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像是其他級別的職員,越往高處,上班摸魚的人就越多。

而處在這種工作氛圍之中,江浩也感覺自己充滿了幹勁,彷彿自己是一下子年輕了許多。

“江浩,我的文件你處理好了沒有?”一個小時過後,丁槐果然過來向江浩索要起了文件。

看到他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江浩是一臉的不屑:“我剛纔已經跟你說過了,這不是我的工作範圍,文件我放着呢,沒做,你自己拿去做吧,別佔着茅坑不拉屎!”

“哦?很好!”聽到江浩的話,丁槐是拿起了江浩辦公桌上的文件翻閱了起來,果然上面是一筆沒動。

說着丁槐便帶着自己的文件過去了,不一會,組長辦公室便傳來了一句喊話聲:“江浩,組長叫你過來一下。”

江浩早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出,所以傳話過來時,他並沒有多驚訝的。

江浩起身前往辦公室,沒想到打開門的那一刻,組長徐志明是直接劈頭蓋臉的給了他一頓罵:“你過來看看你的工作是怎麼做的!一個小時的時間這點任務你都完不成?”

江浩擡頭一看,好傢伙,幾個A級職員都在啊!

不過面對這種場面江浩也是不慫:“可這也不是我的任務啊,這都是A級職員的任務,我只是一個D級職員,我累點可以,但是如果我做A級職員的工作弄錯了怎麼辦?畢竟我的職位還不到那個級別。”

“不是你的份內工作你就不做了?”面對江浩的話徐志明是氣不打一處來:“我告訴你,下級要服從上級的安排!他們讓你做什麼你就得做什麼!他們就算讓你去吃屎你也得無條件給我吃!你明白了沒有!”

“這可真新鮮啊!”聽到徐志明的話,江浩是一臉苦笑:“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規定的。”

“你還笑!”看到江浩的模樣,徐志明更是氣得想把他的皮都給剝了,只剩下動手了。

徐志明拿起桌上的文件是一把砸向了江浩的臉上,厲聲喝道:“給我拿出去做!做不完今天你就別想吃飯了!給我滾!”

面對這一幕江浩是握緊了拳頭,此時他真的很想朝着那張醜惡的嘴臉狠狠的砸上幾拳!

“好,我去做。”不過江浩還是忍住了,他知道跟這種人講道理是講不通的,用拳頭也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他們是一種職場動物,只能是用上一級職權才能把他們一個個弄得服服帖帖的。

而且不就是這點工作量嗎?他作爲一個員工這點實力還是有的,自己把它弄完就是了。

“看清那個人沒有?”而當江浩拿着資料離開辦公室,徐志明便是迫不及待的給辦公室裏面的所有A級職員頒佈了一個命令:“以後有什麼不用自己親自辦的工作就統統扔給那小子!”

“明白!”一羣A級職員是異口同聲的回答到。

這其中是要屬丁槐喊得最爲帶勁。

徐志明狠狠的說道:“跟我鬥!我非累死他不可。”

“他要是有自知之明自己離職還好,要不然我一天天的非累死他!” 自從徐志明給A級職工下了命令之後,所有A級的職員爲了討好徐志明,是一個個的變本加厲的爲難江浩。

所以自從那次的辦公室被批之後,江浩往後的工作量是越來越多了,幾乎所有A級職員不用親自做的工作都移交給江浩了。

“呵,又是這麼多?”一大早上江浩來到公司,他的辦公桌上已經堆滿了如小山般的資料。

看到這一幕,江浩只能冷笑:“我就服了這些人了,要迎合徐志明的意願也不用這麼沒人性吧?”

江浩原本還以爲人是有些良知和羞愧之心的,在一些不平等的對待下,無論是對自己還是對別人,起碼有最根本的憐憫之心,今天看來是江浩錯了。

這些人已經不能稱之爲人了,而是職場上的怪物,他們是沒有絲毫的良知的,只要能夠減輕他們的負擔,他們巴不得所有的事情都拿給你做,他們只負責拿工資就可以了。

看到江浩桌上堆滿的文件,他的D級職員同事是有些不忍心:“江浩,你是不是得罪什麼人了?如果可以的話,你還是去跟他們道個歉吧,我覺得這樣下去你也不是辦法。”

“沒事。”江浩苦笑道:“這點工作量我還是能完得成的,只是得花些時間而已。”

讓他跟徐志明和丁槐這些人道歉?這簡直就是開玩笑。

在江浩看來,自己寧願被工作累死,也不會去迎合他們的。

聽到江浩的回答他們也只能是搖搖頭。

不過江浩倒是想得挺開的,畢竟現在他們都把工作推給自己了,他的那些同事們反倒是輕鬆了很多。

而現在江浩也終於知道D級職員爲什麼都這麼累了,其實他們的工作並不多,多的只是他們的上級故意推下來給他們的任務罷了。

“江浩要不我們幫你處理些文件吧,你這麼做下去怕是到晚上也做不完啊。”將近下班時間,看到江浩桌上還是滿桌的文件,他的那些同事們是有些於心不忍了。

這些D級職員還是有些良知的,畢竟他們纔剛剛進入公司不久,還沒有被遊戲規則的壓榨而進化爲職場的怪物。

面對他們的好意,江浩只是回道:“沒事,你們吃飯去吧,我能做完。”

“你們幫我,估計那些人又說三道四的了,對你們來說也不好,也許還害你們惹得一身騷呢。”

“唉,那你加油吧。”江浩的話讓他們覺得很有道理,畢竟以他們現在的職位還人微言輕,是禁不起他們的折騰的。

江浩今天處理的文件的確到了下班都沒有做完,而他下班後在公司加班了幾個小時,到了晚上待處理的資料還有那麼幾份。

看着天色已晚,江浩怕林曉擔心,只能拿着文件回家去處理。

可是即便這樣還是花了江浩好幾個小時的時間,當他熄燈睡着時已經是凌晨兩點多了。

往後的日子裏還是一樣的,江浩身處公司的最低職員職位,領着最低的工資,每天都得加班加點的幹着。

但是一想到他們那些醜惡的嘴臉,江浩每天都打起了精神,因爲他知道他可不能認慫了,他要讓他們知道,他江浩可不是這麼容易就被打趴的。

在這種意志的支撐下,江浩一個星期過去了,每天都還是精神抖擻的,他的狀態不得不令徐志明他們驚訝。

所以經過開會,他們又想到了新的點子整治江浩。

“江浩,給我倒一杯水去。”今天江浩剛把文件送到徐志明的辦公室,出來時便被一個A級職員給攔住了,朝他遞了一個水杯。

這是一個公司的女職員,名叫黎莉,三十歲出頭,平時在公司最勢利的就是她了,給江浩處理的資料也是最多的,甚至比丁槐還要多出好幾倍。

江浩看的出來,這黎莉讓他去倒水明擺着就不懷好意:“哦,好吧。”

不過江浩還是接過了水杯,他倒是要看看她能有什麼把戲。

“你的水來了。”不一會江浩便接了水過來,遞給了她。

“噗!”然而當黎莉接過江浩手中的水杯喝了一口水之後,江浩只聽到“噗”的一聲,她嘴裏的水便都一股的噴到了江浩的臉上。

黎莉放下手中的杯子,是呵斥起了江浩:“你這接的是什麼水?你想害死我不成?”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一幕,江浩是壓住了心中的怒火,用手抹了一下臉,鎮定的說道:“公司飲水機裏面的礦泉水啊? 重生空間:天價神醫 ?”

“你知道我不能喝涼水嗎?”江浩的頂嘴,更是惹怒了她:“去,再給我接一瓶來,我要熱水!” 代嫁王妃 刷!

黎莉說着又一把將瓶子裏剩下的水潑向了江浩。

“好!”此時江浩心中是憋了一口氣,點點頭說道。

要不是爲了林曉肚子裏面即將出生的孩子,他現在早就甩這**一巴掌了!大不了就是不幹了!

“瞧,我就說吧他不敢怎麼樣,得罪了組長他還敢怎麼樣?”看到江浩重新去打水,黎莉在他後邊是不住的得意。

而她的同事看到這一幕都不住的點點頭,從此之後,江浩的工作除了外加的那些A級職員遞過來的資料之外,還外加他們平時的生活工作。

每天在工作樓裏面,江浩不但要處理繁多的文件,還要東跑西奔的,不是這邊要水,就是那邊要咖啡,要文件,每天都弄得江浩滿頭大汗的。

關鍵是這些都不算什麼,江浩最可恨的還是他們讓自己跑腿就算了,有些人還故意刁難他。

有時候他用讀心術明明讀懂了他們內心的想法,但是自己做的明明是正中他們的想法的,但他們就是死不承認,還要自己去重新做。

面對這羣無賴,江浩感覺有時候這種讀心術的開掛技能都難以去應付他們!

而這正是那些人想要的,他們就是想方設法的整治江浩,非要把他逼得辭職不可。

而在後來,看到A級職員這麼欺負江浩的那些BC級職員們,爲了相對減輕自己的工作負擔,也開始厚顏無恥的把文件遞給了江浩,這樣一來江浩的工作量便更加的繁重了。

“江浩,你給我過來一下。”

這一天,江浩像往常一樣給他們跑腿端茶倒水,在送完最後一個職員的東西之後,組長辦公室裏面又傳來了幾聲傳喚。 聽到組長辦公室裏面的傳喚,江浩也不知道是好還是壞。

不過在江浩想來肯定也不是什麼好事,畢竟從這幾天自己的待遇上來看,這時候他們喊自己過去能有什麼好事?

果然,江浩剛剛進門,便被徐志明劈頭蓋臉的罵了起來:“你自己看看,這文件你都是怎麼處理的?上面的數據全錯了!你是不想幹了吧?”

徐志明說着便將資料扔給了江浩,江浩拉過來一看,那份文件正是今早黎莉遞給他處理的文件。

這是江浩也不奇怪了,爲什麼黎莉會在辦公室裏,原來是來告自己的狀來了。

“這處理得沒錯啊,我是按照資料上的數據算的,不可能出錯。”江浩翻開文件仔細重算了一遍,發現上面並沒有什麼錯誤。

而且江浩對自己是有信心的,他一個理科生畢業,對數字是相當敏感的,不可能算錯。

“我說結果錯了嗎?”徐志明怒道:“我說的資料上的原始數據錯了!”

“這能怪我?”聽到徐志明這話江浩是一臉的無奈:“這原始數據是他們弄成資料發給我的,我只是照着數據處理文件,這原始數據錯了怪我?他們給我的時候就是這樣的!”

“我就是拿給你處理的,數據錯了你不會改一下啊?”江浩的話讓一旁的黎莉有些不快了。

“我怎麼處理?我又不是A級職員,我怎麼知道你們剛開始的數據是多少?”江浩此時也是有點憤怒了,這明擺着是沒事找事嘛!


自己又不是在A級職員的位置,他們的原始資料自己也看不到啊,怎麼知道剛開始的數據是多少?

“你還敢狡辯!”面對江浩的反駁,黎莉頓時是怒從心來,將一把資料砸到了江浩的臉上:“給我重做!一小時之後我過來拿!”

“好,你行!”面對黎莉的刁難,江浩也懶得跟她再說些什麼了。

這臭婆娘這幾天來又不是第一次爲難他了,江浩也是見怪不怪了。

不過這個黎莉江浩算是記住了,這傢伙跟丁槐簡直就是一路貨色。

以前聽人說她是通過潛規則上位A級職員位置的,以前自己還不信,現在看來這事是八九不離十的事情了,要不然怎麼會賤到這種程度呢?

現在這兩人雖然不是現實生活中的夫妻,但是在江浩看來這兩人現在在公司上簡直是跟姦夫yin婦一般的存在。

江浩拿來資料便回到了自己的辦公桌開始重新處理文件。

他重新覈算了一遍,發現結果根本就沒有什麼問題,而是黎莉給他的數據是錯的,這就實錘了黎莉找他麻煩的事情了。

無奈之下江浩只能自己去A級職員辦公區自己找數據,找到數據之後他終於是把這玩意給處理完了。

“江浩,組長叫你到辦公室一趟。”而就在江浩剛剛處理好這份文件,徐志明的辦公室又傳來了叫喊聲。

聽到這句話,江浩此時是真的煩了,以前自己在C職員位置幾個星期一個月也沒叫自己去辦公室一趟,現在倒好,自己在D職員是位置一天喊自己過去好幾趟,他就不覺得煩嗎?

江浩不知道這次喊自己去又要搞什麼名堂了。

不過江浩是看得出來的,肯定沒有什麼好事,他徐志明能有什麼好事纔怪了。

“找我幹嘛?”江浩來到徐志明辦公室,也不等他開口,自己就先問了。

徐志明這幾天一直沒給他什麼好臉色,江浩也懶得給他什麼好口氣了。

“是這樣的。”然而出乎意料的卻是這次徐志明並沒有一來就對江浩破口大罵。

徐志明說道:“明天公司要開一個小型會議,後勤部的小張有事請假了,明天會議上你代替他過去幫忙吧。”

幫忙?聽到這個詞江浩內心是發出了一聲冷笑。

幫忙說的好聽啊,其實只不過是什麼拖地啊,端茶倒水什麼的吧。

這徐志明是真的過分了啊,平日裏讓自己在工作區端茶送水還不滿意,這次把自己安排到會議上端茶倒水去了,這分明就是在侮辱自己!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