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所有人的一致想法,就連張凱這個信心滿滿的傢伙看到林凡的法拉利的速度,也是心一下子提了起來。

“天啊!這起步速度也太快了。這絕對是我看到的最快的起步,沒有之一。”有一個經常看比賽的小年輕說道。

另一個小年輕也表示贊同,“這人絕對是一個高手。”

剛纔他還嘲笑了一番林凡,此時正想一巴掌抽在自己臉上。

“你們有沒有發現這人的起步速度比布魯斯凱恩還要快?”

“不可能吧!”

紛紛擾擾的話語不斷傳入張凱耳朵裏,使他忍不住握緊了雙拳。

趙盈坐在副駕駛位置上感覺自己好像在飛一樣,心臟的強大負荷簡直讓她快要瘋了,她只能拼命的大叫藉以減輕心臟的負荷。

“啊……”趙盈一邊叫一邊看向旁邊的林凡,只見林凡雙眼冷漠,緊緊的盯着前方,腳下的動作如同閃電一般,不斷的在彎道處漂移而過,速度絲毫沒有受到影響,簡直神了。

趙盈這才相信林凡剛纔說的話,如果林凡和布魯斯凱恩一起起步的話,那還真就是欺負他。

這個傢伙原來沒有說大話。

此時的趙盈絕對不相信林凡只是一個普通小職員這麼簡單,擁有那麼好的身手再加上這一手飆車技術,怎麼可能只是一個小人物!

趙盈實在是太好奇了,林凡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

一路領先的布魯斯凱恩心中意興闌珊,覺得這就是一場無聊的比賽,完全是自己的個人秀,嘴角不知不覺浮現了一抹冷笑。

自己可是世界之王,怎麼可能會有人是自己的對手,那個叫做林凡的華夏小子實在是太可笑了,比賽開始了居然還停在原地不動,這樣居然敢說能贏自己?簡直是搞笑! 就在布魯斯凱恩自我意淫的時候,林凡的車子卻是突然追了上來,布魯斯凱恩嚇了一大跳,一副見鬼的樣子。

這傢伙究竟是怎麼追上來的?自己明明已經領先他那麼長的距離,這完全不可能!

可惜,林凡壓根就不給他任何思考的機會,直接在過彎道的時候利用一個完美的漂移讓布魯斯凱恩在車屁股後面吃灰。

布魯斯凱恩完全沒有想到林凡會在這個時候追上來,眼睜睜的看着林凡從自己的面前跑過去,布魯斯凱恩瞬間就有種從天堂到地獄心情,領先了大半截的路程,就這樣被人給反超了,這種感覺實在是太不好受了,他還以爲自己會一直領先到終點呢?

事到如今,布魯斯凱恩終於知道可,對方根本就是一個飆車高手,可笑自己之前還嘲笑別人,簡直是井底之蛙!

但這樣的高手,自己怎麼從來沒有見過呢?看來華夏還真是藏龍臥虎。

瞬間,一下子就激起了他的好勝心情,如果之前布魯斯凱恩還覺得這就是一場無聊的比賽,那麼現在他終於是感受到了這場比賽的樂趣。

“有意思,不過我是不會就這麼認輸了!等着瞧吧!比賽還沒有結束!”布魯斯凱恩眼中散發出炙熱的光芒。

“我們追上他了,追上他了。”趙盈放聲尖叫,看到林凡的車子超過了世界冠軍布魯斯凱恩,臉上興奮的發紅,紅撲撲的霎時好看。

趙盈只覺得太刺激了,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爽了。

“怎麼樣?我沒有騙你把!”林凡笑着說道。

趙盈趕緊像小雞啄米一般點點頭。

在監控大屏幕上看見林凡表現的人全部都瘋狂了,感覺這實在是太厲害了,簡直就是車神,居然利用彎道的一個漂移來方超布魯斯凱恩。

“可惡,這怎麼可能!”張凱長大了嘴巴,眼中一副不可置信的神色,臉色鐵青一拳砸在座位上。

請和我這個祭品談個戀愛吧 ,可是還沒高興太久,林凡臉上的表情卻是突然不見了。

“坐緊了,他要追上來了!”

“啊!”通過車上的後視鏡趙盈看到了後面的情況,對方的車正死死的咬在林凡車子身後。已經快要追上來了,於是趕緊坐好。

林凡收斂心神,腳下動作不斷變化,再次將速度提到極致,車身泛起一道銀色的光芒,猶如離弦一般射了出去。

“shit!”布魯斯凱恩沒有想到這個時候了,林凡的車子居然還能加速,簡直讓他吃了一坨狗屎,知道自己光憑速度是贏不了對方了,想到張凱之前對自己的囑咐,布魯斯凱恩嘴角浮現一抹冷酷的微笑,車子直接就朝林凡的車屁股撞了上去。

“碰!”

林凡只覺得車子一陣搖晃,在撞擊之力的影響下,車子猛然向前了一下。


“他要幹什麼?爲什麼要撞我們的車子啊?”趙盈心中泛起一絲恐懼,如此高速下,若是出現交通事故,她不敢想下去。

明明只是一場賽車比賽啊,爲什麼演變成這樣?

林凡冷笑一聲,他似乎是想明白了,張凱爲什麼不讓趙盈坐上自己的車子呢?原來一早就想在比賽中對付自己呢?

真當老子是這麼好欺負的?林凡眼角不知覺迸發出一道殺氣。

“碰!”

又是一陣激烈的撞擊,對方似乎是下定決心想要將自己撞的車毀人亡,林凡又怎麼可能讓對方的奸計得逞!

你以爲就你自己會撞啊!

所謂來而不往非禮也,不能總是讓別人給他“送禮”,他也要給人家送送禮才行!

於是,林凡故意將車速降了下來緊靠山腰,與布魯斯凱恩的車子並駕齊驅,一時之間原本不太寬敞的車道,被兩輛跑車給佔據。

要知道這可是山頂環形車道,車道的一邊就是深深的懸崖,只要撞破護欄,就會葬身崖底。

“讓你撞我的車!”林凡突然將車子的方向盤向右,車身立馬就撞在了對方的車身上,車子在賽車道上發出尖銳的摩擦聲,不斷濺起一道道火星。

布魯斯凱恩只感覺車子一陣搖晃,差點撞到護欄上。

“可惡!”布魯斯凱恩暗罵一句,也往林凡的車子靠了過去, 於是車道上一時之間上演了碰撞戰。

如今緊張刺激的畫面自然是通過大屏幕給顯現了出來,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裏。

兩人並駕齊驅跑了一段路程,馬上就要結束這場比賽,只要通過前面最後一個彎道,就可以到達終點。

到了這個時候,布魯斯凱恩開始緊張起來,而林凡卻始終是一臉平靜,只有一雙眼睛銳利無比,就像是一把鋒利的短劍,一往無前。

布魯斯凱恩開始急劇加速,想要先行一步通過彎道甩開林凡。林凡也跟着一起提速,始終不讓布魯斯凱恩超過自己。

終於彎道離的越來越近了,林凡陡然間又加速,發揮了跑車百分之百的性能,對趙盈說道:“丫頭,坐好了!”


趙盈已經沒有時間去回答林凡了,她現在整個人都心都提到了嗓子裏,感覺自己就在騰雲駕霧一般。

此時,林凡的車子猶如銀光一般急射了出去,只在車道上留下一道殘影,在彎道處不僅沒有減速,反而是以最大馬力來了一個完美的漂移,車道上“嗤嗤嗤”的發出一道道火星,最終是有驚無險的通過了最後一道彎道,並以極快的速度向終點而去。

布魯斯凱恩卻是心中一涼,他沒想到林凡居然還能加速,而且還是在這種危險的地方,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對方的車將他甩出老遠,他知道,自己輸了!輸給了一個名不經傳的傢伙。

“shit”布魯斯凱恩用力狠狠的拍了一下方向盤,車子發出嘟嘟嘟的喇叭聲。

於是沒有懸念,林凡的車子最終達到了終點!

當法拉利停下來之後,趙盈直接下車蹲在路邊就吐了出來。

“嘔!”趙盈只覺得自己的膽汁都快吐出來了。

林凡輕輕拍打她的後背,“丫頭,沒事吧!”

似乎是感覺好了一點,趙臉色蒼白的轉頭看向林凡說道:“段飛,剛纔你開車的時候真是太帥了。”

林凡灑然一笑,“是嗎?我一直都挺帥的,只是你沒發現而已,這下我幫你贏了比賽,你是不是該叫我三聲好哥哥了?” 趙盈突然俏臉一紅,她當然沒有忘記當日的承若,如今林凡真的贏了比賽,她卻是有些羞澀,即使膽子再大,她始終是一個女孩子,不過雖然很是羞澀,但還是信守承諾叫了林凡三聲好哥哥,叫完之後,卻是有點不敢再看林凡了。

不一會兒,布魯斯凱恩的車子也開了回來,他從車窗露出一個腦袋對着林凡說道:“喂,華夏人,開車挺不錯的,你叫什麼名字?”

既然已經輸了比賽, 權少的天價逃妻 ,裝作和林凡套着近乎。

林凡冷冷的看着這個傢伙,沒有一絲好感,這個傢伙在比賽中可是和張凱勾結想讓自己出現意外來着。

林凡決定給他一點教訓,於是一句話也沒說,直接就將他從車窗裏揪了出來。

碰的一聲,車門的玻璃直接碰碎,只是很短的時間,布魯斯凱恩就已經躺在地上了,臉上全是玻璃渣,一道道血口不斷滲出鮮血。

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都呆了,布魯斯凱恩可是足足一百八十多斤,林凡居然一隻手就把他從車子裏給拽出來了, 那臂力該是有多大啊!一時之間,所有看向林凡的目光都充滿了恐懼。

林凡卻是根本不在乎他人的目光,一腳踩在布魯斯凱恩的身上說道:“你記性可真不好,難道以爲我忘了剛纔的事,看在我心情還不錯的份上,今天只是給你一點教訓,別以爲你是什麼世界冠軍就有什麼了不起的,在我面前你屁都不是,現在馬上給我滾!”

說完,一腳將布魯斯凱恩踢出老遠,再也不理會這個傢伙。

布魯斯凱恩趕緊從地上爬起來,臉上卻已滿是驚恐,趕緊開着自己的車跑了,他發誓再也不想遇到這個魔鬼了。

收拾了布魯斯凱恩,林凡走到了張凱身前,張凱看着林凡一臉的恐懼,身子忍不住的向後退。

“你……你想幹什麼?”張凱聲音有些哆嗦的問道。

“幹什麼?張大少,你怎麼記性也不好,還是說你打算耍賴?那一千萬賭注你想不認賬不成?”林凡的眼神冰冷的如同刀子,只刺得張凱心中發毛。

此時,張凱滿臉死灰,他沒想到世界冠軍的布魯斯凱恩居然輸了,直到現在張凱還猶在夢中。

“認賭服輸,區區一千萬還不再我眼裏!”張凱死鴨子嘴硬,其實內心疼的要命,但在衆目睽睽之下,他也不敢玩什麼花樣,只能老老實實的給林凡轉了一千萬。

“算你老實!”原本林凡還想好好教訓一下這小子的,看到這小子乖乖給錢的份上,林凡打算暫時就算了,畢竟他也不想一直做一個暴力狂,但是這小子如果不識像,以後還要找他麻煩,哼哼!

到那時,他不想做一個暴力狂都不行了!

“張凱,比賽你已經輸了,麻煩你以後就不要再糾纏我了,聽到了沒有!”趙盈此時也是抓住機會說道。

於是接下來,林凡開着法拉利載着趙盈直接走了,只留下張凱一臉怨毒的看着兩人車子離去的影子。

回去的時候,趙盈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看着又變回原來樣子的林凡,一臉好奇的問道:“段……段大哥,你能告訴我,你究竟是什麼人嗎?”

原本趙盈還是想繼續稱呼林凡名字的,但是想到之前都已經那麼親密的稱呼人家了,索性便改了口。

“我是什麼人,你不是已經調查過了嗎?”林凡意味深長的反問道。

趙盈臉色一紅,被人直接給揭穿,讓她頗爲不好意思。

“那你這飆車技術是和誰學的?”

“可能,我就是一個天才吧!以前經常看賽車比賽,看着看着就會了!”林凡信口雌黃。

趙盈直接無語,你能編一個好一點的理由嗎?真當自己是三歲的小孩,知道林凡這是不想告訴她,索性她也就不問了。

將趙盈開車送回學校,林凡就獨自打車回家去了。

第二天上午,天宇集團總部。

“怎麼樣?戴夢妮答應續約了沒有?”雷軍叼着一根古巴雪茄坐在老闆椅上,慢悠悠的吐出一個菸圈。

負責戴夢妮的經紀人芳姐一臉爲難的說道:“對不起雷少,夢妮說暫時還不想談續約的事,她說等演唱會結束後再說!”

“也就是沒有答應是吧?”雷軍的眼睛陡然變得冰冷。

芳姐不知覺打了一個哆嗦,這個雷大少是個什麼人,她太清楚不過了,戴夢妮的不斷推遲已經快要磨掉了這位雷大少的耐心了,這下子夢妮怕是要有麻煩了。

打發走了經濟人之後,雷軍拿出手機給雷三爺打了一個電話之後,臉上頓時露出一個冷酷的笑容。

不知不覺,時間一下子來到了週三的晚上, 今晚便是戴夢妮在東海體育館開演唱會的日子。

答應了小姨子要陪她去看演唱會的,林凡自然不好爽約,更何況夏夢也會跟着一塊去,這種難得和自己老婆在一起的機會,林凡也不打算錯過。

於是,林凡開車載着兩人直接前往了東海體育館,將夏夢和夏青青兩人先放在體育館前之後,林凡便將車開往了地下停車場, 剛一停好車,卻是車門的玻璃窗傳來一陣怕打的聲音,林凡轉頭一看,卻是一個十分漂亮的女人正拍打着車子的車門,一臉的着急。

林凡將車窗降下看着女人奇怪問道:“有事嗎?這位小姐!”

女人一頭酒紅色的披肩長髮,精緻略施粉黛的臉上一臉慌張,“先生,救救我!”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