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我什麼也不想說你走吧。」

「難道大叔對自己國家的事也不關心嗎?」

「那麼國家關心過我們嗎?」

聽了這句話,在看看這個家裡的情況,周小小一時說不出話來。

「你還是走吧。」

「關於白族的事情,大叔我就想知道這一點,雖然我不知道怎麼說,不過真的對我很重要。」

「什麼白族我根本不知道,你在不走的話我可就生氣了。」

「大叔一定知道,大叔不說我是不會走的。」

中年男子確實生氣了,他的表情已經顯示出他的氣憤,說道:「難道只有用到我們的時候才會找上門來嗎?那以前呢?」

「大叔一定誤會了,大叔家裡的情況我一定會想辦法解決的。」

「哈哈不用說了,小姑娘你還是走吧,我家裡的情況已經得到解決了,不需要你們幫助,我什麼也不想說。」

「大叔,為什麼不能說?」周這句話時幾乎將要哭出來。

中年男子不知道怎麼說,猶豫著,看著小小的淚水一滴滴划落心裡卻是不好受。

「大叔,我求求就告訴我吧,這個關係著我一個朋友的生死。」


中年男子猶豫了好一會,不停著看著自己身邊的小姑娘,良久,才道:「好吧,我說,不過不是為了你以後會答謝我,也不上為了別的,只是相信你,也是為了救你那個朋友,你也不要多想什麼,你也不要多說什麼,只是我說完之後你馬上離開這裡。」

「謝謝大叔。」周小小高興的擦掉眼淚。

「說到白族,我們的祖先我必須說一下關於祈禱術的傳說,祈禱就是與天主交談,祈禱的對像是上帝。祈禱的內容因人、因事而異,祈禱是對上帝的讚頌、感恩、祈求、懺悔、傾訴等。祈禱的姿勢無定式,可跪,可伏,可站,可坐,可卧。祈禱可低聲也可高聲也可以不出聲,最重要的一點是祈禱的態度應該嚴肅、誠懇、專心。只是後來白族,也就是我們的祖創出了中國式的祈禱術,不在對上帝,而是對我們中國自己的信仰,神!祈禱至少要有三個條件:專註、尊敬的態度及信賴。無論做任何事都不能三心二意,祈禱也要求我們的專註,我們要有一個意識,意識到自己在祈禱,避免所有一切干撓,阻礙心靈與天主交談,縱然是改變了祈禱對象,但是基本的規矩還是不能改,依然以基督教的方式,改變了口語只是為了崇拜我們自己心中的神而已,祈求時要有信心,決不可懷疑,因為懷疑的人,就像海里的波濤,被風吹動,翻騰不已。這樣的人,不要妄想從主那裡得到什麼。三心兩意的人,在他一切的行徑上,易變無定。所以這就成了練成祈禱術最艱難的一步,白族的人都很善良,他們也祈禱所有人都有一顆善良的心,祈禱世界的和平。只是他們力量太卑微了是無法改變這一切的,關於白族的我也就知道這麼多了,其實說回來,我剛剛說的大都是關於祈禱術很少提到白族的任何一個人,不過你要明白,祈禱術是白族的心血,所以說起祈禱就和說白族是一樣的,你可以走了吧,小姑娘。」

周小小聽的入神了,為了別人而祈禱,為了世界而祈禱,他們是善良的一點沒有錯,可是,今天的白族是誰改變了這一切?

天色越來越暗,很快就要到晚上了,樹林中點起一團火,四個人在旁邊靜靜的坐著。任小喃道:「找到了祈禱術的根源,我們就可以跟著這種奇異的異能力找到那個人,這樣就可以找到小宇了。」

龍凱看著周小小的表情,想起了那天晚上,自己拉開了周小小,卻沒有勇氣去救文志宇,這一點都不型一個戰士,一點都不象龍族的風格。 人的內心總是很複雜,會在失去后懂得珍惜,會在做完什麼事情后開始後悔,這種過程叫成長,經歷了這樣的事情才會長大。

「如果我的感應沒有錯的話,很快我們就能找到這個白族的人了。」任小喃看著遠處的那座山。

「要殺死他嗎?」龍凱問著。

「不行,絕對不可以的,我們只要救出小宇就可以了,不能傷害白族的人。」周小小強烈的反對著。龍凱的目光也變了,道:「為了那個小子,雷康老師都死了,還要我們這樣的冒險去救,如果他現在已經死了呢?」

「你閉嘴,雷康老師是因為我才死的,小宇也是一樣,所以我必須救出他。」周小小臉上已是憤怒的眼光,眼淚早已流了出來,她不想哭,對與一個男的來說哭可能是懦弱,一個女孩哭,說明她真的傷心了。水宮明用手輕輕拍在周小小肩膀山,道:「小宇會沒事的。」

「那就快點出吧,越是這樣拖下去,那小子就越危險。」龍凱一邊向那座山的方向走,一邊說著。水宮明微笑道:「小凱說的對,我們抓緊時間吧。」

四個人影在樹林里飛快的穿梭著,目標是前面的山谷。

「我們這樣進去會被現的。」水宮明擔心著。龍凱笑道:「阿明老師也這樣擔心嗎?」水宮明推了下眼鏡道:「只是我感覺這次的對手很不一般。」

「老師說的是那幾個日本人嗎?」龍凱問道。水宮明道:「那幾個日本人雖然很強但是在明處沒什麼好怕的,只是這些人出現在暗處,反到讓我有點擔心。」

任小男道:「擔心,這個詞從阿明的口中說出來好象很不讓人習慣。」周小小道:「還是按阿明老師的做吧,畢竟老師的經驗比我們的要多。」

水宮明點著頭,道:「等到了山谷都隱蔽自己的異能力。」三個人都點著頭。

很快,到了山谷,現在是夜晚,在加上自己身上的能力隱蔽,敵人是很難現的。四個人放心的走去。

「趁夜晚進攻嗎?老師。」

對於龍凱的問題,水宮明細心考慮著,要知道無論在什麼時候都不能輕敵的,何況這也不是一般的對手。想了下,道:「不知道為什麼,這次的敵人給我一種奇怪的感覺,這是在以前執行任務中從來沒有的,夜晚行動的確很有利於我們,只是。。。」任小喃仔細的看著水宮抿的表情,良久,道:「阿明,今天的你好象和以前很不一樣。」

「歡迎朋友光臨丟之谷,我的朋友們。」從一塊大石後走出一個人來,正是白小七。

「怎麼會我們明明將能力隱蔽起來的卻還被現了。」周小小吃驚的說著。月光下對方的臉顯的很模糊,水宮明道:「我說過的這次的敵人很不一般。」

「我們丟大人只見水宮明一個人,其他的人就不要來了。」白小七笑著說。

龍凱冷漠的笑了兩聲,這聲音似乎告訴對方,說出這樣的話就是對自己的侮辱,道:「既然這樣,那我就更要看看你是怎麼不讓我們進去的。」

龍凱的話剛說完,大石後面又走出一個人來,白小七指著那個黑衣服的人道:「這就是日本那個什麼家族,反正就是挺厲害的那個,由翅,你們要是想來的話就打死他,水宮明,跟我走吧。」

三人的眼光都看向了水宮明,似乎這一切已不是在營救文志宇,而是給成了另一場戰鬥。看著水宮明遲疑在那一動不動。

「怎麼?不敢來么?」白小七故意說出這樣的話。任小男道:「阿明不要去。」水宮明推了推自己的眼鏡,只要遇到需要思考的事情他都會推自己的眼鏡,這就是一個人的習慣。

「好吧,我跟你去,不過你必須讓這個日本人不傷害我的朋友。」水宮明向前邁出了幾步,雖然他不知道為什麼會讓自己一個人去。

白小七笑道:「這就對了嗎,放心這傢伙是不會傷害你朋友的,好吧,那我們走嘍」自己領先離開了,水宮明回頭看了幾人一眼,也跟著去了。

「老師」周小小不知道該不該阻止,而眼中的水宮明正一點一點的從視線中消失。

任小男悄悄的走到周小小身邊,輕聲道:「快去通知戰鬥小組,這裡我和小凱擋住他。」周小小聽后,馬上也轉身離去。由翅似乎看到了這一點,如果讓周小小這樣做,那對自己是不利的,說道:「去找戰鬥小組來幫忙?如果是的話就不必了,你們的戰鬥小組所有成員正在接受豐雲野君的審判,你是找不到他們的。」

三個人都被他的話驚呆了,他說的是真的嗎?如果是那麼下面怎麼辦?三個人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

由翅道:「你們的戰鬥小組是逃不了鏡像之劍的,就象現在的你們一樣,是逃不了死亡的。接受我的制裁吧,請放心,我會讓你們無痛苦的死去。」

要知道日本人是最不可靠的,任小男一開始就知道,水宮明一離開這個日本人就會自己下手,本來還想讓周小小找戰鬥小組來幫忙如果像說的那樣,那現在只能靠自己來打敗他,儘管不知道對方的真正實力。

「我必須離開這裡。」文志宇認真的說著。

從山洞裡口處來看,除了樹和草外沒有什麼別的特別之處,這也正是最好的隱蔽方法,只是進去之後才可以現,裡面的裝飾卻十分豪華,無聲的電機,這種生活,完全是自己的世界。

「你回去做什麼?去打那些日本人嗎?」丟略帶微笑的說著,那種笑讓人有一種被小看的感覺。

「那你的目的是什麼,為什麼要抓我到這裡來?」

「很快你就會知道了,即使是日本人也一樣會被人所用,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利益。」

「什麼意思?」文志宇竟沒聽懂這句話的意思,的確這很讓人難以理解。

「現在的升龍戰隊的戰鬥小組正在線這裡趕來,目的是救你出去,不過我不會讓他們干擾我的計劃的。」

「什麼計劃?」

「我和你說過的,我和水宮明必須有一個人死,我的計劃就是和他單獨決鬥,那些日本人已經把戰鬥小組所有的人都擋在了外面,那個時候只有一個人可以進來,就是你的水大哥。」

「為什麼你要殺死水大哥,那些日本人為什麼會聽你的話,你到底是什麼人?」對於文志宇來說這個人很神秘,對他有太多太多的疑問,但他卻給自己的感覺很特別,像朋友,想長輩。

「我說過的,人都會為自己的利益,這次日本的鏡像小組的任務是拿到兩種稀有的元素,或者更多的元素。」

聽到這裡文志宇的臉色都變了似乎明白了什麼,兩隻手緊緊的握起拳頭,道:「我終於明白了,你在利用我,利用我完成你的計劃,我在這裡水大哥就會來這裡,這樣的話你就可以達到和水大哥決鬥的目的,而其他的人可以被那幾個日本人擋在外面,因為你答應那些日本人只要他們幫你,你就把我交給他們,這樣他們可以獲得他們自己想得到的元素,」

「小宇,你的確很聰明,和你想像的差不多。」

「沒想到你是這種人,那我一定要離開呢。」

丟笑著道:「以你的能力可以從我這裡離開嗎?你還是好好的呆著吧,有些事你永遠都不會懂的。」

文志宇點著頭狠狠的道:「是啊,如你所說有些事我還不懂,但是我起碼懂的外面那些人是為了救我,外面那些日本人又是為了什麼。起碼我懂的自己該做些什麼,而你呢,卻利用日本人打我們中國的人你不覺的這樣做很可恥嗎?」

丟大聲的笑著,很自然,讓人也很費解,道:「我的計劃將很完美,沒有人可以破壞我的計劃。」

本來夜就很黑,這樣下來連星星和月光都看不見了,漫天烏鴉的叫聲。

「嗜血烏鴉,我最有代表的傑作之一,如果地上在有天狼的地獄血狼配合的話那就更完美了,不過我不會像天狼和沙拉一樣犯那樣的錯,輕敵,那種致命的錯。」

「聖盾天使之心。」從周小小的身體上向外擴出一道道心狀的紅光,將三人全部籠罩在內。

「哦?,這就是升龍戰隊里防禦最強的天使一族嗎?那樣的話我真是太幸運了,」

無論天上的烏鴉多麼瘋狂的進攻都無法打破周小小的防禦,不過這樣將大量消耗她的異能力,這樣下去也撐不了多長時間。

「亂影之劍!」

從龍凱的腳底放出圓形的光圈不段的旋轉,漸漸把他整個身體籠罩在黑光中,突然由這種黑色氣體組成一條應龍出來。

由翅仍是那種表情,笑道:「真是很出呼人的意料,居然還有應龍一族,看來升龍戰隊真的沒有什麼希望了。」他的話說完,那條黑龍幻化成一把把利劍向天空的烏鴉刺去。

這些劍有影無形,威力十足,天空的烏鴉一個個被刺穿化成一團氣體消失了。

「由異能力組成的影分子之劍嗎?」由翅將兩手結印在胸前,喝道:「夜魔之翼!」很快將烏鴉取而代之的是蝙蝠,是的對於黑暗的夜晚來說,蝙蝠的攻擊力更強一些,畢竟它們生活在夜裡。

龍凱的影之劍要刺到那些蝙蝠要困難的很多了。任小喃道:「只有打死由翅,才能把這些討厭的蝙蝠除去。」龍凱點著頭道:「我明白了。」只見天空的影之劍不在攻擊蝙蝠,而是向由翅飛去。

確實這很重要,「看穿我的術了嗎?」由翅心裡默默的想著。想到這裡自己的背上已經長出了一對蝙蝠翅膀,將自己完全保護住,那些影之劍碰到那對翅膀就消失了。

周小小道:「影之劍似乎完全被吸收了。」

「哈哈」由翅冷笑著,道:「即使看穿了我的術現在的你們也無法打敗我的。」

對於現在而言,他們三個人根本無法碰到對方,更不用說打敗對方。

龍凱走出了周小小的天使之心。這樣的話就等於走出了防禦之圈。

「找死嗎?」由翅道。

龍凱仰起頭看著夜空,那些飛來飛去蝙蝠,也注意到了他,紛紛行他這裡飛來,準備展開猛烈的進攻。

任小喃道:「阿凱,這樣的話你會沒命的,快進來。」周小小個根本無法分心,仍說道:「即使你這樣去送死也是沒用的。」

龍凱回頭看了二人一眼,怒道:「你們在說些什麼?我不會白白送死的。」

「應龍哮!」從龍凱的口中出強烈的聲波,幾乎震動了大地,周小小和任小喃都屏蔽這雙耳。等到這聲波結束,天空且已恢復了原來摸樣,月光在次灑落到地上。

由翅無論如何也無法相信這一切,仍是冷聲道:「哼,即使這樣也別想打敗我。」

這樣的話任小喃和周小小也就得到解脫了,龍凱將雙臂敞開,擋住了周小小和任小喃,道:「你們站在這裡,我來解決他。」

「什麼?臭小子,我會讓你死的很慘。」由翅一腳踢向龍凱的頭部,這一腳很重,而且正中龍凱的頭部,很準確,不是他的度快,而是龍凱沒有躲避,由翅站在了那一動不動,龍凱也一樣,讓人很難理解。

「你這是什麼意思?」由翅還是忍不住問道。

「黑暗龍族應龍一族的真正力量。」

任小喃有點擔心的道:「難道是應龍族的暗黑幻化術嗎? 奇幻異典 。」

黑色的光開始籠罩龍凱的身體。

「即使是這樣,你的力量可以與我抗衡嗎?」由翅自信的說著。

「我想試一試。」龍凱的身體也生了變化,頭、衣服,一切都在慢慢的改變,這就是獲得力量的經過。

由翅不得不小心,暗想道:「的確,他身體的異能力在不斷上升。」

「好強的異能力。」周著都呆了,原來自己一直不相信的龍凱確實有實力,但是他這樣做是有點鹵莽了。難道是為了那天沒有救文志宇而懺悔嗎?如果是的話那我居然還在這裡

由翅將手伸到了自己的翅膀中,他的動作很慢就象是故意讓別人注意一樣,不過他很成功,任小喃三個人著他,他要做什麼?慢慢的拔出一把長劍出來。

「這就是鏡像之劍嗎?」周小小問道。龍凱也注意到了這把劍,但他明白,這並不是那把鏡像劍,從這把劍上只能看見血腥。

由翅保持著自信,正是這把劍給他帶來最重要的東西,高高的舉著,夜空它的顏色有點泛紅就象鮮血一樣,由翅興奮的說道:「異翼一族的浴血劍,能死在這把劍下你們應該感到自豪吧。」

這一刻龍凱和由翅對視著,兩個人的距離只有兩米遠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