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官,東面沒有發現敵人。”理查德從接收器得到回覆。

這種接收器並不是用電波來傳遞信息的,所以並沒有受到干擾,但是這種接收器有效範圍並不長,而且很難穿越一些比如地面之類的地形,所以實用性並不高,但是現在這種情況,這種接收器的價值瞬間就體現了出來。

“繼續警戒,發現可以的目標可以立刻射殺。”理查德吩咐道。

“長官,西面受到敵人的………”

這時接收器突然收到了西邊守衛小隊的隊長傳來的信息,但是隊長的話還沒說完,理查德只聽見重物倒地的聲音,還有四處響徹的槍聲。”

製藥廠並不大,此時就算不使用接收器,也能聽到西邊傳來了一陣槍聲。

“第三第四小隊聽令,立刻前往西邊進行支援,發現闖入者立刻格殺勿論。”理查德立刻對手下吩咐道。

……...

這一次的入侵格外的順利,不得不說杉田智和不光個人的能力超羣,就連指揮的能力也十分強大,突擊小隊幾乎沒有什麼損失,就徹底的攻陷了整個製藥廠的西面。

江炎此時此刻,也總算是真正意義上的知道了自己的這隻雙頭有翼幻獸的戰鬥力,這隻雙頭有翼幻獸已經不能用兇狠來形容了,這簡直就是一隻殺戮機器。

雙頭有翼幻獸的速度簡直快到無法想象,全速情況下的雙頭有翼幻獸,根本就看不到他在哪,只能在空氣中看到一個個殘影,這種猶如鬼魅一般的速度,簡直跟亞索想必都絕對不落下風。

最爲關鍵的,就是這隻雙頭有翼幻獸竟然還能飛,一對巨大的潔白的翅膀,每一次的扇動都帶着強大的空氣浮力,讓雙頭有翼幻獸的整個身體能夠自由的空中飛翔,不受地心引力的控制束縛。

就算身軀龐大,雙頭有翼幻獸在空中飛翔的速度也絕對不滿,差不多相當一輛極速中的跑車,不可謂不讓人歎爲觀止。

快如閃電的速度,再配合上鋒利的獠牙和利爪,每一次雙頭有翼幻獸的衝鋒都可以帶走好幾條生命,而且因爲速度很快,受到攻擊的人的血液甚至還沒有噴出來,雙頭有翼幻獸就已經早早離開了。

所以雙頭有翼幻獸此時雖然殺了很多人,但是除了兩隻鋒利的前爪之外,身上依然是乾乾淨淨的棕毛,沒有一絲一毫的血污,這讓江炎不由得想起了一個小說中才會出現的任務,中原一點紅,傳說這個殺手就是因爲出手很快,所以幾乎不會沾上一滴血。

但是兩者相比較的話,明顯雙頭有翼幻獸殺起人來更加的沒有壓力。

這一次杉田智和帶來的人都是殺手中的精英中的精英,再加上是突然的襲擊,所以勝利幾乎就是一邊倒的,絲毫沒有懸念。

佔領了東面之後,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杉田智和,江炎現在的任務,是需要找到那個能夠打開聯通組織地下總部機關的那個人,然後在他打開機關的那一瞬間,殺死他。

於是江炎將雙頭有翼幻獸從空中呼喚了下來,不過雙頭有翼幻獸似乎有一些不樂意,似乎還沒有殺過癮,畢竟伊雅提過這種雙頭有翼幻獸屬於一種兇獸,生性十分的兇殘,如果不是召喚術的約束的話,這傢伙在地球說不定會鬧出什麼災難來。

雙頭有翼幻獸飛下來之後,江炎整個在坐到了雙頭有翼幻獸的背上,而雙頭有翼幻獸雖然有些不情願,但是也無可奈何,召喚術對於他們這些生物的壓制太厲害,他們完全做不到違背主人的意思。

要知道獅子可是一種高傲的生物,一般情況下是絕對不允許其他的生物騎到自己的背上的,尤其還是卑微而弱小的人類,但是此時此刻,雙頭有翼幻獸沒有任何的選擇。

坐到了雙頭有翼幻獸的背上之後,江炎開始下令雙頭有翼幻獸飛起來。

隨着雙頭有翼幻獸飛到天空中,江炎開始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體驗,這種感覺可不是坐飛機什麼的的可以體驗的,這可是雙頭有翼幻獸哎,地球上根本就不存在的生物。

想到這,江炎一陣暗爽。 這一次突襲製藥廠的計劃到目前來說的話可以說是非常的成功,到目前爲止,還沒有出現什麼意外,可見杉田智和對於整次行動的安排和計劃都是非常的周密和成功。

江炎騎在雙頭有翼幻獸的身上,正在慢慢觀察者四周的敵人,現在江炎跟雙頭有翼幻獸已經來到了製藥廠的中心位置,如果真的有什麼機關可以通往地下基地的話,江炎想一定就在這附近。

現在江炎所在的這個地方,還是有不少敵人的守護力量的,一個個手中荷槍實彈的,十分警戒的觀察者四周的一舉一動。

但是雖然這些人的防守不可謂不嚴密,但是對於可以飛而且速度還快如閃電的雙頭有翼幻獸來說的,即使再怎麼嚴密的防守,也是可以找到漏洞的,而在雙頭有翼幻獸騎了一會之後,江炎也適應了在雙頭有翼幻獸背上略微有些顛簸的感覺。

一人一獸,自由自在的穿梭在敵人的腹地來去自如,等待着最好的時機來完成任務。

因爲敵人很快就會發現無法地方這一次的進攻了,所以敵人到了最後唯一的選擇,應該只有進入到地下總部,這是敵人現在唯一的辦法,所以江炎一定要抓好那一瞬間千載難逢的機會。

……..

“長官,我們已經控制不住局面了……..”

理查德現在的表情十分的嚴肅,因爲他派遣過去進行支援的另外兩個小隊,竟然也全軍覆沒的,無一倖免,所以理查德已經隱隱感覺到來偷襲的人並不簡單,而且偷襲的計劃顯然是預謀了很久的,把他們所有的通訊設施全部都進行了干擾。

一時之間,整個製藥廠似乎都陷入了某種危機之中一樣。

製藥廠其實並不關鍵,關鍵的是位於製藥廠地下的組織總部的所在,而打開通往地下通道的機關所在,正是位於整個製藥廠中心的一個小型的發電廠裏面的,而打開整個機關的方法,只有理查德一個人知道。

但是如果沒有特殊的情況的話,理查德是無論如何都不可以進入到組織總部的,因爲總部裏面有着很多組織極其機密的文件和檔案,所以哪怕是理查德也是不可以隨意進入到總部裏面的。

現在現在的這種情形的話,這次來偷襲製藥廠的人十有八九就是衝着組織的地下總部來的,而現在因爲一切的通訊設施都已經完全不能運作,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自己打開通道的機關,然後讓總部聯繫其他地方的人進行支援。

思前想後,理查德覺得這應該是現在自己最正確的選擇,便對自己的副官說道:“你吩咐好他們堅守自己的崗位,我要到總部去發出求救信號。”理查德的這個副官跟了他十幾年,所以理查德還是比較信任他的,暫時還是可以讓他稍微的抵擋一下這些勢如破竹的敵人。

下好了命令之後,理查德便離開了指揮室,準備前往位於製藥廠中央的小型發電廠。

……...

程飛一直癡癡的看着眼前已經完全陷入沉睡中的依然,腦子裏面卻不知道在打着怎麼樣的算盤。

就這樣大約過了一會,從大門處傳來了敲門的聲音,一直處於癡呆狀態的程飛被這一陣敲門聲給喚醒了過來,看了看自己手上最新款的阿瑪尼手邊,自言自語的說道:“這幫人,辦事還真麻利,來得還真快啊。”

說完之後,程飛立刻起身去了走道,甚至連從貓眼中看都不看一下,就直接的打開了房門。

“你們來得時候沒有被人……”程飛一邊打開房門,一邊正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話說到一般的時候,看到門外的人的時候卻不由得停止了自己的說話。

因爲門外是一個自己根本不認識的女子,而那個女子,正是一隻在雲雨嘉房間外面偷偷監視的楊嵐。

前面楊嵐來到了雲雨嘉的房間,雲雨嘉爲了保險起見,沒有把江炎可能遇到了危險的事情告訴楊嵐,只是說自己不知道,而楊嵐是什麼人,她可是專業的女警,雲雨嘉這樣的謊言還是騙不到她的。

所以離開了雲雨嘉的房間之後,楊嵐便找了一個角落的位置偷偷監視起雲雨嘉房門的動靜。

剛纔看到程飛拿着托盤走過來的時候,楊嵐就發現程飛的表情似乎有些開心,像是有什麼開心的事情一樣,作爲女警的直覺告訴楊嵐,這裏面一定是有古怪的。

所以等程飛進去了之後,楊嵐四周看了看發現沒有人,便偷偷摸進去將自己的耳朵貼在房門上,想要聽一聽裏面是什麼樣的動靜。

但是這家酒店的隔音效果做得確實是很好,就算楊嵐已經十分努力的去聽了,但是卻什麼聲音都聽不到。

糾結了一會之後,楊嵐還是決定先把門騙開再說,程飛的名聲楊嵐還是知道的,像雲雨嘉這樣的單純的女孩子,說不定會吃什麼虧,於公於私,楊嵐都絕對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在自己的面前,於是楊嵐便敲了敲自己眼前的房門。

因爲程飛並不認識自己,所以原本楊嵐還準備了一番騙程飛打開房門的說辭的,但是沒想到程飛絲毫都沒有一點猶豫的就打開的房間,就連楊嵐都差點沒有反應過來。

程飛打開房門之後,發現門外是一個自己根本不認識的漂亮的女孩子,心中一陣疑惑,但是卻沒有一絲一毫危險的信號,畢竟任誰看見這麼一個陽光迷人嫵媚的女孩站在自己面前的話,如果你還能出現危險的信號的話,那我就只能說你不是一個真正的男人。

不過楊嵐先是愣了愣,往程飛身後望了望,這個角度是看不到裏面的情況的,但是既然開門的是程飛,而裏面又一點聲音都沒有,楊嵐就算是用腳趾頭想也大概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楊嵐沒有任何的猶豫,當機立斷的一個重拳直接打在了程飛的腦門上。

可憐的程飛直接就倒在地上暈了過去,可能程飛醒來以後大概也不會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吧,畢竟他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一個嬌滴滴的漂亮女孩子,竟然什麼也沒說的就一拳把自己的弄到下了。

把程飛打暈過去之後,楊嵐馬上走進了房間裏面並把身後的房門給帶上,這種事情還是不要讓別人看的得到,不然的話說不定又會引出很多的麻煩。

對着腳底下的程飛,楊嵐又狠狠的踢了兩腳,因爲楊嵐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程飛這樣的仗着自己錢多,到處欺負無辜花季少女的富二代了,所以現在好不容易找到了機會,還不好好踢上兩腳。

踢了兩腳之後,楊嵐匆匆的走進房間裏面去,而楊嵐看到的是倒在沙發上一動不動的雲雨嘉,很明顯不是被人下藥了,就是被人打暈了。

不過還好的就是,雲雨嘉身上的衣服還是比較完好的,所以應該還沒有受到欺負,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楊嵐過去拍了拍雲雨嘉的肩膀,叫了雲雨嘉的名字兩句,但是雲雨嘉依然是動也不動的,看來完全暈過去了。

當然楊嵐的當務之急就是帶雲雨嘉離開這裏,因爲她知道程飛的手下隨時都會過來,自己如果不趕緊離開的話,再加上自己還得帶上雲雨嘉這個不能動彈的人,幾乎就沒有可能可以逃脫了。

楊嵐把雲雨嘉整個人扶了起來,讓雲雨嘉的一隻胳膊架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然後拖着雲雨嘉到了房門處,路過一邊程飛倒在地上的身體的時候,楊嵐還不忘記踩上幾腳。

打開房門,楊嵐伸出自己的腦袋朝外面望了望,走道上空無一人,楊嵐心道一聲好機會,便把雲雨嘉連拉帶拖的弄了出去。

……..

理查德來到了製藥廠的發電室,朝着發電室的一面牆壁走了過去,將自己的手掌放到了牆壁的中央。

只見牆壁的內部傳來了一陣機械運作的聲音,隨即從牆裏面彈出了一個裝置,理查德先是將自己的的瞳孔進行掃描,然後在一個小儀器上面按下了自己的指紋。

“身份確定,高級身份,理查德·哈里森·瓊斯。”

“請確認。”

“高級保衛人員理查德,現在外面出現了一些情況,我需要進入內部尋求支援。”理查德對着機器說道。

“確認完畢,通道即將打開。”

這樣的話,通道就算是打開了,理查德只要進去的話暫時就比較的安全的尋求支援了,這不得不讓理查德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就在這個時候,理查德突然之間感覺到,自己突然有了一種十分危險的感覺,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理查德當機立斷的朝着自己身旁的位置迅速的一躍。

雖然及時的脫離了危險,但是理查德還是感覺到自己的肩膀上一陣火辣辣的疼痛。

理查德躺在地上,纔看清楚剛纔襲擊自己的究竟是什麼東西。

天啊,這是地球上的生物嗎,竟然是兩個頭還有翅膀的老虎。 組織是一個十分神祕而強大的存在,組織中的每一個成員,都想幽靈一樣,完全無法掌握其行蹤,而這個組織集團中的每一個成員,都是可以爲組織犧牲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組織很神祕,幾乎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存在,他不屬於任何一方,但是和每一個**之間,都有着一定的聯繫,而這個組織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訓練和**出最爲出色和冷靜的職業殺手。

這些人在出生的時候就會被組織所選中,他們或是棄兒,或是孤兒,他們沒有人需要所以被隨意的拋棄,他們被訓練成爲無所不能的戰鬥精英,而他們所存在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殺人。

而作爲組織中最爲出色的殺手,其實並不是異能槍手杉田智和,更不是疾風劍客亞索,這兩個人雖然在組織裏面的威望都比較好,但是整個組織裏面最爲出色的殺手,卻是一個什麼異能都不會的普通人。

因爲他只會殺人。

而這個殺手,並沒有自己的名字,而組織裏面則是把他叫做——7號,這就是他的代號,或者也可以說是他的名字。

七號雖然不會任何的異能,但是他有一點與其他人大不相同的地方。

他是一個克隆人。

奧西里斯教授是整個組織生化實驗班的負責人,而7號,則正是他的產物,不可否問,在生物學上,奧西里斯教授無疑是一個天下,如果沒有進行這些罪惡的研究,他或許會在自己的專業上大有作爲,然而,他的野心可不是那些學術成就就能滿足的。

他的計劃是,通過研究克隆人技術開發出可以改變世界戰爭格局的超級士兵,在經過多年研究之後,他陸續開發出了前後三代被冠以“增強改良型人種”之名的克隆人,可是,這三代實驗品並沒有讓他滿意,因爲無論哪一代都或多或少有些基因缺陷,導致他們不是智力就是體能或壽命上存在問題。

終於,奧西里斯教授的第四代克隆人在投入大量研究經費的情況下終於研究成功——這一代克隆人堪稱完美,它們解決了之前克隆人在智力和壽命方面的問題。

因爲之前的研究中,由於克隆體在克隆時選用直接取自成年體的細胞核,使得他們出生時的年齡不是0,而是細胞核提供者的年齡,所以克隆體從出生到死亡的時間短於本體,其快速衰老的速度是不可逆轉的,而第四代克隆人能夠解決這一問題,在學術界無疑是個神話。

於是,7號就這麼誕生了。

之後,四代克隆人無一例外的嚴酷殺人訓練展開了,訓練課程包括射擊、搏鬥和暗殺,儘管其中編號爲7的克隆人精通各種槍械的使用,並且對奧西里斯言聽計從,而且他本人也更喜歡編號爲7的克隆人。

而且和其他的殺人機器不同的是,7號對牆外的自由世界充滿了嚮往,他甚至毫不掩飾的表達對自己毫無自由可言的生活的不滿,有一次,7抓住了一隻逃出牢籠用於實驗的兔子,並且將其當作寵物一樣收養起來,而這隻兔子也正是7在成年以前唯一傾注過感情的生命。

在所有這些來自7的反常表現中,奧西里斯彷彿看到了一個具備人性和社交能力的人,他狂熱的期待着7在日後的表現。

…….

理查德只感覺到自己的背上一陣火辣辣的疼痛,看着眼前這隻自己從來沒有見過得的怪物,還有站立在不遠處淡淡的盯着自己看的少年,理查德試探性的摸了摸自己火辣辣的後背處的傷口,強咬着牙站了起來。

“你就是江炎吧。”雖然背上是一陣火辣辣的疼痛,但是理查德依然笑了一聲對着前方的江炎說道。

江炎可不像那個二流電影裏面的反派一樣,殺人之前還磨磨唧唧的說大半天的話,江炎也懶得跟那個人廢話,反正通道已經打開了,那麼這個人現在就一點用處都沒有了。

在心中對着雙頭有翼幻獸下了命令,讓他直接結果掉這個人的姓名。

雙頭有翼幻獸接到主人的命令,正準備行動的時候。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變的角落裏,準確無語的射出了一發子彈,打在了雙頭有翼幻獸的左眼上,雙頭有翼幻獸的左眼立刻變得鮮血淋漓,鮮血直流,痛苦的朝天咆哮了兩聲。

江炎也被這突然出現的子彈嚇了一跳,想不到這個時候竟然拿還有人放冷槍。

而射出子彈的人,此時正默默的站在不遠處的,而那個地方,正是之前理查德打開通道的那一面牆。

那是一名男子,最大的特點就是光頭,五官十分的普通,臉上的表情不喜不怒,讓人看不出絲毫的感情,十分不引人注目,放到人堆裏面的話,想必如果不是光頭這一大特點的話,應該是很難找到他的。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