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落下去吧。」梁飛深深的吐出一口氣。這規矩他是懂得,若是強硬的要飛過去,估計會被射成篩子。這對於駐紮在這裡的軍隊是一種不禮貌。

想要飛躍過去,除非是真正的強者,不懼怕什麼,這樣的話。士兵們反倒會敬畏。

梁飛心裡雖然著急。但若是不降落下來,估計會浪費更多的時間,所以梁飛還是做出了冷靜的判斷。

當鳥類猛獸降落下來時,那裡也出現了大量的士兵,將這一片區域團團圍住。

在鳥類猛獸還沒完全降落的時候,梁飛直接跳了下來,同時大聲的道:「我是梁飛,梁將軍的兒子。此次前來是有著要事,需要儘快的通過這裡。」

聽到梁飛的話。士兵們倒是停了下來,這士兵中有一個將領走了出來,他似乎認識梁飛。

「你是,梁飛少將?」

梁飛點了點頭,「我需要儘快通過這裡。」


那將領倒也沒有遲疑,他點了點頭,對著士兵們道:「不是敵人,都退開。」

這時,在營寨中卻是傳來聲音。

「不管是誰,必須盤查,把他們帶進來。」

聽到這個聲音,那將領臉色一變,隨後有些為難的看向了梁飛,梁飛見到如此,眼睛一轉,自然也知道那將領的為難之處,立即開口道:「既然如此,我們就跟你走一趟。」

「多謝!」那將領對著梁飛抱了抱拳,此舉過後,他對於梁飛還是有著很大好感的。

梁飛身為少將,又是梁將軍的兒子,卻能夠如此的待人,這是極其少見的。

「那麼,三位請。」

那將領走在前頭,梁飛、謝紹榮、凌靜三人跟在後面,朝著營寨中走去。

「帝國內發生了什麼事情,導致邊境區域戒備如此森嚴?」來到天龍帝國邊境,梁飛的心情倒也不再那般焦急,可以進行冷靜的思考。

那將領對於梁飛心有好感,倒也沒有隱瞞,反正那也不是什麼機密的事情。

「倒也沒發生什麼事情,主要是因為帝國中查探到有妖蠻出世,在天辰帝國禍亂,怕會影響到這一邊,才搞得氣氛有些緊張的。」

「那帝國內有沒有發生過爆炸,驚天動地的爆炸。」梁飛再次問道,他的雙眼直勾勾的看著那將領,他有些緊張,怕那將領說出讓他恐懼的事情。

「爆炸?」那將領眉頭一挑,隨後搖了搖頭,「在帝國中並沒有爆炸,不過,在其他地方倒是聽過三聲這樣的爆炸,不知道是因為什麼事情。」

「那就好,那就好。」梁飛鬆了一口氣。

若是那爆炸真的有發生,那絕對是隱瞞不住的,爆炸聲太大了,既然這將領並不知道這件事,那就表明掌控者還沒有來到天龍帝國,梁飛的父親也還安全。

「三位,請進吧。」

說話間,梁飛三人已經是被那將領帶到了營寨外面。

「走,進去看看。」梁飛、謝紹榮、凌靜三人彼此對視一眼,跟著那將領走了進去。

在四人進去之後,就有著士兵將外麵糰團圍住。

「進來這裡。」這響起的依舊是之前的聲音。

那將領在聽到這聲音后,立即應了一聲,「是!」

而梁飛、謝紹榮、凌靜三人卻都是皺起了眉頭,他們感覺這聲音有些熟悉,只是想不出是什麼人。

隨後,在那將領的帶領下,梁飛三人進入了最中央的那個營寨中,那裡是主帥帳篷。

一走進去,梁飛、謝紹榮、凌靜三人立即就愣住了,因為他們看到兩個熟悉的人。

「劉旭,你怎麼會在這裡?」謝紹榮和凌靜同時開口道,他們並不知道劉旭襲擊楚風的事情,不過,梁飛是知道的。

「是你。」梁飛皺眉道。

「對,是我。」劉旭笑著說道,不過,在目光掃過凌靜的時候,劉旭有些閃躲。

鏘鏘!

外面響起了士兵們跑動的聲音,士兵們將這個帳篷給層層包圍了。

「這是…」這會,那將領也都愣住了,他不知道劉旭為什麼要這麼做。

「現在是你們向右將軍表明忠心的時候,動手吧,把他們三個活捉了。」劉旭說道,隨後,他又接著說,「別傷害到凌靜,不然唯你們是問。」

聽到這話,梁飛和謝紹榮都臉色一變,因為他們看到,原本站立在劉旭身旁的那幾人撲了上來,那幾人可是之前這營寨地位最高的幾人,他們的實力絕對不弱。(未完待續。。) 皇城,左將軍府。

楚風拿著一封信件在看著,看完之後,楚風眉頭皺起,將那信件揉成了一團。

「梁飛、謝紹榮、凌靜他們三人不是跟隨方陽到天辰帝國去了嗎?怎麼回來了,還被邊境的士兵們扣押住?」

楚風想不通,他不知道這消息是真是假。

「以謝紹榮的實力和梁飛的身份應該不會被抓住的,這是圈套?」

楚風搖了搖頭,即使是圈套,他也必須去闖一闖,因為楚風沒有證據指明,這消息是假的,這一切都是圈套。

楚風火燎燎的出了左將軍府,朝著邊境區域而去。

……

天龍帝君、楚棱二人漂浮在高空之中,剛好看到了楚風出了皇城。


「難道,你不阻止,明知道這是一個局。」帝君道。

楚棱搖了搖頭,「白棋用的只是普通棋子,風兒若是連這些都闖不過去,那我也無話可說,但若是白棋派出輪轉境武者,那我自然也不會善罷甘休。」

「沒有真正的生死戰鬥,一個人是不會成長的!」

楚棱看著楚風遠去的身影,喃喃道。

……

天龍帝國邊境區域。

天空上太陽高照,將灼熱的陽光拋灑在大地上,而士兵們都站的筆直,他們在看守著三個犯人。

在士兵們的最中央搭著一個高台,高台上有兩根立柱。這兩根立柱都各自綁著一個人,這兩人自然是梁飛和謝紹榮,他們在圍攻之下。被活捉了。

其實,若是謝紹榮全力爆發出來,他或許可以逃出去,不過,謝紹榮沒有能放下樑飛和凌靜,所以最後也被擒住。

這一個高台的一旁,則擺放著四張椅子。四張椅子上都有人坐著,分別是劉旭、尚傑、劉雄,還有一個被綁在椅子上的凌靜。此刻,凌靜的嘴裡被塞著一塊布,防止凌靜怒罵。

「放心,我不會殺了他們的。」劉旭看向凌靜。眼底有著柔色。

聽到這句話。凌靜才是停止了掙扎,只要人不死,一切就還有希望。

「把凌靜小姐請到帳篷里去。」劉旭淡淡的道。

「是!」聽到劉旭的命令,立即有著兩個士兵走出行列,搬著椅子,朝著帳篷中走去。

凌靜一離開,劉旭的臉色立即變得陰沉,特別是看向謝紹榮。劉旭眼底有著點點殺意,不過。劉旭答應過凌靜,不會殺謝紹榮,而且,現在的謝紹榮還有用處。

不過,只要不死,其他方式還是可以的。

「劉雄,交給你了。」劉旭淡淡的道。

「是!」一旁的劉雄從椅子上站起,他眼底有些興奮,他等待這時候已經很久了,自從那一次截殺楚風失敗后,他就一直想著能彌補。

不過,之後被右將軍否決,失落世界中的再次失敗,讓得劉雄有著極大的恨意。

那一次之後,劉雄甚至覺得再沒有報復的機會,不過這一次機會來了。

劉雄跳上高台,先是給了謝紹榮一巴掌…

……

一天過去了,楚風沒有到,方陽也還沒有到,楚風所處皇城,雖然都在天龍帝國境內,但要趕到邊境還是需要不少時間的,而方陽,雖然他飛行著,但天辰帝國跟天龍帝國畢竟距離較遠,他也都沒有能率先趕到。

早晨的太陽雖然已經升起,不過天地間還有著陣陣清涼之氣。

陣陣的涼風吹拂在謝紹榮和梁飛的身上,二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此刻,謝紹榮和梁飛身上都傷痕纍纍,梁飛還好一些,劉雄主要是招呼著謝紹榮的,梁飛只是順帶著。

在謝紹榮和梁飛所在的高台上血跡斑斑,看起來極其恐怖,就算是那些守衛著的士兵在看到謝紹榮身上的傷勢時,都皺起了眉頭,要知道,這些士兵可是身經百戰的,在他們的手中就有著不少的人命。

謝紹榮的身上有著好幾個血洞,有些血洞還是洞穿了兩三次的。

謝紹榮的實力極強,他的恢復力自然也不弱,不是太大的傷口都很容易恢復,但這恢復力卻給謝紹榮帶來更多的痛苦。

傷好了,那就再添上傷口,在同一處位置。

謝紹榮和梁飛很凄慘,而凌靜卻是待得好好的,如果不是沒有自由,這完全是貴賓般的待遇,只是凌靜心底擔憂謝紹榮和梁飛的情況,過得並不是很愉快。

在外面的高台處,此刻又變得熱鬧了,因為劉旭、尚傑、劉雄過來了。

「把槍給我。」劉雄對著身旁一個士兵道,那士兵立即將手中長槍獻上。

手中持著長槍,劉雄跳上高台,一槍刺向謝紹榮。

噗嗤!

長槍在劉雄的力量下,在謝紹榮身上留下了一個血洞,不過,謝紹榮僅僅痛哼一聲,依舊冷著臉看著劉雄。

「按照他的速度應該是要到了。」劉旭對著身旁的尚傑道。

尚傑點了點頭,道:「應該快了,從皇城到這裡,估計再有幾分鐘應該就到了。」

「都準備好了吧。」劉旭對著自己身後的四個黑衣人道。

四個黑衣人都點了點頭,他們早就準備就緒,只等時機一到,就可以開始了。

這時,劉雄再一次刺出長槍,這一次的目標是梁飛。

「等一下!」突然,那之前帶領梁飛他們進入營寨的將領大聲道,

劉雄轉過頭,冷著臉看著那將領,「你在質疑我的決定嗎?」

「莫將不敢,只是這樣做會不會太過分了。」那將領在遲疑一下后,還是說了出來。

劉雄本來還想說些什麼,這時,在劉旭身後的四個黑衣人都將頭抬起,看向了空中,淡淡的道:「他來了。」

「什麼!」劉旭和尚傑也看向空中,他們看到空中有著一點黑點在急速墜落,在墜落中,從小黑點逐漸變大,最後可以清晰的看到,從空中墜落的是一個人。

「楚風,他來了。」劉旭看著空中,他眼底滿是複雜,不過那複雜僅僅維持了一瞬,就被劉旭自己掐滅。

「全軍戒備!」劉旭下著命令。

話落,楚風也從空中墜落到了地面上,正好在距離梁飛和謝紹榮不遠處。(未完待續。。) 轟!

雖然楚風有控制著自己的墜落,但那股衝力還是太大,掀起了一陣狂風,將地面的塵土都卷了起來,那些塵土更是有不少都鑲嵌在了謝紹榮和梁飛的傷口處,讓得他們臉色都白了。

「謝紹榮、梁飛。」

剛一落地,楚風立即就看到了全身是傷的謝紹榮和梁飛,楚風有些慶幸,幸好他沒有猶豫的過來了,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