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大約在一個月前發生在流風帝國的一場恐怖的血案,整個波茨塔小鎮整整四百餘人,不論是男女老幼一夜之間全部被人殺死,兇手至今尚未有一點的蹤跡……”萊亞說着轉過頭來,看着月那絕世的容顏,本是激動的言辭不由地平緩了一些:“月小姐,當時你也在現場?那些滅絕人性的兇手是誰你看清楚了?!”

月微微地猶豫地看了一眼幽蝶,再開口問道:“不知幽蝶小姐除了是亞帝斯皇家歌舞團的團長,是不是還有另外的一個身份?”

“雲斯麗是我的姑姑。”幽蝶隨口的編了一個身份,雲斯麗身爲真隱之妻,更兼爲神聖教廷長老,同樣是名震天下的人物,說是她的侄女,幽蝶這會的這介入的態度和反應便不是什麼意外的事情。

月再次的猶豫了一下,擡眼間深深地看了幽蝶、凱莉亞和聖魂•路西法一眼,好半響地才道:“這起血案的兇手便是‘暗’的殺手,而指使者,便是特洛依爾。”

月語氣帶着一慣的清冷,但卻像一塊巨石,重重地砸在了衆人的心上……

波茨塔血案

神聖教廷的長老

德曼的實驗室

戰爭古樹

樹精靈的生命之葉

神祕的月

一切一切有何聯繫?敬看某某敗類的傳說的第五集 若說大陸第一泡MM職業是聖騎士,那麼大陸第二的泡MM職業無疑便是吟遊詩人了,吹拉彈唱無一不精,再加上淵博的學識,瀟灑不羈的形象,對MM的殺傷力絕不是一般的小,當然這對聖騎士這樣一個被歷史和MM們彼此之間不斷地傳唱着而神化了的職業來講,那無形間就是弱了很多。

——摘自《泡MM職業對比》一書

“你肯定……?”幽蝶面容之間苦澀地笑了一下,不過語氣裏就是她自己也聽得出那一種軟弱無力。在青龍大陸上,沒有人會去置疑正直誠實而又純潔的精靈們的話,尤其是像面前的月這般的一個精靈,置疑,那就像是神聖教廷的信徒們在置疑她這一個正牌的聖女一樣,那是一個褻瀆!

“月,你當時去那裏是路過那裏還是說有些什麼其它的事情?”聖魂•路西法相對於幽蝶來講,心情上當然是沒有那麼的沉重,過了初始階段的震驚,這會的他或許更多的是敗類式的竊喜,惡魔啊,萬惡的惡魔啊——聖騎士最偉大的那一剎,當然是他們鏟惡除魔的瞬間,尤其是傳說中打倒萬惡的“魔王”的時候,那是泡MM最雄厚的資本之一,到時的,縱然你只是站在那裏,全大陸的MM們眼中的星星都將把你閃暈了,以聖魂•路西法這麼個敗類來講嘛,這會的“魔王”好歹的也是他老爸,他雖然是敗類中的敗類,但還沒有這麼個大義滅親的高尚人格,當然了,這點也是他被他老爸肆虐多了自然的選擇——靠!他老爸那魔王那絕對是BT中的BT,真正萬惡的始祖啊,拿出去曬曬,青龍大陸十個中**個男的都會嚇得小弟弟功能失效的角色,誰敢惹啊……!

聖魂•路西法這一句問出,所有的人不自覺地又看向了月那裏,像“波茨塔”那樣的一樁血案在相對和平了幾十年的青龍大陸上來講,已經是非常驚人的一樁血案,況且還有神聖教廷的長老和月這樣的一個精靈都涉及在了裏面,那一個受關注度自是不同。

“我當時是去尋找進入德曼的實驗室的關鍵。”月倒也沒再隱瞞些什麼,道。

“進入德曼的實驗室的關鍵?”聖魂•路西法不由地愣了一下,他們三個雖然是進過了德曼的實驗室,但進也進得是莫名其妙的,其中需要些什麼條件可說是完全地不知道。

“要進入德曼的實驗室,需要一個適合的人,或許是說,需要一個適合的靈魂。”月微微地組織了一下文字道。

“適合的靈魂?”蒼婕這會的相對平靜了很多,多少的又回覆了些好奇寶寶的狀態。神聖教廷的長老這樣一個大人物對她來講也實在是太遙遠了,她還體會不出這樣的一個角色涉及進這麼件事情中的話將是多麼的嚴重的事情。

蒼婕幾人或許是不懂,不過聖魂•路西法三人心裏卻是JJYY了一下,適合的靈魂,也就是像死豬一樣,適合着拿來切的啊!德曼那個BT佬,做啥啥的就是BT!

“是的,如果沒有一個適合的人到德曼的實驗室之前通過德曼大師的‘靈魂檢測’的話,是不可能進入他的實驗室裏面的。”月這麼的一解釋,大夥的自然就明白了過來,不過那好奇心不由地又提了起來。

“很難找到適合的人的嗎?”萊亞搶在蒼婕面前問道。

“很難……很難……!”月苦澀地笑了一下,面容之間出奇的沉重。

“你是說‘波茨塔’血案就是爲了奪這一個適合的人?”紅影看着月那沉重的面容,剎一時的想到了什麼,不由地駭然的問了一句。

月默然地點了點頭。

“就是爲了這樣的一個人?”凱莉亞忍不住地脫口問了一句,不至於吧,這面前的可是站着三個差點就給那些的暗夜修羅MM們“切”了靈魂的主啊!

“要想在青龍大陸上找到一個這樣的適合的人,機率不會大過自‘靈魂互置’中回覆過來。”月面容間平靜了很多。

……

言者雖是無心,幽蝶和凱莉亞這兩位大姐聽着可是傷心了,尤其是這會的心情着實是不怎麼爽的幽蝶,忍不住地便用“掐人神抓手”侍候了某某敗類一下。

“所以月你便將德曼的實驗事這事透露了出去,好引起一些關於‘波茨塔’血案的注意,因此才……?”萊亞可沒留意到某某敗類痛苦的神情,看着月的表情更是多了幾分敬重。

“月姐姐怎麼不直接地說出去啊?”蒼婕倒是糊塗了。

月輕輕地搖了搖頭,一手捋了幾下蒼婕靚麗的秀髮,卻是沒說些什麼,有些黑暗的事情,暫時地還是不要污染了小蒼婕那純潔的心靈。

聖魂•路西法三個傢伙算起來雖然也未成年一族,不過以他們敗類加大姐大的超級資質,這點卻不會想不明,月雖然是精靈,說出來的話不用擔心會沒人信,但以特洛依爾的實力勢力,月如果直接的,光明正大的走出來說的話,估計上句還沒說完已經被徹底地清除出了這個世間。況且特洛依爾代表着的可是神聖教廷,同樣是一種正直而又正義的存在,以他的地位,若月沒有一些直接而又絕對的證據,誰又能扳倒他?

看着月和大家都不回答,蒼婕一雙大眼睛微微好奇地眨了一眨,不過聰明的她卻也沒再問下去,兩眼間自然地流轉了一下,看着大家爲特里他們切起的墳墓,仿若是會說話的兩眼悲傷中混雜着驚懼的神色不由地又浮了上來,手不由地緊緊抓了一下月。

月愛憐的輕拍了一下蒼婕,看着萊亞問道:“隊長,你帶着蒼婕他們先離開這個魔獸森……”

“要走就一起走。”克林斯打斷了月的話。

“是的,月,要走我們就一起走,那些殺手的目標現在也不只是你一個,我們分開來,只是讓我們的實力分散而已。”接口上來的是紅影,這個身材超級火爆的MM說話之間眼神中微微地帶着一絲異樣,不過若不是像聖魂•路西法這麼個對MM的觀察精確入微的敗類來講,能夠發現的可能性近乎爲零。

“唉。”月輕輕地嘆了一聲,心知紅影所說也是實話,終是不再堅持下去。

無上凌雲志 ,聖魂•路西法這麼個敗類卻開始的有些興奮了,翹家出來到青龍大陸上也混也有那麼的段時間了,貌似除了是做了一些“代表着正義”的打劫事件,也還沒做些什麼鏟惡除魔的事情,這可與他“未來的偉大的聖騎士”的身份很是不相符啊!

“月,你說說那些‘暗’的殺手下一波的會是啥啥時候來啊?”聖魂•路西法頗痞子式的上下掃量着月道,語音語氣裏那一種興奮並沒多大隱瞞,兩眼間多多少少的一些**的眼神也沒隱瞞,總之聽着看着,就是跟他混了算是有段時間的幽蝶和凱莉亞兩位超級大姐大也是很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月蓮目輕移恰好地碰上了聖魂•路西法那可說是頗**的眼神,仿若是大海一般寧靜的雙眼裏不自覺地泛起了一點微浪,不過這點的微浪更多的是好奇,她長這麼大了,不管是在精靈族裏面,還是在青龍大陸上的人族世界裏,再怎麼“雄性”的存在看着她都自然地道貌昂然起來,哪給人像聖魂•路西法這麼的看過啊!

“哼!”月沒多大的反應,一旁的紅影可是不爽了,一把很想衝出去好好地蹂躪一下這個敗類,但想着好歹的這會的也是隊友,警告警告就算了,再有下次,拉出去扒了切了,再狂磨成粉泡成水讓他自己去喝!

給紅影這麼哼了下,聖魂•路西法眼中的色意倒是收起了不少,不過嘴角之間那麼個頗流氓痞子式的微笑卻沒收斂多少,兩眼裏貌似有意無意的挑釁了下紅影,這世道的,偶流氓可不是錯吧……

紅影給聖魂•路西法那貌似有意無意的一眼看的有些抓狂,天知道是爲什麼,面前這小子她是看到一次就想狂扁他一次!

“這一次是他們沒想到會有你們三人的出現,所以準備的不是非常的充足,而剛纔他們的指揮者很果斷地選擇了撤退將這一個信息再回報回去,相信未來的兩天裏他們新一輪的攻擊便會到來。”月清冷的聲音將紅影痛扁聖魂•路西法這個敗類的衝動壓了回去。

“未來的兩天裏……”萊亞聽着不由地苦笑了一下,擡眼間看了看實在是很沒有聖騎士風範的聖魂•路西法同志,迴轉頭來向着幽蝶和凱莉亞問道:“不知兩位小姐的職業和階層是什麼?”以萊亞的眼光,竟是沒在第一時間裏看出兩女的實力水準,實在是讓他覺得很失敗。

“我們?”幽蝶和凱莉亞有些的愣了下,不過很快的反應過來。

“我是五級的牧師。”凱莉亞道。

“我是四級的黑暗法師。”幽蝶說着倒是有些猶豫了下下,必竟剛纔她還說着是雲斯麗的侄女,果不然的,四下裏幾道異樣的目光便是向着她投掠了過來。

“光明緣自於黑暗,只有深悉黑暗的苦楚,才能更深切地體會光明的意義……”天知道幽蝶是從哪裏引出了這麼的一句出來:“所以姑姑說,要能從最深層次地體會到光明魔法的偉大和意義,必須先從黑暗魔法入手。”幽蝶意正重辭嚴的道,反正最後也是將一切推到雲斯麗的身上,以雲斯麗在神聖教廷的超然地位,估莫着就在座的這幾位還沒那麼個資格和勇氣去向她詢問這麼個事情。

“光明緣自於黑暗,只有深悉黑暗的苦楚,才能更深切地體會到光明的意義……”萊亞品位着幽蝶的這麼一句,讚歎着說了一聲:“若佛大師無愧爲人間之聖者,雲斯麗長老能從他這一句話裏推研出新的研習神聖魔法的方向,如此超絕的人物,難怪當年真隱爲了她不惜打上神聖教廷……”

萊亞言談舉止之間,比着聖魂•路西法這麼個敗類可是要順眼的多了,學識淵博,風度翩翩,當無愧是號稱着大陸第二大泡MM職業的高手。

“真隱爲了雲斯麗打上神聖教廷?”聖魂•路西法聽着懶得再竊笑於幽蝶的胡吹亂掰,頗有些訝然地問道。

真隱爲着雲斯麗打上神聖教廷的事整個青龍大陸知道的人並不多,真隱他自己當然不會亂吹出來,而神聖教廷這麼丟臉的事情當然的是能怎樣的掩住就怎樣的掩住,再加上因爲這幾十年來的相對和平,魔族對神聖教廷的注意力也減弱了不少,這麼些事雖然不是說不知,但就聖魂•路西法這麼個沉溺在騎士小說中指望着哪一天哪一日泡盡天下MM的“有志”少年來講,這麼些事要想知道也就難了。

幽蝶聽着貌似也是吃了一驚,不過嘛,我們也得體會一下神聖教廷的苦處,人家雲斯麗不過是神聖教廷的長老都已經勾引得真隱打上來了,當然不能再將這麼些“光榮”的事情污染了她這聖女純潔的心靈,若不然,就聖女和聖騎士這號稱着大陸最強組合的危險性,丫的哪天她也勾引着個聖騎士來那麼個真隱事件,堂堂神聖教廷的臉面往哪裏擺啊,是不?!

聽着聖魂•路西法這麼地問了句, 當斗羅大陸回到八千年前 ,施施然的道:“青龍大陸之上有三個無可爭議的真漢子,真英雄,大家想必都是知道吧?”

真漢子,真英雄?

聖魂•路西法兩眼剎時的刺亮了一下,這可是對他最好的形容之一啊!

“我知道!那是天海空三大聖騎士,天之聖騎士弗樂,海之聖騎士真隱,地之聖騎士龍瀾!”蒼婕靈動的雙眼聽着萊亞的問題多少的多了幾許生氣,或許也是說幾許的興奮。

“不錯,天海空三大聖騎士是當今世上無可爭議的三大真漢子,真英雄,想當年他們三大聖騎聯手,三人單人獨騎硬頂魔族大軍的雄姿實在是讓人不由地熱血沸騰,殘月的清光,血的戰場,不世的英雄劍光揮灑……”萊亞說着說着情不自禁地吟唱起來,激昂的歌聲形象的訴說着十八年前天海空三大聖騎士三人單人獨騎硬生生地將着魔族的入侵打退的驚世駭俗的功跡,正是他們,讓青龍大陸近幾十年來相對的和平持續了下去,也正是那一戰,成就了天海空三大聖騎士在青龍大陸之上超然的地位。

吟遊詩人的歌聲在青龍大陸之上久享盛譽,萊亞在他自己老本行上的技能顯然的也是下了一番苦功,激昂的歌聲,讓場中所有的人彷彿地置身在了那一個殘月之下的戰場,天海空三大聖騎士橫絕當世的身影在魔族大軍之中飛舞昂揚,體內熱血不自禁地沸騰,那是男兒對英雄的尊崇,那是女孩對英雄的愛慕……

就聖魂•路西法這麼的敗類,這會的也被萊亞的歌聲刺激了起來,兩眼之間隱隱的怒焰閃耀,彷彿地他便是看到了他長劍飛舞,將“惡魔”橫斬於刀下的雄姿,彷彿的他便是看到了萬千MM們兩眼之間那閃爍的星辰,驚雷撲騰的雷劍自其手間驀地橫現,身形自然的動了。

聖魂•路西法驚震後世所有的泡MM有志之士的又一個“大規模泡MM殺傷性技能”初步形成——

英雄!

狂傲不羈的身形,英勇的聖光,視艱難險阻於不顧,矢志斬妖除魔,那是人間正義的嚮導,那是罪惡的剋星,那是青龍大陸所有男兒仰視的存在,那是青龍大陸所有女孩心中的摯愛……

靈心一曲清音斷腸,一舞飄飛銷魂


而萊亞的歌聲,無意間,成就了聖魂•路西法這一舞——

英雄! “英雄”並不是舞,那是一種評價,那是一個成就,並不能說英雄,便是英雄……

——多年後某某個敗類如是說

萊亞的歌聲當然遠遠地比不上靈心那清音一曲,但聖魂•路西法的舞,在青龍大陸說他說了是第二,敢認第一的絕沒有幾個,他這時突然地靈犀一現的一舞“英雄”,那揮灑的身形所透顯出來的舞的精髓足以讓青龍大陸上所有的舞者擊節長嘆不已,但“英雄”並不是舞,那是一種評價,那是一個成就,並不能說英雄,便是英雄……

聖魂•路西法這一個讓後世所有泡MM有志之士驚震不已的“大規模泡MM殺傷性技能”必竟還只是存在於表面,少了必需的沉積,雖然對於萬千無知少女來講還是具備着一定的殺傷,但那一個效力遠遠的還是不足,特別還是萊亞正說着威名久震於青龍大陸上的天海空三大聖騎士的時候,明顯的對比性,讓他這一舞“英雄”更是無形間削弱了不只三分,空有英雄之形,卻無英雄之魂。

“哼,你當你是誰啊!”

“好厲害啊!”

紅影和芬婕迥異的聲音明顯地區分開了“無知少女”這一個分界,本沉醉在那一個“英雄”的境界,眼前彷彿的的萬千MM星光閃爍某某個敗類聽着不由地失望了很多,彷彿的,無以數計的MM正瘋狂地投懷送抱之中,但現實的,殘酷啊……

雖然失望於沒有個MM投懷送抱一下,聖魂•路西法面容之間還是保持了個常態,MM嘛,還是要慢慢來di,不急,至於紅影的不屑一哼,這個面皮厚過城牆的敗類當然是直接的無視。

“你們真的是SKY……!”萊亞是識貨的,驚見聖魂•路西法這一舞,脫口的吐出了一句,不過話還沒完,自己卻有些尷尬的笑了一笑,這一句裏,明顯地是說他之前並不怎麼相信聖魂•路西法他們的話。

“什麼是SKY啊?是了,剛纔是說幽蝶姐姐和凱莉亞姐姐是SKY歌舞團的團長吧?”蒼婕似乎對自己脫口間讚了聖魂•路西法這麼個壞蛋一下有些的不好意思,擡眼間看了看萊亞,又看了下幽蝶,找着藉口般地問道。

紅影這會的雖然沒有說什麼,不過兩眼之間多少的也是帶上了一些的好奇,老實地講,她雖然看到聖魂•路西法拿出了亞帝斯三世給他的那個騎士團令,但心裏卻並不是怎麼地信像他這樣的一個色胚敗類會是一個堂堂的騎士團的團長,只是認爲是亞帝斯帝國的一個貴族拿來着玩玩的而已,但聽着萊亞這會這麼脫口的一句,似乎又不是那麼的回事。

“你們都沒有去看這一界的‘鬥舞大賽’嗎?”萊亞有些的苦笑了一下。

“我是很想去的,但老師她不肯!”小蒼婕語氣裏多少的有些的埋怨。

紅影聳了聳肩,示意着當時正好有事,也是沒有去見識這一界的鬥舞大賽。克林斯和月倒沒怎麼表示,不過看前一個那款樣子,對舞估計也不是多感興趣,而月,受困於“波茨塔血案”更不是一個現實,觀萊亞的反應,之前應該也是沒有到過那一個“鬥舞大賽”,這麼的算起來,場中的這些人也難怪會認不出聖魂•路西法他們仨個是誰誰。

萊亞有些的想了一下,又用着一個極不可思議的目光看了聖魂•路西法一眼,苦笑了一聲,道:“這段時間來,在亞帝斯帝國橫空出現了一個一男兩女的驚人組合,名稱就是叫‘SKY’,首次震憾出場是在銀葉城,那兩個女孩子引領着另外的兩個女生御鳥飛舞,一舞之間,引得整個銀葉城幾十萬人放下手中的一切,只爲那天際之上她們的舞蹈,那一個場面據聞堪比當年靈心在戰場之上那銷魂一舞……”

萊亞說着頓了一下,擡眼間再次的看了聖魂•路西法一眼,嘴角間那一絲苦澀的笑意卻是更濃了幾分,接着道:“不過更驚人的不是這一點,當那兩個女孩子一舞停後,昊威王子駕飛馬凌空……”

“昊威王子!!”蒼婕有些興奮地叫了一聲,眼前很有點星光閃耀,小女孩子就是小女孩子,情緒來得快,去的一樣也快。

“是的,是昊威王子!”萊亞對這個位處於吟遊詩人十四級的次頂階的同行明顯的是一種尊崇。

“當昊威王子駕飛馬凌空,爲那幾個女孩子送上鮮花的時候,那個神祕的男人也手持着焰斧駕着白虎飛了上來,就在銀葉城幾十萬城民的仰視之下,與昊威王子互鬥了一場……”萊亞繼續的道。

“鬥舞?!”蒼婕絕對是一個好聽衆。

“飛馬、鮮花、儒雅的帥哥……白虎、焰斧、超酷的猛男……”萊亞看着蒼婕微微地笑了一下,以吟遊詩人習慣的一種節奏和詞彙自然地道:“在那銀葉城的天空之上,兩人上演了一幕足以載入史冊的比鬥,一曲清音現,一舞斷人腸,兩個不世的男人,一段不世的傳奇,那是歌之至,那是舞之極……”


萊亞的述說,蒼婕這麼個看着就是追星少女的角就不用說了,月清冷的容顏之上也出奇地出現了一絲不易覺查的異色。

“……就在昊威王子和那一個神祕的男人互鬥於天際之上鬥得驚天動地的時候,一匹邪惡的紅龍突然地闖了進來,龍炎肆虐,昊威王子和那個神祕的男人臨時緊急聯手,以次頂階的吟遊詩人和一個聖騎士的威力,彈指揮笑之間,已是將這萬惡的紅龍殺的遍體鱗傷……

萊亞吟遊詩人習慣上的說唱技巧,讓聖魂•路西法這麼個敗類聽着都不由地嘖嘖感嘆起來,丫的,原來自己是那麼的偉大,那麼的英武的啊!

“屠龍英雄!!”小蒼婕再次的尖叫了一聲,語音裏的那一個興奮更是不言而喻。

“不對啊,那時我們可是出了很大的力的啊! 無盡升級 !”幽蝶聽着很有些不滿了,萊亞的說詞里居然沒有她們這兩個超級大姐大的影子,那怎麼行!

“幽蝶姐姐,你們那時真的是殺了那匹紅龍嗎?”蒼婕的表現很明顯也是被騎士小說毒害的祖國花朵——騎士小說害人啊!

“那是,你也不想想我們是什麼人!”幽蝶近得聖魂•路西法這麼個敗類多了,很不幸地也受到了感染,這麼的一句間,那一個得意啊……

“紅龍是不是很醜啊?它厲害不厲害啊?”蒼婕跳過了萊亞,直接向着幽蝶這個參於當場的當事人問道。

“一般般啦,就是黑龍也是被我一斧砍了下來而已……”聖魂•路西法其實並沒有吹地插口答道,不過受限於之前出現之時他那個形象的太過失敗,蒼婕直接地無視了他。

“你一斧砍了黑龍?!”月清冷的聲音剎一時地傳了過來,語音裏透出了陣陣不可思議!

“那是……”聖魂•路西法並沒有將黑龍中了逆龍鱗的事實完全地忽略了過去,隨口一筆帶過,接着便口沫橫飛的,整個就是在那裏吹BB——其實這小子也蠻值得研究下下的,氣質百變,裝英雄是英雄,扮痞子也是痞子,也不知他自個兒是怎麼地練習出來的,丫的也是個BT佬。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