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色頭髮的聖堂戰士雙手抱在胸前,後面的白色翅膀無聲的煽動着,一臉看好戲的模樣,他喜歡看對手絕望的樣子,特別是先給他希望,再打入絕望之後的樣子。

凱勝此刻卻是悄悄的鬆了口氣,隨後心中冷笑起來:“兩個傻瓜,若我只是個尋常的死靈召喚師和聖堂戰士單挑自然是必敗無疑,這簡直是以己之短擊彼之長,沒有絲毫勝率,但是我可是擁有亡靈空間,修煉亂戰神訣現在倒是可以拼上一拼。”

但是臉上卻是不表現分毫,反而是露出了感激的笑容,弓着腰道:“兩位果然是真正的聖騎士!”

這天下千穿萬穿馬屁不穿,聽了凱勝的話兩人似乎都忘記了凱勝還是通緝要犯,自顧自的得意起來,過了會,高鼻樑的聖堂戰士緩過神來,問道:“你想好了沒有,可只是有一次機會!”

凱勝無所謂的笑了笑,道“那就你好了!”心中已經把這個虛僞的聖堂戰士罵了無數遍,天天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樣,總是以一副救世主的樣子出現,表現的寬容大度,其實本質最是無恥和狹隘的!

高鼻樑的聖堂戰士當即轉頭對着後面的金黃色頭髮的聖堂戰士道:“阿波羅,看來這次功勞要屬於我啦!”

那個叫做阿波羅的聖堂戰士微微笑了笑道:“看來今天光明神是站在你那邊的,那就祝你好運了。”

高鼻樑的聖堂戰士收起翅膀,落在凱勝身前,仔細的打量着他,最後把目光停留在凱勝手中的巨刀上,嘴裏發出嘖嘖的驚歎聲,“你小子還有幾分手段,一個死靈召喚師不好好學習你的死靈魔法,居然學劍士舞刀弄槍?”

眼神中閃過絲好奇,還想再問什麼,凱勝卻是不和他羅嗦,突然大喝道:“看刀!”巨刀斬出一道漆黑的刀氣,這刀氣凝而不散,見風就漲,等到衝到聖堂戰士身前時已經有原來的兩倍大小了。

聖堂戰士哈哈大笑道“小傢伙,偷襲是不對的哦!”長槍抖動,點在那刀芒的尖處,立刻刀芒就被震散了開來,變成黑霧又被凱勝吸了回去。

“輪到我啦!”高鼻樑的聖堂戰士一槍刺後大喝道,身後陡然浮現一個巨大的天使幻影,那天使對着虛空一抓,就一杆巨大的烈焰白矛出現在手中,對着凱勝的方向狠狠的投射了出去,劇烈的破空聲音分外刺耳。

“不好!”凱勝一聲暗道,沒有想到聖堂戰士這麼強大,自己趁着他分神的功夫偷襲居然都沒有對他造成任何傷害。但是緊接着烈焰白矛就出現在眼前,死亡的氣氛籠罩而來,凱勝在一刻反而冷靜了下來,感受着那大破滅的氣勢,深邃的眼神中陡然升起了一絲明悟!

原本一直各自分散的氣旋全部的抖動起來,那久久不能突破的神訣大圓滿界線,這一刻,居然鬆動了分毫。 天使幻化出的烈焰長矛氣勢狂暴,凱勝甚至都可以從那個高鼻樑的眼神中看出他那勢在必得的自信,阿波羅嘴角掛着淺笑,顯然對這一擊也是很有信心,天使之矛,神聖騎士高階技能,以聖力幻化出的巨矛鎖定然後穿透敵人的胸膛,使人無處躲藏。

凱勝死死盯着不斷變大的矛尖,手劇烈的顫抖着,巨刀上凝聚的黑霧都有散開的趨勢,身後的亡靈騎士靜若處子,動若脫兔,手挺白骨長槍,迎上了上去,夢靨嘴中發出一聲哀鳴,被巨矛從頭到尾的穿過,啪的一聲炸開,凱勝大怒眼中一寒,引動氣旋轉動,身體中彷彿是一道道颶風在轉動,發出呼呼的聲響。

然後氣旋兩兩結合,似乎在吞併,匯聚之後又變成一個更大的氣旋,之後再兩兩融合,每一次碰撞凱勝都感覺是在自己的胸膛中爆炸了一顆**,若非他毅力過人,早已經昏了過去。

後來,氣旋已經脫離了他的控制,自發的融合起來,這一切也只是發生在片刻之間,最後,凱勝就看見兩個黑色的巨大氣旋一左一右劇烈的旋轉着,一個是順時針旋轉一個是逆時針旋轉,兩個氣旋越來越近,轟隆!似乎是黃呂大鐘,也像是天音轟鳴,兩個完全不同方向的氣旋撞在了一起,立刻就爆發了巨大的威勢,就在這個時候,凱勝眼中紅光暴閃,巨刀一下子漲大了兩倍,雙手緊握,從頭頂凌厲的斬下,好似開天闢地一般,身上的衣服獵獵作響,有些地方都炸裂開來,長矛這個時候恰巧趕到,就聽見刺啦一聲,長刀從矛尖砍入,彷彿是在劈開一個竹竿,長矛被劈成了兩半,凱勝的身體隨着巨刀從矛中間穿過。

成了兩半的長矛一左一右轟擊在兩顆大樹上,眨眼間就在那個地方炸出了兩個大坑,而原本的兩顆大樹卻彷彿是蒸發了般。

凱勝微微吐了一口氣,突然劇烈的咳嗽起來,他的嘴巴和耳朵裏面同時有鮮血流出,恐怖異常,氣旋的碰撞雖然爆發出了巨大的實力,但是也使得他的身體遭受了重創。

略一感覺身體內部,頓時大驚,原本密密麻麻分散在身體中的氣旋現在都匯聚在身體的最中央,一個巨大的黑色氣旋緩緩轉動,每一個轉圈,都有無線的死靈氣息被吸入進去,九九歸一,正是亂戰神訣大圓滿的標誌,沒想到凱勝居然在生死關頭突破了。

如果高鼻樑的聖堂騎士要是知道因爲他凱勝突破了,他肯定會鬱悶的吐血吧。

但是他此刻臉色也是黑的可怕,本以爲必殺的一招居然被那個名不經傳的小傢伙像是劈木頭一樣的劈成了兩半。這讓他心中異常憤怒,阿波羅此刻也完全失去了優雅愜意的表情,嘴巴微張,看着凱勝,沒想到他居然擋住了。

凱勝呆呆的看着手中漲大了兩倍有餘的巨刀也很意外,他能感覺到身體中的巨大力量,源源不斷的死靈氣息從氣旋中輸送出來,甚至連幻化出的巨刀也凝聚了許多,上面隱約都有花紋顯示出來,有刻紋那可是凝氣爲實的標誌,那時候,想要刀就刀,想要劍就劍,兵器隨心而發。

“小子!別得意,這次只是讓你試探下你的實力罷了!”高鼻樑的聖堂戰士一臉無所謂的道,以他八級聖堂戰士的身份自然不會承認剛纔他已經使出了絕招,但是他的確也有自傲的資本,八級聖堂戰士,已經觸摸到九級門檻的存在,在大陸上也是少見的,殺招絕招,大絕招自然是層出不窮。

凱勝學着戰天把巨刀扛在肩膀上,雖然他以他的身高扛着那麼大的刀有點不和諧,但這是這種不和諧透露出一股彪悍的氣息來,心中念頭一動,亡靈統兵術中的復活術發動,地上一陣蠕動,死靈騎士又復活過來,這種聞所未聞的招法使得兩個聖堂戰士看向凱勝的眼神都有些怪異起來。

凱勝並不理會,略微感應身體裏面的能量,估計已經突破武士召喚師,達到了骨龍召喚師了,骨龍召喚師一般都比較的強大,那個時候任何一個死靈召喚師都可以是一個龍騎士,騎着自己召喚出的骨龍,飛行戰鬥,一下子就從地面升級到了天空,這是質的改變,更是一種戰鬥模式的突破,這個時候的死靈召喚師都不再懼怕擔心被別人近身襲殺了。

但是凱勝並沒有召喚出骨龍來作戰,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能,別人擁有的是召喚空間,只要等級到了,自然有無窮無盡的小弟爲自己鞍前馬後,但是他擁有的是亡靈空間,雖然裏面的死靈氣息比較濃厚,可是自己也只能依靠自己收服小弟,收服的黑武士軍隊在上次冠軍賽的爭奪中全部隕落,上次收服的小骷髏兵又在逃離光明教會的時候損失殆盡了。

現在只有一個死靈騎士,他當然要利用一下了,雖然他只有六級的實力,但是速度卻是很快的,不然之前他也不可能使得兩個八級聖堂戰士追那麼久。

神訣大圓滿,他的心中暗暗的唸叨着,想起亂戰神訣最後的幾句話,神訣大圓滿者,可以越階挑戰,斬天殺地,無所不能,神訣隨心,處處爲刀,亂戰天下!

越階挑戰!他的舌頭在乾燥的嘴脣上輕輕舔了舔,露出了一絲忐忑的表情,對着那個高鼻樑的聖堂戰士行個禮道:“你剛纔說過的,只要能戰勝你們中的一個就安然放我離開,是否當真?”

高鼻樑的聖堂戰士立刻嗤之以鼻:“你當我們是那羣沒有素質的獸士或者是劍士嗎?我們是最高貴的聖騎士,是神的守衛者,怎麼會說話不算話?真正的聖騎士都是最有禮儀的聖騎士,絕對會給你一個公平的機會!”

凱勝微笑着以騎士的禮儀用手中的兵器致敬,輕聲道:“那現在決鬥可以開始了吧!”


阿波羅大聲的笑了起來:“高斯,你的熱身結束了吧,你看你的敵人都等不及了,如果你不行,那麼就把這個功勞送給我吧!”

原來那個高鼻樑的聖堂戰士叫高斯,凱勝心道,那麼今天就把你搞死吧!

神訣大圓滿給了他巨大的信心,哪怕對手是成名已久的四大聖堂戰士之一的高斯。

暗中指揮死靈騎士躲在一旁,他的實力太弱,但是在關鍵時刻無論是作爲奇兵還是作爲逃脫的工具都是很有用的。

高斯這次沒有召喚出天使虛影,之前那是聖騎士的高級技能,大天使召喚術,高斯閉着眼睛緩緩念一段咒語,頓時一把神聖巨劍在手上出現,正是聖騎士的專業技能神聖之劍,他曾經在亞德的身上看過這個技能,但是此刻高斯使用出來,自然多了一分強大的威勢,那神聖巨劍比亞德使用出的大了三倍,上面的白色烈焰居然有兩寸高。

“弒天天神斬!”高斯大喝,身上的神聖氣息涌動,掀起了巨大的白色風暴,四周的巨樹都被連根拔起,飛到一邊去,巨劍攜帶萬鈞之勢居然斬出了一個天神般的人,那個人眼如銅鈴,高大威武,直接向着凱勝撲了過去。

“這下該死了吧!”高斯心中想到,弒天天神斬,是他的壓低箱絕招之一,居然這麼久沒有把一個小小的死靈召喚師打敗,使得他感覺在阿波羅面前大丟臉面,這才用出這招希望速戰速決。

“來的好!”出乎高斯的意料,凱勝臉色沒有露出害怕的樣子,反而興奮起來,接着它就看見了震撼的一幕。

凱勝手中的巨刀陡然炸開,卻是沒有變成粉末,而是變成了幾百個小刀,這些小刀每一個都一模一樣,漂浮在空中,在凱勝的身前起起伏伏,凱勝的精神力這個時候的優異力顯示了出來,若是旁人操控這麼些的小刀早已經腦袋爆炸了,但是他卻是遊刃有餘,還能大聲說話。

亂戰神訣大圓滿,第一個好處,刀由心發。所有的小刀隨着凱勝的心思隨意的轉動起來,只見他手指緩緩一擡,所有飛刀就漂浮在空中。第二個好處,亂戰真意,戰鬥不拘泥於形式,只要你想的到都可以辦的到。


這一刻,凱勝嘴上浮現了絲一切盡在掌握中的微笑,“萬刀歸宗!”他突然擡頭高呼道!

所有死靈氣息幻化的飛刀都齊齊一震,對着那天神爆射了出去,只是片刻那天神就被刺的千瘡百孔,隨着一聲清脆的咔嚓聲,天神破碎成了一片虛無。

飛刀並不停止,對着高斯衝了過去“萬刀合一!”所有飛刀全部匯合起來,又變成了一把大刀,似乎有一雙巨手握着,對着高斯的頭上砍了去。

凱勝邪邪的一笑,“現在輪到我了!” 高斯瞳孔狠狠收縮,剛要有所反應,那巨刀已經衝到了眼前,胸口一陣大力襲來,身上的光明守護鎧甲的光芒逐漸變暗,一絲絲的黑氣從外面滲透進去,一聲清脆的咔嚓聲陡然響起,胸口處的鎧甲碎裂了,露出了裏面的衣服,隨即衣服也炸開,健壯的胸口處劃出了條口子,鮮血悄無聲息的冒了出來。

身形一個踉蹌,險些從天上掉了下來,高斯伸出了一根手指輕輕的沾了下胸口的鮮血,放進嘴裏狠狠的砸了兩下,臉色變得瘋狂起來,看着凱勝猙獰道:“你居然傷了我,你知道嗎?你這是自尋死路,今天,就算是暗黑神下界也救不了你,我務必要把你帶去主的懷抱!”

凱勝呵呵一笑:“偉大的聖騎士,打架不是用嘴巴就可以的嗎,還有什麼招數都使出來吧,我凱勝一一接着。”

“死!”高斯大吼一聲,身後的翅膀唰的冒了出來,上下展動間就飛掠到了凱勝的頭上,一雙巨手,從天上往下向着凱勝的頭上拍了下去,那巨手彷彿是一雙遮天大手,每一個指紋都清晰可見,那分明是神聖騎士高級技能,神聖氣息凝聚所化的天神之手。

凱勝呼出一口氣,身體中本來順時鐘旋轉的氣旋倒轉起來,巨大的能量被甩了出來,都被凱勝彙集在手上,大喝發力,一雙漆黑的小手也憑空出現迎了上去,亂戰神訣隨心而發,這正是大圓滿境界的特徵之一,逆天神訣,是凌駕於所有法則之上的法則之王,威力自然驚人。

漆黑小手比天神巨手小了很多,就像是一個孩子的手和一個大人的手的對比,但是出乎意料的是,那漆黑的小手雖然小,可是氣息凝聚,和天神之手一碰之下就勢如破竹的把天神之手打散,高斯顯然沒有想到會是這個結果,身體被這股巨力反震出去,推倒了好幾顆大樹,把他的頭撞的暈呼呼的。

“就是現在!”凱勝心中道了聲好,亡靈統兵術發動,一直默默無聞的死靈騎士點射而出,白骨長槍追着高斯的身影刺了過去,高斯的身體在半空中不斷的揮動天使之翅,但是已經晚了,等他把身體保持平衡的時候,白骨長槍已經距離他的喉嚨一指之遠,只要死靈騎士的手往前輕輕一送,縱然他戰力驚天,實力曠古絕今也得含恨而亡。

凱勝的嘴角浮現一絲得意的微笑,並沒有下殺手,輕聲道:“尊敬的聖騎士大人,你是不是要按照約定允許我離開了呢?”

高斯臉色滿是憤怒,從他修煉的第一天開始就一直順風順水,哪裏受到這樣的威脅,剛要開口拒絕,亡靈騎士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白骨長槍又往前送了一絲絲,就是這一絲絲的距離讓高斯身上冷汗倒流,到了嘴邊的話硬生生的咽回了肚子裏。

好半天才結結巴巴的說道:“你可以離開了,先讓他把這個該死的東西拿開,誰知道這個蠢貨會什麼時候失控,這麼這羣令人噁心的死靈召喚師,總是喜歡使用這些傻傻的死靈生物!”

凱勝讓死靈騎士回來,跳上了夢靨的背,暗中擦了下冷汗暗暗道快走,一聲陰冷的聲音在後面陡然響起:“我說了允許你走了嗎?”

緩緩回過頭去,阿波羅正站在高斯的身邊冷冷的看着他,就像是在看一具屍體,眼神滿是憐憫。

凱勝擠出一絲笑容:“聖騎士大人,之前你可是答應過我的,只要我戰勝你們中的一個我就可以走了。”

“呵呵,那是剛纔,現在我改變主意了,你說行嗎?小小死靈召喚師!”阿波羅踏前一步,冷聲道。

高斯看了看凱勝又看了看阿波羅想要說什麼,阿波羅對着他瞪眼道:“如果不把他抓回去,泄露了神的計劃,你我還有活命的機會嗎?”

高斯眼神中閃爍了幾下,似乎在做強烈的思想鬥爭,但是他最後還是一咬牙,幻化出了巨矛站在阿波羅的身邊,看着凱勝道:“很抱歉,你必須要和我們走,除非你把自己變成一個傻子,只能怪你知道了太多了。”

阿波羅點了點頭,也幻化出一把巨劍,對着凱勝走了過去,兩個人一下子把凱勝包圍了起來,從兩個聖堂戰士手中逃脫,顯然是不可能的,凱勝的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難道掙扎努力了這麼久還是要失敗嗎?

他的心中很不是不甘,他精彩的人生纔剛剛開始,還不想就這麼快的結束。

“嘭!”身下的亡靈騎士憑空爆炸開來,還好凱勝提前感覺到了危險,跳了開來,阿波羅甩了甩手露出了個人畜無害的笑容道:“聽說射人先射馬,一點點小手段,還湊合吧!”

凱勝死死盯着阿波羅,原來這個傢伙纔是真正厲害的傢伙,一眼就看出了亡靈騎士對他的重要作用,何時出手他都沒有發現,同是八級的聖堂戰士,高斯和他居然相差瞭如此大。

這讓他本來就很忐忑的心又糾結起來了,那感覺就好像是拼命的爬上了高峯,再向前看的時候,發現遠處還有個更高的山峯。

八級實力果然是深不可測,縱然他有大圓滿級別的逆天神訣也不能力敵。

就在凱勝考量着用什麼手段脫身的時候,遠處傳出了驚天動地的巨響,像是巨山在崩塌,古木在傾斜,更多的魔獸暴動起來,獸鳴在幽靜的魔獸森林裏面此起彼伏,傳出了很遠才散開。

一個巨大的身影緩緩出現在凱勝的眼簾中,遠古巨人!

那巨人有二十米高,全身肌肉如同條條細龍盤橫在上面,威猛狂暴的氣勢散發開來,方圓幾百米內的魔獸都暴動起來,四散奔跑起來,巨人手中扛着一個狼牙棒,不知道是什麼材料製成,不斷的向前方劈砍着,只要被砍中的地方都會出現一個大坑,所過之處一片狼藉,那些從遠古就生長的古樹都被攔腰斬斷。

前面居然有個人!凱勝大驚,隨着巨人的接近,凱勝看見巨人的身前一個全身冒着金光的人不斷的飛上飛下,躲避着巨人的攻擊,同時也不斷的發射着道道黃色的光芒擊在巨人的身上,巨人的胸口皮肉翻卷,鮮血橫流,顯然是這個人的傑作,巨人攻擊雖然兇猛,對這個人卻是沒有絲毫的辦法,好似大炮打蚊子,有力使不上。

阿波羅也停下了腳步,看向了遠古巨人,遠古巨人,實力也是八級的存在,但是天生神力,高大凶猛,一般八級實力的魔獸都不願意招惹他,遠古巨人是傳說中神獸比蒙的後裔,所以有神的血脈,是自然的寵兒。

但是此刻居然有個人類在挑釁他,阿波羅也感覺有些吃驚,那可是他也不願意去招惹的存在,究竟是哪個猛人。

那個人顯然也是看見了凱勝一夥人,陡然沖天而起,嘴中發出一聲厲嘯,好似天音,天空上居然有雷霆響動,可見這個人的實力有多麼的高強。

那金色的人身上發出光芒萬丈,刺得凱勝的眼睛生疼,等他回過神的時候,就看見一個金色戰神般的男子從天空中俯衝下去,身後帶起了長長的一條金色的尾巴,也聽見那人嘴裏高聲喊道:“天神下凡!”

一副自殺式的攻擊撞在遠古巨人的身上,那巨人被撞的往後倒退了三步,緊接着轟隆的一聲摔倒在地,想一想,遠古二十多米高的巨人摔倒的威勢,凱勝直感覺地面都狠狠的震動了一下,整合魔獸森林都晃動起來。

遠古巨人最終發出一聲慘叫,凱勝以爲他死了呢,但是就在他目瞪口呆的眼神中遠古巨人如無其事的站了起來,死死的看了那個金黃色的身影一眼,向着來的地方奔跑了回去,顯然是被打怕了。

凱勝再擡頭找那個金黃色的身影時候,卻是怎麼也沒發現,就在他內心裏面有些失望的時候,一道陌生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小夥子,你找我?”

凱勝一臉驚喜的轉頭看去,就看見那個陌生男子站在自己身邊,他什麼時候來的,怎麼過來的,凱勝都不知道。

阿波羅臉上閃過一絲不愉快,冷冷道:“光明教會辦事,閒雜人等閃開!”他已經看清楚了,來的人是八大家族之一的黃金家族的人,那身黃金甲和剛纔看見的黃金斗氣,是誰也仿製不了的,他怕這人插手他抓人的事情。

八大家族的人雖然強勢,但是很低調,除了排的上號的家族,別的家族都幾乎不在大陸上活動。

而黃金家族恰恰是最沒有名氣的家族,是排在最末尾,也是最低調的家族,所以他自然不把這個人放在眼裏,雖然剛纔他展現了自己恐怖的實力,但是若是論戰鬥,他自信,自己雖然不一定贏,但是肯定不會敗,何況他們有兩個聖堂戰士,這就使得他的腰桿更加的直了起來,光明教會的崛起已經勢不可擋,他的信心也前所未有的膨脹了起來。

但是出乎他的意料,那個身穿黃金戰甲的陌生男子,看都不看他一眼:“光明教會算是什麼東西,我黃金斷天沒聽說過!只是聽說有羣號稱是光明狗的人每天喊着仁慈博愛卻是做着狠毒卑鄙的事情。”

然後他一步走到高斯和阿波羅的身前,輕輕一笑道:“我有一個原則,光明教會要救人的人我一定要殺,光明教會要殺的人我一定要救!”這話一出,空氣似乎是結上了冰層,溫度冰冷了許多。

兩個聖堂戰士眼中閃過一絲寒光,都暗暗握緊了武器。

凱勝心中暗暗舒了口氣:“終於有救了!” 自稱是黃金斷天的男子威武強勢,絲毫不把光明教會的兩個聖堂戰士放在眼裏,阿波羅冷哼了聲:“不自量力的傢伙,你要明白,你這麼做的結果甚至會牽扯到你的家族,那麼時候的後果你可是要想清楚了!”

“哈哈!”黃金斷天大笑起來,當即面色一寒“我黃金斷天六歲修劍,十歲到達五級劍士,二十歲就到達七級劍士,現在我二十五歲,家族中年輕一代無一合之敵,你說,究竟是誰不自量力,雖然你們兩個是聖堂戰士,但是我早就看出了身邊這個小傢伙的實力了,以我們的實力聯手,殺你們簡直如同捏死一個螞蟻一樣簡單。”

說罷對着凱勝深深的看了一眼,凱勝立刻向前走了一步和他站在一起,但是內心大罵黃金斷天了,本來以爲他那麼囂張是有所依持,現在看來那個依持就是自己了,直接把他趁機逃跑的想法粉碎的一乾二淨,現在,黃金斷天明顯是拉自己下水,砸了他置之事外的小算盤。

高斯和阿波羅對視一眼,直接召喚出天使的幻影,向着凱勝衝了過來,他們潛意識裏面還是希望黃金斷天不要插手的。

可是黃金斷天明顯不領情,手中的黃金色戰劍直接迎了上去,居然是囂張的以一敵二,把凱勝看的是直咽口水。

金黃色的戰劍和聖堂戰士碰撞在一起,金色的神芒和熾白色的烈焰交織,湮滅。

黃金斷天畢竟實力沒有突破到九級,不一會就感覺到巨大的壓力,對着身後的凱勝大喊“小傢伙,還不上,愣着幹啥呢”?

凱勝這纔回過神來,匆忙召喚出了亂戰天刀,這是他後來自己命名的,是用亂天神訣幻化出的巨刀。

無盡死靈氣息灌注,亂戰天刀上暴漲出冥焰,凱勝腳下用力飛躍起來,和聖堂戰士拼殺在一起,黃金斷天的黃金戰劍神出鬼沒,在四處遊走,凱勝的亂戰天刀霸氣無邊,直來直往,這一奇一正之間使得兩個聖堂戰士分爲難受。


“好!”黃金斷天大喝一聲,對着凱勝使了一個眼色,凱勝點了點頭。

黃金斷天的戰劍陡然變大了起來,一道刺眼的金黃色光芒刺得兩個聖堂戰士眼睛生疼,不由得眯起眼睛,凱勝抓緊機會,手中的亂天戰刀一分爲二,分別斬到兩人的胸口之上,黃金斷天也趁機兩道金黃色的劍氣斬殺過去,都是在同一個點上,直接把聖騎士的守護鎧甲炸出條大縫,可見黃金斷天實力的高深。

兩聖堂戰士悶聲一聲,倒飛出去,黃金斷天嘴角浮現出一絲哀傷,完全沒有之前的那種張狂,“今天定要殺你們,爲我的弟弟報仇,還記得你們十年前殺的那個少年嗎?他當年只不過是心高氣傲離家出走,你們光明教會的人居然會因爲他手中的神兵而動了貪念,自以爲做的人不知鬼不覺,但是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爲,今天讓我遇見了,你們這羣虛僞貪婪的傢伙,必須全部都死!”

凱勝看了眼說到最後眼神癲狂的黃金斷天,眼神恍若,難怪這個陌生人來救他,原來是和他們有舊仇。

兩個聖堂戰士已經被黃金斷天的黃金斗氣給封印住,不能動彈,阿波羅着急的說道:“他不是我們殺的,是他得罪了紅衣大主教,是紅衣大主教下的命令!”

黃金斷天看都不看他一眼,“只要是光明教會的,殺無赦,別以爲我們黃金家族最低調就是最好欺負,那是因爲我們懂得木秀於林風必摧之的道理,我這一輩子只有一個理想,就是斬殺教皇!還天下一個朗朗乾坤。”

說罷手中的黃金戰劍高舉,一咬牙就要斬下去,凱勝有些不忍,但是這是他們私人的恩怨他也不好插手,就站在一旁。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