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暫且休養生息,等王明凡與黃天教兩敗俱傷之後,再伺機而動。」趙南晨提議道。

時間如流水,轉眼又是兩年。

死灰復燃的黃天教,被王明凡的軍隊剿滅一空。

見此情形,趙南天趁機讓三路邊軍駐守神州,又讓一路軍隊攻打東州。

「州牧大人,百萬大軍訓練完畢,隨時都可以出征。」陳龍說道。

「陳龍,你率二十萬大軍攻打南州,陳虎,你率二十萬大軍攻打東州,本州牧親率三十萬大軍攻打神州,陳豹,禹州就交給你了。」陳宇意氣風發的說道。

「是,州牧大人。」眾人大聲應下。

把陳龍陳虎充到不滅九重,陳宇騎著黑虎,率領三十萬大軍,直奔神州而去。

「誰敢與我一戰?」趙剛殺意凜凜的喝道。

陳宇策虎而去,一槍將對方捅殺,趁著己方士氣大振,身先士卒的沖向敵軍。

「殺!」三十萬大軍沉聲大喝,殺氣騰騰的沖了上去。

主將被對方秒殺,趙家軍士氣大跌。

陳宇所向披靡的砸出一條血路,見他不可力敵,趙家軍開始潰敗。

三十萬禹州將士,聲震九天的喊殺聲,如同壓倒駱駝的一根稻草,讓無數敵軍倉皇而逃。

「州牧大人,我們抓到十七萬三千五百多個俘虜……」一個將領說道。 繼續朝著第二谷入口行走,但是這一路走來,夜曦一直感覺身後有東西跟著自己,但每次回頭尋找時卻都一無所獲。

「超強的隱蔽能力嗎?」向前行進著,夜曦的腳步依舊不變,卻時刻留意著身後的情況,百草川里的魔獸基本都善於隱藏,自己發現不了也很正常,不過無論身後是不是有魔獸跟著,他都已經提高了警惕,因為一路走來,周圍的環境變得異常寂靜。

小心翼翼地將小金鼠放入了口袋,略微加快了一點腳步,自己必須快點到達茜茜那裡,無論是時間還是環境,自己都非常不利,如果真的在這種地方開戰,後果不堪設想。第一他不知道周圍到底隱藏了多少魔獸,第二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看穿對方隱藏的位置,第三就是不知道對方的實力。

這三條,只要踩中一點,就有可能當場身亡,「完全跟草兒戰鬥時的情景一樣啊。」餘光掃視著周圍,的確很相似,草木皆兵,完全被壓制,連對方的頭髮都摸不到;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那條毒蛇不能控制草木,否則結果就會變得極其悲慘,還有就是現在自己手上有了寒夜劍,雖然只是剛剛開鋒,不過殺傷力絕對不可小噓。

心裡將兩者稍稍對比了一下,自然而然就感覺輕鬆了一點,畢竟多餘的擔心也沒有用,這種事情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又行進了一會兒,一條小溪流擋在了夜曦的面前,不過他並沒有選擇繞行,對他而言,水面行走習以為常,而且這裡也沒有人,不怕被其他人懷疑。

沒有任何地挑戰性,一步一步穩穩地走在水面上,輕而易舉走過了溪流,繼續向前走去。在踏上草地的那一剎那,夜曦冰冷地瞥了一眼後面的溪流,體內魔力開始匯聚,猛一轉身,將手掌朝向水面,「水波動•爆!」

「砰」水面發生了爆炸,濺起數米高的水花,一道青色的身影從爆炸中倒飛了出去,撞在岸邊的樹上。

「變色龍?」看到一下撞在樹上的巨型蜥蜴,夜曦暗度吃驚,對方正在迅速轉變體色,但是這個頭也太大了吧?為什麼單單身體就有一米多長!

既然已經被找出來了,夜曦也不想多考慮什麼,寒夜出鞘,疾步朝著蜥蜴奔襲而去!「還想變色嗎?」看到蜥蜴的體色已經大部分轉變,夜曦冷冷一笑,寒夜劍直刺前方,「寒夜劍•暗涌!」

藍光閃過,雖然那隻蜥蜴在那一瞬間完全隱匿了起來,但是夜曦可以肯定自己已經刺到了對方。「噗」下一秒,身邊的草地上憑空出現了一條青色的斷尾,不停地在草地上彈動,斷尾的四周已經被鮮血染紅。

「在那裡嗎?」目光在周圍掃動了一下,地上的血跡已經暴露了目標的位置,夜曦立刻就鎖定了那條隱匿起來的蜥蜴。「寒夜劍•泯滅」

藍色長劍高高舉起,朝著空無一物的草地揮斬而下,「噗嗤」血花四濺,蜥蜴整個身體重新出現在了夜曦的面前,奮力掙扎著,似乎在抽搐,動作越來越小,最後完全停止。

「死了嗎?」看了眼躺在血泊中的綠色蜥蜴,已然變成了一具屍體,從實力來看應該還是只不到將階的野獸吧,不過這個頭有點太恐怖了吧,要是換成在原來的世界,絕對會是一條驚爆世界的新聞,畢竟一米多長、將近兩米的變色龍可不常見啊。

不過在這裡,這種事太過於正常了,畢竟自己已經見過了屋子大小的巨狼了。在屍體內搜尋了好一會兒,夜曦終於找到了這隻蜥蜴的魔核,青色的魔核,只有彈珠大小,但為什麼會是青色的?青色不是風屬性嗎?

雖然有些不能理解,但夜曦也不想多在這個問題上糾結了,畢竟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看了眼太陽的方向,又看了眼第二谷的入口,時間不夠路程還很遠,也不知道天黑之前能不能趕到。

將魔核收了起來,蜥蜴的魔核比風狼王的要小太多了,不過也多虧它實力不行,夜曦才不會陷入苦戰,不過這個隱匿能力今天的確是見識到了,如果不是要經過水麵,他絕對發現不了對方的位置。

「吱吱吱」小金鼠的叫聲從口袋中傳來,小腦袋探了出來,在四周環顧了一圈,全身的毛髮竟然都豎了起來,不安地尖叫著,再度鑽進了夜曦的口袋中。

「好了好了,已經死了唷,不用怕的。」將小金鼠從口袋中拎了出來,捧在手心,一隻手輕輕地撫摸著。

但小傢伙的情緒非但沒有好轉,反而更加不安,「噌」地一下竄進了夜曦的袖口,爬到了他的胸前,小腦袋從領口探出,還不停地朝地面「嘰嘰」的尖叫著,似乎是在示威。

看了看地上的蜥蜴,又看了看四周的情況,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輕輕搖了搖頭,夜曦完全不能理解小金鼠的意思啊;將寒夜劍收入劍鞘中,轉身朝著第二谷前進。

在夜曦離開后不久,一雙碧綠的眼睛緩緩睜開,窺視著四周的情況,而這雙眼睛出現的位置就是剛剛夜曦所站位置的邊上。碧綠的眼睛直接鎖定了蜥蜴的屍體,數秒之後,蜥蜴的屍體竟然開始消失,前後不過十秒,將近兩米的巨大身軀竟然已經無隱無蹤,只留下了一片染紅了的草坪,證明著在這個位置曾經發生過什麼不為人知的事情。

……

再行走了將近十幾分鐘后,小傢伙終於肯安靜下來了;也許是剛剛受了什麼驚嚇,小傢伙在安靜下來之後又睡了過去。

雖然不知道那具屍體到底有什麼恐怖,但是夜曦也知道蛇類是老鼠的天敵,可以勉強認為因為那隻蜥蜴長得太像蛇了,所以小金鼠才會那麼怕吧。

自欺欺人地解開了心中的疑問,又不知道向前走了多久,夜曦只能看到天上的太陽已經接近了西面的山脈,那遙不可及的第二條峽谷也終於在這個節骨眼上來到了眼前。

「快了快了,到了今天就在峽谷來面過夜吧,如果在這麼空曠的平原睡覺,很容易被圍。」想起上輩子被無數變異生物包圍的場景,夜曦就不禁打起寒戰。在峽谷里就算被圍住了也可以爬壁往上跑,毒夜狼再厲害應該也不會爬壁吧,而且是這種九十度的山壁。

摸著山壁,心裡思索著,不經意間已經走到了峽谷的出口,第二谷的情況和第一谷差不多,不過下一個峽谷並不遠,給他一種轉眼就可到的感覺。但是環顧了一圈谷內的情況,視野之內根本沒有什麼祭壇。

「也許並不在第二谷吧,今晚只能在這裡過夜了,明天早上再去下一谷看看情況吧。」看了眼身後的峽谷,多虧空間項鏈里還有一些食物,也不至於餓一晚上的肚子。

「吱吱吱」小金鼠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醒的,不停地在夜曦肩上蹦躂著,跳到了他的手心,對著他搖了搖小腦袋,然後跳到他的頭上,「吱吱」地朝著一個方向叫喚著。

「怎麼了?那個地方有東西嗎?」夜曦墊了墊腳,疑惑地朝小金鼠叫喚的那個方向看去,那裡除了山壁之外似乎並沒有什麼東西,還是自己太矮看不到的原因。將小金鼠輕輕捧在手心,考慮著到底要不要去那個地方。

但一看到小傢伙那圓溜溜的大眼睛,那充滿了期待的大眼睛,夜曦徹底折服了,「算了,去還不行嗎。雖然不知道那裡有什麼,不過就算沒有什麼東西,晚上照樣可以靠著山壁睡覺,還是相對安全點。

小傢伙再度跳到了夜曦的頭上,面朝著那個方向,指引著夜曦的前進。但是看著那離自己緩緩接近的山壁,心中也是疑惑起來。要不是由小金鼠那尖細的抗議聲多次堅定了他的想法,夜曦有可能已經掉頭回峽谷了,但小金鼠到底要讓自己看什麼呢?

重新將小傢伙捧在了手心,看著它那堅定的眼神,隨口就說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你是不是人變的啊?」夜曦的這個問題也並不是沒有依舊,在上輩子那麼平靜的世界都會發生人變動物這種事情,相對這個瘋狂的大陸,應該在正常不過。

小傢伙似是沒聽懂,又或是在裝傻,在夜曦手中蹦躂了兩下跳到了地上,朝著前面跑去,「哎?等等啊!」看到小傢伙跑了,夜曦急忙追了上去。

離背後的峽谷越來越遠,離面前的山壁卻越來越近,天上的太陽已經完全被西面的山脈遮住了,黑暗緩緩在這片平靜的草原蔓延開來,「必須快點,否則等毒夜狼出來就會很麻煩的。」

疾步上前,將地上的小金鼠重新捧在了手中,朝著前面奔跑而去。「吱吱吱」小金鼠突然在手中叫喚起來,正在疑惑它到底在叫什麼,身周產生了一陣劇烈的空間波動,夜曦感覺就像穿過了一面水牆一樣,眼前的景物也瞬間轉變,一座巨大而古老的祭壇突然出現在了面前。

「這個是禁錮嗎?不對,應該是結界。」眼前的變化讓夜曦略微有些吃驚,沒想到祭壇竟然被結界包圍了起來。


而就在夜曦失神的同時,手中的小金鼠「嘰嘰」地尖叫起來,刺耳的叫聲將夜曦驚醒,「嗖嗖」一陣破風聲傳來,兩支箭矢從左上方急射而來。 禹州軍同時攻打南州、神州、東州,天下為之震動。

實力最弱的禹州,有什麼資格同時攻打三個勢力?

兵多將廣、錢糧充足,實力最強的趙南天,也沒敢同時攻打三個勢力!

其他勢力都還在玩計謀,禹州卻直接動武,這讓無數人瞠目結舌。

修為達到不滅九重的陳龍和陳虎,縱然身受重傷,也能瞬間恢復,是以,二人悍不畏死的戰法,讓一個個不滅境高手驚恐難安,不願與之單打獨鬥。

主將都不敢與敵將對決,士氣自然低迷,未戰先怯,不敗才怪!

親率三十萬大軍的陳宇,勢如破竹的拿下一座座縣城、郡城。

又高又厚的城牆,被朱雀神火燒成虛無,防禦力強大的護城大陣,也被朱雀神火燒得稀爛。

軍隊所過之處,紛紛變成禹州的地盤。

絕對實力之下,任何陰謀詭計都失去了作用。

橫掃一個個縣城、郡城,不到三個月時間,東州、神州、南州相繼被禹州軍佔領。

勢不可擋的禹州軍,吞併三州之後,又向北州、黃州、河州進軍。

兩個月後,陳宇兵臨黃州,看著城牆上的眾人,他大聲喝道:「趙南天,可敢與我一戰?」

「陳州牧,誰也沒想到,最終贏家竟然是你。」趙南天神情複雜的說道。

「不服來戰,投降免死!」陳宇喝道。

「不服來戰,投降免死!」幾十萬禹州軍大聲叫道。

「陳州牧,能否答應本太尉一件事。」趙南天說道。

「請說!」陳宇雲淡風輕的說道。

「如果本太尉敗了,黃州向你投降,希望你放過趙家。」趙南天說道。

「要麼投降要麼死,哪來這麼多廢話?」陳宇大聲說道。

「陳州牧,過來受死!」趙南天騎著一頭巨豹,快若閃電的衝下城牆。

陳宇策虎沖了過去,雲紋槍向前一刺,無堅不摧的槍芒,攜帶無物不焚的朱雀神火,猶如一根錐形利箭,氣勢洶洶的一往無前。

朱雀神火所過之處,地面化為焦黑,一人一豹化為飛灰,城牆也被燒出一大個缺口。

「殺!」陳宇大聲喝道。

「沖啊!」幾十萬禹州軍,氣勢滔天的沖向城內。

不到半天時間,黃州州城就被禹州軍佔領了。

攜大勝之勢,陳宇帶著軍隊,橫掃黃州剩下的郡城、縣城。

打下北州、黃州、河州,天下九州,已有七州被禹州軍佔領。

十幾天後,陳龍興奮不已的說道:「州牧大人,王明凡等人投降了。」

蕩平九州殘敵,陳宇來到神州皇城,正式登基稱帝,改國號為大漢。

「力量、速度、精神力都變成三十一億一千一百一十一萬一千一百一十點了。」

「一統九州,三項屬性都增加了一億點,其餘屬性都是殺怪、修鍊增加的。」

「是時候回去了,大漢帝國的皇帝,就讓陳豹來當吧,留之無益,何必久留?」

別人真實的世界,只是他的遊戲。

一統九州之後,他的實力全部恢復,不再受遊戲規則的限制。

以他如今的實力,也看不出眼前的一切,是不是真正的遊戲。

就像偷菜遊戲一樣,菜地的主人,有普通人,有修真者,甚至還有仙人。

陳宇經常懷疑,遊戲空間里的遊戲人物,就是真正的人。

比如,當前的大周帝國,每個人都要吃飯,同樣能結婚生子……

想了想后,陳宇招來文武百官,把皇位禪讓給陳豹,隨後瞬移離去。

遁入地下岩漿之中,充上二十幾萬年的睡意,眨眼之間,他就進入了夢鄉。

遊戲時間總共一億天,目前還剩九千九百九十幾萬天,哪怕拿到了通關獎勵,但每浪費一天,就能增加二十四顆下品聖石,睡一覺就有二十幾億顆下品聖石,不睡白不睡。

陷入沉睡的陳宇,隨著岩漿四處漂泊。

成為大漢帝國皇帝的陳豹,讓人在天下各地,豎立了很多太祖皇帝的雕像。

無數百姓逢年過節之時,都會去一個個太祖廟上香。

一絲絲信仰之力,沒入大地之中,融入陳宇腦海,轉化成靈魂之力。

神州,皇城,朝堂之中。

「啟奏陛下,大漢境內國泰民安,各地將士訓練有素,隨時都可以出征。」太尉陳龍說道。

「馬上過年了,明年開春之後,再征伐周邊的幾個國家。」陳豹說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