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修走完,還有個很重要的殺手鐗,也正是鄒小北要打出的第四張牌——內容。

“內容?”

204宿舍裏。

徐長青、葉修和柳園三人趴在各自的牀上,齊齊瞪大眼睛。

昨晚雖然睡得晚,但大家這會兒都很精神,半點沒有睏意。

尤其是,跟着鄒小北打了個這麼漂亮的翻身仗。

這種商戰勝利帶來的爽快感,甚至比賺到錢還更讓人滿足興奮。

在宿舍三人的注視下,鄒小北打開電腦,把一個u盤接入電腦的usb接口裏,然後朝裏面複製東西。

他朝u盤裏複製的內容大概分爲兩類:正經的和不正經的。

正經的內容,包括四六級英語試題,ps入門技術講解、c++教程、java軟件……

不正經的內容,包括玄幻修仙小說壓縮包,美女圖片,三五分鐘小視頻、延時大法、教你虜獲富婆的芳心……

這些東西,都是昨晚上趁着3204宿舍忙活的時候,他在網絡上下載的。

葉修等人看的很茫然,不知道鄒小北又在搞什麼鬼。

剛好這時候莊筆和周加榮帶着早餐推門進來。

鄒小北就將拷貝好內容的u盤遞給莊筆笑着交代了幾句。

“給,出去隨便找倆客戶。”

莊筆聽完表情有些古怪,但還是拿着u盤走了出去。

徐長青等人立馬跟上。

見莊筆出了宿舍,在樓裏攔下一個路過的男生。

“哥們兒,要u盤嗎,五十五一個,一年保修期。

現在買,很划算的。”

可惜,並不是所有人都想要u盤。

只見被莊筆攔下的那男生擺了擺手。

“我知道這個,確實挺划算的,但我真不需要啊。”

被拒絕了,莊筆並沒有放棄,他湊近了些,臉上帶着意味深長的笑。

“確定嗎?哥們兒,我這u盤和別人的可不太一樣,裏面有好東西。”

男生之間有時候就是這麼微妙。

基本上你想表達什麼意思,一個眼神大家都懂。

果然,聽到莊筆的話,那男生也跟着嘿笑起來。

“霧草,你們這賣u盤的也太拼了吧?這也行!”

“爲了生意嘛,你懂得。”

莊筆笑嘿嘿的說道。

“u盤這種東西,就算暫時不需要,那買一個也總有用到的時候,而且真男人怎麼能沒u盤,大家都有着急的時候嘛。” 很明顯,那個男生心動了。

“行,我買一個,那你這裏面的,確定是好貨吧?”

“絕對包你滿意!”

兩人一手交錢一首交貨,最後莊筆還貼心的說道。

“哥們兒,注意節制哦!”

204宿舍等人在後面看的一臉目瞪口呆,最後齊齊看向鄒小北。

“u盤這種東西呢,本身就是爲了存儲內容,有人存不正經的,有人存正經的。

別看就是這些小東西,但你也得費時間去網吧下載。

但我們在價格不變的情況下,把這些內容都存儲好。”

鄒小北雙手抱胸,笑眯眯的說道。

“這個時候,就只用精準定位客戶羣體就行了,客戶喜歡什麼內容,你就給他什麼u盤。

再細分的話,計算機系給他java教程,建築設計給他ps講解,四六級英語大家都會有需要。

帶着這些u盤,讓代理們去教學樓一個教室一個教室掃蕩過去就行了。

至於不正經的內容,對準宿舍市場投放……”

u盤是一樣的。

價格是一樣的。

保修是一樣的。

那這個時候,就該到了拼客戶體驗的時候。 下午時分,振華的總部門口停下了一支車隊,爲首的車子是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兩個R的車標格外的醒目,在勞斯萊斯後面的也全部都是奔馳寶馬之類的名車,從車隊的車標就能看出這隊人的來頭有多大!

從勞斯萊斯車上走下來的是一個西裝革履的青年男子,男子留着一頭淺發,臉上滿是桀驁不馴。

“少爺,這裏就是振華了!”一箇中年男子一臉虔誠的朝青年男子低下了頭,顯然中年男子是青年男子的保鏢一類的人。


青年男子表情輕蔑的瞥了一眼振華的總部大樓:“阿新,就這種小公司?千玄哥居然讓我親自跑一趟,千玄哥也太看得起這個什麼振華集團了吧?這種小公司,我只需要隨便讓你們來一趟就能搞定,何必要耽誤我的時間呢?”

“譚少找少爺您親自出手,自然有譚少的道理!”

“行啦,廢話也不多說了,進去找柳依然那個小娘們吧,晚上我還約了幾個**快活一番呢!”

“哈哈哈!”

青年男子領頭帶着十幾個手下肆無忌憚的朝振華的總部大樓裏面走了進去。

前臺MM一早就看到了青年男子的車隊,心裏自然知道青年男子絕不是自己惹得起的。

前臺MM壯着膽子儘量讓自己說話的語氣溫和一些:“這位老闆,請問您找哪位?”

“我找柳依然!趕緊讓柳依然下來迎接,要是晚了,後果自負!”青年男子甚至看都沒有看前臺MM一眼,一臉傲慢的坐在了大廳的椅子上。

前臺MM猶豫了一會兒後鼓足勇氣繼續問道:“請問一下……老闆,您有預約嗎?您貴姓?我去請示一下……”

“讓你去就去,少TM廢話,老子還趕時間,趕緊的!”青年男子嘴上叼着一根手下遞過來的雪茄,在手下點上火之後開始大聲斥責起來,臉上滿是不耐煩。

“可是……”

“你沒長耳朵嗎?”

青年男子勃然大怒,將剛剛點上的雪茄直接扔向前臺MM的面部。

“啊……”

前臺MM立即驚呼着往後退着,不過好在雪茄並沒有砸到前臺MM的面部,不過也在前臺MM的手臂上留下了一個傷疤。

青年男子絲毫沒有罷休的意思,在幾個手下的幫助下,青年男子站起來一把揪住前臺MM的長髮,臉上滿是猙獰的神色:“你是不是沒長耳朵?老子說的話你沒聽到嗎?”

“快……趕緊報告總裁!”

大廳裏其他振華的人開始慌了,不時地傳出向柳依然報告的話,不過並沒有一個人敢挺身而出替前臺MM,誰也不傻,能夠擁有那樣一支車隊的人,一定是擁有恐怖背景的人,自己替前臺MM出頭,只會是自討苦吃。

前臺MM的頭髮被青年男子揪住,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眼眶之中也開始滑落出兩道淚痕,不過前臺MM並沒有求饒,雙眼之中滿是堅定的神色。

“喲?小丫頭片子,你還挺硬的啊,乖乖跪下來給我認錯,我就饒了你,怎麼樣?”青年男子的臉上滿是殘忍的神色。

“做夢!”前臺MM怒視着青年男子,一點都沒有屈服的意思。

“你找死!”

青年男子勃然大怒,左手抄起桌子上的菸灰缸重重的砸在了前臺MM的額頭上。

“啊……”

前臺MM遭此一擊,柔弱的被擊倒在地。

“哈哈哈哈!”青年男子這才得意的大笑起來,“敢忤逆我,那就只有死路一條!”

“是誰這麼威風,在我們振華隨手打人?”

大廳的電梯處傳來一陣宏亮的女聲,柳依然一臉憤怒的從電梯裏走了出來。

青年男子遠遠地打量了一下柳依然,雙眼之中泛出興奮的光芒:“嘖嘖嘖……聽人說柳依然是湖東市第一美女,以前我還不怎麼信,今天一見,果然驚爲天人!長得真漂亮,身材也真好!”

“總裁……”

前臺MM擦着臉上的淚水趁機逃到了柳依然身邊。

柳依然溫柔的抱住前臺MM柔聲安慰起來:“沒事,有我在!”

“嗯……”前臺MM哭的更加傷心了。

“嘖嘖嘖……真是個罕見的大美人,我以前玩的那些女人跟你比起啦,簡直就是庸脂俗粉,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青年男子依然色迷迷的上下打量着柳依然,不住的讚歎起來。

柳依然一臉厭惡的瞪了一眼青年男子:“你是誰?爲什麼在我們振華如此放肆?”

“說出吾名,嚇汝一跳!”青年男子說完回過頭看着自己的手下,“這是我最近學的一句古文,怎麼樣?是不是很威風?”

“大少牛批666!”

“大少真有文采,大少要是生在古代,絕對是一等一的才子啊,簡直就是文曲星君下凡啊!”

“大少太強了,簡直就是李白唐伯虎轉世啊,不,李白唐伯虎那些人在大少面前都是一些渣渣啊!”

青年男子的手下趕緊阿諛奉承着。

“哈哈哈哈!”青年男子得意的仰天大笑起來。

“嗯?”柳依然微微一怔,“上將邢道榮?”

“什麼邢道榮?”青年男子一臉疑惑的瞥了一眼柳依然,“小爺叫石天豪,人稱小豪少!”

“什麼?石天豪?”柳依然的臉上浮現出一縷凝重,眼神之中滿是忌憚和疑惑。

在南方省,湖東市和湖西市都是譚家的勢力範圍,而譚家還有着好幾個附庸家族,石家正是其中的一個,石家可以說是湖東市最大的三個家族之一,如果真的拼起來,柳依然捫心自問自己絕對不是石家的對手。

“害怕了吧?”石天豪更加得意了。

“石天豪,我們振華和你們石家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你今天跑到我振華來鬧事,是幾個意思?”柳依然秀眉一皺,隱隱意識到了事情的不簡單。

“本來我今天過來是想通知你的,我們石家看上了你們振華,識相的,最好把你手裏的股份轉交給我,作爲回報,我會給你幾百萬讓你安享下半輩子,不過……”石天豪忽然話鋒一轉。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