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龍天早有防備,在血魔樹衝過來的同時,猛然一拳轟出,火部龍神挾滾滾赤炎殺出,與激射而來的血色樹枝碰撞。

不得不說,這株血魔樹當真可怕,按理來說火焰對它們這一族應該有着極強的剋制力,但它卻完全不受影響,那一條條血色的樹枝瞬間化作劈天的利劍,斬在火龍身上。

“砰!”

一聲轟鳴,誰也沒有佔到便宜,火龍將血魔樹的樹枝燒焦了一大片,龍天也被恐怖的力道擊退了好幾步,心中震驚。

要知道他擁有凡之極境,在石競野的指點下已經徹底成功,沒想到卻被擊退,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

看着那漫天飄舞的血色枝條,龍天不由得凝重,嚴謹以對,體內精氣神結合,化作無匹真火滾滾而出。

“殺!”龍天一聲大喝,率先出手,一巴掌拍向血魔樹,掌心一條火龍竄動,霸烈無比,像是一片火海從天而降。

血魔樹亦舞動樹枝,一道道血光激射而出,組成一張困鎖乾坤的血網,迎着龍天的手罩上去。

兩強相遇誰也不肯讓步,龍天和血魔樹都動用了全力,火龍怒吼咆哮,與血光羅網撞擊,發出轟隆砰然的響聲。

最終,誰也奈何不了誰,兩人皆有忌憚,不敢真正的生死搏殺,畢竟這裏是太古戰場,說不定暗中就有人在窺探,想要坐收漁翁之利。

這樣的結果誰都不願意見到,所以龍天適時罷手,抽身而退,遠離了此地。

血魔樹恢復了平靜,而後發出一道柔美的聲音,道:“人族的強者,果然值得期待。”說完,它吞噬了早已死亡的裂山獸,也就此離開了。

“好可怕的血魔樹!”龍天震驚,沒想到剛來此地就遇到了對手,果然不愧太古戰場之名。

不過他心中並沒有害怕或者擔憂,反而因爲玄黃血氣的影響,興起了一股狂野的戰意,若非時間不對,真的很想盡情一戰。

接下來,龍天又遇到了諸多強大的兇獸,有號稱可以揹負蒼穹的青天鵬、有渾身凍若玄冰的寒山白頭雕、有疑似金翅大鵬的神禽、有一聲吼嘯山林的魔狼……

在這裏,人族數量的優勢根本不管用,那些兇獸不比人族少,每一隻都強大無匹,氣血蒸騰,隔着數裏都可以感受到。

不過讓龍天疑惑的是,按道理血魔樹等一些強者不應該來這裏的,戰皇戰念雖然堪稱瑰寶,但別的戰場也有可以媲美的東西。

試煉的戰場並不唯一,除了截天指峯外,還有血魂戰場、藍湖戰場、百獸戰場等,每一個戰場上都有對等的奇珍異寶。

當然,最珍貴的不是其他的東西,而是上古諸聖神靈大戰後遺留的兵器或者殘肢,那纔是羣雄爭奪之物。

要知道一旦得道,肉身神魂都要刻上道之印記,可以千萬年而不朽,上古諸聖神靈的一根手指頭都可以煉製無上兵器,令人垂涎。

比如血魂戰場上的血魄之心,據說是上古血神的一滴心血所化,對於血魔樹等強者的吸引力應該更大才對。

想不通龍天也不再去想,繼續前行,也打算在上截天指峯前蒐羅一些靈藥寶物,不能空手而歸啊!

“現在的主要目的是凝鍊水部神龍,去南方的水澤看一看吧!”龍天想了想,朝南朝極速飛去。

按理來說,他現在地火兩部龍神凝鍊成功,去南方的水澤在地勢上佔不到便宜,應該去沙漠或者熔岩纔對。

只是八部龍神以地養火,以火藏水意,而後水火互激產生風雷,最終造化天地,需要一步一步按順序修煉。

龍天需要尋找水道寶物,藉此凝鍊水部龍神,南方他勢在必行。

越過昏昧的密林,越是往前走,水潤的氣息就越是凝重,空氣變得越來越潮溼,讓身修火部龍神的龍天很不適應。

不過還好,地部龍神蘊含厚德真意,可以吸收水汽,稍稍緩解了這一不適。

走了不知道多久,一片迷人的湖泊出現在龍天眼前。

這是一片浩淼的湖泊,波光粼粼,在陽光下閃現出藍色的光芒,迷濛瑰麗,有種夢幻一般的色彩。

龍天一路上也有找尋,倒是發現了不少的靈藥,一株株鮮嫩肥美,一口咬下汁水亂濺,口感也不錯。

只可惜大多藥齡都不高,這也是龍天敢肆無忌憚一口吞吃的原因,要不然胡亂糟蹋靈藥可是要天打雷劈的。

“可惜了,不知道這片湖泊裏有沒有什麼好東西,要不然這一趟可算是白跑了!”龍天鬱悶,看向藍色湖泊。

周圍一片寂靜,這裏屬於水域,人跡罕至,龍天也不敢隨便入水,天知道水裏面有沒有藏着某隻兇獸。

就在龍天鬱悶的同時,一道神祕的黑影在水中出現,緩緩靠近岸邊,兩顆眼珠宛若寶石般閃閃發光。

水面波光盪漾,黑影在水中極速遊動,迅若閃電,卻沒有一點聲音發出,彷彿與整片湖泊合而爲一,不分彼此。 “吼——”

黑影竄出水面,掀起萬丈巨波,一股冷懾的寒意猝然爆發,對着龍天籠罩下來。

“寒螭!”龍天驚呼,滿臉的不敢置信。

這是一條無角的巨龍,渾身宛若冰晶鑄就,白亮中帶着淡藍色的光輝,鱗甲燦燦,身形矯矢,迅若閃電。

螭龍屬於真龍九部之一,又名螭吻,性屬水,是水精,可以噴浪滅火,威力無窮。

真龍九部在人族的歷史上赫赫有名,龍天沒有想到,在這裏居然可以碰到真龍九部中螭吻的原形,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

寒螭沖天而起,有如危巒聳立,寒冽的神力劈天蓋地涌來,像是一條冰雹瀑布掛下。

“戰!”

龍天向上跳起,迎擊冰河瀑布,坤脈帝龍咆哮衝出,山河之力收束在一起,化作一片晶瑩的山河印記。


寒螭有整個湖泊作爲後盾,火部龍神不可用,龍天只能以坤脈帝龍全力一搏,全身骨骼噼啪作響,無數氣形真龍首尾相連,扭成一股。

“地.勢坤!”

一聲爆喝,山河印記融於拳頭之上,龍天宛若一尊轟天大炮開火,奮力砸在寒螭的瀑布之上,將瀑流剖成兩半,繼而砸向寒螭的腦袋。

危險在即,龍天突然心生豪邁,雄心萬丈,想起了當初自己爲了修煉凡之極境以瀑布鍛鍊的事情,如今的這一幕何其相似。

“砰!”

他一拳砸在寒螭的臉上,沛然巨力將其甩開,整個龐大的身軀向後倒下,砸在湖水中,激起數百米高的水瀑。

然而,龍天自己也不好受,寒螭的玄冰之力太過霸道了,差點將他凍裂,身上蒙上了一層白色的冰層。

“好可怕的寒冰神力!”龍天顧不得吃驚,身體一震抖掉冰層,向後退去,遠遠的離開湖泊。

而寒螭顯然也因爲偷襲失敗,重新潛入湖水中,不見蹤跡,整個湖面又恢復了原先的平靜安逸,似乎剛纔那驚險的一幕從來都不曾發生過。

“這裏怎麼會有寒螭出現呢?”龍天緊盯着湖面,似是想要穿透這層水,看到水面下的情況。

如果所料沒錯的話,這頭寒螭應該不是外來試煉的強者,那股莽荒狂野的氣息絕對不會錯。

一般來說,強大的兇獸就意味着強大的寶物、靈藥或者是天材地寶,因爲兇獸有收藏珍寶的習慣,特別是龍屬的兇獸。

想到這裏,龍天不禁心頭狂喜。

不管有沒有寶物,單是這頭寒螭,如果能夠獵殺的話,它的龍珠就是不可多得的水道珍寶,完全可以用來凝鍊水部龍神。

只是這頭寒螭的實力非同小可,單從它一身玄冰寒力,卻絲毫不影響到湖泊就可以知道,它的實力放在永旭之塔也是排得上號的。

這就難辦了。

龍天不由得有些泄氣,要是道有道在就好了,他們兩人合作,只要寒螭沒有登頂神道,那還不是手到擒來。

可惜了!龍天嘆息,以他一個人的力量,在寒螭面前也只能自保,甚至還要提防它的偷襲,想要獵殺何其困難。

水下作戰不可取,爲今之計,也只能把寒螭引到岸上方有勝機。

龍天站到岸邊,龍鱗戰甲在皮膚下隱藏,周身竅穴內的玄黃之力也開始運轉,化作萬龍出入,隱隱然有道音陣陣,隆大而又威嚴。

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同類之間的競爭,當龍天釋放出龍力的氣息,湖泊再一次被攪動,形成了一條漩渦水龍,朝龍天轟過來。

“吼——”

當龍天一拳砸開水龍,寒螭張開大口緊接其後,一道白茫茫的寒冰靈力噴薄而出,壓蓋四方。

隨後,一隻強勁有力的龍爪探了出來,指爪彎曲,宛如利刃,閃爍着耀眼的寒芒,更有密密麻麻的神紋交織成一片,纏繞在上面。

這是有預謀的三連擊,根本就不給龍天喘息的時間和機會。

龍天沒有想着去破開寒冰,而是召出火龍,藉助冰火不容而產生的強大推力,向後躍起,恰好拉開了和寒螭的距離,爭取到了反應的機會。

下一刻,他在虛空中一踏,迎着寒螭衝過去,伸出雙手格擋龍爪的攻擊,順勢旋身,以龍鱗戰甲護住身體,抱住龍爪用力一甩。

“嘩啦啦!”

一股水流攪動的聲音傳來,寒螭那龐大的身軀竟被龍天拉了起來,像玩過肩摔一樣被摔到了岸上。

“砰”的一聲巨響,岸邊的泥土鬆軟,竟被砸出一個深坑,土地以寒螭爲中心裂開,朝四周蔓延,湖水亦順着裂縫倒灌進來。

“嗷吼——”

寒螭憤怒了,鬚髮張揚,身體在地上一拱,蛇竄而起,閃電般咬向龍天,脖頸上的鱗片有規律的聳動,像波浪一樣。

龍天當然不會放任寒螭咬過來,而是迎着它暴力衝擊,恐怖的力道撞在它的身上,要讓它遠離水域,避免湖泊的力量被其借用。

寒螭不傻,知道了龍天的意圖,頓時周身寒氣大冒,龐大的身軀如一座小山轟撞過來,與龍天進行暴力撞擊。

最終,寒螭的肉體不及龍天強悍,一步步緩慢的遠離湖泊,向後退去,在地上留下一片冰渣。

與此同時,龍天的每一次撞擊都挾帶山河與烈焰之力,那讓寒螭憤怒的火焰灼燒着它,恐怖的肉身之力又在它身上砸出一片血跡,更加的讓它暴怒。


寒螭瘋狂了,龍類的尊嚴是不可冒犯的,這個弱小的人類居然擁有龍息,更讓逼得自己不斷後退。

驕傲如寒螭無法忍受這一切,它狂怒大吼,雙爪猛擊,那尖銳的指甲有如一把把細長的刀,在空中交織出迷濛的刀網。

“烈.騰霄!”

離開了湖泊的幫助,龍天也不再害怕寒螭,火部龍神強勢出擊,帶動焚天烈焰抽在它的身上,蒸騰起一片迷茫的白霧。

不過地勢上的優劣給了寒螭極大的助益,空氣中充斥着的水潤之氣被它召喚過來,凝結成無數細小的冰粒,圍繞着龍天旋轉,將他困了起來。

而且,那些水潤之氣也對火部龍神有所剋制,讓它無法發揮出最強的威力。

此消彼長之下,龍天無法佔到任何的便宜,反而有落進下風的趨勢。

但他沒有擔憂,渾身繚繞絲絲縷縷的火氣,龍鱗覆蓋在身上,宛若上古戰神降臨,狂野得一塌糊塗。

出拳,掃腿,撞擊……

龍戰玄黃的戰意充斥着龍天的每一個細胞,他的雙眼燦若星辰,有雷電在交織,激烈爆閃,毀滅的力量在掌指間體現得淋漓盡致。

何謂戰?勇往直前,不屈不撓,只要還有一口氣,只要心不死,戰天鬥地的意志就永不磨滅。

此刻的龍天活生生的詮釋着這一戰鬥意志,雖然處於下風,但環境愈是惡劣,他心中那股不服輸的勁也就愈是強烈,戰力反而因此而提高。

寒螭憤怒難當,身爲偉大的龍類,它有着常人無法理解的驕傲,被一個人類,而且還是處於不利環境的人類打成這樣,這是恥辱。

“吼——”

寒螭狂吼一聲,巨尾擺動,與龍天的手拍打在一起,而後擡起龍爪在胸前划動。

只見一個奇妙的圖案在它的指尖成形,散發着柔和的白光,天地間的水元力像是受到了什麼神聖的召喚,在這一瞬間從四面八方趕來,匯聚在了一起。

圖案突然發出熾烈的光芒,變得霸道猛烈,灼熱異常,那匯聚而來的水汽凝縮成一股,不停的坍塌,坍塌,再坍塌,最終化作一顆玄黑色的水珠。

水珠雖然爲玄黑色,但是卻有莫名的光澤在閃亮,小小的一顆彷彿包含諸天,那種霸道的力量讓虛空都受到了影響,泛開細微的波紋。

“葵水神雷!”龍天心頭巨震。

這是水道神通中一種衆所周知的神通,爲五雷之一,隨着施術者的實力不同而呈現出不同的威力,堪稱恐怖。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