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位,大家也別閑著,那邊魔氣又凝成魔兵了,大家殺呀!」

白暮眼見周圍有多了很多魔兵,當即也是吩咐眾人前去對抗,一場亂戰就此展開。

被蠻牛撞飛的幾個人,身體或多或少的受到了一些損傷,其中焦峰的傷勢最重,他的肚子都被蠻的牛角給刺穿了。

一個黑色的大洞,就在焦峰的小腹上,看上去猙獰恐怖,但卻沒有半滴鮮血流淌而出。

嗡嗡嗡……

就在陳風以為白澤等人取得先機的時候,那名叫葉妙的年輕少女,忽然間在後方吹起了笛子。

笛聲悠揚,伴隨著那笛聲,她前面受傷的幾人,傷勢都驟然好轉。就連那焦峰,小腹上的大洞,都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飛快癒合著。

「音律增益,好強的治癒能力!」

陳風愕然心驚,這傢伙的手段,他曾經在東域五大院對戰炎魔殿的時候,見到金蘭院長施展過。

兩者的功法,幾乎相同,但顯然這葉妙更加的強大,光是那癒合能力,就令對手膽寒。

如此默契的連續攻擊,都是不能給對方造成任何傷害,這戰鬥,要怎麼打?

ps:霍霍,過年了,天機還沒給大家拜年呢。

最近如果有寫的不好的地方,希望大家見諒,過年事情多,還要抽時間趕稿子,所以難免會有瑕疵。

《乾坤武帝》這本書,劇情已經到了瀕臨結尾的時候了,一百萬字,雖然不算很長,但陳風的故事,已經寫完了。

估計還有最後半個月的時間,大家如果喜歡,就給這本書投投票吧,也讓更多的書友知道,這本書有它的精彩所在。

… 「混蛋,必須先幹掉那傢伙,否則這樣治癒對方,咱們不知要打到什麼時候。」白澤面色凝重的對身邊的夥伴們說道。

「說來容易,剛剛只是佔據了先機,方才趁其不備得手。現在對方都了解了咱們的手段,況且他們是七個人,咱們是六個人,要想幹掉葉妙,怕是不容易啊。」青鸞冷靜的分析道。

「那也沒有辦法,獬豸,你破壞力強,等會我們給你創造機會,你……」

砰~

白澤話還沒說完,行在前面的蜚和黃巾獬豸,直接是被打的倒飛而出。

果不其然,在見識到七凶獸實力以後,四護法和三長老,都開始了真正的反擊。

颶風,毒霧,烈火,寒冰,大地,雷電。

幾乎是以同樣的方式,六個攻擊性極強的存在,也模仿著七凶獸之前的攻勢,以彼之道還彼之身,將稍稍放鬆警惕的七凶獸打的接連後退。

「墨之恢復。」

化身成巨大墨魚的八斗,突然間吐出一口閃爍溫和光芒的黑墨,黑墨纏繞幾人身上,也是極為快速的將幾人的傷勢治癒著。

嗖~

一道電光閃過,八斗嚇了一跳,急忙側身逃脫。

就在他側身的一瞬間,他原本駐留的地方,萬雷狂涌,空間裂縫撕扯開來,看的他目瞪口呆。

對方雖然呆徹,看上去傻傻的,而且不能用言語交流。但對戰之中,卻也極為默契和聰明。他們在以人多壓制人少的同時,第一時間發現了八斗的治癒能力,當即便是分出攻擊力超強的雷電之王王圖,前來阻止八斗。

滴滴滴~

此刻的戰鬥,從亂戰局面,變化成了各自的一對一,而魔族活死人這便,卻是有著一個令人極為頭疼的存在,那就是葉妙。

這女子不斷的在後方吹著笛子,那治癒和增幅的音波,不斷的傳進其他六人的體內,將他們在對戰中所受到的傷勢,不斷修復。

在實力上面,戰局中的幾個人都差不多,說不出誰高誰地,但一方有治癒效果,而一方沒有,這樣僵持下去,最終輸的,必然是七凶獸一方。

「陳風,帶人幹掉那葉妙,這樣下去我們會輸的。」白澤也是分不開身,當即只能是隔空大叫。

陳風也是看清了場中的局面,當即和炎師對視一眼,兩人動身,直奔葉妙而去。

葉妙極為謹慎,見到兩個人朝她而來,笛聲忽然轉變,一道道透明的氣刀呼嘯而至。

「炎之屏障!」

身為化神境小成的燭炎,停下神來,順手拍出兩股如海潮般的火焰,在身前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屏障。

而陳風,則更是乾脆利落,直接一個瞬閃,千丈距離,一閃而至。

砰~

陳風剛剛閃到葉妙身後,本以為是一次很絕妙的突襲,但沒想到他身形剛剛出現,葉妙反手一掌,卻是將他定格在了半空。

下一瞬,葉妙掌心光芒大放,一股強橫的能量直接是將陳風震飛了出去。

嗡~

關鍵時刻,陳風咬牙施展出了玲瓏神塔,不過即使如此,他還是受到了一些內傷,體內的武元力都躁動了起來。

咻~

在陳風身體飛出去的同時,他背後的青虹琉璃斬,卻悄然化為一條青色的綢緞,消失在了天地之間。

轟隆~

一隻巨大的青色龍爪破空砸下,直接是將葉妙給壓落了下去,這一下倒是出乎葉妙的判斷,她的笛聲,也是斷了一下。

「弄焰,魂火升騰!」

這檔功夫,燭炎已是來到場中,他知道自己化神境小成的實力斷然不是葉妙的對手,故而一上來就全力出手,沒有絲毫保留。

精神力,武元力,同時凝火,這也是精神力者的可怕之處。

炎師的一張滄桑面頰,勾勒出詭異的烈火紋理,他雙目迸發出火焰的金光,兩隻眸子,好似兩滴火焰水滴。

一股如實質般的火焰狂龍,狂猛地沖向葉妙。

葉妙剛被青色龍爪壓下,剛欲掙脫,便是遇到了這火焰狂龍的衝擊,當即也是將手中笛子一橫,釋放出了一股防禦能量,將自己防禦在其中。

音波系功法的修鍊者,一般來說,都是很怕近身的。雖然葉妙是化神境巔峰實力,但和其他人想必,她的戰鬥武技並不多。

轟……

火焰狂龍撞擊在防禦能量之上,瞬間爆炸,滔天火焰將葉妙吞噬,但她的防禦屏障並沒有破碎。

咔嚓~

就在這時,葉妙腳下的空間突然裂開一道空間裂縫,裂縫驟然撕扯開來,很快便是形成了幾十丈的巨大溝渠。

裂縫之中,閃爍著漆黑色的異時空光芒。

咔嚓~

愕然回首,葉妙驚訝的看到,她背後的屏障,竟然是被一個黑色的東西給擊碎了。

陳風就在葉妙身邊,他手拿八重玲瓏傘,全力一傘,竟然是直接洞穿了葉妙的防禦。

這是在接受福降之後,陳風第一次施展八重玲瓏傘,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這玲瓏傘竟然威力這麼大。

「去死吧!」

陳風一擊得手,並沒有給處在驚愕中的葉妙絲毫機會,他心念一動,體內武元力瞬間全部灌輸進八重玲瓏傘當中。

玲瓏傘閃爍出八中不同顏色的光芒,旋即傘面打開,八中光芒化為超級強橫的能量,直接轟在了葉妙身上。

伴隨著一陣悶響,葉妙的身體,直接是被轟進了下方的空間裂縫之中。這裂縫,就是陳風進入意境,提早為葉妙準備的。

他知道憑自己的實力,斷然不會輕易將葉妙擊殺,但只要將她打進裂縫之中,那結果就是一樣的了。

身受重傷的葉妙,被八重玲瓏塔直接轟進了裂縫之中,沒等她掙扎,空間裂縫便是瞬間將她吞噬。

「幹得好!」

正在苦戰中的白澤黃巾獬豸等妖獸,見到陳風和燭炎聯手,竟然解決掉了他們心頭大患,一下子信心倍增。

沒了葉妙的治癒笛聲,勝利的天平驟然傾斜,又是經過了半個時辰的輸死爭鬥,最終,七凶獸終於是將焦峰等人盡數幹掉。

嘶嘶……

焦峰等人一死,周圍的魔兵頓時消散,陳風也是鬆了口氣。

「走吧,目標,魔山。」

白澤目光遙望北方,那魔山位置,魔氣越加的濃郁起來。


… 「怎麼,看你的樣子有點迷茫啊,是不是現在心裡很糾結,不知道是要阻止我,還是要放棄?」青昱和禺疆僵持了很久,這段時間他一直是自顧自的說話,樣子很輕鬆,不著急,不害怕。

面對青昱的這種態度,禺疆心裡真的是有些疑惑了,那傢伙究竟想要幹什麼,在等那所謂的鎮魂古碑?

鎮魂古碑如果被滴血認主的話,那即使禺疆告訴陳風遠離此處,青昱也是能夠隨時隨地感知到鎮魂古碑的位置的。

現在牽著他鼻子走的是青昱,況且要開啟這魔域之門,跟鎮魂古碑一點關係都沒有,那魔之玉凈瓶,才是關鍵。只要魔之玉凈瓶在青昱手中,他隨時可以開啟魔域之門,按照他的意思,去跟那魔皇進行談判。

究竟是等待白澤陳風等人過來,眾人聚集力量,全力阻擋青昱。還是讓陳風逃離,使青昱得不到鎮魂古碑,禺疆一直在陷入這種猶豫之中。

當然,這也有可能是青昱調虎離山的陷阱。

嗖嗖嗖~

就在二人互相對視的時候,魔域的遠處,百八十人踏空朝這便飛速趕來。

「看吧,他們可算是來了,我都有點等不及了。」青昱晃了晃腦袋,脖子里的骨骼傳出噼啪之聲。

「他們在那邊,那一男一女,果然是青昱和邢佩凝。」


白澤遠遠的看到魔山上的狀況,當即便是催動身法,更加快速的朝這便趕了過來。

「陳風,你離遠一點。」

眾人已經來了,禺疆也不好再做出選擇,當即只是囑咐了陳風一聲。


「……」

陳風聞言疑惑,但還是警覺的側身飛到了一個相對安全的位置,他目光死死的凝視著青昱,這個人,正是當初在寶城街道上,給他木盒的傢伙。

「嘿嘿,好久不見,小子。」青昱見到陳風,卻是並未理會其他人,反而是很熟絡的跟陳風打了個招呼。

陳風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凝視前者,他也不知道前者為何要將青雲動這麼珍貴的武技交給他,但顯然這一切都在青昱的計劃當中。

「禺疆,這裡情況怎麼樣?」白澤及其他五隻凶獸,飛身來到了禺疆身邊。

七隻造型各異的上古凶獸站在那裡,氣勢倒是很足。

「陳風,你小心一點,你吞納戒中的鎮魂古碑,其實是一件靈器,它已經被青昱滴血認主了。」禺疆跟陳風講解道。

「竟然有這種事!」

陳風和身邊的燭炎聞言驚愕,他們萬沒想到,這鎮魂古碑,竟然是已經滴血認主的靈器。

「既然你們知道那東西是我的,就交出來吧,拿別人的東西,拿了這麼長時間,也是該物歸原主了。」青昱對陳風笑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