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了小樓的一樓大廳後,林凌就停了下來,他拍了拍一旁桌上的按鈕,這是一個隱藏的通訊器,打開後對着說話,這樓裏各個房間內的喇叭就會傳出聲音。

負責人追着林凌進入大廳的時候,就看到林凌正要對着通訊器說話。

“大家都注意了,我是誰想必你們也已經知道了,從現在開始,這裏的指揮權由我來接管,請大家配合我接下來的工作,謝謝合作。現在,都來一樓大廳集合吧。”

一番話說的自然流暢,就好像是一件很順理成章的事情,可明明,這裏的負責人還站在不遠處看着呢,人家可還什麼都沒同意。

但這又有什麼關係呢?

小樓的各個房間內,聽到喇叭裏傳出的聲音,所有人都驚訝萬分,他們確實知道林凌的身份,可就這麼接管這邊的指揮權,這是真的嗎?

這就是剛纔林凌在外面把人都打倒的好處了。

如果沒有那一出震懾,林凌說的這番話肯定會被其他人當作笑話看待,誰也不會把他當回事。

但正是有了剛纔輕輕鬆鬆以一敵多還大獲全勝的一幕存在,這時候那些人就不得不考慮一下了。

此刻,他們除了驚訝外,倒也沒多少激烈的情緒。

畢竟龍組還是一個講究實力的地方,既然林凌已經展現了他比其他人都要高的實力,那其他人就必須重視他說的話。

不管這話有多麼的不同尋常,都要認真對待。

於是,陸陸續續的,就有人往一樓大廳這邊來了,先看看林凌會說些什麼吧。

而與其他人不同,這裏之前的負責人現在看着林凌的眼神簡直恨不能撕了他,這人有些氣急敗壞的說道:“你在胡說什麼?這裏的指揮權怎麼就被你接管了?你這是奪權!”

林凌回頭看他,一點都沒被對方的情緒所影響。 林凌說道:“對,我就是奪權。你太不配合了,而我要執行的任務關係重大,不允許有不配合的人存在。”

其實如果一開始這些人不找自己麻煩,並且願意好好合作的話,林凌也不會走到一步,畢竟他又不會在這裏多呆,奪了這個指揮權又有什麼意思,何苦還得罪人。

這個道理其他人其實也明白,所以現在這個負責人別提有多後悔了,自己怎麼就那麼想不開去惹了他呢?

就忍一忍又怎麼了,反正他做完任務之後就會回去的,讓國內那些人和他鬥就行了,自己實在沒必要淌這個渾水。

只是人現在已經得罪了,總不好認慫,那個負責人已經知道了林凌的不好惹,可因爲不想把指揮權交出去,他只能硬着頭皮再次和林凌爭辯。

“指揮權不是那麼輕易就可以移交的,你不要把事情想的太簡單,沒有上頭的命令,我們是不會認可的!”

“那如果說,這是龍頭的意思呢?”林凌甩出了底牌。

事實上,會想要接管這邊的指揮權,一開始就是龍頭的主意,是他囑咐林凌,如果情況不對,就立即拿到指揮權,全聽他調派。

龍頭之所以會有這一個決定,自然是因爲他對於這裏面的情況瞭解更多,知道什麼樣的情況纔對任務更有利。

而當時的林凌卻沒想那麼多,只當龍頭說的是一句玩笑話。

而現實卻是告訴了林凌,有時候退讓沒有用,該奪權時還是要當機立斷出手。

林凌並不是一個眷戀權力的人,否則他也不會做那麼多的事情了,這一次也是任務需要,他纔會這樣選擇。

“怎麼可能是龍頭!”而得知這個的負責人已經震驚的瞪大了眼睛,怎麼也沒想到,龍頭竟然倚重林凌到這一個地步。

不,不可能!

可是看到林凌的那一臉“你隨時可以自己找龍頭覈實”的淡定表情,那負責人再也說不出話來。

況且他也想明白了,都這樣了,他就是不交出控制權又能如何呢?林凌實力那麼強悍,他想做些什麼的話,自己能阻止的了算了算了,一切還是以任務爲重吧。

這人的沉默不語讓林凌知道,他已經接受這個事實了。

“對了,還不知道要怎麼稱呼。”林凌又換上了平和的表情,竟然打起招呼了。

“叫我大河就行。”那人沒好氣的應了一聲,顯然心中還是有氣。

林凌也不管他,笑了笑,說着接下來還請多幫忙之類的客氣話後,就找了個位置做下了。

又過了沒兩分鐘,這棟小樓裏的人就都到了這個大廳之中,大家看着林凌和大河兩個人,等他們說話。

林凌知道已經耽誤了不少時間,這時候就直入主題,簡單將人認了個臉熟後,就開始安排任務了。

“將最近蒐集到的情報都發給我,特別是關於材料科技研究項目的。還有,這邊各大組織有沒有什麼特殊動向。”

“你們是負責網絡部分的吧?也抓緊時間整理資料,我一會就要看。”

這些人在龍組的時間都不短了,哪裏願意被一個新人管束,可林凌毫不廢話的就進入了工作狀態,讓他們都沒機會訴說不滿,就開始了忙碌。

一份份資料很快就都發送到了林凌這裏,林凌看後比較滿意,這些人工作能力很不錯,資料整理的很詳細,還簡潔明瞭,不愧是被派出來的龍組精英,之前會對自己不服氣也是情有可原吧。

只是,目前現有的這些資料對於林凌要查的機甲任務幫助並不大,下一步該往哪個方向查呢?

正思索着,有人突然前來報告:“收到一份文件。”

林凌看了一眼,臉色就難看了。

那份郵件上竟然是列出了林凌的真實身份,當然,一些太過具體的東西沒有,就是指出了林凌的真名,和他身爲龍組成員,以及這次來m國是要執行機甲相關任務的事實。

這……對方這麼快就盯上自己了?林凌的眉頭皺了起來,這事比想象中的更復雜了。

要知道,林凌這次過來是喬裝改扮過,而且還用的是假身份,一下了飛機就來了這邊的駐地,之後還沒出去過呢,這份郵件的幕後之人就已經把他給認出來了,這用的是什麼方法?

還有,又會給自己的這次任務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能查到這份郵件是誰發過來的嗎?”林凌詢問,不管怎麼樣,他先搞清楚背後的人是誰再說。

對方的實力不可小覷啊。

“已經在查了,目前的線索……似乎是m國官方的人。”那人回答道。

好吧,這個答案也沒有多少可以值得驚訝的,林凌能夠理解,這裏是對方的地盤,能夠被他怎麼掌握到這麼多消息,也算是正常。

“我們現在該怎麼辦?”一旁的人在等着林凌的安排。

“先靜觀其變吧,我安排你們的任務,你們繼續做。”林凌回答道。

既然對方把這份郵件發過來,那必定是有所圖謀的,那他倒不如就在這裏等着,看對方後面還要打算做什麼。

在情況不明的時候,以不變應萬變,估計後續很快就會來的。

然後沒多久,果然,就有一箇中年男人上門了。

龍祖在這邊的駐地其實並不是完全保密的,在某一些特殊組織當中,這幾乎已經成了公開的祕密。

畢竟這麼大規模的人手駐紮,有些事情就心照不宣了。

但像今天這樣,大剌剌的上門找人的情況,還是比較少見。

“我找林凌。”對方直接就這麼說。

於是林凌在一間小會議室裏見到了對方。

“您這是有何貴幹?”林凌知道,對方的到來一定不會是小事。

“可以叫我埃德森,我今天過來,是爲了和平。”那個中年男子說道。

聽到這話之後,林凌哈哈一笑。

“你這話說的倒是有趣了,我們現在不就是和平相處嗎?”

這當然是長面上的廢話,誰不知道表面上說着和平,但私底下一直都是在進行着鬥爭的呀。 這幾年來,m國方面一直動作不斷,之前還剛剛纔發生了機甲襲擊事件,現在和自己說是爲了和平而來,不覺得有些可笑嗎?

林凌心裏並不相信這些個人的話,但他還是耐着性子聽了下去。

也許事情真的有什麼轉機,也不一定不管對方打着什麼樣的主意,他都會以嚴陣以待。

對方也能看的出來自己的話有多讓人不相信,他有些爲難的攤了攤手,說道:“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但是我真的是還有誠意過來的,你聽我解釋吧。”

“可以,你說吧。”林凌還不至於連話都不讓人家說清楚。

“是這樣的,想必你也已經知道,我們國家已經擁有了一種特別先進的單兵作戰機甲,並且正在進行大量生產的事情吧。”

這人說的話到了這個時候纔是真正的讓林凌心中大爲震驚起來。

剛纔那所謂的爲了和平,他可以當成是笑話,但和機甲有關的事情不行。

要知道,機甲的存在,不管對於哪個國家來說都應該是一項絕頂機密的事,這人竟然如此直接的就在這裏提起來,他是想做什麼?

這會不會是一個圈套呢?因爲知道自己對於計較這件事情十分的上心,所以他們拿着這個事情來引自己上鉤。

林凌在心裏面不停的思考着,面上卻是笑呵呵的說道:“你們的消息也很靈通嘛,沒錯,我確實是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而且想必你們也清楚我過來就是爲了這個。怎麼,埃德森先生主動提起這個,這要給我提供什麼消息嗎?”

埃德森苦笑了一下,說道:“您這話說的,我要是給你們提供消息的話,那我不就成了叛國了嗎?”

這話說出來,在場的人都笑了起來。

林凌說道:“好吧,剛剛是開個玩笑,那麼您倒是別浪費時間了,直接說吧,到底是爲了什麼事情,我這邊還忙着呢,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您就自己請便吧。”

林凌可不想和他去繞彎子。

那人倒也乾脆,他看了林凌一眼說道:“我聽說林凌先生是一個十分有實力並且有膽量的人,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和我走一趟。如果你想知道更多東西的話,那自然是要冒一些險的。”

來了,終於說到重點了。

“你要帶我去哪裏呢?不能先說清楚嗎?”林凌還是擔心這是一個圈套,所以又問了一下。

“告訴你也無妨,是有人想要見你。些話去,那邊說更好。”埃德森回答。

林凌想了一下就答應了。

他現在也正苦於找不到頭緒,既然有人送上門來了,那他就去看一看吧。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這個險還是得要冒一下,不管是不是圈套,他都得要進去再說。

林凌對於自己的實力還是比較信任的,給了他更多的底氣,就算這是一個圈套,也有自信自己能夠平安回來。

旁邊其他的龍組成員倒是想要勸林凌再考慮一下,不過一看到林凌的表情,想想林凌曾經展現過來的那些實力,他們也就沒說什麼了。

林凌跟着埃德森到了一處小房子,埃德森介紹,原來這竟然是一個聯絡點。

“看來你們這樣做的這件事情,也不是什麼光明正大的事情啊。”林凌笑着說道。


如果這真的是m國官方派過來的,且是他們一致通過的決定的話,都不應該把林凌帶到這麼一個不起眼的小聯絡點來說話了。

最起碼也得是他們官方的一處高大上的地方吧。

而現在做的這些,林凌心中已經有了一些猜測,只怕這些人在自己的組織裏面也並不是一條心呢。

看着林凌臉上的表情,埃德森苦笑了一下,說道:“您這是猜出來了吧?確實,今天把你叫過來並不是我國領導的意思。

當他把林凌領到了一個小會議室裏的時候,林凌見到了幾個人,他們坐下談了一會兒,一切才漸漸明朗起來。

之前林凌得到的情報是那批特殊的先進機甲正在批量生產之中,而且很快就會用他們發動戰爭。

而現在林凌都知道了更加具體的情況,原來在這個國家的內部就有着不同的意見。

一部分人正在積極的籌備戰爭,另一部分人就是以埃德森他們爲代表的這一羣人,卻是渴望着和平,他們並不想要讓這場戰爭掀起來。

“和平,是大多數人的願望,可是現在有一部分的野心家卻想要打破這種場面。我想,如果讓他們達成了的話,這會是一件十分遺憾的事情。”對方這樣說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