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雯雲有一些猶豫,但是一旁的沐青羽卻一口答應了下來。

狐皇點了點頭:“今日你若能勝得過我,我便帶你去聖泉。如果你輸了,我要你讓自刎當場。”

“啊。。。。。”雯雲一驚隨後看向沐青羽道:“不要和狐皇大人比,你絕對不是她的對手。”

沐青羽搖了搖頭,淡淡道:“如果要是救不了煙兒,我即便是活着也沒有意思,還不如死在這裏好。”

狐皇冷笑一聲,隨後一擊手掌道:“好,就讓我現在揭穿你這個人間智只會情假意的男子。”

蹭蹭蹭,幾聲綢緞被撕裂的聲音,狐皇身後突然出現了九根不同顏色的狐尾向沐青羽刺去。

沐青羽看見狐尾向自己襲來,趕忙向一側一躲,而那些狐尾則是直接轟擊在了地面上,將地面轟出一個一個巨大的深坑。

“殺神矛。”沐青羽知道對方的實力不容小視,一開始便使用出了自己最強的一招。

“你。。。。。。怎麼會嗎,這個東西怎麼會在你的手上。”狐皇震驚的看着沐青羽手中的殺神矛。

“這個嗎?”沐青羽指了指自己手中的黃金長矛淡淡道:“這個是我娘,親自交給我的。”

“您娘?你是晨曦的孩子?”狐皇驚訝道。

“你怎麼會知道?”沐青羽一怔道。

狐皇苦笑的搖了搖頭,收回了自己的九跟狐尾,對着沐青羽擺了擺手道:“你過來讓我看看你。”

沐青羽微微一愣,但是感覺對方似乎並沒有惡意,便走上前去,微微低頭。

狐皇盯着沐青羽的臉愣愣出神,隨後輕嘆道:

“果然是戰歌的孩子啊,但是你的眼睛很像你的母親,哎,沒想到居然會在這封閉的狐兒山看見故人之子。”

“你認識我父母?”沐青羽疑惑道。

狐皇點了點頭:

“當年我初出茅廬,自認爲自己打敗天下無敵手,不料落入歹人之手,還好有你父親幫助我才。。。。。。。”

說到這狐皇的聲音有一些不自然,沐青羽也可以看見她的臉色有一些緋紅。

“對了,孩子還沒有問你,這一次來狐兒山到底是爲了救什麼人啊。”

沐青羽也沒有任何隱瞞,直接將柳煙兒的事情和她說了一遍。

“柳煙兒,你說她是柳問天的女兒嗎?”狐皇聲音慌張道。

沐青羽沒有否認點了點頭。

“她現在在什麼地方?”狐皇急切道。

“在我的乾坤袋裏面。”沐青羽回答道。

“快讓我見見她,快。”狐皇焦急道。

沐青羽撓了撓頭,有一些不瞭解對方的意思,但是想到對方可是這個世界唯一一個可以解救柳煙兒的人,便將柳煙兒從乾坤袋中的中抱了出來。

狐皇看見神態安詳如同是睡着了柳煙兒微微一愣,隨後雙手顫抖的輕輕的撫摸着柳煙兒的頭髮上,聲音哽咽道:

“女兒,娘對不起你。”

沐青羽聽到狐皇居然這麼稱呼柳煙兒,不由的一愣,有一些搞不清楚現在的狀況。

半響狐皇停止了哭泣,看向一旁滿臉疑惑的沐青羽道:

“哎,你可能還知道,這孩子其實是我和柳問天那個混蛋所生下的,我們夫妻不和,所以我便拋棄了這個孩子,現在想想真是對不起她。”

沐青羽搖了搖頭,對於別人家的家事他並沒興趣,現在自己只是想知道柳煙兒是否還有救:

“阿姨,現在煙兒的傷還有得治嗎?”

“你看看我,連正事都忘了,我剛纔看了,煙兒的魂魄沒有完全散去,還有救,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前往聖泉。”

說完狐皇一擺手,身後的一隻黃色狐尾光芒大振,接着兩道七彩色的圓環出現在了沐青羽,以及狐皇的腳下。

一聲尖銳的破空聲音過後,沐青羽的眼前的景物迅速的改變,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已經來到一間古舊的石室內。

“我的這九跟狐尾,具備着不同的天元屬性,那根黃色的,擁有土屬性,因此我可以任意的將自己以及物體人轉移到我意念中的地方。”狐皇解釋道。

這時候沐青羽眼前突然出現一片血紅色的腥臭水柱,從石室內的牆壁中奔涌了出來,向內部蔓延着。

眼看見自己就要被污水吞沒了。

但是狐皇卻沒有一點害怕,輕聲道:“這不凍泉,實際並沒有實體,皆是我們意念中的景象,你所看見的就是你自己最害怕見到的不凍泉,屏住呼吸,用自己的心眼,便可以看見事情的真相。”

沐青羽點了點頭,緩緩的閉上了雙眼,隨後睜開,只見四周的紅色污水全部消失不見,一灘靜謐波光粼粼的湖水映入了自己的眼簾。

“你所看見的那個就是不凍泉,現在快將柳煙兒放入湖水中去,讓她吸收掉湖水中的靈氣。”


沐青羽點了點頭,抱起柳煙兒,輕步走到湖水岸邊,緩緩的將柳煙兒的身體放入了裏面。

柳煙兒迅速的沉入水中,這個時候,沐青羽又連忙將藍骨已經破壞掉的身體骨骸放入了其中,在一邊安靜的等待着兩人的復活。

在湖邊焦急的等了一會,只見湖面上冒了幾個泡,隨後一個**的女子,掙扎着從水中爬了出來,嗆咳了好幾口水,滿臉的不滿道:

“他奶奶的,是哪個混蛋將我丟在水池裏面了。”

“煙兒。。。。。。”沐青羽激動的走上前抱住了柳煙兒嬌軀。

“青羽。。。。。。你怎麼,天啊我的衣服呢。”柳煙兒低頭一看自己沒有穿衣服不由的大窘。

沐青羽眼中滿是憐愛的摸了摸她的腦袋,接着脫下了自己的上衣披在了她的身上。

“謝了。”柳煙兒微笑道,但是下一刻她的臉色一變,眼中的瞳孔也直接變爲了灰白色。


“煙兒你怎麼了。”沐青羽看出了柳煙兒的異樣。

“我嗎,或許我一開始就不正常的吧。”柳煙兒聲音一變。

“你。。。。。。你不是煙兒。”

沐青羽話還沒說完,噗嗤一聲血肉模糊的聲音,柳煙兒的一隻胳膊直接刺穿了沐青羽的胸膛。

“煙兒,你怎麼了。”狐皇驚訝的看着柳煙兒。

“煙兒?呵呵,她早就已經被我的意志所壓制了,對了你還有看出來我是誰嗎,沐兄。”柳煙兒的聲音中摻雜着一個詭異的男聲。

“唐蕭然。”沐青羽狂吐一口鮮血。

“啊哈哈哈哈,你已經發現了嗎,當時我讓黑袍殺掉這個女子,在她身體殘餘一魂一魄,中混入了自己的天元力,並且將其控制,你從新將她復活,我則是用那一縷帶有我自己意志的天元力控制了她的身體。”

“你的目的是。。。。。。”沐青羽艱難道。

“目的嗎?”柳煙兒不屑一笑,隨後嘴巴張開,兩隻爪子從裏面探出,接着一張如同是一隻黑色夜貓一樣的動物從其中爬了出來,柳煙兒這是腦袋一歪倒在了地上。

“畜生,看招。”狐皇看見自己的女兒受到了傷害,連忙衝上前想要保護自己的女兒。

那黑貓一樣動物看向狐皇,隨後嘴巴一張,四道黑色的銳利牙齒急速飛出,狐皇下意識的用自己的九跟尾巴最爲抵擋,但是那四根黑色尖牙卻直接穿透了她的尾巴,將她整個人釘在了她背後的石壁上。

“啊。。。。。。。”一聲女子淒厲的慘叫聲。

黑貓一轉身突然衝向了沐青羽,一口狠狠的咬在了他的喉嚨處,沐青羽一口鮮血從嘴中噴出,隨後瞳孔慢慢的放大,死了。

完成這一切,唐蕭然的聲音再一次傳了過來:

“殺掉預言中所記載的審判者,這個世界我便在沒有什麼可害怕的了,哦對了,還有聖諭,我要將它拿走,進一步完成魔像。”

黑貓一口扯下沐青羽脖子上的佩戴的玉石,隨後空間一陣動盪,一閃如同瞳孔一般的罅隙出現在了石室當中,吞掉了黑貓。。。。。。。

半響過後,不凍泉中傳來一陣水花撲打的聲響,接着一個藍髮女子竟然從水池中一步步的走了出來。

被釘在石壁上的狐皇虛弱的擡起頭,震驚的看着藍髮女子,道:“你是。。。。。。。”

“我嗎?”藍髮女子婉兒一笑隨後道:

“名字,似乎我這一生所扮演的角色實在是太多了,不過有一點我應該不算是你們的敵人吧。”

藍髮女子一揮手,狐皇身上的四根鐵釘便破碎成了粉末。

狐皇重重的喘息了一聲,步履艱難的來到了柳煙兒和沐青羽的身邊,眼淚再也止不住的留了下來。

“他們。。。。。。。。”

“那女子沒有事情,雖然意識被短暫的侵佔,但是生命並沒有危險,但是。。。。。。他應該已經死了,魂魄散去,即便是不凍泉也無法將她復活。”

這個時候柳煙兒的睫毛動了一下,緩緩的做起身,不解的看着四周,但是當她看見了沐青羽的時候顯示微微一愣,隨後臉上寫滿了悲痛。

“青羽,青羽,你不要離開我,你。。。。。怎麼會,怎麼會。。。。。。。”

“可憐的孩子,戰歌我對不起你,連保護你的孩子的實力都沒有。”狐皇看着柳煙兒悲傷的模樣不由的自責道。

“他還可以復活,只是我需要你們幫幫我。。。。。。”藍髮女子聲音幽幽道。

“復活,怎麼做,你可以告訴我嗎,讓我做什麼事情我都願意,即便是我的性命也可以給你。”柳煙兒激動道。

藍髮女子輕聲道:“這具身體,是我在兩百年前所留下的,是我前生的半身,我原本的身體已經毀掉了,利用不凍泉的效果,才讓我再一次復活 ,這半身的其中封印了這個世界劍術的精髓,以及兩部逆天法則,我用轉生之術逆向使用,可以將這全部的力量作爲代價交換,讓他重新復活。”

聽到藍髮女子的說法,柳煙兒和狐皇全部震撼住了,卻是沒有聽到過這種復活人的方法。

狐皇猜忌的看了藍髮女子一眼道:

“你是誰,這應該是遠古術士纔會使用的等價交換咒術,不過這個咒術並不完全,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作爲第三方,也會付出相應的代價吧。”

“不愧我狐皇,居然能夠看出這個術的漏洞,不過這也是我作爲愛這個男人的手段吧,你說的不錯使用過這個咒術之後,我將化爲慌魂,消失,永不入輪迴。”藍髮女子道。

“你的到底是誰,爲什麼要爲沐青羽做出這麼大的犧牲。”

柳煙兒道。

藍髮女子笑了笑,深深的看了沐青羽一眼:

“誰知道呢,只是一個追逐了他背影百年之久的傻女人吧。”

七天之後,王成麗都陷入了一片陰鬱的氣氛當中,軒轅宮殿內,一個相貌英武的中年男子滿臉愁容的站在門外看着天空被壓的漆黑一片的魔人軍團緊緊的握了握自己的拳頭。

“報告,王城最後一道防線,已經被魔軍擊毀,不久這裏也會被魔軍佔領,王,我們還是走吧。”一個渾身染滿血液的黃金校尉跌跌撞撞的走上前道。

這男子就是當今王朝的帝王,軒轅炙。

軒轅熾擺了擺手:“下去吧,幫我保護好王城的老百姓離開。。。。。。。”

“但是王。。。。。。。。”

“沒關係的,我想最後和這裏的一切好好的道個別,不要打擾我。”軒轅炙淡淡的擺了擺手,示意讓對方離開。

黃金校尉嘆息一聲,不管忤逆王的命令,轉身離去了。

“父王,我們還可以重來,總有一天我們會讓魔人付出應有的代價的。”

當今九公主也就是沐青依從旁走過來,安慰的握了握軒轅炙的手掌。

    Leave Your Comment Here