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立內心深處就也把這塊石頭放下了,後勤補給無憂無慮,他就可以專心致志的應對鬆井石根的二十萬大軍了。

現在想來日軍的行軍速度是非常的快,摩托化聯隊、坦克聯隊、卡車聯隊都是有的。本就在南京城周圍,想來,一天之內,應該集結的差不多了。

韓立就把北斗地圖打開了,準備問問情況,自顧自的鑽進緊了直升機,呼喊道:“北斗系統,幫我看一下,此時日軍的動向,那二十萬大軍,到了什麼地方。”

“好的宿主,請稍後。”

北斗地圖系統開始快速搜索,搜索了一分鐘才說道:“日軍的第3師團、第9師團、第13師團餘部,第11師團、第101師團全部,已經集結在南京城紫金山外圍,其中日軍第18師團,第5師團,還有從華北戰場派遣過來的第114師團,正在想南京城外圍靠攏,已經形成三面包圍態勢。”

“速度夠快的啊,第3師團、第9師團,第13師團居然還有這麼多餘孽,怪不得他們的師團長沒有除掉啊。”

韓立嘴角一笑,“那就來吧,讓我看看你們還能幹點啥。”

隨後命令道:“北斗系統,幫我標定他們的位置,我要繼續我的轟炸計劃。”

“是!”

北斗系統投影出了南京城百里以外的一張擴大版地圖,此時從華北過來的第114師團離的最遠。

其他如第18師團,第5師團,已經近在眼前。

韓立看了看地圖,想了想道:“我多次空襲轟炸,日軍不可能一直不管不問,想來必然是集結了強大的空軍吧,但現在我這還有363發地對空的**呢,也不怕他,嗯,那就幹。”

把距離最遠的第114師團的情況擴大了,利用全息投影能力看了看,發現他們行軍速度很快,標準的摩托化部隊,坦克、卡車,不計其數。

以此時的行進速度看,下午時分就能到達南京城外。

韓立想先從遠的炸起,但一看,他們陣線拉的太長了,基本上已經有將近十餘里,而且是在寬闊的野地上,***的威力會大打折扣。

對方還有坦克,加農炮等重武器。


韓立想了想,覺得自己該調兵遣將了,不能光憑藉空軍轟炸,這樣雖然能贏,但卻不足以威懾日軍,便拿起對講機呼喊道:“李雲龍,給我醒醒,給我醒醒。”

呼喊了三四遍。

這時纔有人回答,“李團長在睡覺,我們馬上去叫。”

又過了一會兒。

李雲龍的聲音出現,“韓長官,找俺老李什麼事啊,我這一宿沒睡,剛睡不到兩個小時啊。”

韓立立刻說道:“給你任務,去阻擊從華北支援過來的日軍第114師團的大概兩萬以上的日軍,他們的行進路線應該是從淮南方向過來,到達南京的北側,你立刻行動,帶上足夠多的口糧,務必全殲來犯之地。”

“啊?!”

李雲龍有些愣,沒搞明白呢,自己就要殺出南京城了。

昨天還說讓自己守住南京城,殲滅華南日軍之後才能殺回華北,誰曾想,現在就有機會了,激動的立刻哈哈大笑,“韓長官,你確定,讓我帶着人全去?你就不怕我有去無回啊,一路就直接回了華北,去找我的新一團。”

韓立冷笑,“你有去無回能幹嘛啊,不一定是殺鬼子嗎?只要你殺鬼子,你去哪我都不管,趕緊的,第114師團我就不管了,交代給你了,你趕緊的派出斥候,弄清楚狀況,知道嗎?”

“是,保證完成任務。”

李雲龍這下高興了。

不用在忙前忙後的轉移人了,可以幹架了,還是主力,而且有機會去華北了,哈哈笑着,立刻就叫人着急部隊,“把所有弟兄都給我叫起來,咱們要殺回華北,要做主力了。”

此時他手下五千餘人,兵強馬壯,就怕沒戰可打呢,哈哈笑着,如出籠猛虎,入海蛟龍,一發不可收拾了,“韓長官,感謝你的信任,你放心,我一定聽從你的安排,聽從你的命令,將着日軍114師團,全團殲滅。”

“去吧,別嘚瑟了。”

韓立之所以讓李雲龍帶兵出去,一是爲了分擔自己的任務,二是鍛鍊隊伍,他知道,自己駕駛着四十駕武裝直升機過去,太麻煩。

而且這麼大的戰爭,自己的家底不能輕易離開,手上這麼多人,爲什麼不用呢。

韓立哈哈一笑,又看了看地圖道:“李雲龍出去了,迷龍那鱉孫也別閒着了,這第5師團正在南京城南側,距離此地比較近,那就交給迷龍吧。”

拿起對講機呼喊迷龍,“迷龍,迷龍,你個鱉孫,給我回話,回話。”

“韓長官,我在呢,是不是有任務啊。”

迷龍看李雲龍在調集軍隊就明白了,要打仗了,摩拳擦掌,他這個剛剛上任的團長,也想大顯身手呢。

韓立吩咐道:“迷龍,不是不給你立功的機會啊,哼哼,南京城外圍應該會被日軍包圍,你呢,先行一步,在搜尋北側之敵,嗯,應該是日軍第五師團,你設好包圍圈,切記,小心作戰,不大可大意,能過拖住就好。”

“啊?!”

資料很少。

消息不多。

只是說那裏有敵人。

這可讓迷龍有些撓頭,連連咋舌,“就只有這些消息嗎?第5師團,師團長是誰,多少人啊,能說清楚嗎?”

“哼,都搞清楚,還用你啊。”

韓立認真說道,“你派出斥候自己去打探,這也是對你的考驗,其他的,我一概不提,你和另外幾個團的團長,自己研究着去辦吧,我只聽你的結果。”

“這不是把我架在火上烤嗎?這可不行。”

迷龍頭大了,心裏沒底。

韓立所幸說道:“癟犢子的,你不去是吧,行,我就讓龍文章去,哼哼,你啊,做後勤吧。”


“我去,我去還不行嗎?韓長官,我在不抱怨了。”

迷龍現在雖然是團長,但那六七千人基本都聽他的,手下也有了心腹,立刻喊道:“韓長官,我一定完成任務,拖住那第五師團。”

“行了,我等你的消息,去安排吧。”

韓立斷了聯繫。

迷龍吧唧吧唧嘴,依然迷糊呢,自己就要帶兵出去打仗了,還是一場硬戰,對戰日軍一個師團,嘆氣不已,所幸咬牙道:“癟犢子啊,怕他個姥姥,削死他們,打回東北。”

隨後起身跺腳呼喊,“劉猛,召集兄弟,傳令個個團長,跟我出去作戰,這一次,立功受獎的機會到了,跟我去殺鬼子啊。”

咬牙切齒的去阻擊第5師團。

但這第5師團,卻是個整編師團,總人數超越2萬,再加上其餘的炮兵團,摩托化部隊,戰鬥能力首屈一指。

迷龍手下就六七千人,雖然武器先進,但想吞下三倍於自己的敵人,難於登天啊,這一戰對於他來說,不簡單。 翌日醒來。風和日麗,天還是天,地還是地,人卻再也不是自己熟悉的人了,梓安收拾好惆悵的心情。打開木門,看着這山青水秀的村莊,真是好地方啊!“你醒啦!現在就給你講講《無上祕要》這部修仙功法一些情況,它集儒、道 兩家融爲一體的一部無上修仙功法,至於它的產生沒有人知道。”

“ 玉蝶裏面分爲:凝神篇,煅體篇 練丹篇.練器篇,陣法篇共五大篇。而五大篇又劃分很多細小篇,列如像煉丹有分藥篇,毒篇等 《無上祕要》細化下來,信息量龐大無比,你一下子也消化不了,以後你分階段慢慢研究。總綱裏面寫到修真的等級的劃分:後天之境,先天之境,練氣期,辟穀期,出竅期,金丹期,元嬰期,分神期,合體期,渡劫期,大乘期。只有修煉到大乘期才能破碎虛空,羽化成仙,榮登仙界。”

當梓安聽完這些後,心裏慢慢的冷靜下來,路漫漫其修遠兮啊! 嘆息的梓安被掃完地走進來小紫菜驚醒。見到梓安已經醒來,湊過臉來問道:“哥哥,你醒啦,有沒有感覺好點?” 梓安見到其凍紅冰涼的嫩手,梓安一把拉了過來握在手心搓了兩下說道:“以後不要起這麼早,這些事情哥哥來做,哥哥比你大就應該照顧你,知道嗎?看着小紫菜小嫩手上紅紅的凍瘡,心裏酸酸的不是滋味。

也許是原來這具身體的與其相依爲命多年的原因,見到其這麼點大的小孩在小屋裏做家務,走來走去,不是忙這裏就是忙那裏,心裏難受的緊。又或許想起前世的自己,在這麼大的時候,也是挺勤的乖寶寶,爲了能夠得到家裏長輩的一句讚揚,一聲誇獎,可以不畏辛苦的忙上許久都不覺得累。

梓安默默地轉身走向小廚房開始忙起早飯來,身體多處傷口行動起來,牽動傷口,一頓早飯下來,全身痛的冷汗直流。接下來幾天梓安沒有出門。自從決定走修仙這條道路,自己就與普通的凡人生活無緣了。而且梓安也不準備再上山砍柴謀生了, 只要有了實力,還怕生存不下來嘛!

吃完早餐讓小紫菜去波爺爺那邊玩了,而梓安則 坐下思考應該怎樣規劃一下修煉之路。因爲對於修仙來說梓安真是一竅不通,思來想去沒有好的計劃。良久開口問書靈:“根據我現在的體格,有沒有好的建議怎麼開始修煉?”

書靈想了許久終於嚴肅的說道:“依你現在薄弱身體,只能先從強健筋骨,鍛鍊身體開始。至於其他你先不要想了,不過煉丹篇裏面醫藥篇倒是可以先學習,它可以輔助你煉體,供你謀生。等基礎打好了,到時再考慮你以後走的修煉路線••••••現在主要是打基礎階段,萬丈高樓平底起,這個道理不用我再教你了吧!”

“不過醜話我可先說在前頭,煉體階段很痛苦,身體上的痛楚,我是沒法幫助你的。不過這些都是身體上的皮肉之苦。等踏入練氣期就要開始凝練神魂了,當然煉體也不能放下。靈魂與身體起頭並進纔是王道才能真正發揮《無上祕要》修真功法無上優勢。到那時同等級修士對戰你將橫掃對手啊!在你前世的世界,修真煉體和煉神則是分開的,正道門派大多數注重練神魂的,法術神通,反而身體修煉不是很注重。修魔修妖對煉體則相當看重,對仙術陣法倒是很不擅長。而《無上祕要》則集二者優勢爲一體. 因此同等級廝殺,修煉高級功法那是絕對的優勢橫掃其他的修真者。當然現在你可能不知道這部功法獨到之處? 等你真正修練得時候就可以體會到了。”書靈無不炫耀的得瑟道。

期間梓安開始準備煅煉身體的一些輔助用具,雖然條件有限,但是基本的負重的沙袋,每天早上天沒亮就起牀從家一路跑,跑到平時上山砍柴的路上爬山。來回上下得三個多時辰。期間到達山頂還得做三組俯臥撐,每組100個,做下來梓安手都撐不起身子來,當然這三組俯臥撐要多少時間來完成,那只有其自己知道了。完了在全身無一處不痠痛的同時還得完成仰臥起坐三組,每組50個;引身向上3組,每組100個。

梓安做這些也是沒辦法,只能參照前世健身房裏面的一些簡單的練體動作,每天這些動作自己能用的上的全部都用上。而整個一套流程鍛鍊下來,已經到下午了。這個時候梓安還得進山裏尋些草藥。爲自己身體超負荷的鍛鍊來培元固本,只有這樣纔不會傷到身體。

修真無歲月,時間悄悄的流逝了大半年。而這大半年來的時間李梓安改變那是用肉眼可以看得見的,沒有辛勤的汗水付出,哪能有喜獲的豐收。上天給予每個人的機會都是公平的,只有懂得抓住機遇的人,纔會得到機遇的回報。總會有成功的那天。見到手臂股間微微咂起的小隆包,身體素質,各項體能慢慢的跟上來,其整個人看起來也不是病懨懨的樣子。精、氣、神十足。

儼然一副鄉村鄰家男孩的模樣,小麥色的健康膚色,飄逸而柔軟的黑髮,一根簡樸的青色絲帶綁住,一束長髮覆蓋整個額頭,兩鬢角各飄飛着一束髮絲,隨風搖曳。看起來給俊秀的面孔徒增一絲仙氣,雖然只是穿了一件樸素無華的灰白布衫,但卻給人感覺此少年郎並非一凡人,給人一種說不出的韻味在裏面。

現在看起來俊逸非凡的梓安,背後不知道付出了多少汗水,才換來刺客的梓安。中間有好幾次梓安都把自己練昏死過去,這還得多虧了書靈,沒有書靈,可能就沒有現在的李梓安了。 有這樣一個什麼都懂,什麼都會的“寶”在身邊,還真少走許多彎路。

真是應驗了那句古話:“家有一老,如有一寶!”不過李梓安這一寶可是寶中寶。 韓立沒把資料交給迷龍,就是怕他慫了,打不出威風,此時通過地圖顯示,看迷龍已經調集軍隊準備出發,就和機甲王聯繫道:“機甲王,你派五十輛坦克去幫迷龍,你自己也親自去,切記,炮彈齊整,人員齊整,這時一場惡戰,你做迷龍的輔助。”

“是!”

機甲王去安排了。

迷龍那邊,這一次又有了五十輛99式坦克和機甲王的幫助,那自然如虎添翼,又是伏擊戰,勝利機會大大增強。

迷龍的信心也隨之暴增。

但韓立卻沒在閒着,繼續和北斗系統溝通,“現在除了咱們的西邊沒有日軍之外,其他三個方向,基本都有,那麼,南京城龍盤虎踞,山多林密,哪個方向最適合轉移啊。”

“以現在的情況看,只能從西側轉移出去,雖然麻煩一些,但其他地方眨眼間就要包圍了,已經無法安全轉移。”

系統給出了肯定回答。

韓立看了看地圖也差不多,咬牙說道:“那就這樣吧,想來龍文章和陳方應該能夠辦妥。”隨後又和系統說道:“記住,只要有日軍飛機靠近南京城,一定要第一時間通知我。”

“是!?”

北斗系統二十四小時進行着掃描。

韓立呢,坐着武裝直升機重新向着金陵女大而去。

金陵女大也得轉移,日軍如果瘋了,不會因爲那裏是國際安全區域就不管的,這也得和華小姐說。

他剛纔走的太急,忘記了。

此時那裏正好還有一些卡車。

一併轉移也是容易的。

飛機慢慢的就也落在了金陵女大。

這時小刀等人還沒離開,正在搬運物資。

韓立飛下去後,呼喊道:“小刀,你讓人把物資重新裝在車上,然後在幫我個忙,幫我把金陵女大的學生,運到西城去。”

“······”

小刀一愣,不明白韓立是要幹什麼。

但他已經得到了命令,完全配合韓立的事情,立刻點頭,“韓將軍吩咐,手下立刻去辦。”卸車的本就是青幫人。

此時招呼道:“韓將軍讓轉移呢,趕緊的裝車,上車,不要閒着了,快乾活。”

“是!”

“是!”

一部分貨已經卸下,此時只得在裝上。

韓立呢,大步走向了教學樓。

這時教學樓裏的人們已經放鬆多了,知道日本鬼子被打跑了,樂呵呵的甚至有人在打麻將,在做針線活。

像極了平常的過日子,一切恢復如舊了一樣。

此時看韓立上來,知道他現在是將軍了,就直接過來問好,“韓將軍,您辛苦了,我們的小命都是你救的,一定牢記您的大恩大德啊。”

“是啊,韓將軍,您真厲害,居然把日本鬼子趕出了南京城,太讓人佩服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