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這一走,立時使得其他人不知所措起來。

在這一路上,曲山清幾乎扮演著領袖的角色,他的離開,使得眾人不知道接下來該做些什麼。

「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是等在這裡,還是繼續往前走?」高輝有些為難地問道。

「那個可惡的傢伙,傭金還沒有給,竟然就這樣一聲不吭地走了!」

紅臉大漢嘴中抱怨著。

他這個人,似乎越來越沒有人緣了,大家都若有若無地疏遠他,而他自己還不自知。

東方瑾萱瞪了紅臉大漢一眼,她可不認為曲山清會是一個背信棄義的人,之所以匆匆離開,肯定是與「異元素」有關。

至於那點微不足道的傭金,東方瑾萱反倒最不在乎。

大家畢竟一起度過了幾次危險,她比較在意曲山清一個人要不要緊?


這幾日的相處,大家早就知道了曲山清容易迷路的缺點,而這「潮濕森林」,又是密林之地,很容易讓人迷失方向。

經過一番商議,眾人決定先繼續向前走,找到一個比較安全的落腳點后,再由幾人前去尋找曲山清的下落。

反正這裡離著走出這片密林已經用不了多少時間了。

在眾人的快速趕路下,只是半個時辰左右,他們便從密林中鑽了出來,來到了一處植被茂盛,但卻視野開闊之地。

可能是大家急著趕路的緣故,誰都沒有留意到身後的小男孩怪怪的樣子。

更不會有人知道,現在留在這裡的, 重生之那年我十八

而至於本尊,不用猜也能知道,肯定是追著那隻黑鴉去了。

東方修哲快如風地在密林中穿梭,他的速度,令掠過的枝葉一陣不小的晃動。

根據對能量波動的敏銳,很快的,東方修哲便已經來到了那隻被「異元素」包裹住全身的黑鴉面前。

此時的黑鴉,已經完全沒有了反抗之力,一動不動地任由「異元素」侵蝕著身體。

它用一種近乎絕望的眼神看著東方修哲,雖然它討厭人類,但它多麼希望眼前這個幼小的人類,能夠解決掉自己,免得自己再經受這種痛苦。

「這麼快就已經開始了么,看來這個『妖靈』還真是下手夠快的啊,估計自己要是再晚來一會兒的話,可能真的叫它進化成為『妖體』了。」

嘴角輕輕一揚,東方修哲不再猶豫,雙手開始飛速地結印。

「異元素」似是感覺到了危險,停止了對黑鴉的侵蝕,開始分離出一部分,筆直地向著東方修哲衝來。

「沒用的,只要你還是妖靈,再強大的毀滅力,也是傷害不到我的!」

手腕一翻,指尖對著衝過來的部分「異元素」凌空一點,一個無形的結界赫然形成。

原本可以將一切都焚燒的「異元素」,這一次竟然失效了。

它就像是撞在了一個看不見的牆,任它如何努力,就是無法前進分毫,更別說要對付東方修哲了。

「異元素」似是意識到了什麼,打算退回去。

「想逃么,已經晚了!」

在雙手飛快地結印之後,一道綠光一閃而逝。

再看「異元素」,像是被釘在了原地,無法移動分毫。

從納戒之中取出了一張白色的紙條,東方修哲咬破手指,快速地製作了一張封印符。

隨著這張封印符的開啟,一個帶有強大吸力的漩渦出現,將還在掙扎的「異元素」吸了進去。

將這張封印咒符收入到納戒之後,東方修哲來到了黑鴉的面前。

在黑鴉的體內,已經有絕大部分的「異元素」完成了侵蝕,如果不是東方修哲的出現,可能它已經完成了奪舍!

取出一張「通語符」,意念一動,咒符化成一道金光,直接沒入到了黑鴉的眉心之中。

幾乎就在光芒消失的瞬間,黑鴉的腦海里突然響起了一個稚嫩的聲音來。

「你現在應該已經可以聽見我的聲音了吧?」

黑鴉原本已經沒有光彩的眼睛,一下子又亮了起來。

自從它擁有了智慧之後,還從未與任何生物交流過,甚至包括它的那些同類。

黑鴉有些吃驚地看著眼前這個幼小的人類,不明白自己怎麼突然能夠聽懂他的聲音。

「不用那麼驚訝,我是在用心靈與你交流!」東方修哲的聲音再次響起。

「你……你是誰?」

頭一次,黑鴉試著與人類進行交流。

「你不用管我是誰,你只要知道我可以救你就足夠了!」

「我已經快死了,還有救么?」黑鴉看到了希望。

「當然!」

東方修哲的臉上露出一個小狐狸的笑容來。

黑鴉的智商,再怎麼說也敵不過人類,被東方修哲一陣言語蠱惑之後,竟然稀里糊塗便與這位陰陽五行師簽訂了協約!

百合籃球 ,在東方修哲的幫助下,黑鴉成功地煉化了體內的「異元素」,進入到了「妖體」階段,再次恢復了勃勃生機。

現在的黑鴉,身上的羽毛比之以前更黑了,這應該是「異元素」的作用。

雖然它已經煉化了「異元素」,但要熟練地使用這突然得到的力量,還需要一段適應時間。

東方修哲滿載而歸,不但收穫了部分「妖靈」,更是有了自己的第一隻寵獸。 曲山清雙眉緊鎖,他覺得自己應該沒有找錯地方,可是為什麼一點「異元素」的線索都沒有?

「難道說,自己又一次找錯了方向?」

就在曲山清猶豫著不知該向哪個方向繼續時,一股危險的氣息,突兀地襲上心頭。

握著長槍的手,緊了緊,目光謹慎地掃向四周。

四周很靜,看不到任何異常,但是曲山清不敢有一絲大意,他確定剛剛感受到的危險氣息是殺氣。

事實證明,他的感覺沒有錯,因為很快的,便有一陣「莎莎」聲傳了過來。

緊接著,密密麻麻細長的生物,正扭動著身體,向著曲山清包抄過來。

吐著長長的舌頭,擁有著各種美麗的斑紋,這些細長的生物,竟然是各種毒蛇。

密林之中,有毒蛇並不稀奇,然而這麼多的毒蛇聚在一起,就不正常了。

如果可以選擇,曲山清是不願意隨便消耗鬥氣的,因為這段時間裡,他已經消耗夠多鬥氣了。

足尖一點,曲山清整個人已經躍上了一根樹枝之上。

然而,這些毒蛇分明就是沖著他來的。

在他躍上枝頭后,竟然全都聚集在了樹榦的四周,並且已經有毒蛇開始順著樹榦往上爬了。

眉頭再次皺了皺,曲山清決定離開此地,一來可以避免這些毒蛇的糾纏,二來還可以繼續尋找「異元素」的下落。

躲避這些毒蛇的最好辦法,就是在枝頭上跳躍。

就在曲山清身體騰空,準備跳到另外一顆樹杈上時,一個巨大的圓球,竟然在這時由空中狠狠地砸了下來。

情況十分危急,曲山清來不及細想,手中的長搶猶如一道電光已經出手,攻擊的方向不是那個巨大的圓球,竟然是不遠處的一根樹榦。

「噗~」

樹榦當場便被穿透,借著回抽的力量,他的身體硬生生地在半空中改變了方向。

「轟~」

圓球筆直地砸在了地面之上,沙土蔓延,竟是硬生生地,在地面之上砸出了一個大坑。


曲山清臉色微變,他很慶幸剛剛沒有與對方硬碰硬,否則以自己人在半空無法攻擊借力的情況下,根本無法抵擋對方的下砸之勢。

「這是什麼東西,為什麼突然攻擊我?」

望著下面這個巨大的圓球,曲山清還沒有搞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小子,你把『異元素』弄到哪裡去了,是不是已經被你給收服了?」

巨大的圓球竟然說話了,緊接著,圓球一陣變化,竟然現出了一個人形來。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從一開始便尾隨在「異元素」後面的皮丘。

本來他追在「異元素」後面好好的,都怪那隻黑鴉,竟走一些難走的路線,害得他最後只能眼睜睜看著「異元素」,消失在自己的視野里。

雖然跟丟了異元素,但大體的方向他還是可以確定的。

然而到了這裡,他並沒有瞧見「異元素」,卻是見到了一個鬼鬼祟祟的傢伙。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攻擊我?」

曲山清怒目而視。

就在兩人即將動手的時候,一聲「黑鴉」的鳴叫吸引了兩人的注意。

兩人相互對視了一眼,然後,竟然做出了一個相同的動作——同時躍上了枝頭。

兩人極目遠望,目光集中在了遠處的那個黑點上。

「這是剛剛那隻黑鴉嗎?」

「最後是他勝了么,那個異元素哪裡去了?」

「這隻黑鴉竟然還活著?」

幾乎在瞬間,兩人的腦中便是閃過了數個念頭來。

不過這些都是次要的,現在最主要的是,跟著這隻黑鴉,也許就能夠知曉「異元素」的下落。

兩人又一次同時動了,各自施展出自己的最快身法來。

※※※※※※※※※※※※※※※※※※※※※※※※※※※黑鴉歡快地在空中翱翔,它此時覺得自己是一隻最幸福的幻獸了。

在與眼前這個小主人簽訂契約后,它突然懂了很多東西,不但一下子能夠聽懂人類的語言,智商好像也得到了提升。

而最最重要的是,它覺得自己充滿了力量。

用小主人的話來說,此時的它已經是一個妖體了,它的實力以後還會變得更加厲害。

這種感覺實在太美妙了,以前的它,還是一個只能靠著東逃西竄才能活命的小生物,可是現在,他覺得自己可以瞬間秒殺掉一隻三星幻獸。

「自己的小主人,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一個人,明明年紀不大,卻有著強悍到恐怖的實力?」

黑鴉在高興之餘,也充滿著好奇,不過它不會為這種事傷腦筋的。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