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飛去,雷星峰發現這裡的確荒蕪之極,這一路全是枯萎的野草,還有就是滿地的白骨,極少的幾隻小動物在遊盪,稍微大點的畜生都沒有。

雷星峰奇道:「這地方是什麼原因這麼荒涼?」

午陽道:「沒水,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這裡就是不下雨,十幾年下來,這裡就徹底荒廢了,偶然下一場小雨,根本就不頂事,這裡原來是一個天然大牧場,逐漸就衰敗沒落了。」

雷星峰恍然:「原來是沒有水。」他又道:「這裡沒有礦嗎?」

午陽道:「以前有一些,不多,很快就挖空了,然後基本上就不死不活,難得有修鍊者進來。」

古奇道:「原來這裡風景很好的,呵呵,現在看是一塌糊塗了。」他一直記得雷星峰就喜歡看好風景,每次見到不一樣的風景,都會忍不住大呼小叫,很是感慨一番。

雷星峰笑道:「這個景,也不差哦,各有各的味道。」風景可不僅僅是純美的,這種荒蕪也有一種驚心動魄的美,就看你怎麼看了,當然,不論是午陽還是戚梅雲,對這種景色都是無視的。

大約飛了半天,古奇道:「馬上要到了。」

雷星峰已經看到一大片的木棚,是那種非常簡陋的木棚,比他家院子里的木棚差遠了。

七人在木棚外落下,雷星峰注意到還有不少人也從空中落下,有不少是很突兀的出現,基本上,一個真人就帶著一個九環真人,一個天君帶兩個,不過,目前還沒有道君過來,估計道君來的話,大概可以隨便帶多少人了。

木棚連著木棚,午陽道:「我已經定了一個木棚了,我們過去。」

雷星峰估計了一下,這裡的木棚大概有七八十座,就是非常簡陋的那種,四根木柱子,上面用木板拼接起來,可以遮擋一點陽光,卻擋不住下雨,從木棚中就可以看到一條條光漏過木板拼縫,不過,這裡也沒有雨。

地面沒有任何處理,不過已經被踩踏的結結實實,雷星峰說道:「這木棚不是現在建造的吧。」

午陽笑道:「當然不是現在建造的,從第一次在這裡交易就存在了,大概也有幾十年了吧,這個交易會從一開始只有幾個人交易,到現在最少也有六七十人來,交易的範圍越來越廣,來的高手也越來越多,呵呵,這木棚遲早一天會拆了重建的。」

午陽帶著大家來到靠近中央的位置的一個木棚,他說道:「就是這座木棚……喂,這是我先預定的木棚!」

木棚裡面已經有了四個人,兩個真君,兩個九環真人,反正雷星峰一個也不認識,木棚中已經鋪上厚實的獸皮,還擺著兩張小桌子,四人盤腿端坐,聽到午陽的話,其中一個人道:「這不是先來先得嗎?到別的地方去找!」

午陽不由得被氣得笑了,他說道:「你是新來的吧?」

那人道:「新來的又怎麼樣?新來的就不能交易了嗎?」

午陽也沒有想到跑出兩個外行來,他龐大的氣勢頓時釋放出來,淡淡道:「滾!」那股無與倫比的氣勢直接碾壓過去,他差一步就要晉級到道君了,這實力當真厲害到了極點。

那兩人頓時嚇住了,至於另外兩個九環真人直接躺下昏迷,兩人慌慌張張站起,其中一個駭然道:「前輩,前輩,是晚輩無禮了!」

兩人連連後退,臉色一片煞白,邊上木棚有人嗤嗤直笑,有人道:「喂,剛才就和你們說了,這座木棚有人,現在傻了吧。」

有人道:「兩個笨蛋,也不知道哪裡跑來的,什麼規矩都不懂,以為自己是真君就了不起,嘿嘿。」

也有人道:「我要是前輩,就一巴掌拍死算了,到交易會還那麼囂張,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午陽淡淡道:「什麼前輩後輩的,滾!」他形象極其漂亮,但氣勢放出來,那就是凝練如山,別人立即會忽略他的外貌。

兩人慌慌張張的向外走去,雷星峰道:「就這樣走了嗎?」

午陽嘴角露出一絲笑,那兩人驚訝的看著雷星峰。

雷星峰伸手指指躺在地上的兩個真人,這兩個傢伙才恍然大悟,臉色頓時一片赤紅,回身抓起兩個手下,地上鋪著的獸皮和矮桌都沒有收拾,快速退了出去,兩人都是初入真君不久,也不知道在哪裡聽到這個交易會,要到了坐標後來了。

如果安穩一點也沒有什麼,可是兩人都是新晉級的真君,以為這裡都是真君,兩人無論對上哪個真君,都可以佔據上風,可沒有想到一碰就是天君,頓時什麼都不敢爭了,灰溜溜的跑了出去。

戚梅雲歡喜的叫了一聲:「太好了,這裡都整理過了,不用我來操心。」

獸皮地毯,兩張小方桌,戚梅雲又拿出幾張小方桌,這種架在地毯上的方桌很流行,這裡也習慣盤腿而坐,當然也有大桌椅,甚至有躺椅,矮榻什麼都有,就看各自喜歡了。

戚梅雲和雷星峰一起動手,擺上矮方桌,又擺上果盤,除了新鮮的水果外,雷星峰還拿出不少糕點蜜餞,這都是金大胖的手筆。

一切忙完,雷星峰挨著古奇坐下,結果午陽招手道:「小傢伙,到我這裡來。」

古奇很有吃味道:「師傅啊,我的弟子都快要成為你的弟子了。」

午陽嘿嘿一笑道:「怎麼?你嫉妒啊?」

古奇頓時無語,師傅無賴,他也沒有辦法。

雷星峰急忙岔開話題,他可不敢讓師傅討厭,笑道:「師傅啊,這裡怎麼交易啊,好像也沒有人主持?」

古奇道:「這裡交易,一個木棚一個鋪子,你把想要交易的東西放到桌子上,也可以寫出來,當然,你都不想,那麼可以去別的木棚尋找自己要的東西,然後用自己的去換。」

雷星峰驚訝道:「呃,這種交易啊……這也太原始了。」

午陽道:「這沒法子,沒有絕對強力的人物在,沒法用拍賣的辦法來交易。」

雷星峰點頭道:「這樣也好,那麼我們也能去交易嗎?」他指的是九環真人。

午陽道:「百無禁忌,都可以去交易。」

古奇道:「最好跟著一個真君去交易,不然很容易被人黑,再找人去討要,很麻煩的。」

午陽道:「九環真人不可能自己來的,都是真君帶來的,所以,敢於黑的人不會多。」

雷星峰頓時來勁來,他說道:「小師叔,我們一起去看看。」

風琛宗點頭道:「其他人要不要一起?」

宇寇,辛兆侖,戚梅雲都要一起去,人多膽子要壯點。 這種地方,九環真人就和普通人也差不多了多少,全都要依仗家裡的長輩撐腰,要知道這裡每一個木棚中,少則一個真君,多則兩個甚至三個真君,其中也不乏坐在天君級高手,至於道君就不知道有沒有了,就算有你看不出來。

風琛宗笑道:「我們一起去,不過,大家心裡要明白,這裡高手如雲,說話辦事,都要謹慎點,不要給長輩惹禍。」

宇寇師兄妹幾人連連點頭,都不是沒有見過世面的人,知道輕重,這裡還真不是亂來的地方,有長輩撐腰,不代表你可以仗勢欺人,這裡藏龍卧虎,誰知道有什麼樣的高手在,還是規矩點比較好。

雷星峰在想,大概所有真君和天君都要交待手下,不得張狂吧。

風琛宗帶著四人走出木棚,向別的木棚走去,木棚之間只有很窄的通道,大約三人並排走這麼寬,每個木棚都是獨立存在的,四周都是狹窄的路,所以到別的木棚非常方便。

隔壁的木棚有兩個人,一看就知道是一個真君帶著九環真人。

風琛宗說道:「打擾了,風琛宗,真君。」

那人笑道:「都進來,大家坐!我是延臚列,真君。」至於九環真人是沒有介紹自己的機會。

地上鋪著蒲席,放著幾張矮桌,大家盤腿坐下。

風琛宗笑道:「這是我希望交易的材料名單。」說著他遞給對方一張星蟒錄。

一張星蟒錄可以記錄很多內容,在這個世界中,修鍊者大都使用星蟒錄,尤其是高階修鍊者,手裡都備有幾塊星蟒皮煉製的星蟒錄,用來記錄各種需要的內容。

延臚列接過星蟒錄,仔細看了一遍,說道:「嗯,我有你要的兩種材料,我需要的材料……」他也拿出星蟒錄來,遞給風琛宗,說道:「這是我需要的材料,你看一下,若是有,就可以交易了。」

兩人探討了片刻,很快就交易了材料,雷星峰發現這種方式很快捷,但是,這種交易方式非常繁瑣,需要拿出自己多餘的,然後尋找別人多餘的材料中,自己需要的那部分。

也就跑了幾個木棚,雷星峰就絕了交易的念頭,這裡可沒有九環真人說話的餘地,他也只能跟著風琛宗一起,看著他交易,如果這樣的話,這次可就白來了,就在風琛宗進入下一個木棚前,雷星峰說道:「小師叔,我先回去,大致交易的過程我見過了,繼續跟著也沒有什麼意思。」

風琛宗點頭道:「也好,你們呢?」他問宇寇等人,其實宇寇,辛兆侖和戚梅雲都不耐煩了,只是沒人先說,等到雷星峰說完,他們當然也不想跟著了,一個個表示要回去。

午陽和古奇見雷星峰四人回來,頓時就笑了,午陽說道:「我說的沒錯吧,最多跑三到五個木棚,他們是一定回來的。」

雷星峰等人回到木棚,一個個都有氣無力的坐下,不是說他們耗費了多少精力,而是剛才的交易給他們極度無趣的感覺,午陽見雷星峰無精打採的坐下,說道:「怎麼了?」

雷星峰苦笑道:「沒勁,和我們沒有多少關係。」

午陽頓時笑了,他說道:「這是當然了,你們是九環真人,這裡的九環真人都是弟子門人,他們怎麼可能有真君需要的材料?」

雷星峰不滿道:「我有材料啊,可是沒人會和我交易。」

古奇笑道:「我知道你有很多好東西,可是別人不知道啊。」

雷星峰道:「師傅,你要幫我!」

古奇道:「你打算用什麼去換……你需要的材料?」


雷星峰笑道:「很簡單,用蝕星金核換!」蝕星金核得到的太多了,當初他和午陽兩人,整整一個大坑的蝕星金核,層層疊疊,都不知道挖出多少來,而他自己根本就用不了那麼多。

古奇道:「蝕星金核啊,我都沒有哎。」

雷星峰頓時笑道:「我有啊,師傅,你要多少,我給多少!」

午陽笑嘻嘻道:「這個我可以保證,哈哈,阿峰可是得了很多蝕星金核。」

古奇道:「那就給我二十塊吧。」

雷星峰笑道:「二十塊?師傅,你確定嗎?」

毒妃傾城,鬼王寵上天 :「那就翻倍,四十塊。」

雷星峰笑嘻嘻的說道:「還是師傅對我好,才要那麼一點,嗯,師傅,我給你一百塊,不過,要師傅幫我一次。」這就不是白給了,等於和師傅做了一次交易,他心裡明白,白送師傅,反而讓師傅難做。

古奇臉上露出滿意的神情,說道:「好啊,師傅幫你。」

宇寇笑道:「阿峰,也給我一點吧……」

雷星峰笑道:「行啊,拿東西來換。」

宇寇頓時苦臉,他說道:「這個……那個,我能用什麼東西才能換到?」

午陽笑嘻嘻道:「嗯,一顆蝕星金核,就算最便宜的算,也要有幾百印環,當然,具體看品質。」

宇寇想要佔便宜,可是這個便宜不容易占,他說道:「啊?那麼貴啊!」

午陽道:「廢話,那玩意就是天君級高手都需要,你說會便宜嗎?」

宇寇頓時不說話了,他可不敢欺負雷星峰,不論是午陽還是古奇,都不會讓他有這個機會,他說道:「好吧,我換不起……」

雷星峰當然明白,和師兄師姐搞好關係很重要,他說道:「有什麼雷系的材料吧,只要有,我就換。」其實他的意思很明確,隨便拿點雷屬性的材料,也不論多少價值,他就換了,本身就是為了找一個理由,就代表了他不是白送的。

可是宇寇這人喜歡佔便宜,這種話他就聽不明白了,沉吟了半晌,他苦笑道:「我沒有雷屬性的材料。」

宇寇拎不清,可是辛兆侖和戚梅雲卻聽明白了,兩人各自拿出一樣很一般的雷屬性材料,雷星峰看都沒有怎麼看,就直接就交易了,這就等於白送。

古奇忍不住搖頭,宇寇這個大師兄,格局太小了,嚴格說來,他還真的不如辛兆侖,甚至還不如雷星峰。

等到三人交易完畢,宇寇才算反應過來,他一拍自己的腦門,也拿出幾樣不值錢的材料,那是真的不值錢,雷星峰也沒有多給,就給換了一塊蝕星金核,就算這樣,宇寇也眉開眼笑了。

古奇忍不住笑罵道:「沒出息的東西!你這個大師兄,沒有一點大師兄的樣子!」

宇寇才不在乎師傅罵,罵兩句又不損失半個印環,儘管罵好了,他只是一副憨厚的樣子,呵呵笑個不停。

古奇也只好搖頭嘆氣,宇寇實在不是做大師兄的料。

午陽什麼也沒有說,只是笑眯眯的看著,他心裡可知道雷星峰到底得了多少蝕星金核,而且他心裡知道,若不是宇寇這種小里小氣的性格,估計雷星峰會多換一些給他,而不是只換了一塊蝕星金核。

超品聖醫 ,前世他就知道一個道理,白送的東西,是不會讓人重視,哪怕是貴重的東西也一樣,甚至有些人不但不感謝,還會生出貪婪的心,這種人是最不容易相處的,一定要把握好分寸。

收了雷星峰的蝕星金核后,古奇心情大好,他說道:「阿峰有什麼事情要幫忙,說吧!」

雷星峰點點頭,他拿出一塊木板來,又拿出一把小刀,快速在上面刻畫起來,片刻,就做了一個招牌一樣的東西,上面寫道。

「蝕星金核換取雷屬性材料,包括九環真人可以使用的材料!」

古奇一看就明白了,這是要讓他來做交易的人員,這樣才不會被真君壓制。

雷星峰做好了小招牌,直接就插在地上,說道:「師傅,你幫我來換。」

這種事情實在太簡單了,古奇笑道:「好吧,算是我佔了阿峰的便宜了,對了,你打算怎麼換?」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