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麼多錢……是怎麼來的?”蘇蕾滿臉擔憂:“不會……做了什麼犯法的事吧?要不,咱這錢不要了…….”

葉辰笑笑道:“怎麼會呢,我可是純潔的三好學生啊!再說,這可是你合同上的錢呀,就放一百二十個心收下吧!”

你是純潔?蘇蕾抽了抽嘴角,扒我裙子,摟我腿的動作那麼熟練,也不知你究竟禍害了多少女人,居然還好意思厚着臉皮說自己是三好學生。

“那你跟我說說,這錢是怎麼來的?”

“當然是東方集團給的!”葉辰理所當然地說道。

“東方集團給的?”蘇蕾有些不可置信:“他們能心甘情願把錢給你?”她頓了頓:“我之前找他們集團好幾次,連門都不讓我進。”

葉辰笑笑:“那是你沒找對人!”

“沒找對人?

“嗯!”葉辰點了點頭,笑容帶着幾分古怪:“東方集團還是有好說話的人,比如,有個叫東方白的傢伙,就挺通情達理的,我剛把合同掏出來,他就立馬叫人幫我去籌錢,而且還很客氣地把我送到門口,樓下的車也是他借給我的!”

“東方白?”蘇蕾驚叫出聲:“東方集團第一順位繼承人?”

葉辰摸了摸鼻子:“呃!好像就是這個傢伙吧……難道他很名嗎?”

“豈止有名?簡直太有名了!東方集團未來的少主人,有關於他的傳聞,報紙上,網絡上,起碼能搜到百萬篇啊!”

“難怪,我怎麼說他那麼好說話!”葉辰點點頭:“原來他是東方集團未來的主人……爲了他們集團的名譽,他自然不會容忍他旗下的子公司做這種道德敗壞的事。”

蘇蕾白了他一眼:“他是東方集團的少主人沒錯,他很有名也沒錯,但是比他名氣更大的是他的脾氣,簡直惡劣到極點!幾乎到了小孩子聽到他名字就能止哭的地步。”

“那個走路都鼻孔朝天的傢伙,會按合同給你錢?還親自送你到門口?吹牛不是這麼吹的!”蘇蕾再次一本正經說道:“老實交代,你的錢是怎麼來的!”

葉辰被蘇蕾契而不捨的精神問得想哭,他苦笑了笑,總不能說我挾持東方白吧!

“那我也不知道什麼原因了!”葉辰聳聳肩膀,露出一臉無奈:“可能是他看我順眼吧,反正我掏出合同來,他就叫人把錢給我了……你放心,這錢來的路絕對純正可靠!”

他看蘇蕾還有繼續發問的趨勢,他連忙接着說道:“我去洗個澡,你也累了一天了,趕緊去睡吧,明天還要上班呢!”

“葉辰……”蘇蕾望着葉辰幾乎用逃的速度跑到浴室裏,她張了張嘴,將後半段話咽回肚子裏,接着又揮了揮拳頭:這傢伙,逃得太快了,本姑娘還有好多問題想問呢……

……

第二天早上,葉辰跟孫雪晴打了聲招呼,便開着加長版跑車,跟在蘇蕾的白色寶馬後面,跟她一道去公司。畢竟是一千多萬現金,他不敢放心交給蘇蕾,怕給對方帶來不必要的危險和麻煩。

兩輛車出了東方別墅,在車海里左拐右拐,終於來到蘇蕾公司的大門口。

這是一棟三層樓的辦工室大樓,周圍圍着堅實的圍牆,產品區與辦工區都拼合在一起。

蘇蕾的寶馬緩緩停在大門口的道閘前,按了一下喇叭。

平時看到蘇蕾的車牌就會屁顛屁顛過來開閘的保安,今個兒不知道怎麼的,他扛着一個靠椅,橫擺在路面上,優哉遊哉地躺着,神情愜意得很。

聽到喇叭聲響後,他扭動脖子瞄了一眼,然後又繼續打瞌睡,絲毫沒有前來開閘的意思。 見到這情景,蘇蕾頓時鼻子都氣皺了,她按下玻璃窗,沉着臉朝外喊了一聲:“小張,過來開一下道閘!”

保安緩緩從椅子上站起身來,慢悠悠地朝門口走過來,邊走邊嘮叨着:“喊什麼喊,你不會自己開閘嗎?連工資都快發不出的破公司,你還擺什麼老闆的臭架子?”

聽到這話,蘇蕾頓時氣得七竅生煙,這小張平時對自己巴結得緊,自己有什麼好處也沒忘過他,想不到公司剛出一點事,他就立馬換了副嘴臉。

算了!不跟這種小人一般見識!

蘇蕾平復一下心中的怒氣,解開保險帶,準備自己下車開閘。

這時,突然聽到加長版轎車車門一響,從反光鏡裏看到葉辰從車上走了下來。

她輕噓了一口氣。

還是這傢伙好,知道在公司要維護我的威嚴!

蘇蕾想到這裏,又坐回車位上。


葉辰冷冷地望着那個用輕蔑的目光,肆無忌憚地打擔蘇蕾的保安,他歪歪地站着,嘴裏還叼着一根菸,雖然穿着保安制服,但看起來更像個二流子。

走到道閘旁邊,葉辰瞪了一眼保安,直到把對方瞪到心裏有些發毛之後,才二話不說,提起腳就道閘上一踹。

轟隆!

一聲巨響,道閘齊根被踹斷。

聽到這聲巨響,保安立馬兩眼瞪圓了,嘴裏的煙掉到地上都不知道。尼瑪,這真的還是假的?鐵做的道閘居然被一腳踹斷了,我沒看錯吧?

想到這裏,他又揉了揉眼睛,地上斷掉的道閘似乎在無聲地提醒他,這一切都是真的!

保安再次看向葉辰的目光裏充滿了驚懼,尼瑪,鐵閘都可以一腳踹斷,這一腳踹到人身上會是什麼樣的後果?想想都讓人不寒而慄!

保安又悄悄地往後挪了挪,儘量離危險源遠一點,生怕這傢伙看自己不順眼,也給自己來上一腳!

葉辰腰幾乎彎成90度,用最標準的貴族禮儀打了個邀請手勢,嘴裏無比恭敬地說道:“蘇總,請!”

蘇蕾抽了抽嘴,這傢伙認真起來,倒還真像那麼回事!在小小地滿足了一下虛榮心後,白色寶馬緩緩駛進辦工大樓。

望着兩輛車的背影,看門保安心裏揚起一抹後悔。

這麼厲害的傢伙都對蘇總畢恭畢敬的,難道,這公司真要起死回生了嗎?接着,他又想起蘇蕾平時對自己的好,心越發後悔。

完了,剛纔自己對蘇總這麼無理,只怕這一次栽定了……

葉辰用早就準備好的袋子,扛了一袋子現金,跟在蘇蕾身後,走進辦公樓。

一樓大廳,兩名美女前臺正在各自忙着自己的事。

其中一位,不知道跟哪個男的聊得熱火朝天,一臉春心蕩漾的模樣。另外一位則正一邊哼着歌 ,一邊描眼眉塗口紅,顯得心情非常嗨皮。

看到這幅畫面,本來就沉着臉的蘇蕾,更是面寒如霜。

她一句都沒說緩緩走向電梯旁。

大廳裏溫度驟降。

“喂!蘇總來了!蘇總來了……”聊手機的前臺頓時把手機收起來,悄悄用手扯了扯描口紅的前臺。

描口紅的前臺瞄了一眼蘇蕾,用一副無動於衷口吻說道:“來了就來了唄!你那麼緊張幹嘛!反正公司裏又發不出薪水了,還不能讓人玩一下?”說罷,她依然慢慢地描她的口紅。

電梯旁,蘇蕾嬌軀一顫,臉色顯得更沉。

葉辰拍了拍她肩膀:“別生氣!有什麼好氣的!生氣是拿別人的錯誤懲罰自己,這年頭,四條腿的蛤蟆難找,可兩條腿的人滿地都是,趕明兒把她炒了,咱換新的,換更漂亮的!”

葉辰的聲音不大不小,卻剛剛好落入描口紅的前臺耳朵裏。

彷彿捅了馬蜂窩般。

她頓時鳳眉一挑,把化妝鏡重重地拍在前臺桌子上:“喲!哪裏來的農民工,竟敢在這裏大放厥詞!你以爲你是誰啊?……說什麼把老孃炒了,跟你說,老孃還真不希罕這破工作,有種,你把我這個月的薪水發了,老孃立馬就走人!”

“她一個月薪水是多少?”葉辰嘴角微翹,露出一抹冰冷的弧度,他指着描口紅的前臺問蘇蕾。

“一個月5000塊!”

被葉辰勸了一通之後,蘇蕾心情明顯有好轉,但緊接着,前臺的話又讓她感到異常難受,平時自己對她們不薄啊!公司剛出一點問題,她們就紛紛跳出來給自己難堪……

葉辰扛着袋子朝前臺走了過去,強悍的身姿把那描口紅的前臺文員嚇了一跳,她往前臺裏退了退,嘴裏兀自說道:“幹什麼!你可不要亂來啊!別過來,再過來我就報警了!”

葉辰隔着前臺看着那位文員,嘴角猛然一挑,一抹戲謔的笑容蔓延開來:“剛纔你在問我是誰?忘了自我介紹了,鄙人叫葉辰,是你們公司新請來的副總,以後見了我,記得要叫葉總啊!”

“當然,像你,已經沒有叫這個名字的機會了!”葉辰指了指對方,接着打開手中的布袋,故意亮出裏面一捆一捆的百元大鈔,讓兩個前臺美女看得兩眼放光。

他從裏面拿出一摞萬元的鈔票,放手裏拋了拋:“剛纔,你說發你薪水,你就立馬走人對吧!”

抹口紅的美女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她之所以有膽氣說這句話,就是因爲算準蘇蕾發不出薪水。

誰知,現在蘇蕾不但有錢了,而且竟然還用這麼誇張的方式來發薪水,麻布袋裝錢,有錢就是任性啊!

一切誠如葉辰所說:這年頭,四條腿的蛤蟆難找,可兩條腿的人滿街都是!

蘇蕾公司要再招個文員很容易,但她自己,出了這公司大門,想要再去找份5000元的文員工作,那難度有多大,她心裏如明鏡般清楚,像前臺文員這麼輕鬆的活,哪個年輕女孩不想找?競爭太激烈了!

“葉……葉總!”抹口紅的前臺臉紅如燒,她沉默了一會,然後艱難無比地吐出幾個字:“我……我錯了!我不該胡說八道,您大人有大量,就別跟我計較,繞了我這一回吧!”

“嘿嘿!知道錯了?”葉辰咧嘴一笑,抹口紅前臺尷尬地陪笑:“知道!知道!下次現也不敢了!” “下次?”葉辰淡淡重複一遍,陡然收起笑容,驀然提聲:“晚了!老子給你一萬,你拿着錢立馬給我滾出這棟大樓!如果十分鐘之後,我再看到你的身影 ,我就立馬讓保安趕人!”

葉辰把手中的錢輕輕一拋,砸在前臺桌子上,那輕輕的聲音,落在抹口紅美女耳朵裏,卻如震天鼓聲一樣,她臉色,一下子發白了。

葉辰扛着錢袋回到蘇蕾旁邊,和她一起進入電梯。

“葉總,你剛纔好大的聲勢,好威風啊!”蘇蕾似笑非笑地望着葉辰。

“呃!隨口說說而已!”葉辰尷尬地摸了摸鼻子,當着知情人的面,他這位水貨老總自然有些不好意思。

“哼!君子一言,駟馬難追!”蘇蕾俏臉陡然一肅:“以後,這葉副總你當定了!”

“不要啊!我可是對這玩意一竅不通啊!”

“哼!不管……”

……

儘管對局面做了比較嚴重的估計,但蘇蕾還是發現,自己預估得太輕了。

市場部,主管帶頭,幾乎一大半的人都沒有來上班,就算來上班的人員中,也沒幾個幹正事的。

行政部如此。

財務部如此。

策劃部如此。

……

儘管蘇蕾的修養蘇夫足夠強悍,但她也被這種局面氣得說不出話來。

她回到總經理的辦公室之後,就愣愣地坐在老闆椅上面,一言不發。

葉辰擔憂地望了她一眼,抹了抹鼻子,看來,眼下的局面,還得由自己這位葉副總來收拾啊!

他扛着錢袋來到辦公室外面,運足氣,突然一聲大喊:“開發工資大會了!只給五分鐘的時間,遲到一分鐘扣一百塊!”

什麼?發工資?

忽然聽到這兩個最敏感的字,顯得無所事事的員工們,眼眸裏頓時有了神采。

“好像說發工資了!我有沒有聽錯?”

“沒有聽錯,我也聽到了!”

“發工資不是直接打到卡里面嗎?怎麼還開會發?”

“管它怎麼發,只要發就行,你剛沒聽到嗎?遲到一分鐘扣一百塊!”

“快去!快去!”

……

頓時,員工們一窩峯般朝會議室裏跑去。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