道:“哎,打不打美國我不知道,主要是爲了抗衡佛道,凡人現在很厲害啊。”

張禾道:“你不是道家?凡人要抗衡佛道,你還幫他們。”

原始道:“我不幫他們,自然有別人幫他們。這是天數,說了你也不懂,哦不,這個,這個不好說呀。”

張禾道:“哦,那你們現在,就快仿製成功了?”

廣成子道:“多虧了師叔祖,要不然還不知道要等多少年呢。”

原始道:“哈哈,這其實也是天數,我們做了這件事以後,我崑崙一脈,可以立即壯大數倍甚至十倍。”

張禾的臉就拉下來了。張禾對凡人並無惡感,自己本來也是凡人,但是張禾對原始有惡感,現在原始要壯大,還是自己幫的人家,張禾實在有些鬱悶。到了現在,張禾已經知道,原始叫自己來,本來就是爲了噁心自己的。

張禾索然無味地吃完了飯,跟原始道別,原始只是假意挽留了一下,其實原始沒有那麼喜歡張禾,要不是爲了噁心他,也不會叫他來。


張禾便帶着黃亦秋和姑娘下了山,回到酒吧。

張禾記得準提道人曾經吩咐過,他會在酒吧裏搞一些事情,自打張禾送了原始戒指,就感覺準提道人要有所行動了。

準提比張禾想的還要快,不僅是要有所行動,而且一向低調,還再三告誡張禾要保密的準提,這次直接在酒吧等待張禾。

張禾走到酒吧門口的時候,又看到一批新面孔在做活。張禾問道:“怎麼回事,這些人什麼來路啊?”

等待他的不是劉愛國的解釋,而是李星瀚過來把他拉到一邊道:“張禾,你是不是幹啥壞了了,今天大老闆來了,就在我屋裏等你呢。”

李星瀚說的大老闆,自然是準提道人。

張禾更加知道,自己送原始戒指絕對是傻逼了。忐忑地跟着李星瀚進了屋,剛剛邁進一隻腳就聽到一向吃齋唸佛的準提道人朝自己喊了一句:“傻逼!”

張禾沒敢回嘴,因爲準提這老頭子輕易不罵人,一旦罵人就絕對是暴走了。

準提瞪着張禾道:“知道那戒指是幹什麼用的嗎?”

張禾弱弱地說道:“知道。。。是。。。仿製法器的。”

準提道:“是原始告訴你的吧。”

張禾道:“嗯。”

準提道:“你知道原始沒告訴你什麼嗎?”

“還有沒告訴我的?”張禾不解道。

“所以說你是傻逼呀!”張禾做夢都想象不要,準提道人居然像一個潑婦一樣用一個手指指着自己的眉心一字一頓地說那句“所以說你是傻逼呀”,說完還又拿手指對張禾指了好幾下。

“你知道原始的實力現在強了多少倍麼?”準提道人道。

“他說十倍。”

“放屁!”準提道人道:“原始現在能仿製法器了,就可以用凡人來抗衡佛道了!你知道修仙又多不容易麼?知道修妖有多不容易麼?知道凡人遍地都是地鐵裏擠得滿滿的麼?!”

“這個。。。還是沒明白啥意思來着?”張禾弱弱地回到。

“你妹!”準提道人一邊瞪張禾一邊眨眼道:“凡人能使用法器了!知道這意味着什麼不!你知道地球上有多少凡人不!”

“那是凡人的事啊。他不是道家麼?”張禾道。

“哎呀我日!”準提道人指着張禾道:“我真沒想到你是這麼個傻逼!你以爲原始天尊是雷鋒同志嗎?一心一意爲人民服務?!他從幫凡人訓練道術的那天開始,就是爲了壯大自己!”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