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是繼續動手,你就是襲警,事情越鬧越大,到最後僵持不下,對林坤他們來說自然是沒什麼好處的。

有的時候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林坤在公司職場早就摸爬滾打多年,自然之道其中的利害關係。

但是眼下就這麼坐以待斃的話,兩人只怕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林坤楊紫薇兩人交換眼神後……

林坤慢慢地走向警員,在衆人緊張的目光中,伸出雙手:“我認罪,你抓我吧!”

而他身後的楊紫薇,身形閃爍間,只有一個殘影留在原地,而她的人早已消失不見……

等到羅明澤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晚了:“MD,什麼時候溜走的,我們這多人每一個看見??”

“算了,主要古怪應該在這個小子身上,抓住他就不怕那娘們跑了!”

……

蘇北市。

龍虎山天師府。

今日不知爲何,龍虎山附近風起雲涌,似乎天空厚厚的雲層中有着什麼東西在不斷翻滾一樣。

老天師從閉關的山洞中走出,擡頭望着不斷翻涌的雲層,輕輕開口道:“不知閣下是哪位異獸,來我天師府有何貴幹?”

幾塊白雲漸漸散去,一隻巨大的黃色眼睛出現,雲層中傳來只有老師天師聽得見的低沉的聲音:“當日曾在此被雷劈過的人不知如今身在何處?”

老天師看着黃色的巨大眼睛,似乎沒有惡意,思考半晌後,道:“去了蘇北市。”

“多謝!”雲層翻涌得更加劇烈,似乎有什麼巨大的東西正在極速移動,片刻後,終於歸於平靜。

“我天師府的這任少天師,身份似乎……不像表面上那麼簡單啊!”老天師長嘆一口氣。

以他的眼力,自然早就看出來楊紫薇不是普通人,而現在又來了一位異獸,毫無疑問,這屆的天生雷體身份絕對不一般。

“不論如何,天師府會始終你最堅強的後盾!”老天師望着蘇北市的方向,呢喃着。

……

東洲玄妙宮議事廳。

李溫室師傅:“李溫室十四被李家託人送入我玄妙宮,修煉十餘載,如今以區區三十的年紀,便修煉到聚靈境界,更重要的是他築基之後選定的修煉之炁是極爲強大的雷炁。”

“此子天賦不可謂不強大!”

“再者天師府一直以來,便與我玄妙宮有世仇,不如正好藉此機會,跟天師府的討要一個說法,順便殺殺他們的銳氣!”

“我可是聽說現如今天師府的大師兄才堪堪修煉到一品境界,就連修仙之途最基本的築基還沒有能達到。”

“諸位長老可有什麼意見?”

“我王瑜附議。”

“趙宣沒意見。”

玄妙宮的長老們皆紛紛表示贊成。 到了警司,這警司彷彿就是羅家開的一樣,羅明澤往聲訊桌上一坐。

“小子,說說吧,你是什麼身份?”


“天師府少府主,蘇南楊家老祖摯友,崑崙帝司。”


林坤覺得身份方面也沒什麼要遮遮掩掩的,就一股腦兒如實地講出來了。

“呵呵,MD,嘴硬是吧?”羅明澤走到林坤跟前,一巴掌刪了上去。

“啪!”

這一巴掌可不輕,林坤的臉上都被打出五指印來了。

“臥槽,老子跟你講實話你還打老子?”林坤被給整懵了。

“我說實話了啊,你還打我是幾個意思?”

泥人還有三分火性呢,更何況是現在到哪裏都被供的跟大爺一樣的林坤,林坤當下便想運轉金光咒打回來。

“天地玄宗……”

然而林坤思索片刻後停下了。

人在屋檐下,該低頭就低頭。

現在楊紫薇不在,羅明澤什麼實力尚不清楚,要是貿然跟他動手……在警司幹起來,不管輸贏,最後什麼情況還不是羅明澤一個人說了算。

所以目前最好的狀況就是忍着,知道楊家和天師府那邊派人來救自己……

也有了不少經歷,林坤做事情前開始知道往前想一步,往後想三步。

“呵呵,我勸你看看現在在什麼地方,給我清形勢,懂?”

羅明澤見林坤低下了頭,以爲他慫了。

“你報一大堆身份有什麼用?還天師府少府主,你會個金光咒就是少府主了?”

“楊家老祖好友?楊家與我家是世仇,你報這個找死?”

“至於最近世家之間傳得很盛的崑崙帝司,呵呵,那算個屁!什麼帝司,見了我們老祖還不是得跪下乖乖叫聲九尾大人!”

羅明澤越吹越口無遮攔,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TM到底是誰,爲什麼能給我那種莫名的恐懼感?”

林坤低着頭,不說話。

不是不說,他不知道說啥了,該報的身份報了,人家不信自己也沒辦法啊……

“還是個硬茬,呵呵,這邊地方有限我施展不開,給我帶回家族裏去,我讓你知道什麼叫人間酷刑!”

……

蘇南街頭。

楊紫薇目睹着林坤被警員抓走後,焦急萬分,不停地撥打電話,找着關係。

“喂?天師府掌教嗎?林坤被蘇南羅家人抓了!我們快疏通關係救他!”楊紫薇快速地簡單說了一下當時的情況。

“好!我這就稟告老天師!”掌教心急如焚地跑到老天師閉關的地方。

“不要慌,蘇南羅家麼?我記得不錯背後好像是九尾?”

“只怕要不了多久,羅家便要沒了……”老天師撫着自己的長鬚,感慨道。

“您是今天風太大,給您腦袋吹壞了嗎?”掌教有點懵。

……

蘇南萬妖窟。

虺蛇本來在悠閒地看着電視劇,突然心頭猛地一跳:“這是什麼情況,似乎有一股很很恐怖的氣息正急速向着我們蘇南逼近過來!”

隨着時間的逼近,這種壓迫感越強。

“這……這種威壓……”虺蛇沒有忍住,跪在了地上。

“這絕對是強大的天敵或者血脈高貴的蛇族同類,不然不可能對已經快要化蛟的我造成這麼大的威壓。”

“來了!”虺蛇綠色菱形瞳孔收縮,綠芒轉動,直接透過殿堂的屋頂,和雲層,看到了天空中巨大的身影。

“這……這是……”虺蛇驚訝地說不出話來,不敢再擡頭直視,老老實實地跪在地上,五體投地。

……

身在鬧市的楊紫薇還在與楊家保持通話,找蘇南的關係。

只可惜蘇南就三大世家,基本所有資源都被這三家牢牢把持,而其餘兩家與羅家關係都不錯,所以目前來看,彷彿已經成了死局。

楊紫薇急得焦頭爛額,早知道當時即便跟那羣普通警員硬拼也要把林坤帶出來了。

突然,楊紫薇停住了腳步,擡頭望向天空,閉上眼睛,靜心感受,熟悉的強大氣息……

楊紫薇嘴角微微上揚,破局之法,有了……

楊紫薇不再掩飾身上的氣息,慢慢釋放出來。

“咦?這是……小天狐?”雲層之上正在俯視蘇北尋找帝司的那位感受到了楊紫薇釋放的氣息。

……

蘇南某處偏僻的街道。

“天君大哥!好久不見了!”楊紫薇微笑着打着招呼。

“哈哈,小天狐!”一壯漢身穿勁裝,雙手和小臂都呈黃金色,彷彿充滿無窮的力量。

兩人邊走邊寒暄着。

“自從崑崙回來之後我便一直通過沉睡不斷適應這此界,前些日子似乎是帝司覺醒,我在中都感受到西洲蘇北市的異動,便甦醒過來,於是在恢復大半實力後我便到這裏來尋找帝司了。”

被稱爲天君的壯漢給楊紫薇講述着自己返回此界後自己的經歷。

“對了,帝司現在仍然深處險境!”

楊紫薇想到林坤還處在險境之中:“他爲了掩護我逃走,被九尾狐那個狗東西在此界的後裔羅家的人使了點手段抓了,我們快去救他!”

“什麼?!”

“九尾狐?”

“綁帝司?誰給她的膽子啊?!”

“呵呵,這才過了多久,這就忘了沒摁在地上摩擦的痛苦了?羅家在哪裏,前面帶路!”

……

羅府門口。

羅家不愧是蘇南市的資深世家。羅家大院位於蘇南市江寧區鬧市中心,一座佔地千平米左右的古宅內僕人們來來往往,這裏面住着羅家所有的核心人物,嫡系血脈還有實力強勁的供奉,以及二十四年前從崑崙歸來的羅家老祖,九尾狐。

羅明澤剛把林坤綁上關進羅家老宅中的一件專門關犯人的小黑屋,外面便又手下過來敲門。

“少爺,之前跟這個人一起的女人來了,她還帶了一個壯漢過來,說要接什麼帝司。”

“而且那壯漢還很囂張地聲稱綁帝司的人自廢四肢便饒我羅家。”

“呦呵!你們這演戲還演上癮了是吧?非要堅持自己是帝司?”

我都跟你說了,就是那帝司見了我們老祖也要恭恭敬敬地跪下喊聲‘大人好’,懂嗎?!”身處羅家,羅明澤底氣十足。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